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

                                                情感故事征集号2018-12-12 15:20:28

                                                第一章:穿越成死囚 ? ? ? ? ? ?

                                                昏暗的灯光,令人窒息的狭小空间,伴随着悠悠歌声,阴森恐怖。

                                                玉石棺椁台上仰躺着的是一个男人,一米八几的身躯,双手置放腹间,双眸紧闭,安然入睡模样。

                                                “?#19978;?#27515;太早了。”洛倾瑶遗憾叹息着,手上的手术刀轻轻划过他胸膛的肌肤。

                                                苍白如纸的胸肌,在刀刃下拉出一条血色线条来。

                                                这是国?#39029;?#22303;千年?#26263;?#25991;物中的一具石棺内的尸体,让人震惊的是他经历了一千年的风霜居然没有腐烂,保存完整,为了研究他身体中的奥秘,专门请了著名的法医落倾瑶进行解剖鉴定。

                                                男人剑眉细长根缕?#32622;鰨?#40763;骨直挺,下巴圆润,一张弯弓薄唇嘴角略微翘起弧度,粉如?#19968;ǎ?#22934;冶?#28982;螅?#38544;隐带着一起邪气。

                                                洛倾瑶?#26691;?#30340;注视着他面容片刻,嘴里又开始哼着小曲来。

                                                “新鲜的话题不少,越古老越想知道……”

                                                作为法医,握着手术刀解剖尸体似在享受生活的人怕也只有她了。

                                                “这是什么?”

                                                扒开伤口,她?#32622;?#30475;到本该是心脏的位置空空荡荡,悬在动脉血管下的?#25925;?#19968;颗石头,石榴的红,多面切割成椭圆形,红光流转其中,如同活物!

                                                她愣了少顷,取在了手心。

                                                “轰隆隆……”

                                                还没来?#30473;白邢腹?#23519;,整个?#25925;?#30636;间崩裂……

                                                “咳?#21462;?/p>

                                                洛倾瑶一阵?#20154;裕?#33392;难的睁开眼。

                                                四周一片漆黑,鼻腔里充斥着一股刺激性味道。

                                                蹲坐的姿态,往后摸去是一片冰冷的石板墙。

                                                刚才那不是梦,她清楚的明白在古墓解?#26159;?#24180;古尸的时候确实遇到了坍塌,那这里又是?#27169;?/p>

                                                脑袋昏昏沉沉,她站起身揉了揉眼,不远处的地方有盏油灯,灯火如豆,仿佛随时可能湮灭。

                                                她赶忙摸索着靠近,举着油灯在手。

                                                “啊!”

                                                一声惊呼,差点将油灯扔了出去。

                                                虽然和尸体打交道很久了,但猝不及防看着一张腐烂长蛆的脸近在眼前也是吓了一跳。

                                                不过,她很快调整了状态,举着油灯又凑了过去。

                                                眼?#26263;?#20154;是躺在一个竖着的棺材里,头皮已经脱落,眼睛凹陷,嘴角腐烂,大概已经死了数十天了。

                                                “义庄?”

                                                视线落在腐蚀的衣着上,脑子里像是谁硬生生的塞进了一大段的记忆。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洛倾瑶,不过不再是法医,而是洛家二房的傻姑娘,从小和太子订了婚,而就在昨天她被冤枉杀了太子小妾柳氏表哥全家十二口,明天就要行刑!

                                                把她关在义庄里,看样?#21448;暗?#27931;倾瑶已经活生生被吓死了!

                                                怎么会这样?

                                                她心里生出一丝无奈来,眉头紧皱往房门口走去,几道房门都打不开,被锁?#30431;?#27515;的。

                                                穿越也就罢了,居然穿到死囚身上,这也太怂了吧!

                                                ?#26263;?#24819;办法活下去。”

                                                身处劣势她相当的冷静,席地而坐,放下油灯在脚边,盯着一只断下的死尸手臂认真思考起来。

                                                逃走是必须的,否则明天她定会人头落地!

                                                但是要怎么逃?

                                                柳氏既然把她关在这里就不会留下活路,她又不会飞檐走壁。

                                                一阵苦思冥想,一点眉目也没?#23567;?/p>

                                                难道要在这等死?

                                                “其?#30340;?#21487;以活下去。”

                                                忽然,清冷飘渺的声音响起,像是从千里万里外飘来的一句话。

                                                ?#20843;?#35841;在这里?”

                                                她霍地站起身四下看去,能见度极低,四周除了棺材就是面目全非的尸体。

                                                “我在你胸口。”

                                                脑子里再次传来话语,洛倾瑶下意识单手放在了胸口,竟然摸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她取了下来,微微的红光明亮了掌心细纹,居然是之前从千年古尸身体里取出的红宝石!

                                                “你别告诉我你是一块石头!”

                                                嘴角抽搐,洛倾瑶忽然联想到聊斋,一个石头修炼了千年万年有了意识之类的说法。

                                                “你往后看。”

                                                背脊骨泛起寒意,仿佛有人对着她的脖子吹了一口冷气。

                                                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扭过了头,身后居然出现了薄雾一般的?#30333;櫻?#20182;飘荡着,如海市蜃楼。

                                                “你……”洛倾瑶一时语塞,喉咙仿若被人生生扼住。一双清灵的双眼紧紧的盯着?#30333;櫻?#20284;见了鬼。

                                                虽然他半透明,但模样依旧清晰。

                                                妖孽邪魅的脸庞,一双?#28982;?#30340;眼眸里星光点点,他就是古墓里她负责解剖的那具保存完好的男尸!

                                                ?#23433;?#29992;害怕,我不会吃了你。”见她大惊小怪的模样,男人睨了一眼略露不屑,往?#30333;?#20102;一步站在了她面前:“而今的我不过是被封印了真身,魂魄寄存在昆仑玉之?#23567;!?/p>

                                                他居高临下,?#20132;?#35821;调解释着。

                                                洛倾瑶?#34892;┓从?#19981;过来,这种太过奇幻的场景有种做梦的错觉。

                                                掐了掐脸颊明显的疼痛感使?#30431;?#26080;从逃避,只能硬着头皮问道:“那你说我可以活下去是不是真的?”

                                                管他哪路魑魅?#26505;耍?#33021;帮自己的就是好鬼!

                                                ?#30333;?#28982;,不过,你?#20040;?#24212;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洛倾瑶紧紧盯着他追问,义庄里的空气憋得难受,就好像鼻子里时时刻刻?#34892;?#34411;蛀咬,让人恨不得马上逃离。

                                                “?#20945;瘴业?#25351;示?#32610;业轎业?#30495;身!”男人说道这里,魂体飘飘忽忽,颜色明显又淡了一些。

                                                “魂体很虚弱,维持不了太久。”他?#25104;嫌行?#35768;痛苦神色,转而继续道:?#25300;一?#21040;玉里温养,你照我说的去做。”

                                                说罢,洛倾瑶还来不及多问,他的身姿猛地汇成了一丝青烟,如轻灵的蛇钻进了她掌心的红色宝石里。

                                                “喂!那我怎么办?”

                                                洛倾瑶摇着玉石根本就看不见他的样子,只有玉中红色流光依旧明亮。

                                                ?#23433;?#35201;?#22330;!?#33041;海里传来的声音疲倦,隐隐带着不?#22836;常骸?#29616;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明天自然会有人放你出去。”

                                                靠!

