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命中注定我愛你《236-240》

                                                小木書書2019-09-15 07:42:08

                                                第236章 怒意



                                                “你不會把他們殺了吧?”林聽夏從暗處走出來,一張小臉滿是蒼白,巧巧拍了拍手道:“哪有這么容易死啊,我可不想背上殺人犯的名頭,只是暈過去了而已,趕緊走吧,藥效很短,只有十分鐘。”

                                                夜。寂靜無聲,林聽夏跟著巧巧奔跑在無人的街道,明知道后面沒有警察追上來,但是她整個人仍然顫抖的厲害。好不容易奔到一處轉角,林聽夏扶著墻壁喘息,巧巧看到她的臉色很不好,關切的道:“阿姨,你沒事吧?看你的臉色很差,要不要休息一會?”

                                                “不用,立刻到王雅婷那兒,我要看到子軒。”一顆心總是懸在嗓子口,林聽夏又起身往前沖去。巧巧一轉身,看到路邊停著的車輛,她喚住了林聽夏,然后往停車處走過去,只見她手臂一彎,車玻璃頓時破了,尖叫的報警聲只響了一下,也不知道她按了哪處,車門就這樣打開了,她直接坐了進去。

                                                林聽夏口瞪口呆的望著她,驚聲道:“巧巧,咱們偷人家的車子不太好吧?萬一被人家發現了,咱這下進牢可就是被坐實了罪狀。”

                                                “怎么能算是偷呢?只能說是借而已,上來吧,就咱們用腳跑的,到明天早上也看不到王雅婷。”巧巧說完,不知道用的什么辦法,車子竟然發動起來了,林聽夏猶豫了一下,一咬牙上了車,但是到了車上的時候她才又傻了眼,自已根本不知道王雅婷住在哪兒。想了一下,她打了一個電話給高志鵬。

                                                電話通了許久,就在林聽夏有些等不下去了的時候,高志鵬接起了電話,林聽夏忙道:“高先生,請問您知道王雅婷住在哪兒嗎?”

                                                高志鵬的聲音有些猶豫,過了一會才道:“林小姐,您不是在牢中嗎?”

                                                “這件事情一言難盡,我夢到子軒出事了,想要到王雅婷那兒看一下,哪怕一眼也好,你能帶我去王雅婷那兒嗎?”林聽夏一口氣說完,心仍然在顫,高志鵬沉默了一下道:“果然是母子情深,小少爺的確出了點事,但是現在已經沒關系了,小少爺在我這兒,你在哪,我立刻就去找你。”

                                                “子軒在你那兒?”林聽夏的心頓時放下來了,快速的給高志鵬說了一個地址,然后兩個人就開著車子到那邊等。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高志鵬來了,巧巧和林聽夏立刻下了車,鉆到了高志鵬的車中,高志鵬看了一眼被停在路邊的車道:“車子壞了?”

                                                “呃,沒事,就停在那兒吧,我已經打電話讓別人幫我修了。”說完她干笑了兩聲,給林聽夏遞了一個眼色,林聽夏沒說話,高志鵬也沒有多問。只是林聽夏的一顆心都在子軒的身上,不由有些著急的道:“高先生,您說子軒在你那兒?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奶奶想謀害小少爺,好在小少爺一直都和我有聯系,所以在他受困的第一時間,他給自已gps定了個位,我這才能很快的找到他。”高志鵬的話一說完,林聽夏的臉色瞬間變的蒼白,她整個人都有些顫抖,咬著嘴唇一句話都沒有說。車內也一時陷入了沉默。

                                                其實林聽夏表面上不說話,但是內心卻是極度的自責,如果兒子真的有什么三常兩短,她真的不知道怎么要怎么才能活下去。高志鵬開著車子七拐八彎之后,來到了一個舊時的青年公寓,公寓的設施很簡單,沒有電梯,不過好在樓層不高,是在二樓。

                                                林聽夏跟著高志鵬走了上去,一進門,就看到子軒坐在沙發上玩電腦,頭上包了紗布,紗布上還染了血絲。林聽夏的心好似是被人猛捶了一下,她頓在那兒好半晌都不敢上前。子軒回過頭就看到愣在一邊的林聽夏,嘴角一勾揚起了一個頑皮的笑意:“媽咪,幾天不見,你都不認識我了嗎?是不是我又變帥了?”

                                                “子軒……”林聽夏奔了過去,緊緊的將他摟在了懷中,眼淚刷的一下子掉落了下來。林子軒有些受不住的推開了她,小手幫她抹去了眼角的淚花笑著道:“媽咪,不就是破了點皮嘛,有什么好哭的?”

                                                “怎么回事?你的頭怎么會破?是她用東西打的嗎?有沒有看過醫院,會不會有腦震蕩?”林聽夏口中喃喃自語了半天,林子軒一臉的無奈,只能是不停的搖頭。高志鵬在邊上接口道:“林小姐請放心,小少爺已經看過了醫生,沒什么關系,只是碰破了頭,身上并沒有其它的傷。”

                                                林聽夏的心這一刻才完全的放下來,皺起了眉頭道:“兒子,這一切是怎么回事?”

                                                子軒聳了聳肩膀,滿不在乎的道:“其實也沒有什么,只不過是那個女人不經氣而已,我只是說把她對我的粗魯給錄制下來,傳給了爸爸,她就一副恨不得想要殺了我的樣子。”

                                                “你知道爸爸的郵箱?”

