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无意识的,她抓住了床边男人的衣角,“热,好热……我要……” 呢喃的同时,江盈雪的手顺着衣角,环住了男人的腰.

                                                小香家小说2019-01-14 01:48:51

                                                您看此文用

                                                ?

                                                秒,转发只需1秒呦~


                                                ?

                                                1.书名?#22909;?#38376;代孕妻

                                                2.章节:232章完结

                                                3.大小:1434KB

                                                4.售价:4.99


                                                ?

                                                正文

                                                ? ????



                                                文案:

                                                我不能让跟我妻子长得像的女人为上位而出卖灵魂,这会亵渎我妻子的脸!


                                                成为他的代替妻子?#30007;?#22827;妻之间的义务,江盈雪被黎寒磊死死地压制着……


                                                标签:替孕独宠



                                                 

                                                正文 第1章被卖(1)


                                                ? ? 风云集团,总裁办公室。


                                                ? ? 助理看着窗边的高大背影,小心翼翼的提醒:“老板,少夫人已经安排好了,您……”


                                                ? ? 窗边的男人,缓缓转过身来。


                                                ? ? 那张俊美无暇的脸上,寒气弥漫。


                                                ? ? 抬眸,冷冽的眸子,随意扫了助理一眼。


                                                ? ? 助理一个哆嗦,低下了头,不敢与总裁目光相对。


                                                ? ? 偌大的空间里,一时间一片沉寂。


                                                ? ? 直到助理快站不稳的时候,黎寒磊这才开了口。


                                                ? ? 冰冷的声音,好似从牙齿缝里蹦出。


                                                ? ? “回去告诉少夫人,我会按照她的意愿去做,但我……很生气!”


                                                ? ? “是!”


                                                ? ? 助理恭?#20174;?#22768;,额头上已满是冷汗。


                                                ? ? 助理急忙退了出去。


                                                ? ? 而黎寒磊高大的身躯,带着一股寒气,进入了休息室。


                                                ? ? 里面,黑漆漆一片,只能隐约窥探到一张白色的床。


                                                ? ? 床上,隆起了一团。


                                                ? ? 他知道,那就是妻子给他?#24613;?#30340;“礼物?#34180;?/p>


                                                ? ? 一股烦躁,涌上黎寒磊心头。


                                                ? ? 他连灯也不想打开,大步走到床边,狠狠捏了床上女人一把。


                                                ? ? “唔……”女人的娇柔低吟传出。


                                                ? ? 那声音清脆稚嫩,?#23545;?#27604;不上陪酒女郎的销魂?#24895;校?#21364;无?#35828;?#24341;起了黎寒磊的本能?#20174;Α?/p>


                                                ? ? ?#26696;盟溃 ?/p>


                                                ? ? 他恨声低咒,坐在床侧,摸出身上的烟,抽了起来。


                                                ? ? 一支烟抽完,体内那股躁动,也渐渐落下。


                                                ? ? 黎寒磊猛地站了起来,一脚踩熄烟蒂,?#24613;?#31163;去。


                                                正文 第2章被卖(?#29627;?/p>


                                                ? ? 这时,床上的女人醒了。


                                                ? ? 江盈雪感觉?#32422;?#30340;身体异样的热,难受极了。


                                                ? ? 无意识的,她抓住了床边男人的衣角,“热,好热……我要……”


                                                ? ? 呢喃的同时,江盈雪的手顺着衣角,环住了男人的腰。


                                                ? ? 黎寒磊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 ? 果真是无耻的女人!


                                                ? ? 他刚要扯开她,女人的手落在了他的小腹上,令他呼吸一阵紧绷。


                                                ? ? 刚刚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欲望,又滚了上来。


                                                ? ? 见鬼了!


                                                ? ? 难道是太久没碰女人了吗?


                                                ? ? 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轻易被这个女人击倒。


                                                ? ? 黎寒磊气极,直接将那只手扯下来,用力甩向后方。


                                                ? ? 江盈雪已经被体内的药性,弄得神智恍惚,根本不知道?#32422;?#22312;做?#35009;礎?/p>


                                                ? ? 她迷迷糊糊的再次爬过去,攀上了黎寒磊的手臂。


                                                ? ? “求你,求求你……”


                                                ? ? 她着力摇着他的手臂,不停的哀求呢喃。


                                                ? ? 黎寒磊体内的那股欲望,生生被摇动,一波强过一波地想要直接冲出。


                                                ? ? 江盈雪还想说出更多的话,却“啊”地一声朝后倒去。


                                                ? ? 黎寒磊身形不稳,也跟着倒下。


                                                ? ? 绵软的床上,她被他压在了身下。


                                                ? ? “真的好?#21387;!?#27743;盈雪嘤?#28044;?#35785;。


                                                ? ? 黎寒磊嗅到了她唇间那股奇特的香味,本能地贴了上去。


                                                ? ? 好柔,比想象中的还要柔。


                                                ? ? 江盈雪突然停止了哭泣,伸手推了一下,?#20174;?#25910;臂搂上了他的背。


                                                ? ? 她迎合着他的吻,并将?#32422;?#30340;身体,用力往他的身上蹭、扭。


                                                ? ? 黎寒磊的身体胀得难受,极需一个突破口。


                                                ? ? 他极不怜惜,一把扯断了女人小小睡衣的带子。


                                                ? ? ……


                                                ? ? 连黎寒磊?#32422;?#37117;不知道,要了她多少次。


                                                ? ? 夜,深沉,谁也?#24202;?#21040;谁。


                                                ? ? 他嘴里不断地呼叫着一个熟悉的名字:“晴晴……”


