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连载 时光旅馆 · 痴情锁 (穿越 ·上)

                                                最美古风客栈2019-01-15 01:35:29


                                                时光旅馆·痴情锁(上)

                                                文/杨千紫


                                                上海是个让人迷恋的城市。

                                                它其中一个迷人之处就在于,无论这个城市如何光鲜,如何繁华,如何跻身国际大都市,可在某个小巷的老房子里,古旧的窗棂,斑驳的树影,仍会在不经意间透出一种源远流长的古风流韵来。

                                                光怪陆离的商业街,寸土寸金,高楼林立。巨大的深蓝色玻璃楼宇辉映着清晨的日光,抬头望去,有种遥远冷峻的感觉。

                                                那栋大楼的西北角,却坐落着一栋与这摩天大厦市风格迥异的米黄色小楼。楼顶是装饰用的白色塔尖,下头挂着一个无论怎样看都无甚特色的牌?#36965;?#31471;端正正写着——

                                                时光旅馆。

                                                此时正是午后,尽管是冬日,金灿灿阳光依旧温暖明媚。刚午睡醒来的凤十一,穿一件深红色厚丝绒睡袍,闲闲地坐在漆白点小桌旁喝茶。

                                                这时,门口传来“砰”的一声,两个身穿锦绣一中制服的女学生跌跌撞?#39539;?#25380;进大门,却被门槛绊倒,双双跌倒在地上。其中一个爬起来,跌跌撞?#39539;?#36208;向凤十一,声音里还带着哭腔,说?#39608;?#20964;老板,请你救救心咏吧……”

                                                凤十一急忙迎过去,帮她扶起昏迷的女孩,见她额头上正源源不绝流淌出鲜红的血来,惊道?#39608;吧说?#36825;么重,怎么不送她医?#28023;俊?/p>

                                                女孩仿佛忽然看到了救星,“哇”一声哭出来,语无伦次地说?#39608;?#26469;不及了,来不及去医院了……心咏,她已经没?#34892;?#36339;了。算命的说心咏今年必死无疑,现在又被车?#39539;剑?#22905;……”女孩又哭起来,拽着凤十一的袖角,“从小就有相士说她活不过十七岁,结果……方才她跟我一起被车?#39539;剑?#25105;毫发无伤,可是她却……我听同学说起过你,就带她来了时光旅馆,凤十一小姐,求求你,救?#20154;?#21543;……”

                                                凤十一将昏迷的女孩扶到椅子上,抽出纸巾按住她额头上的?#19997;冢?#25569;了握她的手腕,说?#39608;?#33033;搏还在,只是已经很虚弱了。”瞥一眼另外一个正哭得昏天黑地的女孩的名牌,上面写着——中文系,凌秋月。

                                                虽然凌秋月的话?#34892;?#35821;无伦次,可是凤十一也差不多听出个大概,叹一口气,说?#39608;?#36825;里不是医馆,我也没有能力起死回生。如果以后但凡受了重伤的人都来?#26885;遥?#26102;光旅馆也就变了味道了。凌小姐,还是请回吧。”

                                                凌秋月愣住了,沉默半晌,抹了抹眼泪站起身,忽然单膝跪倒在凤十一面前。

                                                凤十一吓了一跳,急忙俯身去扶她,凌秋月却不为所动,眼中散发出与平时的软弱不同的坚定光芒,说?#39608;?#21548;凤老板的意思,您是有能力?#20154;?#30340;……我只有这么一个朋友,何况她这次也是为?#19994;?#20102;一劫才伤成这样……除了钱之外,我也愿意把我所拥有的一切都给你,只求你能救救心咏。真的,我只有这么一个朋友。”

                                                凤十一眸光一闪,狭长美丽的凤眼瞬间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轻轻地扶起她,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凉,说?#39608;?#20320;真的愿意,从此将你的一生交给我支配吗?#20426;?/p>

                                                凌秋月迎向她的目光,笃定地点了点头。

                                                凤十一将昏迷着的郁心咏扶向房间里的水晶?#29627;?#25196;了扬唇角说?#39608;?#22909;吧,那我试试看好了。”

                                                一.{上海第一名媛}

                                                朦胧中,一股浓?#19994;?#28040;毒水味飘入鼻息,我打了个喷嚏,忽然间清醒过来了。

                                                四肢百骸都酸楚无力。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病床上。这个病房宽敞明亮,窗帘上还绣着花样过时的蕾丝边。床头柜上的台灯像是个古董,四周缀着玻璃流苏。余光瞥见门口,发现那里正站着两排穿黑西装的男人,每一个都高大强壮,面无表情。

                                                我吓了一跳,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这里是哪里呢?似乎?#34892;?#19981;对劲。……分明记得刚才自己正跟闺蜜凌秋月逃课逃得开怀,却被一辆开得很快的卡车?#39539;?#39134;了出去,然后就失去了知觉。经过一?#28201;?#38271;的黑暗,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就躺在这陌生的复古风格的大床上了。

                                                这些黑衣人是怎么回事?#20426;?#38590;道,我被人绑架了?