                                                明天就要被拖出去斩?#36164;?#20247;了,这只鬼到底话真话假?

                                                她皱着眉头狐疑的盯着昆仑玉,?#32842;?#20877;三只能悻悻的将石头再?#19968;?#33046;子上。

                                                不管真假,她现在也逃不出去不是?#24656;?#33021;相信他一次!

                                                此刻是夜,屋子里阴气过重,又?#21448;?#26356;深露重,寒气逼人。

                                                “这些人还真是别出心裁,关我在这种地方。”她搓揉着胳膊嘀咕着,拿着油灯走开了两步。

                                                义庄很大,摆放的尸体恐不下百具。

                                                随意瞟了眼,一具男尸刚死不久,?#25104;?#30340;烂肉坑?#27833;?#27964;还带着黑色的血迹,下巴颏还?#34892;?#40831;印。

                                                “悉悉索索……”

                                                这种声音总是时有时无在耳边,她低下头便见一指长的黑色尾巴迅速消失在了潮湿?#38745;?#22534;里。

                                                “?#40092;?#21507;人……”

                                                胃里一阵难受,一想到这些?#40092;?#22312;这里吃死尸啃内脏不免恶寒,这?#31378;窒?#22312;现代社会是绝?#22278;?#20250;发生的。

                                                “现在知道你为什么?#36824;?#22312;这里了吧?”男人似是嘲笑,“过了今夜你若不醒,明天不死也?#23567;!?/p>

                                                洛倾瑶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只觉?#30431;?#21608;越发凉了。

                                                ?#32610;?#27531;忍!”她解剖尸体无数,原本以为自己是最残忍的人了,这才发现人外有人山外有?#21073;?/p>

                                                “?#34432;然?#27515;。”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顿了顿,语气森冷:“明天,就该是你残忍的时候。”

                                                洛倾瑶一愣,忽而嘴角露出笑来。

                                                是?#21073;?/p>

                                                她?#25925;?#24819;看看,要害死她的人到底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

                                                一夜无眠,穿梭在尸体间如闲庭信?#21073;?#28459;漫长夜,很快过去,迎来了春日的清晨。

                                                一缕阳光破窗而入,打在褐色的棺木上,黑色的血痕绽放着如同一朵荼蘼的花。

                                                “哒哒哒……”门外马蹄声渐近,洛倾瑶精神抖擞,?#27425;?#19997;不动的坐在地上。

                                                过了片刻,似有人开了门锁,随着‘嘎吱’的声响,阳光倾?#25022;?#20837;,刺得人睁不开眼来。

                                                “哟,还没死呢?”女人尖锐的声音嘲讽的话语,逆光而立,只见黑色轮廓不见面容神态。

                                                洛倾瑶用手挡了挡光,听着声音也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不就是柳如烟,当今太子殿下盛宠的小娇娘?

                                                ?#20985;?#20303;,一会儿我说什么你就跟着说什么。”男人苏醒,传达了一个明确念头给她。

                                                洛倾瑶轻轻点了点头,缓缓站起了身轻笑起来:“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你说什么?”柳如烟兀地怔住,记忆中的傻子是一个任人揉捏践踏的人,怎么突然会反唇相讥?

                                                “我说我要见怀筝郡主。”洛倾瑶口齿清晰,一字一顿道。

                                                当然,这是男人的原话。

                                                柳如?#26691;?#26087;惊愕,心道该不会关她在义庄一宿非但没把她吓死反而?#30431;指凑?#24120;了?

                                                “怀筝郡主岂是你想见就见的?”她冷笑一声,瞥了一眼身后护卫道:“把她给?#21307;?#36215;来,是时候送刑场了!”

                                                变正常了又能怎样,?#20945;?#23601;快人头落地,对她而言照样构不成一点威胁!

                                                领了命的护卫说动就动,跨进门口就要抓她。

                                                洛倾瑶不躲不闪,直勾勾的盯着她眼里透着揶揄:“你敢动我一下试试!我让你?#20999;?#35265;不得人的勾当通通公诸于世!齐禹和你的关系我想太子殿下应?#27809;?#34987;蒙在鼓里吧?”

                                                “你胡说什么!”被她大声叱吒,柳如烟难以?#35270;Γ?#27931;倾瑶的气场禁?#30431;?#26377;了几分怯意,更?#24736;?#24700;,指挥着侍卫道:“快把她给我抓起来,快!”

                                                两个侍卫轻而易举的禁锢了她的手臂,蛮力之下,疼痛袭来。

                                                洛倾瑶咬了咬牙忍下疼痛,恶狠狠的往柳如烟看去,大喝道:“我手里可是有你?#25512;?#31161;互通书信,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 ? ? ?
                                                第二章:死里逃生 ? ? ? ? ? ?

                                                齐禹便是柳如烟那惨死的表哥,他一家十二口到?#36164;?#24590;么死的,洛倾瑶也不清楚。

                                                莫名其妙就?#36824;?#19978;杀人犯的罪名要处以极刑,很显然是有人想要迅速的找替罪羊掩埋事实真相!

                                                柳如烟闻言花容失色,瞪大了铜铃眼嘴角直哆?#38534;?/p>

                                                “你……你敢!”

                                                怎么也没想到那种事情居然败露了,?#36828;?#23467;?#20843;?#20415;倾慕齐禹,后来一直保持着书信,情话绵绵。

                                                若洛倾瑶手中有书信证据,那也就是说她始终在装傻?

                                                念到此处,她更是瑟缩,?#20180;?#19979;来:“我答应让你见怀筝郡主,但是书信你必须还我!”

                                                ?#26263;?#35265;到郡主再说。”洛倾瑶冷哼着故作强势,?#20945;?#25163;里也没有书信,装模作样诈唬诈唬她也就得了。

                                                柳如烟被逼无奈,给身侧的女婢使了个眼色:“去请怀筝郡主前来。”

                                                转而又招呼着另一个女婢在侧,附耳言语了几句。

                                                洛倾瑶扫去,正见女婢?#34563;?#24049;走来,她嘴角一弯便看出了她来意,双手摊开道:“别想搜?#19994;?#36523;,东西我已经托付给了旁人,若我有个三长两短,我保证明日太子便能见到书文。”

                                                女婢闻言尴尬红了脸,柳如烟更是龇牙咧嘴恨她恨得牙痒痒。

                                                看柳如?#36538;?#30333;?#25104;?#27931;倾瑶甚是舒?#27169;?#19968;抬脚便坐在了棺材板上,观察起尸体来,死去的男人竟有几?#32622;?#29087;。

                                                “?#21804; ?/p>

                                                这时候,门外的一干人等才注意到满屋子的尸体,恶臭扑鼻。一阵翻江倒海,避之不及,退开?#27515;?#36828;。

                                                人都散了去,洛倾瑶这才在心里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书信的事的?”

                                                藏在衣襟里的昆仑玉光华淡淡,他声线低沉卖了个关子:“这是秘密,你无须知晓。”

                                                “爱说不说!”洛倾瑶也不会刨根?#23454;祝?#25351;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在棺材板上,似演奏着胜利乐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23492;?#21322;个多小?#20445;?#38498;子里又才响起了动静。

                                                “这大清早的?#20918;究?#20027;来所为何事?”