                                                “不知道。”子軒搖頭。高志鵬這才又在邊上解釋道:“林小姐,當時小少爺被接走的時候,我擔心少奶奶會傷害他,所以就和小少爺一直保持聯絡,我給他在電子表上裝了一個可視的網絡監控器,所以很多時候發生什么事情都在我的掌握當中。他所說發給少爺的郵件,其實也只是發到我這兒的。沒想到少奶奶竟因此而痛下殺手,還翻查了少爺所有的郵件。”

                                                林聽夏沉默不語,王雅婷的狠心激起了她所有的怒意。不管別人怎么對待她都可以,但是想要傷害她的孩子,那么……這個梁子就和她結定了,王雅婷。林聽夏在心里冷笑。

                                                看到她神色冷然,高志鵬又說了幾句安慰她的話。林聽夏都無聲的受了。巧巧后來說什么她也沒有聽,只是緊緊抱著兒子一直沉默不語,巧巧以為她嚇傻了,去廚房給她做了點湯茶。

                                                “巧巧,打個電話給小梅,我有事想找她。”沉默了許久的林聽夏突的開口,言語中透著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巧巧和高志鵬相視了一眼,然后點了點頭去打電話。過了好一會兒,聯系好小梅之后,巧巧又來到了林聽夏的身邊,這時林聽夏已經哄著子軒睡下了,見她怔怔的在那兒出神,巧巧輕聲道:“阿姨,你也別太難過了,好在小少爺沒事,你這顆心也能放下來了。”

                                                林聽夏沒有應她,只是幽幽的問了一句:“小梅什么時候來?”

                                                “她說一個小時內,現在路上沒車,應該很快就會到吧。”巧巧輕聲應了一句,從來沒有看到過林聽夏這樣的表情和神色,她不自覺就變的恭敬起來。林聽夏起身,小心的為子軒掖好了被子,起身望著他沉靜的睡顏好一會,這才轉身走出了房間。

                                                “阿姨,你……沒事吧?”看到她這個樣子,巧巧的心里有些擔心,又莫名的有些心疼。林聽夏搖了搖頭,緩緩的道:“你先去睡吧,我等小梅有點事,你不必陪著我了。”

                                                “阿姨……”巧巧還想要撒嬌耍賴,但是看到林聽夏看著自已的眼神一冷,她立刻將到嘴的話給收了回去,點了點頭,乖巧的應了一聲,然后回房。高志鵬不住在這兒,將子軒安排在這里,最主要的是想要保護他的安全,如今看到林聽夏過來陪著他,他便早早的回去了,慕容臨風失蹤,讓高志鵬忙著撐住公司,他其實并沒有多余的時間來照顧林聽夏母子。

                                                林聽夏坐在了沙發上,目光盯著時鐘滴答滴答的走著。一分一秒的過去,她臉上的神色未為,聚精會神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其中好幾次,巧巧也偷偷的打開-房門看了她幾次,發現她沉在自已的思緒中,所以也沒有去打擾她。

                                                直到……叮咚……

                                                房門的按鈴響起,林聽夏才猛的回過神來,她站起身走過去開門,小梅就站在門外,看到她的時候還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喳喳的叫著道:“哇,小姐。您出獄了嗎?是不是那些警察放你回來的?你出來的時候應該打個電話給我們的,老夫人為了你的事情,好幾頓飯都沒有怎么吃了。”

                                                林聽夏不理會她,反身又坐在了沙發上,目光冷冷的盯著小梅,看的小梅有些頭皮發麻,她尷尬的笑了一聲道:“小姐,您干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怪嚇人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嘛?是不是我做錯了什么事讓小姐不開心了?”

                                                “小梅,你覺的我這個人怎么樣?”林聽夏一開口就讓人有些摸不清楚頭腦,小梅自然也是一愣,一時間拿不準她的意思,只好勉強的笑著道:“小姐心眼好,人也長的漂亮,對我也和姐妹一樣的,我覺的是個好人。”

                                                “是嗎?”林聽夏微微勾起了嘴角,盯著小梅道:“那么,像我這樣的一個好人,愿意用我的真心去換你的真心,你換嗎?”

                                                “啊……啊?”小梅一愣,顯然并不明白林聽夏的意思,林聽夏起身,一步一步的來到了小梅的面前,目光盯盯的鎖著她的小臉,用只有兩個人才聽到的聲音道:“小梅,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隱瞞著我?你到底是誰?來自哪里?最主要的……是誰派你來保護我的。”




                                                第237章 秘密



                                                “小……小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我聽巧巧說,小少爺被人傷到了?我想上樓去看看他。”小梅說完便轉頭想走,可她的手臂卻被林聽夏一把給拉住了,林聽夏拉著她的身子,讓她面對自已,眼中滿是堅定,仿佛小梅不回答她他就決不會罷休似的,這氣勢也讓小梅有些慌了,她有些失落地說道:“小姐,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你怎么竟然問我這么奇怪的問題了呢?”

                                                “奇怪嗎?”林聽夏冷笑了一聲,松開了她的手臂小聲的道:“不過說起來是很奇怪,我早應該問了不是嗎?你口中一聲聲的老夫人,喚的是我老媽吧?但是我老媽家世清白,一輩子雖說算不上是什么名門千金,但是也算是小家碧玉,她怎么可能會認識什么保鏢?”

                                                “我……我是她花錢請來保護你的。”

                                                “是嗎?”林聽夏嘴角一勾,突的伸頭靠近了小梅快速的道:“那么請問她給你多少錢一個月?你受雇她多久了?總共拿了多少錢?是以什么方式結算工資的?以前你住在哪里?她是怎么找到你的?”

                                                “我……我……”小梅被她一連串的問題給問蒙了,腦子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偏偏林聽夏也不給她機會去反應,直接逼著她道:“說。回答我。”

                                                “我……”

                                                “限你30秒時間。”

                                                “小姐。”小梅夸著臉。

                                                林聽夏毫不妥脅,冷然的道:“你還有25秒。”

                                                “喂,不帶這樣的。”小梅有些急了。林聽夏看也不看她一眼,往沙發上一坐,曲腿盤坐在那兒,伸手飲了一口湯茶道:“你還有15秒。”

                                                小梅急的小臉通紅:“小姐,你到底想問什么啊?七彎八拐的說了一大堆,我真的搞不懂你耶。”

                                                “你還有三秒的時間。”只是話音剛一落,林聽夏冷冷的一笑,徑直打斷了小梅想要說的話接著道:“哦不,時間到。你錯過了回答的權力了。”

                                                林聽夏抬頭,冷笑一聲后又道:“我問你的問題,你一個都沒有回答上來,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你并非受雇我老媽,你并沒有結算過工資,你們之間也不存在雇主關系,而且以你口氣中對我老媽的恭敬,你一定是某神秘人物打小就養下來的殺手,但這個神秘人物不可能是我老媽,因為我從小和她相依為命,并沒有看到過你這個人。而你是受命于那個神秘人物,所以才會聽從我老媽來保護我的,對不對?”

