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怎么判断一个女人有没有性生活?

                                                玲珑小说2018-12-11 16:16:54

                                                >>>>01 我把自己卖了


                                                  二十二岁那年,我?#36164;?#25413;破了自己的处.女膜,然后把自己卖给了一个叫严久寂的男人。


                                                  他图?#19994;?#36523;体,我图他?#37027;?#36825;是一场很公平的交易。


                                                  可事情51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变了味,大概是从他爷爷在他?#19994;?#19968;次见到我开始,当晚,他就甩给我一份婚前协议,说要和我结婚。


                                                  那时,我也才二十四岁,我没考虑过结婚这事儿,我只一心想要赚很多很多钱。


                                                  严久寂也?#20146;?#22815;了解我,当时就说,只要我同意结婚,他就无条件给我五百万。


                                                  五百万,对于在海城打拼的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一辈子都达不到的数字,对我来说也是。


                                                  ?#19994;?#24180;的卖身钱,也不过区区二十万。


                                                  我考虑不到三秒钟,当场就在协议上签了字。


                                                  严久寂挑着眉看我:“不看看内容?”


                                                  我笑着勾住他的脖子:“反正除了这身体,我也没什么可以亏给你的了。”


                                                  严久寂也很直接,当场就撕烂了我身上的衣服,没有任何前.戏就闯了进来。


                                                  这个男人在床.上向来?#30452;?#21018;开始,我为了适应他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两年下来,身体早就已经熟悉了他,很快就有了?#20174;Α?/span>


                                                  我习惯性地咬住唇,不让自己叫出声,可是严久寂这一次很故意,他横冲直撞,捣得一次比一次深,像是在和我较劲。


                                                  ?#19994;?#25163;不自觉得抓着他的后背,痛苦和欢愉,很难说出哪一种感受来得更多。


                                                  除了严久寂,我没有其他男人,所以我没得比较。


                                                  但是我敢肯定的是,在做.爱这件事上,严久寂绝对是个中翘楚。


                                                  每一次和他做,我都像是要死一回一样。


                                                  这一?#25105;?#19968;样,当他退出去的时候,我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没有任?#21619;?#20313;的温存,他像往常一样,在第一时间起身去了浴室。


                                                  很快,浴室传来流水的声音,我知道,他在洗澡,他是个有洁癖的男人。


                                                  他不?#19981;?#33258;己的身体上残留任何不属于自己的气味,包括?#19994;摹?/span>


                                                  我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打理自己。


                                                  用纸巾擦掉粘稠的液体后,我按惯例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避孕药,却发现药盒刚?#27599;?#20102;。


                                                  我在心里低咒了一声,眼睛瞟了浴室里若隐若现的身影一眼。


                                                  按照我对严久寂的了解,他一时半刻恐怕出不来。


                                                  而我不想发生任?#25105;?#22806;,于是,在床头柜留下一张纸条之后,?#19968;?#36895;穿戴完毕,出去买药。


                                                  严久寂好清静,所以选住址的时候,特意选在了山上,从手机地图上看,最近的一家药店,距离这里也有足足五公里。


                                                  我没有驾照,不得已,只好?#19994;?#20102;严久寂的专职司机老陈。


                                                  老陈是唯一一个知道我和严久寂关系的人,深夜被?#39029;?#37266;,他也没有生气,二话没说,立刻去车库提了车。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身上欢.爱过后的痕迹太明显,我总觉得今天晚上老陈?#27425;业难?#31070;有点怪。


                                                  不过我向来是一个很沉的住气的人,所以他不开口问,我也全当没察觉。


                                                  到底,还是老陈先开的口:“顾小姐,你前两天是不是去过仁德医?#28023;俊?/span>


                                                  仁德医?#28023;刻?#21040;这个名字,我警惕地盯着他:“为什么这么问?”


                                                  老陈也该是发现了?#19994;拿?#33394;不善,当场就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就是随口问问,随口问问……”


                                                  我没说话,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足够了解?#19994;?#20154;都知道?#19994;?#24615;格,他既然已经提了头,那?#25413;?#39035;给我说清楚。


                                                  老陈许是被我盯得难受,到最后也只得硬着头皮往下说:“顾小姐应该也知道,我有一个?#26377;?#23601;体弱多病的女儿,也是仁德医院的常客,那天去看病的时候,好像是在住院部看到你了。不过也不排除是我老眼昏花,所以就随口问问……”


                                                  听了这话,我终于感觉松了口气,问:“你女儿心脏不好?”