                                                这时,忽然听见窗外传来清脆的叫卖声,“号外,号外!南京政府新官上任……百乐门红星陈丽莎飞上枝头,嫁入郁?#36965;?#19978;海第一名媛郁心咏不满后母,负气出走!”

                                                我耳朵一动,啥?郁心咏?#35838;业?#21517;字怎么会上报了?还有南京政府?百乐门?#20426;?#36825;不是民国时期的?#30333;?#26377;名词”吗?

                                                这时,门锁处传来?#26001;?#21543;”一声。房门被打开,只听那群黑衣人恭敬且整齐地叫了一声?#39608;?#37329;爷,辰哥。”

                                                我闭着眼睛,佯装睡着了,心里莫名地?#34892;?#32039;张。

                                                地板上传来皮鞋踏在上面的笃笃声,只觉那两个人走到床边,似是在低下头来看我。半晌,只听一个沧桑的声音轻轻地叹息,粗糙的?#31181;?#36731;轻地抚过?#19994;?#39069;头,说,“其实我知道,心咏也不是真的?#19981;?#37027;戏子。上海第一名媛,我青云帮郁青笙的女儿,如?#25991;?#30475;上那样低贱的人?#20426;?#22905;只是不满我娶丽莎过门罢了。”

                                                丽莎?有点耳熟啊,岂不就是刚才报童口中所念的那个名字?

                                                另一个声音听起来年轻而磁性,带着某种冰凉的味道,他说?#39608;?#22823;小姐涉世未深,日后总会明白金爷您的苦心。”

                                                ?#21834;?#37027;个戏子呢?#20426;?/p>

                                                “帮里兄弟在江边抓到了他,现在关在赌坊地下室里。”

                                                “留他一条性命,派人送他去南洋吧。”长者微微一叹,说,“心咏生性倔强,那戏子要死在我们青云帮手上,只怕心咏会更气。”

                                                “是,金爷。”

                                                我一边竖着耳朵听,一边还得呼吸均匀,装出正在熟睡的样子。——到底发生什么事?

                                                南京政府,上海第一名媛,戏子,青云帮?

                                                我脑中飞快地联系着这些前因后果——相士说?#19968;?#19981;过十七岁,却会有大富大贵波澜起伏的一生。这本是个前后矛盾的说法,可是如今似乎却都应验了。

                                                难道我死不成,便穿越到民国了么?并?#19968;?#31359;到所谓的上海第一名媛身上?

                                                半晌,凝滞的空气里又传来那个长者的一声叹息。脚步声听起来似乎是往门口去了。我忍不住?#20302;?#22320;睁开眼睛,只见两个人影正一前一后地走向门口,前面的中年男子身穿暗金色缎子长衫,侧?#26216;?#36215;来精明且矍铄。后面的比较年轻,一袭深蓝色西装,身型颀长,背影看起来丰神俊朗。

                                                就在这时,走在后面的年轻男子忽然转过身来,竟是极为英俊的一张?#26216;住?#21073;眉,薄唇,鼻梁出奇的直挺,一双黑眸本是似如寒星?#20102;福?#21364;在与我四目相对的瞬间绽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我怔怔地看着他笑起来的样子,一双眼睛竟是弯弯如月。那目光也如月光一般,仿佛可以长驱直入,直?#38381;?#21040;旁人最隐秘的内心。

                                                我急忙又闭上眼睛。直到他们关门离开,心还是兀自“砰砰”跳个不停。

                                                二.{武生尹玉堂}

                                                长夜漫漫。

                                                华丽的病房里一灯孤悬。

                                                我颓然地放下手中的报纸。那种纸张很粗糙,上面印着黑色的繁体大字——上海日报。

                                                果然是穿越到了民国呢。

                                                我躺在床上,无奈地抬头望着天花板,自嘲地想,?#20040;?#36825;个时代已经有电,有车,还有电话,比那些靠蜡烛照明的古代强多了吧。这样想来,老天爷还不算亏待我。

                                                正在这样安慰自?#28023;?#36208;廊里忽然传来一?#31513;?#21160;,守在我房里的两个保镖走出门去查看。我?#34892;?#22256;了,把身子缩到被窝里,向后摸索伸着想关掉台灯……

                                                指尖却触到一片温热。宽大厚实,像是男人的手掌。我一愣,还来不及回头,那人动作极快,瞬间已将?#19994;母?#33162;反扣在手里,一手捂住?#19994;?#22068;?#20572;?#23558;我整个人夹起,顺着窗户就跳进了出去。

                                                清冷夜风中,他把我抱在怀里,一手握着绳索,沿着三层小楼的窗户,一级一级地跳向地面,身手轻盈而矫健。我本能地抱住他,因为恐高而把头深深埋进他的怀里。这人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香味,混合着夜风里的凉意,让人印象格外深刻。