                                                小梅嘴巴張了張,好半晌才吃驚的道:“呃,小姐你太厲害了,我可什么都沒說。”

                                                林聽夏瞪了她一眼道:“既然我什么都猜到了,那么你可以告訴我,那個神秘人物到底是誰?”

                                                小梅雙手不安的絞在了一起,好一會才抬頭看著林聽夏道:“這個……我沒有辦法告訴你,小姐。做保鏢是要完全的聽令于主人的,主人不讓說,我們死了也要保守秘密的,小姐你都猜光了,又何必來為難我呢?在這個世界上,能和老夫人一樣疼愛小姐的,又會是誰啊?”

                                                林聽夏一怔,有些不敢相信的望著小梅刻意的指點,好半晌,她才壓抑著內心的激動,似是害怕又很想要確認的小聲道:“你的意思……那個人是……是我的父親嗎?”

                                                林聽夏不止聲音在顫,連她整顆心都在顫抖,她的眼眸緊緊盯著小梅,看到小梅不回答,不反駁,她知道自已猜對了,猛的一起身,她一把的握住了小梅的手急聲道:“我父親人在哪?他還好嗎?”

                                                “小姐,我不能告訴你。”小梅仍然是一臉的為難,這讓林聽夏有些火了,她的臉一沉,冷聲道:“為什么不能告訴我?我是他的女兒,按理說我可以知道一切關于我父親的事情。不是嗎?”

                                                小梅表情很是糾結,但是言語卻格外的堅持道:“對不起小姐,我真的不能告訴你,還是那句話,我是保鏢,對于主人的一切,我們只有無條件的服從,其它的都輪不到我們插嘴。”小梅說完幽幽的嘆了口氣,復又道:“小姐,主人現在不見你,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二十多年你都等過來了,又何必在乎這幾日呢?”

                                                “二十幾年。呵……”林聽夏松開了她,笑的有些凄涼,精致的五官滿是傷感,她無力的坐在沙發上,輕聲的道:“既然他不愿意見面,又何必安排什么保鏢給我?二十多年沒有他的日子我依然過的很好,那他現在的出現又為什么?我媽什么都知道對不對?怪不得她不讓我過問父親的事情,怪不得她說醫院的那位是假的,怪不得她突然變了這么多,原來……是他來了。”

                                                “小姐。”看到林聽夏的神色有些恍惚,小梅的心里有些不忍,輕聲的喚了一句,伸手想要像從前那樣依在一起。可是她的手還沒有碰到林聽夏,林聽夏卻猛的抬頭,眼中是濃濃的排斥,眼淚在眼圈上打轉卻又極度冰冷的道:“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你。”

                                                “小姐……”小梅大驚,臉色刷的蒼白。

                                                林聽夏別過臉不去看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冷下心道:“既然他不想露面,又何必扮成慈父的樣子?我不需要,也不想受他的施舍,你走吧。”

                                                小梅忙奔過去拉住了林聽夏的手,驚慌的道:“小姐,如果我現在回去,一定會被主人懲罰的,他的命令就是要我保護你,就算是用我的性命來保護你,我也心甘情愿,小姐。求求你了,別趕走我好嗎?”

                                                林聽夏轉過頭,望著她驚慌的小臉,輕聲一笑搖頭道:“我何德何能讓你稱我為小姐?他憑什么?二十多年前他說走就走。丟下我們母女兩人受盡別人的嘲諷,我們是人,不是他想要就要,想扔就扔的一件物品,還有。他說見我們就見我們,說不見就不見,憑什么?憑什么?”林聽夏吼完,起身推著小梅道:“走,你給我走。”

                                                “小姐。”小梅的聲音有些哽咽。

                                                林聽夏不給她說話的機會,連搡帶推的將她趕到了門外,然后啪的一聲關上了房門。房間突的靜了下來,只有自已極力壓抑的喘息聲,林聽夏縮在沙發的一角,半上了眼睛,眼淚卻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紛紛滑落。

                                                父親。這個她想了二十多年的人,為什么要這么狠心?從小沒有父親的她,已經習慣了不輕易哭泣,習慣了受到了委屈要堅強,受到了欺負要隱忍。可是每當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她的心還是止不住去想他的父親,想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想他為什么要拋棄她們。

                                                那些心酸的往事一一漫上了心頭,讓林聽夏再也壓抑不住痛哭失聲。多日來的驚慌,疲憊,不安一股腦的沖向了她,讓她的情緒接近崩潰。

                                                一處神秘的孤島上……

                                                豪華的古歐州皇室建筑,金磚彩瓦閃花了人眼,陽光普照著大地,微風輕撫著垂柳,鳥兒歡唱著美好,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靜詳和,這里就似是人們夢中的世外桃源,是一個讓人窮極一世想要追求的地方。

                                                然……

                                                豪華歐式皇宮內殿中,躺在床上的那個男人卻一臉的陰戾,緊抿著嘴唇極力的壓抑著自已的怒火,可是面前的兩名帶著面具的男子卻絲毫沒有看見,只是一如之前般平靜的道:“對不起主人,你重傷未愈,經不起這三天的長途跋涉,我們不能讓你冒險。”

                                                男人一聽,眼神更冷,徑自掙扎著坐起了身,搖晃著站起來向前走去。兩名面具男子又伸手攔住了他,小心的錯過傷口扶著他道:“主人。”

                                                “滾開。”男人冷吼一聲,眼中盡是殺氣,震的那兩名面具男子停住了手,低瞼著眼神立在一邊不敢再動,男人冷冷的掃過了他們的臉,略顯虛弱卻一字一句的道:“立刻準備艦艇,我要回到她的身邊。”

                                                轉眸望著墻壁大屏幕中那個痛哭不止的小女人,他的心如針扎一樣的疼。敢膽傷害他的女人,他一定會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不管是誰。

                                                “媽咪,媽咪……”睡夢中,子軒的聲音一直不停的響在耳邊,林聽夏覺的自已的眼皮很重,頭也很痛,她想要睜開眼睛,努力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感覺到軟綿的小手再一次撫上了她的額頭,帶給她些許舒適。

                                                “媽咪,你醒醒啊媽咪。”子軒的聲音再一次的傳來,帶著哽咽。這讓林聽夏心疼不已,又開始拼命的想要睜開眼睛,入眼的燈光讓她有些不適應,又閉了閉眼睛。子軒好似是看到了她的樣子,忙俯過來,小手撫著她的頭發輕聲的問:“媽咪,你醒了嗎?”