                                                女人傲慢的声音清冷,款款而来,一袭玫红色的长裙薄雾挽纱?#26263;兀?#32932;质白皙红唇杏眼,碎步摇曳,两侧玉步摇随之清脆作响。

                                                洛倾瑶从屋子里往外瞟了眼收回了目光,依旧敲着棺材板。

                                                “皇姐,并非是烟儿有意?#24230;牛?#21482;是那洛倾瑶那个死丫头说什么临死之前一定要见你一面,烟儿念?#20843;?#20063;算名门之后,所以……”

                                                柳如烟?#28783;?#35854;话来脸不红心不跳,一套套的。

                                                怀筝郡主扫了她一眼,?#25104;下?#26159;不悦:“你?#25925;僑手?#20041;尽,对?#40763;?#20043;人这般的好。”

                                                柳如烟只能干笑,心里愤恨拼命咽下,谁叫怀筝是长姐!

                                                “将死之人拖出去砍了便是,见?#31350;?#20027;有什么用。?#34987;?#31581;似说给柳如烟听?#31378;?#26159;在告诉洛倾瑶。

                                                走上台阶站在门口并不进屋,纤纤玉指鼻尖扇了扇,一脸嫌恶:?#30333;?#20154;洛倾瑶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洛倾瑶不疾不徐,缓缓转过身面对着她,跳下棺材?#20219;?#24403;当落地,行了个礼:?#20985;?#36807;郡主。”

                                                怀筝亦是怔忪,侧目看了看身侧的柳如烟。

                                                ?#23433;?#30693;怎的,她今天忽然就不傻了。”柳如烟赶忙凑上前小声说明。

                                                怀筝?#25104;?#19968;变,神色紧绷:“什?#21767;?#19981;傻了,她傻了十六年了!”

                                                柳如?#26691;?#24819;问,可是谁能知道她什么时候不傻的!

                                                “郡主,可否借一步说话。”洛倾瑶笑着问道,瞥了眼柳如烟。

                                                “你要说什么??#34987;?#31581;瞅着眼前这个脏兮兮邋里邋遢的女人,面对她举止端庄?#25925;?#19981;太?#35270;Α?/p>

                                                “我只想和郡主谈一谈齐禹之事。”她依旧是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浅浅笑意,让人看不清?#20999;?#23481;后隐藏着什么。

                                                提到齐禹,怀筝面色一凝。

                                                头一次在这个傻子面前,感觉到一种威压。

                                                “众人回避。”

                                                她摆了摆手,面色沉重,若是往常她绝不会顺一个傻子的意,但如今洛倾瑶已经不傻了,况?#19968;?#25552;到了齐禹。

                                                “郡主还真爽快。”洛倾瑶踩着步子近前,打量着眼?#26263;?#24576;筝,又听着脑海里男人讲述的事,不?#34503;?#21863;称奇:“只是我就不明白了,您这么爽快为什么要找?#19994;?#26367;罪羊?”

                                                这一瞬,四下寂静。

                                                怀筝凝视着她,瞳?#25163;?#28982;放大了好几倍。

                                                “你怎么知道的??#32503;?#20037;,她才开了口,杏眼中已酝酿着杀意。

                                                洛倾瑶抬起手拍在她肩膀,似安慰一般:“郡主你也不必太过紧张,我知道的还有很多,比如说,你的病!”

                                                怀筝的?#25104;?#30001;青转紫,洛倾瑶扫了她下体一眼愈发自信:“我想齐禹作为郡主的面首染了病传染给郡主你的吧?”

                                                齐禹是怀筝郡主面首的事是鬼魂告诉她的,?#21155;諶静。?#26159;她看出来的。

                                                就在进屋子时候怀筝一个随意抬手动作她便注意?#21073;?#22905;手腕上有脓疱,而刚?#25490;?#22905;肩膀的时候也发现她耳后有毛细血管损伤的情况。

                                                最重要的是她方才观察的那具尸体正是死去的齐禹,下体溃烂一片,这才联想到了怀筝也染了花柳病!

                                                怀筝一阵恐慌,下意识的后退了半?#21073;?#20877;看洛倾瑶如同在看魔鬼。

                                                聪明成这样的洛倾瑶是她始料未?#26263;模?#21693;了一口唾沫,她稳了稳情绪,语气生硬:“你想要什么?”

                                                “活下去。”见怀筝如此,洛倾瑶索性提出条件来:“我可以帮你治好顽疾,你放我走,不治罪,怎么样?”

                                                怀筝紧攥了拳头,恨不得一拳捣在她?#25104;稀?/p>

                                                若非齐禹吵嚷着要面圣,她也不会狠下杀光他全家,本以为能让真相永不见天日,不料被个傻子?#34915;?#20986;了伤疤!

                                                可是,她别无他法,她的病不能示人,请的良医也无从根治。

                                                “这可是你说的,若治不好,我立马要你人头落地!”

                                                说罢,她拂袖离去,到了门口便吩咐柳如烟道:“带洛倾瑶去郡主府!”

                                                柳如烟一阵错愕,赶忙到了门口,在洛倾瑶面前伸出手:“郡主你也见到了,书信呢?”

                                                “什么书信?根本没有那种东西。”洛倾瑶给了她一记白眼,大步跨出了门口。只留下了愣在原地的柳如烟,一脸错愕。

                                                正?#33633;?#20809;,郡主府一片?#27492;?#20043;?#21834;?/p>

                                                侍婢带着她穿梭在院中,四处?#26032;蹋?#20551;山长了苔藓有翠鸟立于石间,海棠花压在头顶,树下过往,或多或少会带走些花瓣。

                                                走过红木回廊,进了排排厢房,青?#36538;?#30340;帷幔,?#24656;?#26159;悠悠的花香。

                                                怀筝坐在美人靠上,掂起一颗石榴籽送进嘴里,摆了摆手遣散了?#33179;?/p>

                                                ?#35010;?#27915;的姿态不像是染了病痛的人,大概有用药?#31181;?#30528;病情。

                                                “知道齐禹为何死吗?”她微微挑了眉眼,又挑了一颗饱满的果实塞进了嘴里,见洛倾瑶摇头,她便自顾自道:“明明是他传?#23621;?#25105;,却又怕死的要命,扬言要到御前要御医。”

                                                说来,众多面首中,她?#25925;?#26368;中意齐禹的,?#19978;?#20102;。

                                                “好了,进屋吧。”她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30431;?#32482;擦了擦手便往里屋走去,洛倾瑶赶忙跟了上去。

                                                怀筝的病情并没有想象中?#29616;兀?#21482;是羞于开口又遇愚钝郎中,才会让病情一拖再拖!

                                                “忍着点疼。”她拿起匕首划向了发黄的脓疮,刚一碰?#21073;?#24576;筝便疼的叫出了声。

                                                这种东西长在私处又痒又痛,很是折磨人。

                                                她先是清理了伤口,再用酒精消毒,用纱布简单包扎后,算是做了简单外伤处理。

                                                站起身,查看了她手腕上的红疹,转身走到桌前铺开一张宣纸来,写下了药?#27169;?#31359;心莲二?#21073;?#40481;血藤六钱,功劳木二两……

                                                看她写得认真,躺在床上的怀筝面色憔悴,暗暗咂舌,她本以为洛倾瑶不过打肿脸充胖子,没想到还真有两把刷子!

                                                “这些药材熬成?#28291;咳?#39277;后服用,一日三次,将养半月就会好的。”她将纸条拿起给她看了看又放下迫不及待问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怀筝看她,眼里有一丝犹豫,洛倾瑶又赶忙补充道:“我想,堂堂郡主应该不会出尔反尔吧?”