                                                跳落到地面的时候,我?#34892;?#23475;怕,说?#39608;?#36825;位大哥,有话好商量,千万不要冲动哦。”

                                                那人似是?#34892;?#35815;异,带着重新审视地目光低下头来看?#36965;?#19968;双眸子格外清?#39608;?/p>

                                                从?#19994;?#35282;度看去,他的睫毛很长,根根分明,瞳仁黑白分明,漾漾地像是盈着水,只是?#26053;?#30340;脸被一块黑布蒙住,看不到全?#21834;?#25105;愣了一下,许是觉?#30431;?#19981;是坏人,许是一时犯了花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地说道?#39608;?#22909;好一个美男子,干嘛要跑来当劫?#22235;兀?#20320;劫持我无非是想要钱,我给你就是了。大半夜的,别扛着?#19994;?#22788;乱跑?#29627;?#22909;危险的。”

                                                那人一愣,挑眉看我一眼,睫毛自然上卷,一双秀目更是顾盼生辉。对于美好的事物我一向?#19981;缎郎停?#27491;傻呆呆地看着他,只见他眼中的微惊很快散去,浮现一种不?#24049;?#20919;漠,说?#39608;?#37057;心咏,你的口气还是这么狂妄。”

                                                我歪?#25151;此行?#29392;疑,问道?#39608;?#20320;?#40092;段遥俊?#26524;然,绑架这种事都是熟人做的。我现代的好友凌秋月是排名前十的富豪的私生女,在?#40092;?#25105;之前,她从来不跟人过多交往,想?#21310;?#26159;因为要提防坏人的?#20498;省?#24819;到凌秋月,我正?#34892;?#20260;感,这时前方暗处忽然传来一阵人声响动,像是方才被调虎离山了的那群保镖。

                                                “?#35753;?#25105;在这儿啊……”?#39029;?#30528;嗓子就喊,虽然这劫匪是个美男子,但是他也未必就不心狠手?#20445;?#36824;是尽快脱离他的魔掌比较安全。可是尾音还没有完全爆破,那人已经抬手击向?#19994;?#21518;脑,?#24050;?#21069;一黑,?#31168;?#20013;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复杂,又?#34892;?#19981;?#22836;常?#37057;心咏,你好像比以前更麻烦了。”

                                                我挣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整洁的小房间里,身下是一张很硬的?#25964;玻?#30796;得?#19968;?#36523;生疼。旁边摆着一个大衣架,上面挂着许多五彩斑斓的衣裳,像是京剧中武生的戏服。

                                                方才打昏?#19994;?#37027;个男子正坐在案前写字,蒙在脸上的面巾已经拿掉了。意料之中,他的侧脸很是好看。我以为他并没有注意?#36965;?#36433;手蹑脚地下了?#29627;低?#22320;把书架上的西洋烫金座钟?#36855;?#25163;里,正妄想着一会儿走过去把他?#19968;琛?/p>

                                                只听那人头也不抬地说?#39608;?#22238;到床上坐好,我不想跟你动手。”

                                                虽然很不爽他这种命令的口吻,可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19994;?#20102;他一眼,也只好乖乖?#27492;?#30340;话坐回床上。

                                                刚坐下又站起来,灰溜溜地把?#36855;?#25163;里的座钟放了回去。

                                                “小蝶在哪里?#20426;?#20182;转过?#25151;次遥?#20284;是?#34892;?#22909;笑,可是表情很快转冷。逼视着我问,眼中有道凉意一闪而过。

                                                我一头雾水,问?#39608;?#23567;蝶是谁?#20426;?/p>

                                                那人盯住我足有十秒,唇边扬起一抹冷笑,说?#39608;?#37057;心咏,几日不见,你倒是更会演戏了。”他把案上的纸放入信封,十指灵巧修长,在我面前晃了?#21361;?#35828;?#39608;?#36825;封信是写给你父亲的。三天之内他若不交出小蝶,我便让你一命偿一命。”

                                                我委屈地看着他,什么小蝶的我根本不?#40092;叮?#20973;什么要?#39029;?#21629;?因为在现代看多?#35828;?#35270;剧的?#20498;剩?#25105;脑中灵光一闪,立时把他联想成那种被富豪抢走青?#20998;?#39532;恋人的贫苦少年,忙说?#39608;?#38590;道你口中说的小蝶,是?#19994;?#26032;娶的?#28907;?#22826;?#20426;?#36825;个你放心,我也不愿意有个后妈,你赶紧把我放了,我?#27809;?#21435;给他们搅黄啊!”