                                                林聽夏這才又睜開了眼睛,稍稍適應了光線之后,就看到子軒一雙焦急的眼眸,臉上盡是不安。她安撫性的給了他一抹微笑,開口卻硬是說不出話來,嗓子就像是著了火一樣的。

                                                “阿姨,來喝點水吧。”巧巧將她扶了起來,入口的清涼頓時讓她舒適了許多,開口時聲音有些嘶啞:“我怎么了?”




                                                第238章 兇多吉少



                                                “媽咪在沙發上睡著了,夜風太冷,感冒了,正在發燒。”子軒看林聽夏被扶著坐起來,他忙將被子又往上拉了拉,輕聲道:“高叔叔去給媽咪拿藥去了,媽咪很快就會好了。”

                                                “我睡了多久了?”林聽夏還有些頭暈。巧巧接過話道:“沒多久,一天而已,你老媽來看你了,正在廚房給你做吃的……”

                                                巧巧正說著,臥室的房門就被推開,林春燕端著熱湯走了進來,看了林聽夏一眼:“醒了?多大的人了還不懂的照顧自已?先把這碗姜湯給喝了吧。”

                                                林聽夏不說話,將臉轉到了一邊。林夫人坐到了床邊,也不在乎她用這冷臉來對自已,徑自的幫她冷著姜湯,然后自顧自的說道:“什么時候你才能懂事呢?讓你和天明住在隔壁是想你們能相互照顧,你不但把自已弄到了牢里,現在還打傷了警察又逃獄,現在外面到處都是抓你的通輯令,正好這兩天你也病了,不要在出去了。”

                                                林聽夏依舊不說話,林夫人把姜湯端到了她的面前道:“來,趁熱喝了,發發汗,好的快。”

                                                “你沒有話想和我談談嗎?”林聽夏轉過了臉,看著林夫人那一臉平靜的模樣,她的心卻怎么也無法冷靜,她坐起了身子,目光瞪著林夫人,林夫人只是微微一笑,就像是對個耍脾氣的小孩子那般,柔聲的道:“好了。別鬧了,乖,把湯喝了。”

                                                “媽。你知道嗎?我并不是在和你鬧脾氣,爸爸已經出現了,你到底還要隱瞞我到什么時候?為什么不告訴我呢?”

                                                林夫人的手一頓,看了她一眼,又用湯勺在那慢慢的攪著,似乎是根本沒有聽到林聽夏的話,她這樣的反應讓林聽夏的委屈和怒火同時沖上了腦袋,也許是為了得到老媽的注意,也許是執意要索取一個答案,林聽夏竟然一揮手,打落了林夫人手中的姜湯。

                                                姜碗落地的聲音,震住了兩個人,林夫人只是默默的嘆息了一聲,彎身去撿那只碗,卻并沒有想要和林聽夏談談沈振霖的想法,這讓林聽夏那到嘴的關心又給咽了下去,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對自已的母親說過一句重話,剛才看到她彎身撿碗的時候,她的心的確很疼,可是卻沒有那份渴望父親讓她來的難以忍受。

                                                沉默以對,林夫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拿著拖把又來把地上拖干凈,從頭到尾林聽夏只是望著她,不再多問一句,但是也沒有在和她說話。過了好大一會兒,林夫人又重新端了一碗湯過來,這一次她沒有親自去喂林聽夏,只是將碗給放在了床頭柜邊上,然后轉身又關上門出去了。

                                                關門的聲音,猶如是尖刀一樣剌入了林聽夏的心,她怎么也不能相信,事情都到了這一步,老媽依然不愿意把老爸的事情告訴她。伸手按了按太陽穴,看了看床頭的藥,還是端過來喝了下去,她不能生病,子軒還沒有好,風還沒有找到,她不能就這樣倒下去。

                                                天有些陰沉沉的,風大的就像是臺風來了。林聽夏徘徊在一處大廈的停車邊上,因為自已被通輯,所以她也只能選擇這種偷偷摸摸的方式來找丁樹權,幾日來她的感冒好了,子軒的傷勢也完全好了,可是慕容臨風卻依然沒有出現,這讓她心急如焚。

                                                “喲,姐您在這兒站著呢,我沿著大廈找了您一圈了,走吧。權哥有請。”小毛依舊是那流里流氣的聲音。林聽夏朝他笑笑,跟著他向電梯走去。

                                                諾大的豪華辦公房里,丁樹權正在和別人通著電話,看到林聽夏來了,他快速的說了幾句,然后斷了線望向了林聽夏笑道:“幾日不見,都混成越獄通輯犯了,林大小姐是做了什么天大的事情?怎么能混到了牢里去了。”

                                                林聽夏沒有心情和他開玩笑,眉頭微微的攏在一起:“有風的消息了嗎?”

                                                “算是有了吧,但是這可能并不是一個好消息,你看看這個吧。”丁樹權伸手將一份資料放到了桌子上,接著道:“據我手下查出來的結果,慕容臨風在失蹤之前遇襲,而后又有目擊者稱其是被一架直升飛機給帶走了,但是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架飛機上的標志。”

                                                “標志?”林聽夏不懂他的意思。丁樹權指著資料上的圖片道:“你看這個是什么?”

                                                “一只紅鷹,有什么特別的嗎?”