                                                  能在仁德医院住院部看到?#19994;模?#21482;有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住的,全是心脏有问题的病人。


                                                  老陈点?#35828;?#22836;,声音听起?#27425;弈味?#21448;落寞:“嗯,先天性的……”


                                                  先天性心脏病,这个名词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


                                                  不,?#26082;?#26469;说,应该是相当熟悉。


                                                  窗外,忽然下起雨来,偌大的雨滴拍打着车窗,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如果你女儿病情尚轻,还能行动自如,带她去她想去的地方,体验她没有体验过的生活吧。毕竟,别人七八十岁的人生,她可能走不到一半……”


                                                  ?#19994;?#22768;音,又轻又慢,像是在对老陈说,又像只是在说给自己听。


                                                >>>>02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女人


                                                  在严久寂包下我之前,我是个职业捉奸人。


                                                  几乎整个海城的有钱人都曾经是?#19994;?#39038;客或者是我拍摄的对象,虽然后来因为严久寂长期包下了我,渐渐退出了这个圈子,可这不代表这个圈子就忘记了我。


                                                  我知道在海城,有多少人想要弄死我,这也是除了钱之外,?#19968;?#25214;上严久寂的原因。


                                                  所以在老陈提起仁德医院的时候,?#19994;?#19968;?#20174;?#26159;有什么人?#19994;?#20102;那里。


                                                  幸好,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糟糕事。


                                                  车子抵达药店的时候,雨刚好停了,但是外面还是有些冷。


                                                  老陈主动说要帮我去买,但是我拒绝了。


                                                  虽然我这人是挺不要脸的,可是有时候又挺纯情的。


                                                  比如现在,我根本不好意思让老陈帮我去买避孕药。


                                                  我走进药店,直奔避孕药所在的药柜,拿了几盒之后,正要去结账,电话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我掏出手机,一看到司向南的名字,整个人就止不住?#24597;?#36215;来。


                                                  司向南从来不会在这么晚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而他现在打来,恐怕只有一种情况……


                                                  接起电话,还不?#20154;?#20986;声,我就抖着声问:“司医生,是不是阿年……”


                                                  还不等我把话说完,电话那头却传来一道陌生的男声:“喂,小姐,你男朋友在这儿喝醉了,你能不能来给他接回去?”


                                                  说完,对方立刻报了一个地址给我。


                                                  我愣了一下,抓起手里拿的药,结了账之后,在?#36947;?#32993;乱吞了几颗,就催老陈去司向南所在的酒吧。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烂醉如泥的司向南,浑然没有医学精英的模样,就跟路边的流?#25749;?#19968;模一样。


                                                  别看司向南长?#20040;?#32418;齿白,一副?#22856;?#24369;弱的样子,可到?#36164;?#20010;身高超过一米?#35828;?#22823;男人,我想要一个人带他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我也顾不得合适不合适,在替司向南结了账之后,直接喊了老陈来帮忙。


                                                  我和老陈两个人好不容易合力把司向南弄进了?#36947;錚?#21407;本醉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男人,?#20174;?#20687;是瞬间清醒了过来一样,抓着我,不断地问我:“瑾时,为什么,你告诉?#19994;降资?#20026;什么……”


                                                  那时候,他直勾勾地看着我,原本清?#21644;?#26126;的眼睛里满是浓浓的?#38383;?/span>


                                                  我闭了闭眼,看着他笑:“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女人。”


                                                  司向南看着我,忽然流出泪来,接着,他整个人就那样直直地倒在后座,彻底没了动静。


                                                  我不知道司向南的住处,所以只能把他送到了附近的酒店。


                                                  他醉成那样,我不?#21028;?#25226;他一个人留下,就和他一起住了进去。


                                                  老陈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二点,我几次掏出手机,想打给严久寂,对他说些什么,可是几次又都把手机收了回来。


                                                  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说好了,互不干涉,这两年来,他从不过问?#19994;?#34892;踪,所以我想这一?#25105;?#19968;样,他是不会在意的。


                                                  凌晨一点,我终于草草给司向?#21916;?#20102;遍身子,他也终于安静?#19978;隆?/span>


                                                  我看着这个睡梦中还喊着我名字的男人,不自觉地伸出手去,替他抚平他皱起的眉心。


                                                  说实话,他是个足以让任何女人心动的男人。


                                                  他长相好,身材好,教养好,职业也好,简直无可挑剔。


                                                  可是他不像严久寂,能给我很多很多钱,而我,能用身体去换钱,却不会用感情去换。


                                                  我大概知道他今天会去酒吧买醉,应该和我脱不了?#19978;怠?/span>


                                                  就在三天前,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了我和严久寂的关系,小心翼翼地来试探我,而我,当着他的面,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我不是?#23601;罰?#36825;些年来,我多少也能感受到他对?#19994;?#24863;情。


                                                  所以这件事情,他早知道了也好。


                                                  这样,他才能尽早把我关在他的心门之外,我也能安?#27531;男?#22320;继续从严久寂身上捞钱。


                                                  “司向南,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可以让你好好去爱的女人,可这个女人绝对不是顾瑾时,你知道了吗……”