                                                此言一出,怀筝泛白的唇角浮出了笑:?#38712;?#20250;,你从大门出去,保证无人敢阻?#26448;?#21435;路。”

                                                洛倾瑶将信将疑,用清水洗了手,推开门出了去。

                                                ?#33179;?#20365;从侯在房门口都看她,到是真没有一个人上?#30333;?#25318;的。

                                                ?#20843;?#31455;这般轻易放你走。”

                                                方出了郡主府走在大道,脑海里立马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

                                                “我也觉得奇怪。”洛倾瑶轻轻蹙了眉头,心里也很不踏实。

                                                一个能把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男人杀掉的女人,?#19978;?#32780;知是多么的冷血,而她却大发慈悲放过她!

                                                ?#20843;?#20102;,走一步算一步吧!?#20945;?#27515;里逃生了!”想不出头绪来,对怀筝也不大了解,洛倾瑶也就不去想那恼人之事了。

                                                深吸了一口气,花香扑鼻来,与那义庄的烂肉味儿实在是天壤之别。

                                                “对了,你说让我帮你找真身!”她兀地顿住了步子,一?#21738;?#38376;恍然大悟道。

                                                ? ? ? ?
                                                ? ? ? ? ? ?第三章:验尸救丫鬟 ? ? ? ? ? ?

                                                取下脖子上的昆仑玉来,她仔细的看了看,底部有?#26691;?#32422;的三个字?#25022;冷文啊?/p>

                                                “你需要?#19994;?#19968;个地?#21073;?#24189;神?#21462;!?/p>

                                                幽神谷?

                                                洛倾瑶反复念了好几遍,记忆中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我?#28982;?#21435;,问?#26102;?#20154;。”

                                                说着,她又再次将昆仑玉?#19968;?#20102;脖子上,回?#19994;?#36335;她记得,浑身脏乱不堪,走在路上十分惹眼。

                                                谁又知道,她其实是洛?#19994;奈?#23567;姐。

                                                洛家在这皇城之中也是名声赫赫,老太爷洛鼎懿年轻时候可是寒月国开国元勋,同先帝并肩打下这江山。

                                                老太爷不受名利,谢绝了先帝封侯,得了城西百亩地契建了洛家三?#28023;?#23433;享余生。

                                                洛家有三位老爷,老大洛?#38656;ぃ?#32769;二洛青冥,老三洛逸凛。

                                                她洛倾瑶便是二老爷洛青冥之女,但是洛二爷早年命送断崖,连带着夫人莫氏,留下了洛倾瑶孤苦伶仃一人。

                                                远远的,便见一排排刚新绿的柳树后的宏大建筑,三个别院比邻而居,依左往右分别是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的府邸。

                                                她埋下头,踢着一个小石子继续往?#30333;擼?#24573;闻一阵急促脚步声,刚一抬头便见一人撞了过来,震得五脏六腑都疼。

                                                “哎?#21073; ?#22905;倒退了几步稳住了脚,?#24598;?#30340;丫头却一个?#24590;?#36300;倒在了地上。

                                                ?#25353;?#23077;?”她一眼认出她来,不就是她的贴身丫鬟?

                                                小丫头穿着翠绿的衣裙,梳着双髻撇着两朵淡粉色小花,稚嫩的脸庞?#29421;?#26465;明显的血痕。

                                                “小姐!”翠娥见她又惊?#31378;玻?#25191;起袖子抹了眼泪站起身来握住了她的手:“小姐你回来了,奴婢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说着,眼里又噙?#29421;死帷?/p>

                                                ?#25353;?#23077;,你这是怎么了?”洛倾瑶抚?#29421;?#22905;的脸颊,血染红了她的指尖,她的伤?#32622;?#26159;新的。

                                                翠娥忽然想到了什么,赶忙扭过头去看,小手紧攥着她的袖摆。

                                                “小姐,你一定要?#26579;扰?#23138;。”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接着在她面前跪了下去。

                                                洛倾瑶赶忙拽她起身,一脸?#24742;#骸按?#23077;,你这是怎么了,有话好?#30431;担 ?/p>

                                                翠娥?#20313;?#30340;哭着:“小姐,六小姐要砍了奴婢的手还要送奴婢去见官,奴婢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你起来,好?#30431;担?#21040;?#36861;?#29983;了什么事!”

                                                洛倾瑶温怒,强硬的把她拖起来,话还没说清楚就痛哭流涕,只叫人着急上火!

                                                “奴婢的弟弟染了重病又无钱医治,奴婢听六小姐的奶娘于妈妈有个做郎中的儿子便想着去请,做了莲子羹去看奶娘,谁知道于妈妈喝了奴婢炖的莲子羹后便倒地不起了!”

                                                说完,翠娥已泣不成声。

                                                她不过十三岁而已,怎会谋害于妈妈!

                                                洛倾瑶是看着她长大的,心地善?#21152;置?#24515;眼,她相信翠娥是清白的。

                                                “别担?#27169;?#36523;正不怕?#30333;有薄!?/p>

                                                话音方落,一行人匆匆赶来,气势汹汹的家丁,领头的便是六小姐洛凌音。

                                                “好个主?#26925;?#36898;的感人场景!”她鼻腔里哼气,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洛倾瑶你回来的正好,你奴才谋害了我家奶娘,把人交出来!”

                                                “你凭什么说是翠娥害死的?”洛倾瑶一把拽过翠娥自己?#33485;?#36319;前,毫不示弱。

                                                ?#26263;?#28982;是因为于妈妈喝了她的莲子羹才会一命呜呼的!”洛凌音双手叉腰道,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瞠目结舌的看着洛倾瑶诧异道:“你居然不傻了?”

                                                翠娥这也才?#20174;?#36807;来,眨巴眨巴了眼,满是惊愕。

                                                自从十三年前洛二老爷和二夫人出了事,洛倾瑶便成了个痴傻之人。

                                                平素里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此?#26412;?#33021;对答如流,思路清晰!

                                                “你管我。”洛倾瑶没空搭理她那么多,心里一肚子火气:“就算于妈妈喝了莲子羹倒下,那谁能说一定是莲子羹有毒?”

                                                翠娥的手紧紧攥着她的衣袖分外的紧张,胆小的相依在她身后。

                                                一语中的,洛凌音一时语塞。

                                                “?#20945;?#23601;是她毒死的!”拿不出旁的证据,她便开始?#28783;?#36215;来,指使着下人道:“给我把这丫头带回去,明天送官府!”

                                                “我看你们谁敢!”洛倾瑶大声喝斥,然而她在洛?#19994;?#22320;位根本是微不足道,就是粗使的下人也?#35805;?#22905;放在眼里。

                                                径直走到她的身后拉扯着翠娥就走。

                                                “小姐,小姐?#26579;?#25105;,小姐!”

                                                翠娥声嘶力竭的喊着,挣扎着,然而都是徒劳。

                                                “哼,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洛凌音‘呸’了一声,手上拿着皮鞭,摇摇?#20301;?#30340;往回走。

                                                洛倾瑶狠狠的咬紧牙关,翠娥的?#34259;?#22768;还在耳畔回荡,心里一阵阵火气像是泼了汽油越发的高涨,快要把她焚烧成?#25671;?/p>

                                                “世道就是如此,你不?#30475;?#21482;会被人踩在脚下。”

                                                ?#20919;文八?#31505;?#20999;?#30340;声音,像一支镇定剂扎在她静脉血管上。

                                                是啊!