                                                丁樹權勾起了嘴角,輕笑一聲道:“這不是紅鷹,是徒文斯。”

                                                “徒文斯?”林聽夏一怔,頓覺這個名字特別的熟悉,丁樹權看到她迷茫的神色,緊盯著她道:“林小姐不會如此的健忘吧,想當年如果不是徒文斯莫廝替徒文斯出頭帶走了你,說不定咱們倆已經是合法的夫妻了。”

                                                丁樹權說完,還沖著林聽夏擠了擠眼睛,林聽夏的臉一紅,很久前的情景也浮上了腦海,徒文斯的確是她的救命恩人,但是同時她也想起來,莫廝是為了徒文斯才和丁樹權有了一場堵局。而當初從半路攔下她的卻是慕容臨風身邊的心腹老二。難道徒文斯和慕容臨風真的有什么來往?或者是糾葛嗎?想到這她頗有些擔心的道:“你的意思是……徒文斯帶走了風?那他會不會有危險?”

                                                “極有可能。按著我的猜測有兩種,一種就是徒文斯襲擊了慕容臨風,并將他帶離了本市。第二個就是徒文斯救了慕容臨風。但是我覺的后者的可能性不大,前者的可能性占百分之九十以上。”

                                                “徒文斯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組織?他們和風有仇嗎?”一聽到慕容臨風受到了襲擊,林聽夏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丁樹權卻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望著她道:“林小姐,關于徒文斯,你應該知道的比我還清楚吧?”

                                                “什么意思?”林聽夏皺起了眉頭,不解的望著丁樹權。丁樹權的目光也在打量著她,輕聲道:“當初賭王莫廝說過,你可是徒文斯看上的女人,而最后你卻和慕容臨風在一起,有一陣子我的確懷疑,像徒文斯這種心狠手辣的人,怎么可能任由自已的女人給自已戴綠帽子?而又怎么可能會放過給他帶綠帽子的男人。原來……是時候未到。”

                                                終于聽明白了丁樹權的話,林聽夏的臉也不由的白了。如果丁樹權說的是真的,那么慕容臨風此時的確是兇多吉少了。有些失神的坐在沙發上,好半晌都回不了神,丁樹權遞給了她一杯咖啡道:“我答應你的事情已經完成了,慕容臨風的下落也給你探到了,咱們的交易可以繼續了,你應該把地圖也給我了吧?”

                                                林聽夏雙手交錯在一起,微微的點了點頭嘆息著道:“按理我是應該把這個地圖給你的,明天我弄好了會讓人給你送過來,不過現在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權哥能幫幫忙。”

                                                “好說。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會推辭。”

                                                “好,那就謝謝權哥了,我想要一些我父親的相片。”林聽夏生怕丁樹權會拒絕,忙又接著開口道:“年輕時的或者年老時的都可以,只要是他就行了。”

                                                看著她緊張的小臉,丁樹權微笑道:“看的出來,你很愛你的父親?其實我也很想把他的下落告訴你,可惜……”丁樹權搖頭嘆息了一聲,也不再多話,只是打開了抽屜,從里面翻出來一個老舊的相冊,遞到了林聽夏的手中。

                                                “謝謝。”林聽夏伸手接過來,小心的放到隨身所帶的包包中。站起身時卻被丁樹權握住了小手,她一怔,眉頭微皺。丁樹權自然是看出了她的不悅,但是他并沒有打算放手,輕聲道:“聽夏,既然你不愿意和徒文斯在一起,而慕容臨風又生死未卜,不如你跟了我怎么樣?”

                                                林聽夏的眉頭皺的更深,望著丁樹權那帶著微微笑意的眸子,她輕輕掙去他的大手,別過了臉,拿起了自已的手包道:“權哥真愛開玩笑,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聽夏。”丁樹權冷冷挑眉:“怎么?你看不上我?我相貌上等,人又多金,手上的分堂勢力雄厚,你跟了我要什么有什么。在說了你本來就是我義父的獨生女,你我相配,門當戶對,這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嗎?”

                                                “對不起,我心里愛的只有慕容臨風。”

                                                “能從徒文斯手上逃出來的可能性為零,現在說不定他已經死了。”

                                                “不可能。”林聽夏深吸了一口氣,抬眸望著丁樹權冷然的道:“我一天沒有看到他的尸體,就一天都不會放棄的。就算是他真的死了,這一輩子我也只愛他一個人。”

                                                “你這個女人怎么這么倔強。”丁樹權臉色鐵青。林聽夏強扯出一絲笑容:“很抱歉打擾你這么長時間,明天地圖我會差人送過來,告辭。”

                                                一出大廈,狂風立刻灌入了林聽夏的衣服,她緊緊的扯了扯衣領,將連領的帽子往自已的頭上一套。看看天已經飄起了毛毛雨,想到子軒還在家里等著自已,林聽夏不由加快了腳步。

                                                “笛,笛笛,笛笛笛。”路口的轉彎處被三四輛汽車堵了個嚴實,謾罵聲和汽笛聲不絕于耳,林聽夏只想快點回家。所以想也不想的從眾車中穿梭過去。但是風實在是大太了,猛的吹過來一陣她就悲劇了。只聽嚓的一聲,她一回頭,衣擺好巧不巧的就勾到了人家的倒車鏡上面。




                                                第239章 恨你




                                                “對不起,對不起,實在很抱歉。”林聽夏連聲道歉,忙將那車鏡從自已的衣服里解救了出來,但是一抬頭她就愣住了,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人竟然是王shi長,而開著車子的人正是王雅婷。

                                                丫的。這是不是就叫冤家路窄?冒出這個想法的時候,林聽夏的身體比腦袋反應還快,轉眼間已經跑出了數米,而車內的王雅婷先是一怔,猛然回過神來,立刻吼道:“林聽夏,你給我站住。”

                                                “現在站住的人是傻b。”腳步不停,林聽夏回頭吼了一句,她和王雅婷是有仇,關于她傷害子軒這件事情,她就不會這么輕易算了,但是識時務者為俊杰,此時絕不是報仇的好機會。

                                                王雅婷咒了一聲,立刻驅車追了上來,林聽夏知道大路自已肯定跑不過車,所以只找小巷子鉆,到最后王雅婷只得棄車追她。兩個人跑了大約有五六分鐘,林聽夏有些吃不消的扶著墻壁喘氣,王雅婷也從后面追了上來,急喘著道:“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孫悟空還想逃出如來佛的手掌心,你也太癡心妄想了吧。”

                                                “王小姐好體魄,懷著孩子還能追我這么久,佩服。佩服。”林聽夏小心的按著自已的肚子,緩緩的平息下了氣息,一張俏臉滿是玩世不恭的笑意,只是眼神卻帶著嘲諷:“你很想抓我是吧?看你那奮不顧身的樣子,我想你心里應該是很恨我的吧?”

