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民国系列 | 一生为期 (上)

                                                子书笺2019-01-14 03:39:46


                                                夜里,雪簌簌地落,沈公馆里传出一声低咳,风太大,裹挟着雪花在窗前打转,先前低咳的人起身披衣,勉强扶着墙壁站定,缓了好一会儿才颤颤巍巍往前走。


                                                “潇潇……”


                                                听到有人喊,卫潇潇慌了神,她扭头想往回走,抬起的脚还未落到地上,人就狠狠摔倒在地。


                                                她蜷缩成一团,先是抽搐,再是麻木,最后是撕心裂肺的疼。


                                                门被推开,吱呀一声响带进来裹挟着雪花的风,焦急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她精神有些恍惚了,朝虚空里伸出手,嘴唇抖动得厉害:“白……白……”


                                                卫潇潇终于握住了那个人的手,她心满意足的阖上眼,?#33050;?#33853;上温暖的笑。


                                                “吴莨,去请方医生。”沈钬向跟在身后的下属下达命令,随即屈身抱起地?#31995;?#22899;孩,走到雕花木床前突然道,“再?#30431;?#24102;些止疼药过来。”


                                                吴莨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身体紧绷成一条线。


                                                沈钬给女孩盖好被子,转身朝吴莨走过来,他笑了笑,声音却是彻骨的冷:“使唤不动你了?#21069;桑俊?/span>


                                                吴莨摇摇头:“不是,卫潇潇小姐身份危险,留不得。”


                                                “那你告诉我,她是什么身份?”他动了怒,“一个身份是我沈钬的女人,一个身份是我沈公馆的女主人,吴莨,老子问你,哪一个身份危险!”


                                                吴莨心底憋着气,?#24202;?#24471;?#24908;?#21435;请方医生,沈钬凝神望着远去的背影,心里漾着丝丝苦涩。


                                                “咳……咳……”听到卫潇潇虚弱的咳嗽声,沈钬点烟的动作一顿,他随意地把烟扔到烟盒里,“啪”的一声扣好盒子,才转身迈开步子走向床边。


                                                他俯下身细细端详女孩通红的脸蛋,风雪交加的夜里,沈钬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尖碰上她的脸蛋,鼻子,眼睛,睫毛……极轻极轻的叹息转瞬即逝。


                                                “潇潇,我该拿你怎?#31383;?#25165;好。”


                                                外面风声太大,掩盖住利器破空的啸声。等沈钬反应过来时,那利器已经离他不远了。


                                                恰好此时,吴莨带着方医生回来了,刚踏进沈公馆就感知到一股紧张压迫的气息,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飞奔至表小姐潇潇住的院子里,可还是晚了。


                                                “参?#32972;ぃ ?/span>

                                                “吴莨,让开。”沈钬沉声警告。


                                                “我不能让。”吴莨挡在沈钬面前,固执的以身体挡住他,他态度坚决,“参?#32972;?#20260;还未好,这是一;这个时候迎娶表小姐是在担风险,这是二;白少爷马?#31995;?#21271;平,咱们没必要和白?#22812;?#19981;去,这是……”


                                                沈钬拔出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的脑袋:“你让是不让。”


                                                “不让。”吴莨眼也不眨。


                                                沈钬扣动扳机:“信?#24653;?#25105;一枪崩了你!”手臂上青筋暴起。


                                                吴莨闭上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千钧一发之际,卫潇潇拄着拐杖尖声制止:“表哥!”她走得急了,腿脚又不便,拐杖一歪,狠狠摔倒在地上。


                                                沈钬慌忙跑过去,吃力地扶起她,上回在潇潇院子里,他的左臂被金错小?#27934;?#20260;,至今都没?#25351;?#22909;。


                                                “不对,我不该喊?#24794;?#21733;,你是北平军区的参?#32972;ぃ?#25105;不该逾矩。”卫潇潇笑了,她的视线转向吴莨,“沈参?#32972;?#35201;开枪打死谁轻而易举,你怎么有勇气给他当下属?”


                                                沈钬脊背僵直,良?#30431;?#25165;扯唇笑了,那笑容近乎残忍:“表妹,我?#36824;?#20320;对我有多大成见,明天,你就是我沈钬的妻子了。”


                                                卫潇潇愣住了,反应过来后,她发疯般对着沈钬拳打脚踢,眼泪喷薄而出,她冲着沈钬?#32531;穡骸?#25105;是?#24794;?#22969;啊……沈钬,你畜生!”眼泪再次决堤,“你不是人,不是人!”