                                                备受白眼,毫无威慑力?#30475;?#26159;因为没能力。

                                                “你以为我就收?#23433;?#20102;那个小丫头?”她舔了舔唇角,笑出了声:?#26263;?#30528;瞧吧!”

                                                说着,她迈开大步跟了上去,既然回来了就该让人知道洛倾瑶不是好欺负的主。

                                                三老爷的院子素来是最富丽?#27809;?#30340;,雕梁画栋,大理寺光滑的地板,汉白玉石台阶,还有那宝石镶嵌的吊顶,三进三出的院子就像是?#20351;?#20013;的一角。

                                                绿绒中,长亭外,翠娥跪在路道上,一鞭子落下,在她肩?#25569;?#24320;了花。

                                                ?#20985;?#36420;子,让你害人,我让你害人!”洛凌音痛骂着,又是一鞭子毫不留情挥下,翠娥的背部早已皮开肉绽。

                                                ?#20658;?#23567;姐,翠娥没有,真没?#23567;?/p>

                                                翠娥努力的辩解着,啜泣着,却没人愿意听,府中的丫鬟奴才围成圈看她受罚嘴上带笑?#39592;?#31363;私语。

                                                ?#25353;?#23077;这次死定了,她那个傻小姐?#30452;?#25252;不了她!”

                                                ?#23433;?#26159;说她家傻小姐杀了人,也快死了?”

                                                众人议论?#36861;祝?#27931;倾瑶站在回廊口再也看不下去,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25300;一?#27809;死呢!你们是多想我死啊!”

                                                她冷眼扫过一众奴才,转而看向了洛凌音:“于妈妈的尸体在?#27169;俊?/p>

                                                “你还有胆来!”洛凌音收了长鞭,责罚翠娥正在兴头上,被打断很是不?#22836;常骸霸?#20846;兮的,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要滚也可以,我们先来打个?#27169;?#26377;没有胆量?”她泰若自然的笑问。

                                                “赌什么?”

                                                洛凌音果然?#29421;斯常?#27931;倾瑶食指隔空点了点翠娥道:“如果我能证明于妈妈不是翠娥毒死的,你就放了翠娥!”

                                                “呵,你能有什么办法?”洛凌音不屑至极,看来洛倾瑶?#25925;?#20010;傻子,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验尸!

                                                洛倾瑶唯有用这办法来查于妈妈的死因。

                                                于妈妈的?#24656;?#27491;放着一副棺?#27169;?#36825;是三夫人夏氏为其订做的上好棺木,等着过了三日便是要下葬的。

                                                “任何人不得入内。”洛倾瑶进了屋子便将门关了起来。

                                                这是古代,大庭广众下亵渎尸体,怕是会被人哄出去的。

                                                “半个时?#21073;?#25105;就等你半个时?#21073;?#20320;若找不到证据,看我怎么收拾你!”洛凌音站在门外落下狠话。

                                                她偏要看看大?#22278;?#24813;的洛倾瑶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一个小?#20445;?#23436;全用不了。

                                                给郡主动小手术的匕首被她顺了出来随身携带,此时拔出,在蜡烛的火苗上来回过了过。

                                                躺在棺木里的人闭着眼,眉宇间紧蹙着,嘴唇发紫,耳朵下有黑色血迹,就算死也死得痛苦。

                                                确实中毒身亡没错,她提起匕首来,拨开了她衣裳在胸口下方位置划开了口子。

                                                她刚死不久,胃液里应?#27809;?#26377;毒药的残余,或许能查到蛛丝马迹。

                                                胃已经被腐蚀了一个洞,而胃液居然也是黑的,可见毒性很强,只要服下大概没有生还希望。

                                                “好霸道的?#23613;!绷?#22905;都忍不住恶寒,堪比硫酸氰化钾啊!

                                                不敢用手直接?#24904;荊?#21482;能?#31192;?#39318;拨开胃囊,莲子羹还没消化,各种食物参杂一阵臭味扑鼻而来。

                                                “这是什么?”

                                                眼尖的她很快看到了一颗残缺的药丸,已经有一半被胃酸腐蚀,另一半挨着一颗莲子。

                                                轻轻的,?#31192;?#39318;挑起来拿出丝绢包住。

                                                半圆的药丸?#34892;?#30524;熟,她?#32622;?#26159;见过的。

                                                ?#20843;?#35753;你放人进去的!太不懂事了!”门外,有喝斥声响起来,紧接着便有人破门而入。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三夫人夏氏。

                                                “倾瑶,你在这做什么?”

                                                洛倾瑶背对着她,她看不清她的样子,目光越过她肩头看向棺材里袒露腹部的尸体面色铁青。

                                                ?#21543;?#23158;来得正好,倾瑶有一事不明想向婶婶打听打听。”她机械似的转过身,面色无波,摊开手中丝绢在她眼前,邪邪上扬了嘴角:“请问婶婶,为什么于妈妈的肚子里会有一颗噬心丹?”

                                                她确实见过!就在这三老爷的府邸里!

                                                众所周知三夫人夏氏出生医药世家,而自身又是炼丹高手,尤其擅长制毒,这噬心丹是夏家不外传剧毒之物!

                                                “娘亲!”

                                                夏氏面色发黑,闻言的洛凌音惊慌失色,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氏似想得到一个答?#28014;?/p> ? ? ? ?

                                                ? ? ? ? ? ?第四章:两面树敌 ? ? ? ? ? ?

                                                “你退下。”夏氏毕竟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这时完全稳住了气场,推开洛凌音转身合?#29421;?#25151;门。

                                                光线兀地暗淡了许多,蜡烛的火焰忽明忽暗,伴着香火缭?#30130;?#26377;种诡异气息。

                                                “倾瑶,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如何?”她目光里是锐利的光,紧盯着洛倾瑶浑身散发着阵阵萧?#34180;?/p>

                                                洛倾瑶为什么正常了她不想知道,为什么懂得验尸她也不想知道,她只明白,这事要传了出去三老爷追根究底会把事情越闹越大!

                                                ?#20843;?#20197;,婶婶承认于妈妈是死于您之手咯?”洛倾瑶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握着药丸的手背在了身后:“想要封住?#19994;?#21475;总得付出一些东西吧?”

                                                “你想要什么?”此刻的夏氏已经被逼到绝路,只能任人宰割。

                                                洛倾瑶沉吟少顷,细想了片刻,冲她一笑:“十万两银子好了,我不贪心的!”

                                                十万?#21073;?/p>

                                                还不贪?#27169;?/p>

                                                夏氏气得吐血,更是面若寒霜。

                                                “这个东西。”洛倾瑶见她有犹豫之色,拿着药丸在她面前晃了晃又收了起来:“只要有了十万两银子,这东西我绝对立马丢掉,于妈妈的死因我也可以当作不知。”

                                                ?#20945;?#20110;妈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从小没少欺负自?#28023;?#24694;人死了也就死了,但翠娥不能白白挨了打!