                                                他一愣,?#34892;?#35815;异地看我。看不明白似的,?#21046;?#36523;走到我身边,低下身仔细地看。一双秀目盈盈,近距离看去脸上也没有任何瑕疵,真真是个美男子。那人用审视地神情端详我片刻,忽然狠狠地拍一下?#19994;?#22836;。

                                                ?#39029;?#30171;地捂着?#28304;?#36339;了起来,吼道?#39608;?#20320;打我干吗?#20426;?/p>

                                                那人斜眼看?#36965;?#35828;?#39608;?#20320;难道真的被车撞傻了?#20426;?#35828;罢他把脸凑近了?#36965;?#20320;不认得我了吗?#20426;?/p>

                                                我一愣,不由?#34892;?#24515;虚,生怕露出什么破绽,索性就装失忆,说?#39608;?#24456;奇怪,这几年的事我都没印象了,很久以前的却都还记得……可是刚醒过来,就听说爹爹再娶的消息,这个病又不敢跟他说……”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我不免真的?#34892;?#20260;?#23567;?/p>

                                                他审视我片刻,似是将信将疑,颇?#34892;?#33258;嘲地笑笑,说?#39608;?#21069;几天还逼我跟你私奔呢,居然转眼就不记得我了。”

                                                我这才恍然,“啊,原来你就是那个戏子!”可是话一出口,才?#20174;?#36807;来戏子这个词在那个时代似乎?#34892;?#36140;义,急忙岔开话题,指?#25490;?#36793;的戏服,说?#39608;?#20320;是唱武生的吗?#30475;?#20320;绑架我时的身手看来,功夫真的很不错呢。”

                                                绑架我时的身手……我这是在夸他吗?

                                                ——他看起来似?#36347;?#36319;我有同样的疑惑,一副看不透?#19994;?#34920;情。我端端正正回到床上坐好,小声?#27905;?#35828;?#39608;?#20320;把?#19994;?#25104;不会说话的大婶了吧?那我不说了。”

                                                他歪着?#25151;次遥?#20284;是?#34892;?#22909;笑,又似是?#34892;?#22836;疼,深吸一口气,说?#39608;?#23567;蝶是我戏班的师妹。你那时为了逼我跟你私奔,派人把她?#30333;?#34255;起来了。”

                                                原来他跟我不是自愿私奔,还是强买强卖的。我终于明白他对我为什么会有敌意,只听他又说?#39608;?#25105;已依言跟你走了,是你爹派人把我们劫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你被送进医?#28023;?#25105;则被关进赌坊的地下室里……于情于理,你都该放了小蝶吧。”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奈,又?#34892;?#30130;惫,“可是你现在……也不知道是真的失忆了,还是胡搅蛮缠的?#35760;?#21448;更胜一筹。”

                                                从强逼小美男私奔这事看来,从前的郁心咏也不是好惹的主,估计也做了不少坏事吧。我叹了一声,说?#39608;?#25105;真的不知道小蝶在哪里。不过,我可以让我父亲的人帮你找找。你放心,我……”

                                                话还没说完,忽听“砰”的一声,一颗子弹击碎了玻璃窗,在我耳边呼啸而过。我愣在原地,窗外随即又有一阵流弹射进来,那男子冲过来将?#24050;?#22312;身下,护着我躲到床头后面。

                                                这一切来的这样突然,我在他怀里瑟瑟地抖着,抬眼只见我方才站过的地板上印着一排密密麻麻的小洞。

                                                若不是他方?#29260;?#20498;?#36965;?#24656;怕我已经被打成淋浴头了。?#19994;?#21560;一口气,?#34892;?#34987;吓傻了,说?#39608;?#38590;道你还?#31859;?#20102;?#20219;业?#26356;狠的人物吗?枪击民宅,也太嚣张了吧!”

                                                这时,枪声忽然停了下来。

                                                一阵?#34892;?#29087;悉的脚步声后,有人自外推门进来。身材颀长,穿一袭深蓝色的西装。与这戏子的美丽不同,那是极为英俊硬朗的一张?#26216;住?#21073;眉,薄唇,鼻梁出奇的直挺,手里随意地勾着一把枪。

                                                竟是我在病房里见过的那个男人。

                                                他的目光扫过?#36965;?#32531;缓地落在我身边的人身上,说?#39608;?#23609;玉堂,能从几十人看守的赌坊里逃出来,你还真是?#34892;?#26412;事的。”

                                                原来戏子美男名叫尹玉堂。我抬?#25151;此?#21482;见他眸子里笼着一层寒意,将我从怀里轻轻地拉了出来,神色?#34892;?#35773;刺,说?#39608;?#29616;在你知道了?比你爹更狠的人物,就是他这个手下,杜?#32467;?#20102;。”

                                                杜?#32467;?#33080;色一闪,眼中飞快划过一丝寒意,似是被触碰了某个心照不宣的禁忌。

                                                我?#36214;?#22320;观察杜?#32467;?#30340;表情,忽然?#34892;?#26126;白了尹玉?#27809;?#37324;的意思。