                                                “吴莨,送表小姐回屋,派人严加看守,婚礼之前?#24653;?#20986;任何纰漏。”


                                                他仍是语调平淡的下达命令,随即扫了一眼地?#31995;?#21355;潇潇,从军大衣里掏出手套给自己戴上。


                                                “表哥……表哥我错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表哥你饶过我吧……我再也不出门了,我就在?#25671;?#34920;哥……”卫潇潇扑过来,双手抱住沈钬的腿,涕泪交加间心也跟着痛起来。


                                                沈钬垂眸,帽檐遮住眼里的情绪,他戴好手套,面无表情地挣脱卫潇潇的手,慢慢走远了。


                                                “表哥!表哥你听我说……”


                                                人已经走远了,卫潇潇泣不成声瘫倒在地,嘴里还在不停喃喃自语:?#25300;一?#20102;?#26368;?#30340;孩子

                                                啊……表哥……?#19968;?#24576;了?#26368;?#30340;孩子……”


                                                婚礼如期举行,整个北平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沈钬毕竟是北平的人物,想挤破脑袋来吃酒的大有人在。


                                                婚礼还未开始,大厅里有人耳语,一声讥笑传到吴莨耳里。


                                                “亏他沈参?#32972;?#21482;是二把手,他若是北平一把手,还不得娶他老母?哈哈哈我可跟你?#25285;?#20170;天有好戏看了,我就?#24653;?#20182;那表妹能甘心嫁……”


                                                富家少爷突然噤了声,他牵强地冲面前的人笑了笑:“吴大哥……”


                                                吴莨沉声吩咐身后的警卫:“把他带走!”


                                                四个警卫上来架住富家少爷,他吓得白了脸,摇头如拨浪鼓:“再不敢了,吴大哥饶过我吧,吴大哥!”


                                                求饶声渐渐小了,吴莨转身面朝众人,笑道:“吴某扰了大?#19994;?#38597;兴,对不住,各位请继续。”


                                                吴莨转头朝后院走,他刚进了院子,就听见歇斯底里的嚎叫声。


                                                “你要我嫁!你不如杀了我!”


                                                卫潇潇发疯般撕咬着过来给她上妆的人,她?#25191;?#30528;气,恨恨瞪着沈钬:“你有本事杀了我,我给你当鬼老婆!只要?#19968;?#30528;,你休想!”


                                                沈钬被她激怒,反手扇了她一巴掌:“你不嫁?那你就等着给?#26368;?#25910;尸吧!”


                                                卫潇潇浑身发抖,她心里冷极了,她还怀着?#26368;?#30340;骨肉,即便是不为自己自己着想,也该为了孩子和?#26368;?#30528;想。


                                                良久,卫潇潇才抖着双唇绝望道:“我嫁。”眼泪顺着脸庞滑落,沈钬伸手接住那滴眼泪,他神色淡漠地吩咐下人,“别让眼泪落在喜服上,不吉利。”


                                                卫潇潇惨然一笑,任?#26432;?#20154;给她上妆,给她戴上凤冠,她目光空洞,眼泪却一滴一滴落在下人的手心里。


                                                化好妆后,沈钬俯身把她抱起来放到轮椅上,他低声警告卫潇潇:“老实点。”


                                                他推着轮椅走到大厅,躁动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紧接着掌声雷动。


                                                婚礼司仪大声宣布:“婚礼开始。”


                                                婚礼顺利的进行到午时,众人纷纷入座,侍从鱼贯而入端着菜肴走来。


                                                气氛渐入佳境,众人纷纷举杯祝贺,沈钬?#30036;?#37202;杯满酒的时候恰好瞥到吴莨从侧门进来,沈钬微微蹲下身摸了摸卫潇潇的头发,柔声道:“这里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我让小翠把你带回去,卧?#39029;?#23625;里有?#21103;?#20070;,你乏了可以拿来看。”


                                                卫潇潇双目无神的盯着远处高大的建筑物,整个人如同被抽了魂儿似的,沈钬心疼,?#24202;?#24471;?#32531;?#19979;心来:“去,把夫人带回房间。”


                                                吴莨这才走来,他向沈钬展开手掌,手心里蜷着一张纸条,沈钬皱着眉头拿起纸条:“这是什么?”


                                                “?#21069;?#23478;二少爷送来的礼,说是有事就不来吃酒了,这张纸条,是他的心意。”


                                                沈钬展开纸条,纸条上白纸黑字写着五个字——祝百年好合。


                                                等宴席结束后,天已经黑了。沈钬被吴莨一路扶着走向正厅,等到了院子里,吴莨才松开沈钬的胳膊,道:“参?#32972;ぃ?#21069;面就是了。”


                                                沈钬有些站不稳,好容易稳妥站定才开口问道:“是哪里……”


                                                “是你?#22836;?#20154;的住处。”


                                                “去书房,”沈钬忽然清醒过来,他转身朝外面走,“这几?#30504;?#25105;就在书房睡。”


                                                一路上静?#37027;?#30340;,风吹得树叶?#25104;?#21709;,走着走着,沈钬忽然开口:“票订好了吗?”


                                                “这几日风声紧,只订到一张。”


                                                沈钬脚步不停,他像是累极,揉着太阳穴处淡淡道:“一张也行。行了,你回去休息吧。”


                                                “参?#32972;ぃ?#26041;才,?#26368;?#21629;人送来了贺礼。”


                                                “贺礼?”