                                                “恨你?就你也配?”王雅婷的額頭盡是汗,氣息還有些不穩的道:“當初敢搶我的男人,今天就要有承下后果的準備,像你這種不要臉的女人,讓你直接死了還都便宜了你,我要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把你折磨至死,我要看著你掙扎著……掙扎著……耗盡最后一絲生命,才能解了我心頭的火氣。”

                                                “原來你是這么恨我的。”林聽夏笑的一臉無害,緩緩的靠近她。

                                                “你干什么?”王雅婷心下一顫,頓時也覺的有點不太對勁,幽長的胡同里只有她們兩個人,也許是因為天氣不好的原因,還沒有到晚上這小巷子就有些灰暗,也沒有路燈,平添了幾絲陰戾,這讓她的心里有些不安。林聽夏依舊是笑著,將她逼到了墻角,在王雅婷一閃神的空間,她已經把手中的彈簧刀貼上了她的臉,沉聲道:“王小姐,你說我是毀了你的容好,還是一腳踹向你的肚子,弄死你的孩子好呢?不知道這兩樣哪種會讓你更痛苦?”

                                                “你敢?你要是碰我一根毫毛,等警察來的時候,我就立刻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生不如死的滋味嗎?林聽夏在心里苦笑,自從風消失在現在,她每分每秒都在體會這種感覺吧?她實在想不出比失去風更為痛苦的事了。但是王雅婷看到她一點不為自已的威脅所動,立刻又叫喧著道:“現在怕了吧?那還不把你的刀子拿開?”

                                                “虛張聲勢,真是個不討人喜歡的女人。”用刀面拍了拍王雅婷的小臉,林聽夏又揚起了嬌美的笑容,只是笑容下的表情有些狂妄,有些陰戾,她冷哼一聲道:“我怕什么?是警察來的快?還是我的刀子快?轉過身去,我說一句你聽一句,否則我不在乎你的小臉變的和郁勇風一樣。”

                                                “你知道郁勇風?”王雅婷有些心虛,林聽夏邪肆一笑,又用刀子拍了拍王雅婷的臉道:“你以為你那點破事能藏的了多久?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你做了什么你知道,我要是在你臉上劃一刀,也正好將你們湊成了一對。”

                                                “算你狠,難道你不懂,知道的越多,活的越短嗎?”王雅婷的肚子有些幽幽的疼,她悄悄的將背更貼上了墻,準備和林聽夏拖延時間,如果等到警察來到的話,自已就有救了,而她……死定了。

                                                可惜王雅婷的算盤打的很好,但是卻依然逃不過林聽夏的眼神,經歷了這么久之后,她已經不在是單純天真的女人了,微微一笑,將刀子更加的逼近她道:“背過身去。”

                                                “你……”

                                                “你什么你,背過去,你想死嗎?”林聽夏的聲音猛然變冷,從來沒有見過她這樣表情的王雅婷,頓時也被鎮住了,她緩慢的轉過了身,林聽夏容不得她在拖下去,將時裝上的細帶一抽,然后綁住了她的雙手,將她捆在了一處老舊的木式建筑上。王雅婷有些慌了,叫道:“你看什么,你這是犯罪的,你想要罪加一等嗎?”

                                                “比起你對我兒子做的事情,那遠遠不夠。我真想要用刀子挖開你的心肝看一下,到底是什么顏色的。”

                                                林聽夏冷冷的聲音響在她的耳邊,脖子還有她溫熱的氣息,驚的王雅婷汗毛都立了起來,她雖然心虛,可是仍然嘴硬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放開我,要是等……”

                                                “你自已在這等警察來救你吧。”再一次的打斷了王雅婷的話,林聽夏不再逗留,轉身延著巷子走了。王雅婷看不到她,但是卻氣的不輕,好半晌已經沒有林聽夏的聲音,四處只有冷風狂呼的聲音。王雅婷悄然的松了一口氣,至少林聽夏并沒有真正的傷害她。但是她的驕傲卻又容不得自已受了這等委屈,她立刻掙扎起來。

                                                細帶綁的很緊,王雅婷的手腕紅腫一片,但是她依然解不開,又氣又急之下她恨恨的踢了一下墻面。也許是用力過猛,也許是過于激動,那原本幽幽疼的肚子,突然間劇痛起來,痙攣般的疼痛使她的肚子縮了縮,連呼吸都有些無力。王雅婷的心下一驚,驚懼的感覺到了一股溫熱溢出了體外。

                                                她的臉瞬間蒼白,猛的意識到了什么,低頭一看,剌目的鮮血沿著大腿往下流淌……

                                                “不……”王雅婷整個人顫抖如篩康。立刻尖喊:“有沒有人?救命啊。有沒有在,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們……救命……”

                                                呼嘯的狂風很快掩去了她的聲音,任她瘋狂嘶喊,只有狂風回應著她。

                                                “好累。”林聽夏脫掉了寬大的外套,倒在沙發上喘著氣,微微閉上了眼睛伸手撫著肚子,心里默默的道:“寶寶,媽咪有沒有傷害到你,你一定害怕了吧。沒事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等爸爸回來,媽咪就讓爸爸知道你的存在,你還有一對哥哥姐姐,她們一定會很疼你的噢。”

                                                自言自語了好一會,林聽夏才從沙發上坐起來,打開了房間的門伸頭看了一下,房間里一個人也沒有,子軒的畫板還在那兒,畫板上有一副還沒有完成的畫,畫筆扔到了一邊,地上沾了些許的涂料。

                                                一股不祥的感覺從心底里升起,她忙走進了房間,環視了一圈,心底更為慌亂。子軒是一個很整潔的孩子,房間的一切只能說明他離開時很匆忙。她忙拿起了手機撥打了子軒的手機,過了好一會兒,子軒終于接了電話。

                                                林聽夏心下松了一口氣,但是口氣卻急了道:“你跑哪兒去了?不是和你說,乖乖在這兒等媽咪嗎?”