                                                ? ? 他动作愈加激烈,完全地把她当成了,心?#24515;?#20010;熟识的女人。


                                                ? ? 江盈雪承受不了这么激烈的欢爱,头一歪晕了过去。


                                                ? ? 而黎寒磊在最后,得到了餍足,从床上起身。


                                                ? ? 十分钟后,洗漱一新的他,从浴室里走出来。


                                                ? ? 只淡淡地扫一眼黎明微光中的那团模糊的影,挑唇,拉门离去。


                                                ? ? 早晨的阳光带着清风,滑入室内,投射在床上洁白如玉的女人躯体上,反射出斑斑点点的青紫。


                                                ? ? 江盈雪费力地翻了个身,莹白娇嫩的小脸一缩,两道秀眉几乎叠在一起。


                                                ? ? 她红润?#25512;?#30340;唇里,悠悠呼出一声:“好痛……”


                                                ? ? 是的,此刻的身体,疼痛?#30431;?#35201;散架,就如被汽?#30340;?#21387;了一整晚。


                                                ? ? 她……怎么了?


                                                ? ? 缓缓拉开晶莹?#35813;?#30340;眼皮,长卷的睫毛撑在眼皮下,没有刻意的拉扯,却翘得像两排刷子,在眼睛上遮下两道阴影。


                                                ? ? 短暂适应阳光的照射,她轻轻地咦了一声,发现了与?#32422;?#25151;间颜色相同,却完全变了样的装饰。


                                                ? ? 不对!


                                                ? ? 这里也是以天蓝的色调装簧,天蓝的地板天蓝的墙壁,连窗帘都是天蓝色的。


                                                ? ? 但,房间却明显比她的要大,大好几倍。


                                                ? ? 里面的东西,奢侈高雅,根本不可能是?#32422;?#30340;房间!


                                                正文 第3章被卖(3)


                                                ? ? ?#25226;剑 ?#36523;子一缩,弹了起来,被单缓缓滑落,露出的竟是全裸的身体!


                                                ? ? 怎么可能!头顶炸开,她从?#24202;?#20250;不穿衣服睡觉的。


                                                ? ? 这……到底发生了?#35009;矗?/p>


                                                ? ? 她同时发现了?#32422;?#36523;上,那些斑斑点点的齿印,还有撒在白色床单上,那抹代表着纯洁的妖娆红艳。


                                                ? ? 她思绪一点点下沉,抬头看到了床下,那条小小的已经破碎的睡裙。


                                                ? ? ?#21990;恪?#34880;迹、疼痛、齿印……


                                                ? ? 这?#24471;?#20102;?#35009;矗?/p>


                                                ? ? 头脑立刻轰轰响起,当她意识到发生在?#32422;?#36523;上的事时,迅速捂头尖利地叫了起来:“啊——”


                                                ? ? 门被人不友善地从外推开,来人不悦地皱紧了眉头,见怪不怪地撇了她一眼。


                                                ? ? 对方丢过一身衣服在她脚边:“把它穿上!”


                                                ? ? 江盈雪迅速用被单,裹住?#32422;?#36196;条条的身体。


                                                ? ? 她并不看衣服,而是盯紧了眼前这个面色冷硬的?#24515;?#22899;人,抖着唇问道:“这……这是哪里……”


                                                ? ? ?#24515;?#22899;人懒得回答似地瞪了她两眼,用更冷的声音道:?#26696;?#20320;五分钟时间收?#30333;约海?#24555;点!”


                                                ? ? 马上转身,关紧了门。


                                                ? ? 江盈雪忍痛滑下床,吃力地穿好衣服,红着眼眶打开门。


                                                ? ? 那个?#24515;?#22899;人等在门外,立得?#25163;保?#26174;然是经过训练的。


                                                ? ? 她不多看一眼江盈雪,取过一条黑色带子,蒙上了她的眼睛。


                                                ? ? 江盈雪急切挣扎,伸手去扯带子,马上,手被人控制。


                                                ? ? 她只能喊出来:“你们这是干?#35009;矗?#24555;放了我!不然我要报警了!”


                                                ? ? 回答她的,只是冷冷的一声哼!


                                                ? ? 被人一推,她趔趄着朝前?#26131;病?/p>


                                                ? ? 她马上听到女人的?#24895;溃骸?#25226;她带到浴泉别墅去!”


                                                ? ? 浴泉别墅?那是哪里?他们为?#35009;?#35201;带?#32422;?#21435;那里?


                                                ? ? 一串串的疑问涌上来,她已经被人扭紧两臂,贴在后腰。


                                                ? ? 从力道上来看,显然是个男人。


                                                ? ? 江盈雪硬是不肯配合地扭动身子,想要逃离。


                                                ? ? 她急切地叫个不停:“放开我!你们这是绑架,我要告你们,我要报警!”


                                                ? ? 然而,却完全无法撼动,这些显然冷血的陌生人。


                                                ? ? 一团东西,塞进了她的嘴,把她所有的声音淹没。


                                                ? ? 她耳中,传来了?#24515;?#22899;人带着嘲讽和鄙夷的话语:“真是不知足,你以为报了警就可以得到更多的钱吗?不可能!”