                                                “于妈妈只是府中的下人,奴才一个,死不足惜,根本不值十万两。”夏氏咬牙冷哼一声。

                                                “于妈妈当然不值十万?#21073;?#21487;是夫人的命却远远不?#25925;?#19975;?#21073;?#25105;国不?#24066;?#31169;下用毒,这事如果捅出去,夫人怕是余生?#23478;?#22312;监牢中度过了。”

                                                “好!”夏氏纵使脸?#35033;?#40657;却不得不答应,迅速的从荷包里掏出一张银票来递给她:“这是钱庄的银?#20445;?#20320;拿着去可换出十万两来。”

                                                洛倾瑶接过,只见银票上果然印着四个?#36538;?#22823;字‘天宝钱庄’。

                                                整个寒月国的银票几乎都在天宝钱庄通行。

                                                “药。”

                                                夏氏迫不及待的想要证据,摊开手在她面前。

                                                ?#26263;?#25105;拿到了钱再给你。”洛倾瑶不傻,这时候交了出去,她多半出不了房门合着给于妈妈陪?#24148;?/p>

                                                “你!”夏氏气得七窍?#25226;蹋?#27931;倾瑶已经走到了门口拉开了房门。

                                                所有人都向她看来,府中女婢奴才也好奇的伸长了脖子。

                                                ?#25353;?#23077;,咱们走。”她大摇大摆的扶着翠娥离去,洛凌音想要阻拦,见夏氏不发话,也只能任由她走。

                                                赚了十万两银票还帮翠娥洗去了冤屈纵然是好的,可一看到翠娥身体上伤痕累累心里就揪得疼。

                                                “小姐,您到底做了什么?”翠娥一脸迷惘,对于她而言,如今的洛倾瑶已经太过陌生。

                                                洛倾瑶叹了一口气,所问非所答:?#25353;?#23077;,你能自己回府去吗?#35838;一?#26377;事,回去之后,记得找个郎中看看伤口。”

                                                “小姐,你去?#27169;俊?/p>

                                                翠娥疑惑不解,这都到了家门口了。

                                                她远?#36466;?#24320;,背对着她挥手,怀里揣着钱庄?#19968;灰?#31080;极度不安,她怕是去晚了夜长梦多!

                                                钱,永远是生活的基础!

                                                记忆中的天宝钱庄在城西的皇庙下,她走走停停,半个小时也就到了。

                                                十万两的银票厚厚一?#24120;?#30452;到踹进了兜里,她整颗心才?#20219;?#30340;落下。

                                                ?#23433;?#36855;!”

                                                似乎能感觉到她的心态,?#20919;文?#22066;讽的话毫不掩饰的传达到脑子里。

                                                ?#23433;?#36855;怎么了,没把你拿去卖了算我?#25163;?#20041;尽了!”她自言自语道,顺手摘了一枝柳握在手里摇摇?#20301;危?#22068;里哼着小曲心情甚好。

                                                昆仑玉,应该值不少钱!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两人一唱一和居然贫起嘴来。

                                                “嘘,不要说话!”

                                                突然,?#20919;文熬?#24789;起来,他这么一喝,洛倾瑶也跟着紧张,僵直了身子如绷紧的?#25671;?/p>

                                                ?#24052;?#20154;少的地方走,有人跟踪你,不止一个。”

                                                明明是直通心底的声音,他?#25925;?#21387;得很低。

                                                洛倾瑶回头去看,?#21269;?#30340;柳树行人三三两?#21073;?#19981;见跟踪之人,心里却隐隐发毛。

                                                快步往?#30333;擼?#22905;记得前面有个小巷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是个只见了一面的魂体,可她已经对他深信不疑。

                                                很快进了小巷子,四下无人,她靠着墙壁问道:?#38712;?#20040;样, 他们有没有跟上来。”

                                                话音方落,一阵劲风拂过,一把长剑破风而来,便见一袭黑色身影执着利剑刺到跟前。

                                                “啊!”

                                                她吓得惊呼了一声,一个闪身险之?#31378;?#30340;避过了致命一击。

                                                这时候,巷弄口已经被五个人堵住,他们就像是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出现要夺人性命!

                                                “你们到?#36164;?#35841;!”

                                                黑衣人步步紧?#30130;?#22905;步步后退,一双眼眨也不敢眨一下。

                                                命途多舛,遇到的人都想?#30431;?#20110;死地,现在派杀手来杀她的,大概除了怀筝郡主就是夏?#29421;耍?/p>

                                                黑衣人不说话, 到是?#20919;文?#25552;醒道:“是郡主府的人,腰侧配有侍卫腰牌。”

                                                怀筝郡主!

                                                就知道那个女人蛇蝎心肠绝?#22278;?#20250;轻易的放过她!

                                                “现在怎么办?”

                                                她着急的在心里发问,往后继续退,却已经抵到了壁?#21073;?#36825;一个巷子是一个死胡同!

                                                “别怕,有我。”

                                                他轻?#36828;?#23383;,洛倾瑶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轻的像是羽毛,就要飘飘然的飞上天。

                                                “受死!”

                                                黑衣人條然发动攻击,举着长剑向她刺了过来。

                                                洛倾瑶瞪大了眼,瞳孔放大了好几倍,身体却不听自己使?#21073;?#30524;睁睁盯着剑刃近在咫尺!

                                                ?#38712;?#20102;,要挂了!”

                                                她暗想着,就在此?#20445;?#33050;抬起来,掩耳不及玄雷之势的速度直接踹?#29421;?#40657;衣人的胸口。

                                                “砰!”

                                                力道之大,居然硬生生的将一个壮硕的男人踹?#31859;?#20102;墙。

                                                “是不是你??#20919;文埃 ?/p>

                                                她错愕之余,又是一拳捣在了黑衣人的?#25104;希?#25331;头的骨节传来强?#19994;?#21050;痛感。

                                                黑衣人接二连三的倒下,剩下的两人面面相觑,看出她不好对付,又是青天白日,便?#31378;?#22833;在了巷弄口。

                                                地上的尘土留下凌?#19994;?#33050;?#21073;?#35777;明着刚才确是发生过惊心动魄的一?#24359;?/p>

                                                一切发生的太快,但她已经虚脱,顺着墙壁瘫软的蹲坐下来。

                                                “呼……”深吸了两口气,握了握拳头,身体已经?#25351;?#20102;常态。

                                                “你到底做了什么?”

                                                想起方才的感觉她仍旧心有余悸,身体不是自己的感觉实在太过恐怖。

                                                “我累了。”

                                                阳光下,一个?#30333;?#31449;在她身侧,能?#33145;?#20182;的身体看清楚巷弄墙壁上的裂纹。

                                                “喂,你没事吧?”洛倾瑶注意到他痛苦?#23421;?#32039;了眉宇,一张好看的脸阴沉得厉害。

                                                他摇了摇头,身体愈发透明,渐渐薄如纱,像是水蒸气在阳光下蒸发。

                                                最终,化作一缕青烟钻进?#27515;?#20177;玉里。

                                                ?#23736;冷文埃?#21890;!”

                                                可是无论她怎?#21767;?#20063;没有声音传出,拿起玉石贴在耳边听了一会儿,?#25925;?#27627;无动静。

                                                难道是刚才他控制自己打跑了黑衣人消耗过度?

                                                洛倾瑶也只能这么猜测,看了眼天色,晌午已过,烈日向西,时候已不早。

                                                出了巷弄环顾四下,不见黑衣人,她脚下飞快赶忙往洛家赶回去。

                                                没有?#20919;文霸?#36935;刺的话,她必死无疑!