                                                電話那頭只是沉默,林聽夏吼完也覺的自已口氣重了,忙緩下了脾氣柔聲的道:“對不起,媽咪一回來看你不在家,心里有些著急。”

                                                “沒關系,媽咪,我很好。”

                                                “那你現在在哪兒?”林聽夏感覺到子軒低落的情緒,她也變的緊張起來。子軒沉默了一會才道:“云龍湖渡假村,我來看看姍姍。”

                                                “噢。”林聽夏這才應了一聲又道:“上一次媽咪過去,主治醫師說她被你爸爸帶出去了,你爸爸現在沒回來,她可能也沒有回云龍湖吧?”林聽夏這么猜測也是有原因的,畢竟福雷斯特并沒有打電話給她。

                                                “嗯。”子軒應了一句又道:“媽咪不用擔心,我馬上就回去的。你放心吧,有巧巧姐姐陪著我,我不會有事的。”

                                                “好。”聽到巧巧跟在子軒的身邊,林聽夏這下才完全放下心來,又交待了幾句這才輕輕的按掉了手機。林聽夏坐到了床邊,撫-摸著床上的那疊的整齊的被子,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又拿起了電話,撥打那個一直都打不通的電話。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林聽夏失落的收了線。但是突的她整個人猛的一怔,又慌忙的拿起了電話,里面再一次的傳來:“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關機。是關機。而不是之前一直提示的不在服務區。有信號了?能打通了?林聽夏頓時激動起來,她忙給周成偉打了個電話問一下風有沒有和他們聯絡。但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一大圈人聯系下來之后,依然沒有慕容臨風的消息。但就算是如此,林聽夏的心也激動不已,她有一種感覺,風還活著。活著就好,活著真好。

                                                心情大好,林聽夏忙去廚房張羅些吃的。途中她又打了一個電話給巧巧,讓她去買一點鴨脖回來,子軒愛吃。





                                                第240章 難過




                                                巧巧應了幾聲,收了線后就看到子軒一個人怔怔的坐在木椅上,巧巧走過去,也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伸手輕撫著他的頭道:“真沒有想到姍姍竟然病的這么嚴重,不過她去了米國也好,現在叔叔又不在,雷福斯特這樣的選擇沒錯。”

                                                “姐姐,怎么樣才能讓自已的血變好?”子軒抬頭,眼中紅紅的:“我想救姍姍。”

                                                巧巧望著他,微微搖了搖,眼睛也有些水意的道:“雙胞胎一個得了白血病,另一個就有高發的危險,你的配型雖然是百分之百會成功,但是醫生說你的血不好,不能干細胞采集移植,就算你有心救姍姍,也沒有辦法,姍姍嬌弱,但是生命力頑強,我相信姍姍一定會沒事的。

                                                “我想學醫。”子軒低下頭輕聲說了一句。巧巧嘆息了一聲,摟住了他小小的身子道:“這病雖然容易復發,但是只要過了五年不復發,就算是穩定了,也算是臨床治愈,國際上有很多這方面的人才,你棄商從醫,太可惜了,相信姐姐,姍姍是個天使,上帝嫉妒她的美好在和她玩游戲,但是贏家一定是天使,因為天使是上帝的孩子,上帝不會真的要了天使的命,你說對嗎?”

                                                子軒不說話,只是緊緊的握著手中的粉色日記本,那是姍姍的日記,看的他想哭……

                                                省立醫院亂作了一團,王shi長親自大駕醫院,也讓醫院的醫生和護士繃緊了神精。手術室的燈一滅,幾個白大的醫生邊走出來邊解下了口罩,身后的護士也立刻將王雅婷推到了高級貴賓特護病房。

                                                “怎么樣?孩子保住了嗎?”

                                                “王shi長,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醫生的話一說完,站在王shi長身后的郁勇風腳步一晃,雙手微微的顫抖,整個人仿佛都似是站不穩那般。王shi長的臉色很不好看,醫生忙解釋道:“孩子因為窒息胎死腹中,王小姐的情況也不是很好,失血過多。但是經過我們極力的搶救,她已經無大礙了,就是病人的精神狀況不太好,你們進去看看她吧。”

                                                簡單的說完,為了避免承受一些無妄之災,醫護人員很快撤離出去,留給他們一片寧靜的天。但是王shi長臉色陰郁,瞪了病房一眼冷哼道:“沒用的東西。”然后扭頭離去,連病房都沒進。

                                                “shi長。”郁勇風跟上一步想要攔住他,但是卻被他厲眼一瞪,生生的止住了腳步。看著王shi長離去的身影,好半晌郁勇風才走到了病房里。王雅婷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嘴唇上一點血色也沒有,少了平日里的囂張蠻橫,倒也多了幾分柔弱的小女人味。

                                                郁勇風緩緩的坐在床邊,伸手撫-摸著她的小臉,大手慢慢的來到了她的腹部,輕輕的覆上去,手一直在顫抖。

                                                “是林聽夏殺了孩子。”

                                                郁勇風一愣,回神才看到王雅婷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醒了,正雙眼望著自已,眼中有著掩不住的憤恨,郁勇風俯身輕輕在她的臉上吻下:“你醒了?肚子還疼嗎?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你到底有沒有聽我在說話?我說孩子是林聽夏害死的,她一腳踢在了我的肚子上,口中喊著要弄死我的孩子,然后將我給綁在了那里,我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孩子流掉……是她,是她殺了咱們的孩子。”王雅婷有些歇斯底里的吼叫,淚水怎么也止不住,她好恨。好恨好恨啊。

                                                郁勇風靜靜的摟著她,任她發泄心中的恨意和委屈,當把她送到醫院的時候,他就已經將事情的經過問了一遍,她不說他也知道,手握的咯咯響,心底也是一陣翻江倒海般的痛楚。咬咬牙,暗自把這種痛掩去,柔聲的哄著王雅婷道:“乖,這件事情我會處理,你乖乖的休息,養好了身子,孩子沒了我們可以在要,只要你好好的。”