                                                >>>>03 这是你的战场


                                                  这一夜,司向南一直都在说梦话。


                                                  天快亮的时候,他才安静下来,我也得以趴在?#33046;?#30561;了一会儿。


                                                  后来,我是被一阵急促?#37027;?#38376;声吵醒的。


                                                  床上,司向南还睡得很沉。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开门的时候,特意检查了一下防?#20142;矗?#25165;拉开一条门缝。


                                                  外面,站着一?#22478;?#24847;的酒店经理,看来敲门的人就是他。


                                                  刚想问他什么事,从我视线死角的方向却传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男性嗓音:“你只有十分钟。”


                                                  严久寂??#19994;男?#36339;蓦地漏跳了一拍。


                                                  我跟严久寂走的时候,司向南还没有醒,我替他结清了房费才离开。


                                                  刚上车,就感觉到车厢里弥漫着一股不同寻常的紧张?#23567;?/span>


                                                  虽然从严久寂的表情丝毫看不出异常来,但是?#19994;?#31532;六感向来很?#36857;?#25105;敢打赌这个男人在生气。


                                                  至于在生谁的气,为什么事情而生气,那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我,他?#20219;一?#35201;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和界限。


                                                  我漫不经心地单手支着下?#20572;?#36716;头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


                                                  他不说我不问,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可这一天,严久寂有点奇怪,他居然开口问我:“你?#19981;?#37027;个男人?”


                                                  我愣了一下,笑得妖冶:“我?#19981;?#24456;多男人,但是我最?#19981;?#30340;还是你,因为你给?#19994;那?#26368;多。”


                                                  顿了顿,我想我大概知道了他为什么变得奇怪,补充道:“你?#21028;模?#22312;和你的交易结束之前,我不会坏了你的规矩。”


                                                  严久寂这个人很龟毛,所以他找情.人也有很多规矩。


                                                  比如他不碰处.女,比如他不允许自己?#37027;?人在关系存续期间,有除他之外的其他男人。


                                                  严久寂没有理会我,直接带我去了民政局。


                                                  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和他就成了?#25103;?#30340;夫妻。


                                                  之后,我被带着去做了美容美发美体,最后穿上严久寂给我准备的衣服,挽着他的手,出现在一个我做?#25105;?#24819;不到的晚宴上。


                                                  我也是进去了之后才知道,那原来是严?#19994;?#23478;宴。


                                                  我和严久寂在一起两年,他从来没有带我公开露过面,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很简单,总结起来就只有两个字:钱和性。


                                                  可这一回,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破了例。


                                                  就算是为了应付他爷爷和我领了证,其实也不必闹得人尽皆知,而我,?#21483;?#37324;也不愿意这样。


                                                  但是在我们这场关?#36947;錚?#20005;久寂才是那个主导者,所以我并没有说“不”的权利。


                                                  规矩是他订的,他自然也可以打破。


                                                  所以从头到尾,我只是尽可能地配合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在海城,严家无疑?#20146;?#22823;的名门望族,可我明白,越是这样的名门望族,越是可怕。


                                                  财势越大,亲情越淡薄,亲人不像是亲人,反倒更像是死?#23567;?/span>


                                                  所以我以前接业务的时候,也绝不会接和严家人相关的活。


                                                  觥筹交错之间,我丝毫没有嫁入?#28866;?#30340;喜悦,只是隐隐明白从今天开始,?#19994;?#29983;活恐怕注定难以平静了。


                                                  如今,严?#19994;?#25484;权者便是严久寂,所以我们刚刚进去,就不断有人迎上来打招呼。


                                                  严久寂估计是很少带女人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所以他们看起来?#24049;?#22909;奇?#19994;?#36523;份,严久寂明明知道,却始终笑而不语。


                                                  直到过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之后,他投给我一记别有深意的眼神之后,径自离开。


                                                  严久寂对我向来不会手软,可我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把我丢在一群豺狼虎豹之中,他甚至没有给我介绍任何人。


                                                  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贴在我耳边对我说:“以后,这就是你的战场。”


                                                >>>>04 估计是遇到大BOSS了


                                                  战场啊?#31354;?#26159;形容得……太贴切了。


                                                  我看着眼前这些把尖牙厉爪隐藏在笑容背后的男女,心里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受。


                                                  我忽然有些后悔了,后悔为了那五百万签下了那?#21483;?#35758;。


                                                  我有想要好好保护的人,所以我做不到无所畏惧。


                                                  我本来以为严久寂是可以帮我躲避?#30333;?#25429;”的绝佳庇护,可现在看来,他很可能正在把我推向另一场更?#26377;撞?#30340;追捕。


                                                  在我眼里,这帮严家人丝毫不比我之前服务过的那帮有钱人逊色,他们眼睛里所透露出来的贪婪,甚至更甚一筹。


                                                  其实在严久寂走的那一刻,我是想把他留住的,我清清楚楚的认识到自己有多么害怕独自面对这帮人。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他说,以后这就是?#19994;?#25112;场。


                                                  我明白,在我签下那?#21483;?#35758;,决定用五百万出卖婚姻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既然是自己选的路,我即便是咬牙吞血也会走完的。


                                                  此时此刻我只恨自己太不走心,一直以来只把严久寂当提款机,平时也没有把严?#19994;?#23478;谱背一遍,搞得自己现在被动又狼狈。


                                                  “这位小姐,不知道你和我们久寂是什么关系?”