                                                三.{熟悉的陌生人}

                                                华丽的贵宾车厢,壁上包?#25490;?#33394;调的雕花?#34903;健?#36710;轮与铁轨碰?#29627;?#21457;出轰隆隆的响声。我坐在由上海前往南京的火车上,手里握着一块冰凉的玉牌,不由?#34892;?#22833;神。

                                                窗外的风景疾速倒退。我脑海中浮?#21046;?#26460;?#32467;?#37027;种眼如弯月却又让人不寒而栗笑容,心中泛起一丝凉意。

                                                昨夜我与尹玉堂被他抓到之后,被礼?#39539;?#24102;到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中间的空场很大,四周堆满了大木箱,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潮湿木制品的味道。

                                                青云帮的手下押着尹玉?#31859;?#22312;前头,杜?#32467;?#38506;着我走在后面。昏暗中,忽有个纤细的人影朝我们飞奔过来,一下子扑进尹玉?#27809;?#37324;,哭道?#39608;?#29577;堂,太好了,你没事!”

                                                尹玉堂面上闪过一丝惊?#29627;?#38543;即是难以言说的感动,他拥住她,说?#39608;?#23567;蝶,我一直在找你。”

                                                那女孩梳着两条麻花辫,刘海齐齐地垂在额前,秀丽中透着清纯,眼中似是有泪,抬头狠狠地瞪我一眼,咬牙道?#39608;?#33509;不是郁心咏出了车祸,恐怕我也不能活着见到你了。”

                                                我一愣,心想一醒过来就有这么多仇?#36965;一?#30495;是冤枉啊。不过,被尹玉堂和小蝶这对小情侣恨一下其实也无所谓,最让我拿不准的是杜?#32467;?#23545;?#19994;?#24577;度。表面上像是礼遇有加,可是实际上我完全是被他掌控在手里的。我侧?#25151;此?#35797;探着说?#39608;?#20043;前可能?#34892;?#35823;会,现在我也想通了。其实我也未必真?#19981;?#23609;玉堂,亦不想再为难这对有情人。不如你替我放了他们吧?#20426;?/p>

                                                杜?#32467;?#24494;微一怔,睨我一眼,似笑?#20999;?#22320;说?#39608;?#22823;小姐,你可不像这么大方的人啊。突然良心发现了吗?#20426;?/p>

                                                他的态度让我很不爽,也直觉情势不妙,?#24050;?#20303;心中的怒火和?#21482;牛?#35828;?#39608;?#37027;,你想怎么样?#20426;?/p>

                                                杜?#32467;?#24494;一抬手,立时有一群手下举?#24618;?#21521;尹玉堂,他淡淡地说?#39608;?#20854;实也没什么。我只想大?#19968;?#30456;帮个忙罢了。”

                                                我一愣,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下也不回话,只是定定看住他。

                                                他悠悠地坐到沙发中间,说?#39608;?#37329;爷曾经有意将你许配给一位姓段的南京高官之子。可是那时你正跟他赌气,说什么也不答应。——现在我们的生意遇到点麻烦,在上海树敌太多,国内政局又不稳定。总之,与段家联姻,是解决这些麻烦的最好方法。”

                                                我听出个大概,心中暗觉不好。因为他虽然是?#19994;?#29241;的手下,可是根本没有一点把?#19994;?#22823;小姐尊敬的意思,反倒一?#21271;?#26411;?#24618;?#30340;模样,口气里几分命令的语气。?#24050;?#20102;扬唇角,说?#39608;?#21487;不可以说?#36855;?#30452;白一些?#20426;?#20320;想怎样?#20426;?/p>

                                                他用重新审视?#19994;?#30446;光看了看?#36965;?#31505;了笑,说?#39608;?#22823;小姐,你好像?#21364;?#21069;机灵了。我也很?#19981;?#20320;的爽快。——简单来说,只要你答应嫁入段?#36965;?#25105;就放了尹玉堂,杀了白小蝶。那么以后总有一天,你可以跟他双宿双栖的。”

                                                这番话他说得极其平淡,仿佛再跟我讨论早市里的白?#24605;邸?#25105;一愣,说?#39608;?#20320;这是在威胁我吗?#20426;业?#30693;道你现在对我做的这些事吗?#20426;?/p>

                                                杜?#32467;?#31471;坐在沙发上,撑着下巴抬?#25151;次遥?#35828;?#39608;?#37329;爷跟丽莎去国外?#35753;?#26376;了。我想你的事,短时间内他不会有时间管。——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要替他做这个决定。段家是许多有才华有出身的名门闺秀抢着要嫁进去的,你唯有真的?#38505;?#21462;,才能有一丝胜算。金爷他太溺爱你了,你说不嫁就不嫁,怎可事事依着你的性子?#20426;?/p>

                                                我笑着说?#39608;?#22914;果我不答应呢?你以为单凭一个戏子,就可以让我郁家大小姐为你卖命?他跟白小蝶的死活,与我又有什么关系?#20426;?#25105;可不是任人宰割的性格,越听越生气,挑眉刺道,“你是什么身份?轮得到你来替?#19994;?#31649;教?#36965;俊?/p>

                                                “哦?那就当我看错你好了。”杜?#32467;?#28129;淡地说,飞快抬手开了一枪。我一愣,以为他是射向尹玉堂,心猛地一沉。却听白小蝶尖叫一声,一条腿已被穿了个洞,鲜血汩汩而出,整个人软软地瘫倒下去。尹玉堂将她抱在怀里,双眼血红地看向杜?#32467;紓?#24594;道?#39608;?#26460;?#32467;紓?#26377;种你冲着我来。是男人就不要欺负女人!”