                                                ? ? 不,她不要钱,她只要自由,她只想知道?#32422;?#36523;上,到底发生了?#35009;矗?/p>


                                                ? ? 转眼间,她已经被人推下了楼,押进了一辆车。


                                                ? ? 车子无尽地朝着未知的方向移动。


                                                ? ? 她?#35009;?#37117;?#24202;?#35265;,心里惧怕着,沉陷着,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 ? 她明明收到了江东第一人民医院的聘书,马上就要进去做一名助理医师,现在……


                                                ? ? 天啦,她今天必须去报名!


                                                ? ? 江盈雪着急不已,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能用唔唔的声音,表达不甘。


                                                ? ? 不要,不要!


                                                ? ? 脸色越来越白,冷汗越冒越多。


                                                ? ? 她觉得?#32422;?#19968;时从天?#30431;?#19979;了地狱,根本不知道前方等着的是?#35009;礎?/p>


                                                ? ? ?#31449;?#21457;生了?#35009;矗?/p>


                                                ? ? 她为?#35009;?#23601;像突然失忆一般,根本想不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 ? 昨天?


                                                ? ? 她的记忆,定格在与父亲吃饭庆祝的画面。


                                                正文 第4章被卖(4)


                                                ? ? 昨天,她被医院录取,开心的不得了。


                                                ? ? 一向对他不怎么样的父亲,还?#29615;?#24120;态,主动提出要给她庆祝。


                                                ? ? ?#32531;螅?#22905;喝了父亲递过来的一杯酒。


                                                ? ? 再?#32531;蟆?/p>


                                                ? ? 江盈雪回忆到这儿,脸色煞白,身体冷得连手指头都在泛寒。


                                                ? ? 竟然是父亲害她,给她下了药!


                                                ? ? 世上,哪有这样卖女儿的父亲!


                                                ? ? 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 ? 伤心到极致,她陡然昏死了过去。


                                                ? ? 即使昏迷,她眼角的泪,还在流淌。


                                                ? ? 但,没有人同情她。


                                                ? ? 当?#20556;?#20809;明时,江盈雪发现,?#32422;?#34987;锁在一间用来做卧室的房里。


                                                ? ? 房门紧锁,不论怎么努力扭拉都没有用,窗户上装了牢固的防盗窗。


                                                ? ? 别说人,连只老鼠都出不去。


                                                ? ? 而房里,除了那一张近两米宽的床,几乎?#35009;?#37117;没?#23567;?/p>


                                                ? ? 江盈雪的身体好痛,心更痛。


                                                ? ? 被?#32422;?#30340;父亲卖到这里来,?#21364;?#22905;的会是?#35009;矗?/p>


                                                ? ? 大款,她昨晚真的献身给了所谓的大款了吗?


                                                ? ? 一想到那些大腹?#24794;恪?#33041;流肥肠的恶心男人,她就忍不住干呕起来。


                                                ? ? 门再次被推开,?#24515;?#22899;人走进来。


                                                ? ? 她丢下数件?#24895;?#21040;不计尺度的睡衣,冷声道:“马上去冲凉,?#32531;?#25442;上衣服,随时候着我们老板。”


                                                ? ? “老板?你们老板是谁?#20426;?#27743;盈雪?#21040;糇约?#30340;身子问。


                                                ? ? ?#24515;?#22899;人又是一声冷哼,不屑回答,只是直接走过来,将她身上的衣服用力扯掉。


                                                ? ? 江盈雪本来就体弱,?#24515;?#22899;人高大又健?#24120;?#22905;哪里是对手。


                                                ? ? 三两下,身上的衣服就被剥掉,女人哼哼着走了出去。


                                                正文 第5章被卖(5)


                                                ? ? 她蹲在地上,抱着身子抖了好一阵。


                                                ? ? 最终,她的目光,落在了那几件睡衣上。


                                                ? ? 每一件都极度暴露,她根本没?#37266;?#25321;的余地。


                                                ? ? 好吧,等下老板来的时候,跟他说清楚这件事非她自愿。


                                                ? ? ?#32531;螅盟?#25918;?#32422;?#31163;开,至于损失的初次……就?#30431;?#21435;吧。


                                                ? ? 她泪花滚动,虽然说不追究,但?#31449;浚?#26159;?#32422;?#30340;第一次,哪能不心伤?


                                                ? ? 江盈雪伸手选了?#32422;?#26368;?#19981;?#30340;蓝色睡衣,走进了浴室。


                                                ? ? 她看着满身青紫的牙印,身体就抑制不住颤抖起来。


                                                ? ? 眼泪滚也滚不完,无休无止,最后竟哇哇地蹲在里面,痛哭起来。


                                                ? ? 昏昏?#33080;?#22320;呆了一阵子,外面有敲门声,转而安静。


                                                ? ? 江盈雪这才悠着身子软着腿,有气无力地走出来。


                                                ? ? 天蓝色的睡衣,极好地贴服在身上。


                                                ? ? 两根细小的肩带,几乎挂在肩上,领极低,胸前大片的风光,轻易就可以窥?#21360;?/p>


                                                ? ? 她不得不把肩带拉高,却马上会露出臀?#20426;?/p>


                                                ? ? 里面?#35009;匆裁?#31359;,权衡之下,她还是选择遮住臀?#20426;?/p>


                                                ? ? 头?#34892;?#26197;,走出来被冷气一吹,连连打了几个喷嚏,显然感冒了。


                                                ? ? 眼皮?#33080;?#30340;,不知道是因为哭过还是累了。


                                                ? ? 桌上摆着些饭菜,江盈雪一点胃口?#35009;?#26377;,直接倒在了床上。


                                                ? ? 身体疲软得不像话,一阵阵地发冷。


                                                ? ? 她知道?#32422;?#21457;烧了,却也只是躺着,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 ?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阵刺眼的光线惊醒,却在看到一副修长的背影后,紧张地缩着身体,极力往床里退去。