                                                  严久寂走后,第一个按捺不住的是一个身?#28201;?#32982;的中年男人。


                                                  我笑了笑,似是而非地答:“大体来说,就是能带着一起参加这种家宴的关系。”


                                                  听到?#19994;?#22238;答,站在中年男人旁边的女人忽?#37027;?#21988;了一声:“野.鸡也想飞上枝头当凤凰?#31354;?#26159;滑稽……”


                                                  野.鸡?这个形容我不?#19981;丁?/span>


                                                  ?#39029;?#35748;,我是出来卖的,可我只卖给严久寂一个人,如果非要说的话,我也应该是家养的,和那种放养的不大一样。


                                                  不过,反正都担上了这名头,我也不能名不副实不是?


                                                  既然她认为我是妖艳jian货,那我就?#30431;?#30475;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妖艳jian货。


                                                  于是,我风情万种地朝她身边的中年男人抛了个?#38590;郟骸?#30007;人不都?#19981;?#36825;种吗?#32771;一?#21738;儿有野花香不是吗?”


                                                  我一直?#24049;?#28165;楚自己的外在条件有多?#21028;悖?#36825;从严久寂会从那么应征者当中独独挑中我,就可见一斑,而我向来也很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这?#38047;?#21183;。


                                                  那中年男人看着我,眼睛都发直了,看他的样子,恨不得是马上扑过来一样。


                                                  女人见状,狠狠地揪起他的耳朵:“你眼睛往哪儿看呢?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皮又痒了?”


                                                  男人歪着脖子,也顾不得面子里子,直求?#27169;骸?#32769;婆,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


                                                  末了,还不忘把矛头指向我:“都怪这女人,是她故意勾.引我!”


                                                  ?#39029;?#35748;我故意,但是勾.引他?抱歉,?#19968;?#30495;没那么重口味。


                                                  两人又吵了几句,临走前,那女人恶狠狠地瞪着我:“不管你和久寂是什么关系,作为久寂的姑姑,我是不会同意你们结婚的!”


                                                  啊,这个女人居然是严久寂的姑姑,这真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我以为有血缘关系的人,就算基因不可能完全一致,但也不会差的太离?#20303;?/span>


                                                  严久寂的这个姑姑,除了长相和他完全没有丝毫相似之处外,就连性格也是?#26174;闭蕖?/span>


                                                  就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看到底的人,摆宫斗剧里绝对活不过一集的那种。


                                                  不过我反倒是?#19981;?#36825;种人,至少好对付。


                                                  宛如看了一场不痛不痒地闹剧,周围的人群丝毫没有散去的迹象,却也迟迟没有出现第二个同我搭话的。


                                                  我也乐得清静,他们?#19981;?#25226;自己当看猴人,那就去看吧,我不见得要配合他?#20146;?#37027;只猴,毕竟他们中间没有一个是严久寂。


                                                  我步伐悠闲地绕着会场走了一圈,也吃了一圈。


                                                  这两年为了保持身?#27169;?#25105;在吃的方面一直?#24049;?#27880;意,这一晚算是?#39029;?#30340;最痛快的一次了。


                                                  不过没关系,按照目前?#37027;?#24418;,今晚严久寂肯定会是会带?#19968;?#20182;?#19994;摹?/span>


                                                  和他大战一场,现在吃下的这些卡路里应该就能被消耗光了。


                                                  想到这里,我又挑了一块抹茶蛋糕放到盘子里。


                                                  在这个过程中,那些或好奇或鄙夷或猎奇的目光一直如影随形,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19994;?#39135;欲,除了严久寂,我很少在意旁人的目光。


                                                  虽然身处人群当中,但因为没人打扰,?#19994;?#35273;得安逸。


                                                  直到一个长相和严久寂有点相似,就连给人的感觉也跟他有点相似的女人,踏着优雅的步伐向我走来。


                                                  “小姐你好,我是久寂的大姑姑严清?#36857;?#19981;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女人眉眼温和,笑起来的样子看起来人畜无害。


                                                  我心里却咯噔了一下,暗叹:这下估计是遇到大BOSS了。

                                                ......

                                                戳原?#27169;?span style="line-height: 25.6px;">阅读后续精?#26159;?#33410;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