                                                杜?#32467;?#30475;也不看他,只是对我说?#39608;?#20320;不是一直想杀了白小蝶吗?好吧,尹玉堂的死活我先不跟你算。只要你肯帮我摆平段?#36965;?#25105;现在就帮你杀了她。”

                                                我心砰砰跳着,已知他是个不好惹的人物,可是现在我若服输,以后也只能受制于他了,我咬牙说?#39608;?#20320;杀了她又怎样?我也未必会领你的情。你最好把他们两个都杀了,看你以后再能用什么来威胁?#36965;俊?/p>

                                                杜?#32467;?#19968;副无所谓的表情,举枪对?#23478;?#29577;堂,说?#39608;?#22909;吧,那我也只好如此了。”

                                                我重重一愣,没想到他竟会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地?#27010;?#39640;手,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都不留给我。想?#32999;?#25165;若不是尹玉堂救我一命,如今?#19968;?#22914;?#25991;?#22909;端端地站在这里?我只好?#40092;洌?#38378;身挡住杜?#32467;?#30340;枪口,冷冷地说?#39608;?#25105;答应你。——但是我也有条件。”

                                                杜?#32467;?#31505;起来,眼睛弯弯如月,声音也一如既往的平淡高贵,他说?#39608;?#21734;?你说说?#31383;傘!?/p>

                                                “你现在马上派人给白小蝶治伤,?#28909;?#22905;的腿日后落下什么病根,你休想?#19968;?#20877;帮你做事。”我看一眼血泊中的白小蝶,暗暗胆战心惊,还?#31859;?#20986;一?#27604;?#26080;其事的表情,说?#39608;?#20107;成之后,你放他们两个一起走。?#28909;?#20854;中任何一个有事,我答应你的事就不必再算数。”

                                                杜?#32467;?#29609;味地看着?#36965;?#35828;?#39608;?#22823;小姐,你何时变得这么伟大了?#20426;?#20182;们两个双宿双栖,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20426;?/p>

                                                白小蝶躺在尹玉?#27809;?#37324;,想是?#28304;?#21069;的郁心咏积?#25346;?#28145;,倔强地瞪我一眼,说?#39608;?#25105;才不要你这贱人假好心!”

                                                我想起尹玉堂抱着我时那种暖暖的温度,心头微微一酸,回?#25151;此?#19968;眼,说?#39608;?#38543;你们怎么想都好。尹玉堂救过?#19994;?#21629;。我不愿意他再伤心而已。”

                                                尹玉堂一愣,猛地抬起头来看?#36965;?#30446;光里含义未明,说?#39608;?#37057;心咏,虽然这一切因你而起,可我也知道这一次不是你的过错。——你不必这样为我。”他声音里竟似隐隐?#34892;?#33293;不得?#36965;?#35828;?#39608;?#20309;况?#35789;?#20320;真的做到了,?#36828;懦结?#30340;性格,他也未必会放过我。”

                                                我忽然心生一?#30130;?#21741;着朝他跑去,低下身,自后环住他的腰,下巴紧紧抵住他的颈?#20445;?#21741;着说道?#39608;?#20320;放心,事成之后,?#19994;?#20063;会高看我一眼。杜?#32467;?#26159;?#19994;?#30340;人,到时他不给我面子,也会给?#19994;?#38754;子的。——总之,我一定保你平安无事。”

                                                说到这里,我是真的?#34892;?#24515;酸,眼泪流下来,在他耳边小声地说?#39608;?#34429;然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可是却好像还能体会到当时?#20262;?#19968;掷地?#19981;?#30528;你的那?#20013;?#24773;。——希望以后,还有机会看你唱一回武生吧。”

                                                尹玉堂怔了怔,终是伸手抚上?#19994;?#33080;颊,声音里带了一种少有的温柔,他苦笑着说:“郁心咏,?#21307;?#26085;才发现,原来你是这么傻的一个人……”他将一块触手生凉的玉牌放入我?#20013;模?#35828;:“这是自我出生起就陪着?#19994;?#29577;,……我一定会活着,等你?#36164;?#25226;它还给我。”