                                                ? ? 男人的背面修长挺拔,并不是想象中的矮胖?#35782;恰?/p>


                                                ? ? 但他散发出来的气势过冷,冷得她的身体不断地冒出鸡皮疙瘩。


                                                ? ? “阿—嘁!”不合?#23460;说?#25171;一个喷嚏,江盈雪眼泪?#32728;?#19968;起流,忙扯着纸巾往脸上擦。


                                                ? ? 而男人已经转身,露出俊美胜过国际?#39181;前?#30340;脸。


                                                ? ? 他往她的身上盯一眼后,原本漠然的神色大变。


                                                ? ? 青筋暴起的同时,牙咬得咯咯作响。


                                                ? ? 他大步走来,将她的身体轻易拎了起来,盯紧了她几不蔽体的身子。


                                                ? ? “看来,为了圆满完成?#25964;稳?#21153;,你还做了不少工作呀?#20426;?#20182;冷哼,眼底里除了嘲讽就是鄙夷。


                                                ? ? 江盈雪的手被他掐得生痛,她惨白着一张脸,吓得牙都在打架。


                                                ? ? 她一对黑宝石般的眼睛,惶恐地看着这个盛怒的男人,不明所以地弱声问:“?#35009;?#20219;务……?#35009;?#24037;作……啊!”


                                                ? ? 马上,她身体一凉,同时被男人狠狠地抛向了床头。


                                                ? ? 身体硬生生地碰在床头结实的木板上,几乎要裂开。


                                                ? ? 回头,她看到身上用于遮体的天蓝色睡衣,已经挂在黎寒磊的指尖。


                                                ? ? 他轻轻一甩,鄙夷地哼道:“你?#25165;洌浚 ?/p>


                                                ? ? 江盈雪不明白他说的是?#35009;矗?#26412;能地寻找东西蔽体。


                                                ? ? 还好,薄被就在床尾,她爬过去想要将身体盖住。


                                                ? ? 一只手比她更快,迅速抽走了被子。


                                                ? ? 她?#21990;?#30340;身体,在空调极低温下,泛起了红色的鸡皮疙瘩,更是抖个不停。


                                                ? ? 不习惯于在别人面前裸露身体,她只能动?#30431;?#33218;,?#24202;?#24471;了上面,藏不住下面。


                                                ? ? 黎寒磊像在看一场猴戏,噙了满足的讽刺,勾唇盯紧她。


                                                ? ? 他嘴里吐出一句无情的话语:“?#28909;?#37117;卖了,还用得着装矜持吗?#20426;?/p>


                                                ? ? 卖……卖了?


                                                ? ? 对,她要说清楚。


                                                ? ? 江盈雪继续努力地想要保护?#32422;?#30340;重点部位,红唇扇动,极力解?#20572;骸?#20808;生,对不起……”


                                                正文 第6章被卖(6)


                                                ? ? 黎寒磊此刻火气正浓,哪?#34892;那?#21548;她说对不起。


                                                ? ? 他欺身上来,再度将她拎起,狠声道:“女人,我告诉你,不要打?#35009;?#27498;主意,好好地跟我做,等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各走各的路。”


                                                ? ? 孩……子?江盈雪的脑袋极?#21364;礪摇?/p>


                                                ? ? 她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个明明长得极俊,却凶狠如魔鬼般的男人。


                                                ? ? 她,要跟他生孩子……


                                                ? ? 不,不要!她摇头,眼泪哗哗地往下掉,嘴里不断地呼着,“求求你,不要,求求你,不要!”


                                                ? ? 对面的黎寒磊,一时间,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


                                                ? ? 他探头过来与她对视,抿紧的唇角,若有所思。


                                                ? ? 江盈雪看到了希望,以为他就要放过?#32422;骸?/p>


                                                ? ? 哪知,他陡然钳住?#32422;?#30340;腰,捏得她的骨头都要断掉。


                                                ? ? 他嘴角一撇,邪肆地道:“我记得昨晚你可是求着我上你的,怎么?今天后悔了……还是欲擒故纵!”


                                                ? ? “是,不,不是!”她又是摇头又是点头,只希望黎寒磊可以快点放过?#32422;骸?/p>


                                                ? ? 她的头好晕,她的腰好痛,她的心好痛!