                                                “是一口五尺宽的盒子,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属下不知。”


                                                沈钬停在原地,他思虑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去库房看看他送来的是什么贺礼。


                                                库房外面有人在把守,四周灯火通明,领头的人看见沈钬朝这走来,心里有些诧异,参?#32972;?#24590;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吴莨走到他们跟前才吩咐道:“把锁打开。”


                                                门锁被利索打开。沈钬迈步走进去,他环顾四周,眼神落在方桌上摆着的雕花木盒:“这个?”


                                                吴莨点头应道:“是这个。”


                                                沈钬拿起木盒,木盒上面有个锁扣,锁扣被启开,盒盖顺势被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五把枪,五个手榴弹。


                                                “参?#32972;ぃ?#36825;……”


                                                沈钬拿起其中一把枪仔细察看,他给子弹上膛,瞄准院子里的桂树,一阵青烟自枪口冒出,子弹直直从桂树上面穿过去,留下一个不大?#24653;?#30340;洞眼。


                                                “捷金k859消音枪,使用七点六二,三十五毫米SP-3无声弹。一次只能装两发枪弹,不能自动装弹。”沈钬顿了顿,他神色凝重,“?#26368;?#36865;东西过来的时候说什么了没有?”


                                                “没有。”


                                                沈钬将枪放入盒子里,他扣上锁扣,良久才道:“你去查查?#26368;?#36825;两日的行踪。顺便,给他送些上好的西洋人?#24013;!?/span>


                                                吴莨很快查出?#26368;?#36825;两日的行踪,沈钬仔细看着摆在桌子?#31995;惱掌?#21644;资料,他手?#30422;?#25171;着桌面,慢慢道:“这么?#25285;?#21069;?#38382;奔?#20182;只待在白公馆。”


                                                “是,?#26368;?#22238;来的这几天,没怎么外出过,?#36824;?#20498;是有个日本人经常出入他的住处……还有,他前几日外出过一?#21361;?#35265;的就是?#25484;系?#22899;人,据说她?#21069;?#20048;门的花旦。叫冯青青,还有可靠消息……”


                                                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卫潇潇挣开别人搀扶的手,一瘸一拐朝他走来。


                                                吴莨识眼色的退出书房,他一走后,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俩人,气氛一时僵住。


                                                “沈钬,我嫁给你了,就是你沈?#19994;?#20154;,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动别的心思。”


                                                沈钬停下叩击桌面的动作,他站起身,眼角眉梢溢出满满的?#32769;玻骸?#28487;潇,我就知道你会……”


                                                卫潇潇直?#22402;?#30340;望着沈钬,圆睁的双眼渐渐落下泪来,她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我知道你派吴莨查了?#26368;瘛?#34920;哥,我以后再也不会动别的心思,我给你跪下……权当我求你,保?#26368;?#24179;安,表哥……”


                                                说到一半,她有些激动,“哪个军火商是干净的!我保证……表哥我可以保证的,?#26368;?#24178;不出什么坏事……表哥……我求你了……”


                                                沈钬愣住了,他背过身不愿再看她,卫潇潇仍跪在那里,一字一句道:“你若怕我跑,就再用手枪打瘸?#19994;?#21491;腿。表哥,我求求你,求求你了……”


                                                字字句句如同烙铁一般烙在沈钬的心上,他疼得快要背气,过了许久才扬声命令:“来人,?#22836;?#20154;回房休息!”


                                                登时就有两个利索的丫头走进来扶住卫潇潇,卫潇潇被两个丫头架住,她大声嚎哭,不住重复那几句话:“表哥,我求你了!以后我再也不与他见面,我安心当你的老婆,我什么?#23478;?#20320;……表哥,你怕我跑你就打断?#19994;?#33151;,表哥……”


                                                声音渐渐飘散在空气里。沈钬扶着桌子勉强稳住身体,他手臂上暴起青筋,额角沁出层层冷汗。


                                                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找出一个药瓶,药瓶被旋开,沈钬倒了两粒药在手心里,他就着水仰头咽下药丸。


                                                药丸暂时纾解了胸口的疼痛,他缓缓坐回椅子上,把桌子?#31995;惱掌?#25918;入抽屉。


                                                急促地脚步声响起,吴莨的声音与叩门声一同响起:“参?#32972;ぃ最?#26041;才来了,一直候在外面。”


                                                沈钬锁好抽屉,冷声道:“?#30431;?#36827;来。”


                                                ?#36824;?#22810;久,吴莨就带着?#26368;?#36807;来了。?#26368;?#22823;步流星走过来:“沈钬,咱俩可有大半年没见了,今天好不容易你肯见我,咱?#24378;?#35201;多喝?#21103; ?/span>


                                                沈钬点头,也爽朗笑开:“哪里话,前几日一直在忙,今天才空出时间,你若想喝酒,我陪?#24794;?#26159;!”


                                                ?#26368;?#31505;容满面:“我知道城里有个快活地方,咱们过去玩玩?”


                                                (未完待续)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