                                                四.{荒唐夜未眠}

                                                方才经过一个小站,火车停了一会。我下车买了一?#37266;?#31957;,正捧着往回走,狭窄过道里忽然有人挤了我一下,我连人带雪糕往前栽去,正?#39539;?#19968;个人身上,手里的?#36867;脱?#31957;白花花蹭了他一胸口,我急忙连说对不起,一边掏出手绢?#31383;?#20182;擦。

                                                一个好听的男声自上空飘来,那人手轻轻接过我手中的丝绢,说:“?#36824;?#31995;的。”

                                                “这西装很新呢,我赔你一?#35013;桑俊?#25105;一边说一边抬起头,却在看见他的一瞬间怔住了。

                                                那人的睫毛很长,根根分明,瞳仁黑白分明,漾漾地像是盈着水,侧脸美得不可思议。我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他的手臂,难以置信地说?#39608;?#29577;堂?你没事了?你怎么会在这里?#20426;?/p>

                                                那人一怔,低头?#36214;?#22320;看我片刻,说?#39608;?#23567;姐,我们以前?#40092;?#21527;?#20426;?/p>

                                                我一愣,眨了眨眼睛看他。分明是与尹玉堂相似的五官,可是细看之下,才发现他鼻梁上架着一个金丝框眼镜,皮肤要更白皙一些,没有尹玉堂那么英姿飒爽,却多了一份儒雅和斯文。天下居然有长的这么相似的人?我怔住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自己是真的认错人了,?#34892;?#27465;意地说?#39608;?#23545;不起,我认错人了。”

                                                转身刚要离开,他却叫住?#36965;?#22768;音里?#34892;?#25103;谑,说?#39608;?#36825;套西装,你不打算赔了吗?#20426;?/p>

                                                对啊,居然忘了这件事,我转过头刚想再次表示歉意,却只见他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我开玩笑的,郁心咏小姐。”

                                                蓦然地从一个长得跟尹玉堂很像的男子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这种感觉还真的很奇妙。我愣了愣,说?#39608;?#20320;怎么知道我名字?#20426;?/p>

                                                他的笑容儒雅温润,说?#39608;?#19978;海第一名媛啊。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就有看过关于你的报道。”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有名!?#19994;?#33080;红了红,心想那就装装相吧,大方地伸出手去,微微一笑,用纯正的伦?#21310;?#35828;?#39608;癗ice to meet you。?#20445;?#24456;高兴见到你)

                                                他握住?#19994;?#25163;,指尖?#34892;?#20937;,礼?#39539;?#20463;身吻了吻?#19994;?#25163;背,说?#39608;癕e too。?#20445;?#25105;也是。)

                                                他顿了顿,又补充,“?#21307;?#27573;景文。”

                                                南京伊里亚特大酒店。

                                                这是此时国?#35857;?#19968;数二的奢华酒店,洋人和政府投资的,据说还有一点点我们郁?#19994;?#32929;份。我出了火车站以后,那位新?#40092;?#30340;段先生就派人把我送到这家酒店门口。当我看到他的车和司机以后,就察觉此人身份不一般,南京姓段的没几个,说不定他就是?#19994;?#30446;标。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19994;?#19979;就向他抛出橄榄枝,说?#39608;?#20170;天承蒙段先生的照顾了,不如晚上我请你?#36828;?#39277;吧。”

                                                他的笑容温文尔雅,说:“不胜荣幸。”

                                                ?#19968;?#36523;往华丽的旋转式楼梯走去,心中开始盘算这个夜晚应该如何应对。——我总不至于为了杜?#32467;?#30340;一句话,真的削尖了?#28304;?#23233;入段家吧。葬送自己一生不说,还得欺骗人家纯洁少男的感情,我才没那么?#30340;亍?#29616;在也就是权宜之?#30130;?#25105;且先?#35759;懦结?#30340;眼线糊弄过去,等过两天?#19994;?#20174;国外回来了,再想办法好好收拾他……

                                                “大小姐,看来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嘛。”身侧传来一个华丽的又?#34892;?#20912;凉的男声,我抬头,只见杜?#32467;?#27491;斜倚在楼梯口的墙壁上,悠哉地看着我。

                                                他居然?#25165;?#26469;南京了。我一愣,哼了一声,说?#39608;?#27809;想到你会亲自过来盯着我。看来这段?#19994;?#24433;响力还真不小。”

                                                他?#22478;?#22320;笑,说?#39608;?#27573;家不但能左右南京政府,还掌握着国民经济命脉的几个行业,我怎么能不重视呢?若是金爷年轻二十岁,怕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吧。”

                                                果然是个有野心的人啊。现在他已经不把我放在眼里了,那么我们郁?#36965;?#36824;能压着他多?#23194;兀?#30475;着他完全透不出任何端倪的眼睛,我心里一阵没底,闪身想要绕过他,说?#39608;?#27573;公子身家?#37197;祝?#38271;的又好看,你以为他一定会选?#36965;?#25105;只能答应你尽力去勾引他,但是他上不上钩,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了。”