                                                ? ? 放她离开吧,放她离开吧……


                                                ? ? 她痛?#30431;?#19981;出话来,只能在心里祈祷。


                                                ? ? 然而,黎寒磊并不打算轻易饶过她,扯过她的手,往后一甩。


                                                ? ? 江盈雪翻倒在床上,他覆身就压了上去。


                                                ? ? “不要……唔……”唇?#29615;?#32039;,所有要叫出来的话,全部被吞下。


                                                ? ? 霸道的唇吸紧了她的唇,一根灵活的舌头,搅得她更加晕沉。


                                                ? ? 没有了药力的作用,江盈雪极力挣扎,扭动身体就是不配合。


                                                ? ? 而黎寒磊早在看到江盈雪的身体时,就已经血脉喷张,身体紧绷。


                                                ? ? 昨夜的美好回归,他恨不能马上?#28902;?#30524;前的美?#22330;?/p>


                                                ? ? 这种刻骨的痛,犹如承受刑罚,江盈雪年龄不小,自然知道这意味着?#35009;礎?/p>


                                                ? ? 屈辱感更胜过身体上的痛楚,她想也不想,两牙压下……


                                                ? ? “唔……”一阵吃痛,黎寒磊的唇舌退开。


                                                ? ? 他红着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身下倔强的女人,嘴角一抽,生气地吼道,?#26696;盟?#30340;女人!”


                                                ? ? 黎寒磊有力的大手攀上了她的肩,唇勾起冷酷的弧度,道:“据我所知,你收了我一百万,要停,也由我说了算!”


                                                ? ? 她还,只要他能放过?#32422;海?#22905;一定找父亲还!


                                                ? ? 哪里容得江盈雪说话,他嘴角邪?#20937;?#36215;,如同帝王般宣?#36857;骸?#30475;在你跟我的妻子像的份上,赏你一个怀我孩子的机会,不过,以后不准穿蓝色衣服!”


                                                ? ? 这是?#35009;?#36923;辑,她为?#35009;床?#33021;穿蓝色?


                                                ? ? 她不要和他生孩子,绝对不要!


                                                ? ? 巨大的痛楚,加上身体上的不适,江盈雪未能来得及说这些,头却一歪,晕倒在了他的身下。


                                                ? ? ……


                                                ? ? 这是?#35009;?#26102;候?


                                                ? ? 江盈雪在黑夜里醒来,发现?#32422;?#30340;身体,软痛得要命,根本爬不起来。


                                                ? ? 她觉得就要死了一般,心生恐惧。


                                                ? ? 她软软地发音:“有人吗?#20426;?/p>


                                                ? ? 真希望有人能够来救她,只是现实不是电影,永远不会上演英雄?#35753;?#30340;场?#21834;?/p>


                                                ? ? 江盈雪努力从床上爬起,却因为臂力不支,而直接摔下了床。


                                                ? ? 背重重地打在地板上,对于全身都痛得麻木的她?#27492;擔?#24050;经感觉不到更大的痛楚。


                                                ? ? 门突然被推开,她本能地缩起身子,灯光亮起,灼痛了她的眼睛。


                                                正文 第7章被卖(?#32602;?/p>


                                                ? ? ?#24515;?#22899;人站在那里,对着抱了身子狼狈不已的江盈雪,只是哼了哼,转身走了出去。


                                                ? ? 不一会儿,门再度被打开。


                                                ? ? 她听到外面?#24515;?#31946;的?#24822;?#22768;,不过,身心俱碎的她,已经没?#34892;那?#21435;想,是谁在跟谁谈话。


                                                ? ? 此刻,她只想自由,自由!


                                                ? ? 她的?#28909;?#24471;要命,根本站不起来。


                                                ? ? 江盈雪咬牙哭起来,泪水抹了一脸。


                                                ? ? ?#24515;?#22899;人再?#20301;?#24402;,手里端着饭还有一个水杯,水杯下压着一个白色的小纸包。


                                                ? ? ”要想活命就先吃饭,还有,等下把这个喝了。?#29240;心?#22899;人说起话来面无感情,?#24895;?#23436;这些,转身就要?#27515;搿?/p>


                                                ? ? 江盈雪急急地喂了一声,眼巴巴地看着?#24515;?#22899;人。


                                                ? ? ?#24515;?#22899;人的脸色柔和了一丁点,但依旧没有太多的感情,道:“?#28909;?#36873;择了这条路就好好走。”


                                                ? ? 她抖着身子,极力辩解:“不是我愿意的,求您跟你们老板说!”


                                                ? ? ?#24515;?#22899;人连理都没理,就走了出去。


                                                ? ? 虽然没有?#35009;次?#21475;,但胃真的空了,她勉强吃了几口,看到那包药,略略迟疑,最终还是喝了下去。


                                                ? ? 门外,黎寒磊冷脸捧着茶杯,心情似乎极差。


                                                ? ? ?#24515;?#22899;人走出来,恭立在他面前:“总裁,江小姐已经表示愿意跟您生孩子,您放心吧,少夫人不会逼任何人?#22836;?#30340;。”


                                                ? ? 黎寒磊?#27493;?#30473;,目光在?#24515;?#22899;人身上停了一刻,默然不语。


                                                ? ? “总裁,您抓紧时间吧,江小姐的排卵?#31449;?#26159;这三天,如果您不想让少夫人伤心,就尽快让她怀个孩子。”


                                                ? ? 抬步,他最终拉开了门。


                                                ? ? 床上,江盈雪乖乖地躺在床上,面色绯红。


                                                ? ? 娇俏的小脸吹弹可破,婴儿般的肌肤柔软滑润,真的很像!