                                                相比三老爷府邸的?#27748;鎏没剩?#22905;家看起来实在像极了平民窟,大门的扣环脱落,阶梯碎开好几块。

                                                进了院子,可见柱梁上的红漆掉的掉脱得脱,斑驳不?#21834;?/p>

                                                “让我死!让我死了好!”

                                                刚穿过院子,祠堂的方向便传来了?#32531;?#22768;。

                                                家里下人也就三个,管家福叔,还有童嫂,翠娥,此刻全都在祠堂里。

                                                一条三尺白绫从祠堂的横梁上垂下来,只见福叔站在白绫下的凳子上,抓着白绫不放,年迈的他老泪纵?#24148;骸?#20320;们放开我,让我死,让我去见老爷,没脸再活下去了!”

                                                “发生什么事了?”

                                                洛倾瑶疑惑的跨进房门口,童嫂和翠娥这才松开了抱着福叔脚的手。

                                                “小姐!”

                                                翠娥身上还带着伤,爱哭的她眼中总是?#36867;?#26406;?#21097;?#19968;撇嘴就哭出声:?#26696;?#21460;非要寻死觅活,小姐你劝?#20843;?#21834;!”

                                                福叔看着她进屋也愣住了,他听翠娥说过洛倾瑶的事,但看到正常的洛倾瑶?#25925;?#21507;惊。

                                                ?#26696;?#21460;,发生了什么事,你先冷静下来。”她亲自走上前,扶着福叔的手带着他下地。

                                                祠堂中,牌位层层,都是洛?#19994;?#21015;祖列宗。

                                                福叔往后看了一眼,抬起手擦拭着细纹里的泪痕,一拍大腿坐在了凳子上,长叹了一声。

                                                “小姐,老奴?#22278;?#20303;洛家。”

                                                洛倾瑶不着?#20445;?#36731;轻拍着他的背缓解他激动情绪,待他继续开口。

                                                连连好几声哀叹,福叔又才继续道:“老爷去的早,这家里的生计能靠的只有东?#31181;唬?#36825;些年,年年?#39753;鵂业?#37117;用光了。”

                                                说来他又用袖摆抹了眼?#24148;骸?#32769;奴本想着用房契抵押在钱庄换些钱来重整家业,谁知那?#36361;?#22806;居然卷着钱跑路了!”

                                                “唉!”他一拍大腿,肠子都悔青。

                                                这不跟诈骗似的?

                                                “一共欠了多少?”洛倾瑶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刺激了福叔。

                                                福叔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这时候却一?#22278;?#21457;了。

                                                “小姐,七十万两银子。”翠娥声若蚊蝇,洛倾瑶脑袋里则是‘轰隆’一声炸开。

                                                七十万?#21073;?/p>

                                                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刚从夏氏那里得了十万两完全不够补这个窟窿。

                                                ?#25170;?#24196;放?#20843;担?#35201;是再过半月还不上钱就要收回这宅邸了。?#22791;?#21460;抬眼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了最中央的牌位上。

                                                那是洛青冥的灵牌。

                                                ? ? ? ?
                                                ? ? ? ? ? ?第五章?#21621;?#19979;巨款 ? ? ? ? ? ?

                                                当初那?#36361;?#22806;拿了钱连个字据也没留下,现在报官都没证据。

                                                除了觉得福叔一时糊涂外,洛倾瑶也是愁煞了眉头。

                                                ?#26696;?#21460;,你别担心了,这事我来想办法。”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三人说道,毕竟她是一家之主,她不解决谁来解决。

                                                “小姐,七十万两银子啊!”翠娥无奈道。

                                                就算以前也没个七十万两这么多,何况现在已经是家徒四壁落魄至此。

                                                “这是十万?#21073;?#31461;嫂拿着这银子先去钱庄顶上几天,其余的我想办法半月补上。”她拿出一沓银票来塞到童嫂手里。

                                                “这么多!”众人错愕不已,嘴长大的能放下一颗鸡?#21834;?/p>

                                                洛倾瑶也不打算解释,催促童嫂道:“别问那么多了,快去快回。”

                                                银票还没捂热乎又送了回去,早知道她便不去跑那么一遭了!

                                                ?#26696;?#21460;,你不用担?#27169;?#19968;切有我。”安慰了福叔又看了眼翠娥,领着她便走:“?#24867;?#20260;成这样,不好好养伤会留下疤痕的知不知道!”

                                                翠娥只是皮外伤,但血已经凝固在表面,又是春日,怕是会感?#23613;?/p>

                                                “小姐,我可以自己来的。”

                                                脱下衣?#38597;?#22312;床上的翠娥很是难为情,被洛倾瑶照顾?#25925;?#22836;一次。

                                                “好好的别动。”洛倾瑶命令着,擦拭着她?#25104;?#30340;伤口,血水染红了布子,清理之后愈发的见伤口触目惊心。

                                                洛凌音还真是心狠手?#20445;?#23545;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能下这么重的手!

                                                ?#25353;?#23077;,你恨六小姐吗?”

                                                指尖抚摸过伤口,她心里都疼。

                                                翠娥摇了摇头:?#23433;缓蕖!?/p>

                                                她不过是个小小的丫头而已,入了洛家为婢,任人欺凌也无话可说。

                                                ?#25353;?#23077;,你记住,从今以后,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欺负到你头上,记住没有!”

                                                “小姐……”

                                                这般强势的话出口,翠娥微微怔忪,眼泪便模糊了双眼。

                                                “好了,别哭,以后不能轻易掉眼?#24119;!?/p>

                                                “嗯。”

                                                翠娥重重颔首,吸了吸鼻子,心里暖洋洋的,就算是洛倾瑶用烈酒洗过她的伤口都不觉得疼。

                                                小姐不傻了,真好!

                                                ?#24742;院?#31946;的,脑袋晕乎乎,她便趴在床上睡了过去。

                                                洛倾瑶探了探她额头,是感染发?#30504;?#20241;息休息会痊愈,为她掖好了被子。

                                                房间里,一桌一椅是黑漆漆的木头,年成太久,以?#21155;?#35010;纹遍?#32908;?/p>

                                                她随意的看了两眼,鼻尖微微泛?#24119;?/p>

                                                同样是洛家人,和三叔家比起来是云泥之别!

                                                坐在圆桌前,看着门外的柳?#27934;?#19979;,眉头依旧紧蹙不展。

                                                “你说剩下的六十万两银子应该去哪凑?”

                                                回答她的只有翠娥均匀的呼吸声,取下昆仑玉在手,红光微弱了很多,只有一丝血迹一般流转。

                                                “你不会有事吧?”

                                                她对着玉石发问,摇晃了摇晃,依旧没动静。

                                                看来他是真的受损了,心里稍?#26434;行?#25285;心。

                                                或许是因为连?#25484;?#21171;,不知不觉,竟然托着下巴睡了过去。

                                                一阵凉风拂来,早春天气凉意入骨。

                                                洛倾瑶猛地转醒来,大门敞开,门外已经是一片漆黑。

                                                而她左侧的位置端端的坐着一人,不,应?#30431;?#26159;一个?#30333;櫻?#20559;着头,正看她。

                                                “你什么时候活过来的?”

                                                冷不丁的,她被吓?#21073;?#36523;子颤了颤。

                                                “一直在,只是出去了。”他淡淡的说着,垂下眼,好看的睫毛竟然可以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阴?#21834;?/p>

                                                “你居然可以出去为什么不自己去找真身?”洛倾瑶狐疑看他。

                                                她其实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依?#20132;?#20307;的昆仑玉会在自己身上,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猿粪’?