                                                王雅婷的身子一頓,緩緩的離開了郁勇風的懷抱,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他道:“孩子是被林聽夏害死的,你竟然如此的無動于衷,她不但搶了我的老公,還殺死我的孩子,你卻一點都不難過……”

                                                “我難過,但是難過根本解決不了問題,最重要的是你的身體……”

                                                “不要再說了。”王雅婷激動的坐起來,不顧身上的疼痛,將枕頭一把扔到了郁勇風的臉上吼道:“滾,你給我滾,我真的瞎了眼會和你這樣的窩囊廢生孩子,窩囊廢,你連給慕容臨風提鞋的資格都沒有,我竟然讓你這種男人碰了我的身子。”

                                                醫務人員聽到了她的嘶吼聲,忙沖到了病房中,看了看郁勇風上前勸道:“這位先生,病人需要休息,請你離開。”

                                                郁勇風站在那兒一動不動,臉上一片平靜,看不出他內心的傷痛。醫務人員看到他似乎根本沒有聽自已在說話,只得按了一下手中的對講機:“你好,叫一下保安過來貴賓醫護室,這里有個……呃,沒事了。”

                                                醫務人員說到一半郁勇風已經轉身離開了房間,她便立刻按掉對講機,看到郁勇風已出走出房門漸漸遠去的身影。這才回過頭來,揚起了職業性的微笑道:“王小姐,您剛剛小產,不宜大悲大怒,我了解您的心情,但是您還需要控制。”

                                                王雅婷不說話,一雙冰冷的眼眸望著護士,被她這種陰戾的表情嚇到了,護士一時竟諾諾的說不出話來。王雅婷這才收回了目光,冷然的道:“我多久可以出院?”

                                                “呃,一個星期。”護士的態度小心了許多,怕也是知道這是位惹不起的主。王雅婷不再說話,也不再鬧騰,她微微的揮了一下手,護士立刻知趣的離開,將房門輕輕的關上。

                                                深夜三點半。萬籟俱靜,林聽夏失落的放下了手機,撥打了無數個電話,全都是關機,依然沒有慕容臨風的消息,這讓她有些煩燥。起身走出了臥室,為自已泡了一杯咖啡,林聽夏坐在沙發上發呆。

                                                “叮咚。”門鈴聲嚇了林聽夏一跳。這個時間這個點,誰還會敲房門?林聽夏起身,走到了防盜門邊上,透過探孔往外面一看,心頓時涼了個透。她連大氣也不敢喘,忙背貼上了墻。

                                                “長官,房間有燈光,肯定有人,要不要破門而入?”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響起,林聽夏一陣心驚,如果這個時候讓這些警cha破門而入,一定會嚇到子軒的,她忙強自鎮定,暗自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一咬牙,嘩啦打開了房門。

                                                抬眸,首先印入眼簾的并不是這一堆警cha,而是站在警cha身后,冷眸盯著自已的男人,郁勇風。丫的,不用猜也一定是王雅婷讓他來為自已出氣的,但是他能這么快的查出自已的位置,讓她不得不佩服。

                                                “你就是林聽夏?把手舉起來,靠墻。”警cha威嚴的聲音響起,然后一行幾人一擁而上,林聽夏心知完了,忙道:“等等,一人做事一人當,我知道我犯了什么罪,你們把我烤起來吧,不要影響我的家人。”

                                                那長官打量了一下林聽夏,眉頭緊皺著道:“難得你這個時候還能想到你的家人,那我也不廢話,跟我們走吧。”

                                                “想帶她走,就從我身上踩過去。”巧巧站在臥室的門口,身上穿著吊帶的黑色長裙睡衣,頭發凌亂,睡眼惺忪,美的驚人。但是手中的槍口卻一點也不含糊的對準了警cha。林聽夏立刻瞪了她一眼道:“有你什么事?回屋睡覺。”

                                                “女人,你可知道你手上的玩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使用的,襲警這罪可大可小,你要放明智一點。”

                                                巧巧嬌俏一笑,妖嬈萬分的走過來笑道:“謝謝長官提醒,放心吧我有持槍證,而且她犯了什么罪你要抓她?如果你們動手了,我的槍走火也沒有關系,我只是防衛過當。”

                                                “她犯了什么罪?”那警cha好似是聽到了笑話一樣的,伸手一指林聽夏數落著:“慕容集團的失蹤案,逃獄案,殺人案。三罪并罰,罪可不小,絕對稱的起蛇蝎美人這個稱呼。”

                                                “喂,前兩條還算你能沾點邊,但是什么殺人犯不殺人犯的?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你當警cha的難道不知道誣告也是犯法的嗎?”不等林聽夏奇怪,巧巧就先發了狠,那長官冷笑一聲道:“法律講的是證據,我當然是有憑有據才敢說的話,林聽夏將王shi長的千金王雅婷綁在巷子中,對其施行暴力歐打,導致懷孕幾個月的王小姐小產,現在王小姐控告她殺人罪,傷害罪,難道這是誣告嗎?”

                                                “什么?王雅婷她……小產了?”林聽夏微張著嘴唇,警cha的話狠狠的撞擊著她的心臟。

                                                長官伸手將她烤起來,冷聲道:“王小姐還躺在醫院里,這件事情能有假嗎?乖乖的跟我們走吧。”

                                                未完!待續……

                                                后面尺度過大,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下方的“閱讀原文”!


                                                更多小說推薦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小木書書聲明:本文來源于互聯網,由網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北京pk赛车是正规的吗 江西11选5在线计划 内蒙古时时三星走势 mg4355电子游戏线路检测 e乐彩怎么登不上去了 大赢即时比分 u米娱乐怎么样 欢乐斗地主好友一起玩 永城彩票软件 时时彩后二 彩票店怎么开多少钱开的起 重庆时时1000期走势图 波音在线 欢乐生肖是官方彩吗 体彩篮球算不算加时 全天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