                                                ? ? 快步走上前,他轻轻地拢住她的身子,温柔地呼唤:“晴晴……”


                                                ? ? “唔……”眼前的女人懒懒地睁开眼,极尽妖媚地看着他,嘴里呼出的话,令他为之一冷,“好舒服。”


                                                ? ? 江盈雪的身体,如同被火烤一般,好不容?#30528;?#21040;了低温的东西,紧紧地贴了上来,顺势搂紧了他的腰身。


                                                ? ? “你不是……”黎寒磊刚想把她推开,江盈雪已经主动拉开身体,两臂一缩,短暂失神的黎寒磊被拉在了她的身上。


                                                ? ? 这个女人果然可耻!


                                                ? ? 思绪回归,黎寒磊一张原本温柔的脸,瞬间冷酷如冰,盯着眼前这个回归了骚媚本色的女人,越发地厌恶。


                                                ? ? 偏偏她长了这样一副脸?#31069;?#21407;本因为她的长相而选择她的黎寒磊,此时只有滚滚的怒火。


                                                ? ? 因为眼前正扒拉着他的衣服、想要他上的女人,实实在在地亵渎了他最为珍爱的女人。


                                                ? ? 同样是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 ? 他的脑中闪出相似的面?#31069;?#25197;唇恨想。


                                                ? ? 江盈雪的思绪慢慢回归,她不可置信地一口咬破了?#32422;?#30340;唇瓣。


                                                ? ? 她?#30431;?#30171;的手推着身上的黎寒磊:“先生,不可以,我们……”


                                                ? ? 怎么会,变成这样?


                                                ? ? 这种事情,她以前想都不敢想!


                                                ? ? 她甚至,都没有和男人牵过手啊……


                                                ? ? 泪滑下,她懵了,怕了,惊异了。


                                                ? ? 黎寒磊掀开枕头,看到了泪水?#20658;?#30340;江盈雪,他厌恶地翻身下床,唇角勾高,淡然地收?#30333;约骸?/p>


                                                ? ? 见过?#20204;?#30340;女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20204;?#30340;。


                                                ? ? 把?#32422;?#21334;了,在床上风骚了,还要流着眼泪,人?#30333;?#21487;怜。


                                                ? ? 是她脑袋坏掉了,还是以为上她的人,脑袋都是坏的呢?


                                                ? ? 黎寒磊对于床上缩成一团哭泣不止的江盈雪,根本不?#23478;还耍?#36716;身走进了浴室。


                                                ? ? 江盈雪不知道哭了多久,情事的疲累,加上身体的不适,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 ? 一会儿就做梦了,她梦见?#32422;?#31359;着一身白大褂,走进了东江第一人民医院。


                                                ? ? 她握着最崇拜的、年轻有为仰慕已久的大医生余少为的手……


                                                ? ? 余少为跟她说了好多好多,她激动得眼泪都在流……


                                                ? ? 忽然,身上一痛。


                                                ? ? 她马上听到一个声音在吼:“起来了!”


                                                ? ? ?#29240;心?#22899;人站在那里,对着抱了身子狼狈不已的江盈雪,只是哼了哼,转身走了出去。


                                                ? ? “不一会儿,门再度被打开。


                                                ? ? “她听到外面?#24515;?#31946;的?#24822;?#22768;,不过,身心俱碎的她,已经没?#34892;那?#21435;想,是谁在跟谁谈话。


                                                ? ? “此刻,她只想自由,自由!


                                                ? ? “她的?#28909;?#24471;要命,根本站不起来。


                                                ? ? “江盈雪咬牙哭起来,泪水抹了一脸。


                                                ? ? ?#29240;心?#22899;人再?#20301;?#24402;,手里端着饭还有一个水杯,水杯下压着一个白色的小纸包。


                                                ? ? ?#21834;?#35201;想活命就先吃饭,还有,等下把这个喝了。 ?#24515;?#22899;人说起话来面无感情,?#24895;?#23436;这些,转身就要?#27515;搿?/p>


                                                ? ? “江盈雪急急地喂了一声,眼巴巴地看着?#24515;?#22899;人。


                                                ? ? ?#29240;心?#22899;人的脸色柔和了一丁点,但依旧没有太多的感情,道: “?#28909;?#36873;择了这条路就好好走。 ”


                                                ? ? “她抖着身子,极力辩解: “不是我愿意的,求您跟你们老板说! ”


                                                ? ? ?#29240;心?#22899;人连理都没理,就走了出去。


                                                ? ? “虽然没有?#35009;次?#21475;,但胃真的空了,她勉强吃了几口,看到那包药,略略迟疑,最终还是喝了下去。


                                                ? ? “门外,黎寒磊冷脸捧着茶杯,心情似乎极差。


                                                ? ? ?#29240;心?#22899;人走出来,恭立在他面前: 总裁,江小姐已经表示愿意跟您生孩子,您放心吧,少夫人不会逼任何人?#22836;?#30340;。


                                                ? ? “黎寒磊?#27493;?#30473;,目光在?#24515;?#22899;人身上停了一刻,默然不语。


                                                ? ? “总裁,您抓紧时间吧,江小姐的排卵?#31449;?#26159;这三天,如果您不想让少夫人伤心,就尽快让她怀个孩子。


                                                ? ? “抬步,他最终拉开了门,走到了床边。


                                                ? ? “床上,江盈雪乖乖地躺着,面色绯红。


                                                ? ? “她身体异样的燥热,这感觉太熟悉了。


                                                ? ? “她刚刚吃的那包药……?#24418;?#39064;。


                                                ? ? “可笑,她当时竟以为对方良心发现,给?#32422;?#36865;来了感冒药!