                                                ?#30333;?#19981;远,最多在玉石十里?#27573;В?#21542;则会死。”他语气很平静,手上玩转着茶盏,指尖能轻易的穿过。

                                                这种事,她也只在聊斋里看过。

                                                半信半疑,打了个哈?#32602;?#22905;往椅子上靠,懒懒散散:?#30333;?#36817;事情太多,等到有机会,?#19968;?#24110;你找幽神谷的。”

                                                他没有答话,嘴角紧抿。

                                                那双眼里总是藏着什么,阴沉,黑暗。

                                                “小姐……”

                                                翠娥在?#26597;?#19978;转醒,?#20919;文?#31435;马成了一缕青烟回到了玉石?#23567;?/p>

                                                “你醒了。”洛倾瑶赶忙迎了上去,坐在床沿扶起了她:?#38712;?#20040;样,好些了吗?”

                                                “好多了,?#24653;?#23567;姐。”翠娥笑起来。

                                                见她无碍了,洛倾瑶也舒心了不少,念及?#20919;文埃?#39034;带问到翠娥:?#25353;?#23077;,你有听过幽神谷这个地方吗?”

                                                翠娥一愣,细细想了想,摆了摆?#20303;?/p>

                                                “那?#20919;文?#36825;个人呢?”她不死心又追问,翠娥依旧是不知。

                                                这样她愈发的苦恼了,地名不知道是在?#27169;?#20154;也不明身份,这要怎么为他?#19994;?#30495;身?

                                                “小姐,要不要找太老爷去?”

                                                “太老爷?”

                                                她想起那位?#35748;?#30340;白胡子爷爷来,年事已高鲐背之年,如今是和伯父住在一起,素来很是疼爱自己。

                                                “明日去看看。”

                                                也只能这样了,爷爷多年不掌家了,手里定是没几个存余,事已至?#22235;?#20511;一点是一点。

                                                次日一大早她便转醒来,阴郁蒙蒙,整个天空像混?#29421;四?#27713;一般密不通透。

                                                她沐浴穿衣,着了淡淡妆容,清新雅致,不算倾国倾城,?#20945;?#26174;着清?#25172;?#20848;气质。

                                                连翠娥见她都忍不住称赞:“小姐真漂亮。”

                                                之前也不是不漂亮,只是整日往?#25104;?#31946;泥巴,吃饭能撒一裙摆的?#28291;?#20667;痴痴的笑,谁能注意到她的容颜。

                                                她轻然一笑,更是动人。

                                                悠悠出了府门,细雨下撑着一把梅花桐油伞,如大家闺秀初出闺房。

                                                去大伯府上只要几十?#21073;?#22905;的脚步顿在了府门外的台阶下。

                                                “死了?那还不去报官?”

                                                “死得这么恐怖,官府也不管吧?”

                                                十几个人冒着细雨就站在一棵杨柳树下议论?#36861;?#36215;来。

                                                洛倾瑶疑惑着走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具长满了脓疱的尸体,?#25104;嫌?#22914;天花,额头有被虫蚁叮咬过的痕迹,大睁着双眼,指尖陷进了土里,死前十分痛苦。

                                                她走了过去,蹲在尸体跟前,仔细看了看,手臂上居然还有黑色的痂皮,散发着恶臭。

                                                “姑娘,你可别靠近他,这病传染的!”

                                                一个老头惊慌?#26263;溃骸?#36825;病在城里都害死了好几个人了!”

                                                “没事的阿伯。”洛倾瑶笑道,转而掏出了丝绢抬起了死尸的手,手肘上有溃烂的痕迹。

                                                一群人唏嘘不已,看她似看鬼,都?#36861;?#36864;后了好几步。

                                                “像是黑死病。”曾经?#20998;?#20154;的噩梦病态便是这样,只不过这显然不是,如果是,皇城早就在?#28872;?#20013;覆灭了!

                                                “是人为。”

                                                ?#20919;文暗?#22768;音传来,似有所思顿了顿:?#30333;?#22812;里西七里地的云台山下洞穴里有人在用尸体试药。”

                                                他当时也只是觉得奇怪,直到见这具尸体才想着有所联系。

                                                “试药?”

                                                洛倾瑶惊呼出声,再掰开死尸的嘴,一阵恶臭袭来的同时可见嘴里舌尖腐烂牙龈一片漆黑还残留着药渣。

                                                谁这么恶?#27169;?#23621;然还用尸体来用药,难道和她一样的解剖法医?

                                                “?#20999;?#20154;是太子府的人。?#20493;冷文八?#36947;,他认得太子府的东宫侍卫腰牌。

                                                太子?

                                                不提这个人她都快把那个人渣给忘了,因为柳如烟的一面之词他便下令要将她斩?#36164;?#20247;,亏得和怀筝谈条件,不然她现在早成了一缕孤魂了!

                                                ?#20843;?#21040;底想干嘛?”

                                                洛倾瑶想不通,站起身一筹莫展,思量再三开了口:?#23433;?#34892;,?#19994;?#21435;看看!”

                                                既然是和太子有关,她就必须一查到底了!

                                                恰好?#40763;?#25110;许还能抓到什么蛛丝马迹狠狠敲诈他一?#21097;?#24635;比去爷爷那里借好些。

                                                她转身刚走,背后便有老人叹息起来:“唉,可怜了洛二老爷家留下这么一个傻子!”

                                                自言自语那么久,不当她是傻子都不可能。

                                                云台山下?#21999;?#22810;,她行步艰难,绣花鞋早就沾?#29421;?#22303;,连裙摆上都是泥水。

                                                山口的银杉树上,几只乌鸦叫个不停。

                                                “快到了,你小?#30007;!?/p>

                                                ?#20919;文把?#36884;飘在身后,像是她手中攥线的风筝。

                                                半山腰,洛倾瑶脚步慢了下来,顺着他所指的方向走去,根本没有路,只能拨开树枝穿梭在林间。

                                                “?#31455;尽?/p>

                                                遮天蔽日的环境里,鸟叫声听起来十分诡异,偶尔落下一滴雨水在?#26412;保?#26356;是凉彻骨髓。

                                                忽然,不远处半人高的?#30828;?#22534;后隐隐见一洞穴,极其隐蔽。

                                                “亏你能飘这么远!”

                                                她小声嘀咕,摸索着靠近,走到?#30828;?#22534;往里看,便可清晰的看到堆在洞口的垒垒白骨!

                                                那至少是二十多个人头,密密麻麻,白森森的像是人骨展?#25318;藎?/p>

                                                “这些人真变态。”

                                                她暗道,撇了撇嘴继续?#24808;?#30528;脚步靠近。

                                                洞里没有声响,根本没人在似的,放松了警惕,脚步也跟着大了些。

                                                里面不深,而却摆放了好几张用石头砌起来的床,每一张床上都有一个刚死去不久的尸体,身侧摆放着奇特工具。

                                                “小?#27169; ?/p>

                                                她正拿起一个盛着半碗药的陶碗凑到鼻尖闻,?#20919;文?#22823;喊了一声。

                                                “哗啦!”

                                                吓了一跳,陶碗应声而落,而脖子上已经架?#29421;?#19968;把大刀。? ? ? ?

                                                ?未完待续...

                                                点击?#38712;亩?#21407;文”?#20137;?#21518;续精彩情节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