                                                说完,我转身想走,他却单手撑住我面前的?#21073;?#20391;身挡在我面前,低下头来看定?#36965;?#35828;?#39608;?#22823;小姐,我劝你,最好真的会尽力。你是跟过去不一样了,看起来?#21414;?#20102;许多。——但是,我知道你在?#32999;?#20040;,你最好不要跟我玩花样。”

                                                看着他依旧弯弯如月却瞬间闪过一丝寒意的目光,我心中一凛,嘴上却刺回去,说?#39608;?#26368;会玩花样的人,不就是你么?#20426;?#39640;人面前,我又怎敢班?#25490;?#26023;呢?#20426;?#35828;着,我格开他的手往?#30333;?#21435;,额头上却渗出?#22478;?#30340;一层?#24618;欏?/p>

                                                这个男人,还真是个很能给人压迫感的人啊。

                                                伊里亚特大酒店的西餐厅。

                                                装潢很西化,果然跟电视里那些民国片的布景差不多。地上铺着厚厚的红?#28023;?#26842;顶悬着一盏华丽而巨大的水晶灯。我穿一件?#38472;?#33394;的紧身旗袍,配一条颗颗大小一致的珍?#27204;?#38142;,显得端庄而白皙,这大概是整个餐厅里最亮眼的打扮。段景文很绅士地站起来,帮?#20381;?#24320;椅子,安顿我坐好,说?#39608;?#37057;小姐,你今晚很漂亮。”

                                                “?#24653;弧!?#25105;微扬唇角,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心里却在暗自惊叹,天?#32043;?#24590;么会有这样相似的两个人?段景文跟尹玉堂,长得实在太像了。

                                                ?#21834;?#19981;知道这样说会不会很冒昧。请问,段先生有几位兄弟姐?#23194;兀俊?#25105;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那?#31383;似擰?#20182;表情微微一顿,淡淡地笑,说?#39608;?#25105;是家中独子。……所以家父一直催促?#39029;杉遥?#22909;为段家开枝散叶,?#26377;?#39321;火。”说着,他含笑看?#36965;?#30524;中有?#24863;黻用?#19982;戏谑。

                                                我脸微微一红,正?#34892;?#23616;促,碰巧一个侍者来为我们倒?#30130;?#26377;他挡在我们中间,我才能暗自长吁一口气。细看之下,那侍者的制服却?#34892;?#22855;怪,袖子很短,露出长长的一截手臂来,似乎很不合身。还未来得及多想,段景文已经优雅地朝我举了举杯,说?#39608;?#37057;小姐在南京这几天,?#25991;?#22240;为俗务缠身,也许不能常伴左?#36965;?#19981;过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请你尽管开口。”

                                                他这样可进可退,我反倒?#34892;?#19981;知所措,只说?#39608;?#37027;就多谢段先生的好意了。”?#21307;?#26479;中的红酒缓缓饮尽,胸中暖暖的,像是有簇火苗燃了起来。

                                                段景文很健谈,说了一些国外的见闻和国内的局?#30130;?#30446;光精准并且幽默,我起先还能跟他有来有往地说几句,可是不知道过了多久,?#21307;?#28176;地觉得头?#21361;?#36523;体也变得热起来。

                                                我心想许是感冒了,这种状态也不适合再谈下去,刚想站起来告辞,胸口却一股热气涌上来,连呼吸都?#34892;?#22256;难,我左?#19968;?#20102;?#21361;?#38505;些站立不住,怀里的玉牌“砰”一声掉落到地上。

                                                段景文急忙站起来扶住?#36965;?#20182;的手碰触?#19994;?#30382;肤,引起一阵异样的灼热。心砰砰地跳着,我直觉不妙,用仅存的一丝理?#33108;?#24819;方才发生的一切,环顾四周,那个穿着不合身制服的侍者已经不见了踪影。难道……

                                                难道那是杜?#32467;?#27966;来的人?他怕我不竭尽全力地勾引段景文,索性就给我下药,好让生米煮成熟饭吗?

                                                我是来?#36828;?#21313;一世纪的女大学生,并不是?#38706;?#26080;知的民国闺秀,这种把戏在电视里也看多了,没想到居然竟会着了他的道!还真是丢脸呢。我奋力甩开段景文,强自平稳着呼吸,说?#39608;?#20320;要是想以后还能见到?#36965;?#29616;在就不要跟着?#36965;?#35753;我自己离开,OK?#20426;?/p>

                                                段景文一愣,急忙松开?#36965;?#20463;身为我拾起那块玉牌,目光却是重重一顿,说?#39608;?#36825;块玉牌……是你的?#20426;?/p>

                                                我此时已没有力气再多说,一把将玉牌抢回到手里,独自走出了餐厅。

                                                (未完待续...)


                                                #侵删#


                                                欢迎关注最美古风客栈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