                                                ? ? “江盈雪想努力清醒,但思绪,已被烧得浑浑噩噩……


                                                ? ? “看到黎寒磊,她不由自主贴了上去,嘴里呢喃, “好舒服……”


                                                ? ? “黎寒磊因为这句话,眼神瞬间?#28174;?#20102;厌恶。


                                                ? ? “这个女人果然可耻!


                                                ? ? “而且,她竟然还长着和晴晴相似的脸?#31069;?#31616;直是亵渎!


                                                ? ? “黎寒磊带着一?#25490;?#28779;,俯身,狠狠压了下去……


                                                ? ? “暴戾的?#22836;?#32456;于结束了。


                                                ? ? “江盈雪也终于清醒了过来,陡然尖叫了一声。


                                                ? ? “她不顾浑身的酸疼,用力推开了身边的男人, “滚开,你滚开…… ”


                                                ? ? “黎寒磊翻身下床,冷漠的扫了江盈雪一眼。


                                                ? ? “见过?#20204;?#30340;女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20204;?#30340;。


                                                ? ? “为了钱出卖身体,竟然还要装可怜。


                                                ? ? “是她脑袋坏掉了,还是以为上她的人,脑袋都是坏的呢?


                                                ? ? “黎寒磊进了浴室,洗完澡后直接出了门。


                                                ? ? “从头到尾,他没有多看哭泣的女人一眼。


                                                ? ? “江盈雪不知道哭了多久,情事的疲累,加上身体的不适,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 ? “一会儿就做梦了。


                                                ? ? “她梦见?#32422;?#31359;着一身白大褂,走进了东江第一人民医院。


                                                ? ? “她实现了?#32422;?#30340;梦想,她开心的笑着……


                                                ? ? “忽然,身上一痛。


                                                ? ? “她马上听到一个声音在吼:“起来了!”


                                                正文 第8章被卖(8)


                                                ? ? 江盈雪睁开泪水迷糊的眼睛,回归了现实。


                                                ? ? 没有医院,没有实现梦想,没有开心……


                                                ? ? 头顶上,?#24515;?#22899;人冷酷地盯着她,一双阴沉如鹰般的眼里,闪出鄙夷和不屑。


                                                ? ? 她的嘴诡异地歪了歪,手里握着一个空了的盘子。


                                                ? ? 她看着江盈雪一?#32972;?#30196;呆呆的样子,抬手哼哼着指向桌面:“把饭吃了,?#32531;?#21507;药。”


                                                ? ? “吃药?#20426;?#27743;盈雪目光,落在桌面上那个?#35813;?#29627;璃杯上,下移,下面压着一个白色的纸包。


                                                ? ? 早上吃过后,她就……


                                                ? ? 灼热、欲罢不能,和那个男人做出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事,还叫!


                                                ? ? ?#24515;?#22899;人根本懒得理她,哼哼着拉门出去。


                                                ? ? 江盈雪颤着身子用被单将?#32422;汗?#23454;,走到桌前把那包药推开。


                                                ? ? 那个男的,真可恶,竟然用药?#32422;樽约海?/p>


                                                ? ? 一个女人遭受这么多的事情,江盈雪连死的心都有了。


                                                ? ? 可是,?#32422;?#36861;求了那么久的医生梦眼看就要实现,怎么可能就此放弃?


                                                ? ? 更何况,她听说余少为博士最近也加入了东江第一人民医院。


                                                ? ? 她仰慕崇拜余少为已久,虽然她只是寥寥看过几眼照片,没有真正见过他。


                                                ? ? 但能跟着伟人学习,她通过多少努力才得到的机会呀。


                                                ? ? 江盈雪努力地逼?#32422;?#22810;?#32422;?#30871;饭,这样才有力气寻找逃亡的办法。


                                                ? ? 床头柜上,?#32929;?#30528;昨天?#24515;?#22899;人送来的那几件睡衣,件件又小又短,根本不可能穿得出去。


                                                ? ? 江盈雪呆呆地发了一阵子愣,最后决定裹床单逃亡。


                                                ? ? 窗出不了,门也是定时开关的,除了江寒磊就只有?#24515;?#22899;人会来开门。


                                                ? ? 江盈雪盘桓着,她知道女人还要来收?#30333;?#23376;,便计划着等女人开门的时候,?#32422;?#20415;冲出去。


                                                ? ? 只要出了这个门,她就可以大声呼救,?#32531;?#35753;别人替她报警。


                                                ? ? 她躺回床上,静静地?#21364;?#26426;会,一双黑宝石般的眸子,定定地看着门,默默地为?#32422;汗木ⅰ?/p>


                                                ? ? 半个钟头后,门终于被拉开,露出了?#24515;?#22899;人阴沉的面?#20303;?/p>


                                                ? ? 女人朝桌上望了望,在看到那包原封未动的药粉后,眉色一厉,急?#21606;?#21069;:“怎?#24202;?#21507;!”


                                                ? ? 因为生气,她忘了将门关好,给了江盈雪极好的机会。


                                                ? ? 她一步蹿起,跳下床就直奔门口,两手一拉,开门跑了出去。


                                                ? ? 因为被单的束缚,她根本跑不快,?#24515;?#22899;人很快追了出去。


                                                ? ? 江盈雪扯开喉咙,大叫了起来:?#29100;让?#21568;,?#35753;?#21568;!”


                                                ? ? 果然,从四面八方冲出了好几个人,清一色的黑衣。


                                                ? ? 江盈雪没想那么多,朝其中一个黑衣人跑去,揪紧他的臂:“快救救我!”


                                                ? ? 黑衣人无动于衷,?#24515;?#22899;人扭嘴命令:“把她给我抓回去!”


                                                ? ? 原来,他们都是……


                                                ? ? 江盈雪的逃亡计划就此中断,两个黑衣男子,将她扭送到了?#24515;?#22899;的面?#21834;?/p>


                                                ? ? ?#24515;?#22899;人狠狠抬手,眼底里的凶光,分明是要打她。


                                                ? ? 江盈雪吓得本能地闭上了眼,下巴跟着一紧,被人钳紧强制拉开,?#25345;?#33510;涩的粉沫,撒了进去。


                                                ? ? 当她意识到吃下的是?#35009;?#33647;时,用力地吐起来,希望可以将药粉吐光。


                                                ? ? 女人?#24202;?#32473;她这个机会,直接掐紧她的嘴,直到药粉全部融化滑入她的喉咙。


                                                ? ? 再次被送回房间,药物似乎起了作用,她变得昏昏?#33080;粒?#38381;着眼睛,一切的声音,?#24613;?#24471;遥远而不真实。


                                                ? ? 房内并不平静,细碎的声音忽远忽近,她感觉有女人细长的指划过?#32422;?#30340;脸,道:“这张脸,真的好像。”


                                                ? ? “这?#24471;?#24635;裁对少夫人的感情深厚。”


                                                ? ? “把握好度,时间一到就把她送走。”


                                                ? ? “是。”


                                                ? ? ?#26696;?#25105;削个苹果。”


                                                ? ? “是。”


                                                ? ? ?#21834;?/p>


                                                正文 第9章被卖(9)


                                                ? ? 当江盈雪再度醒来时,房间里已经安静,没有一个人。


                                                ? ? 桌上留着一把?#20142;?#30340;水果刀,散发出悠冷的光束。


                                                ? ? 鬼?#32929;?#24046;般,她滑下床,将那把刀紧紧地搂在怀里。


                                                ? ? 脸色依旧苍白,不过头?#24202;?#26197;了,烧似乎也退了。


                                                ? ? 看来,?#24515;?#22899;人给她吃的应该是感冒药。


                                                ? ? 江盈雪走回床上,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 ? 光线越来越暗淡,她的身体也越来越模糊。


                                                ? ? 桌上有一杯水,她咽了咽口水,走过去,一口气喝掉。


                                                ? ? ?#24515;?#22899;人走进来,叭地开了灯,江盈雪身?#29992;?#19968;颤,握紧了怀里的刀,本能地缩起身体。


                                                ? ? ?#24515;?#22899;人哼哼着转头去看桌子,看到上面空了的玻璃杯,满意地点头。


                                                ? ? 她没有感情地道:“总裁很快就过来,老实点。”


                                                ? ? “大姐!”江盈雪的脑袋又开始晕沉起来,?#30475;?#31934;神,每说一句话都十分吃力,“让我离开吧,钱,我叫我?#21482;?#20320;们!”


                                                ? ? “无?#27169; ?/p>


                                                ? ? 女人转身,给她的只是这样的两个字。


                                                ? ? 江盈雪从床上爬起想要追上去,身体里猛窜出一股欲火,她在原地摇了摇,脸色发?#20303;?/p>


                                                ? ? 熟悉的感觉,她……被下药了。


                                                ? ? ?#35009;?#26102;候?


                                                ? ? 江盈雪抬眼看到那个?#35813;?#30340;玻璃杯,后悔到几乎要咬舌自尽。


                                                ? ? 为?#35009;床?#33021;放过她?


                                                ? ? 身体里的火气越来?#35282;烤ⅲ?#22905;用力咬紧唇,取出刀狠狠地在?#32422;?#33218;上划下一?#19969;?/p>


                                                ? ? 血水涌出,剧烈的疼痛,使得她的神智清晰了一些。


                                                ? ? 体内翻涌的奇?#21046;?#27969;缓了下来,江盈雪愣愣地看着臂上滚下来的血珠,喘着?#21046;?/p>


                                                ? ? 她不要,再也不要跟那个男人,发生那种事情!


                                                ? ? 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不知何时来到床前,黑色的西装裤,妥帖地盖住鞋面,往上是修长的男人的?#21462;?/p>


                                                ? ? 江盈雪猛然一惊,抬头,看到那张冰冷的男人脸时,吓得连唇都在褪色。


                                                ? ? 她本能地拾起枕头,将流血的臂和?#38497;?#20102;起来。


                                                ? ? 她只用一双受惊小?#20882;?#30340;眼,盯紧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全身绷紧。


                                                ? ? 黎寒磊不?#22836;?#22320;眨眨漂亮的双眼皮,不屑地哼了哼,把她的表情,看成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 ? 他很不?#22836;?#22320;甩掉西装外?#31069;?#38706;出里面天蓝色横纹衬衫,拉开领带,朝她扑过来。


                                                ? ? 多余的话都不想说,直接将她压在身下,双手横蛮地去扯她身上的床单……


                                                正文 第10章被卖(10)


                                                ? ? “不要!”异性的碰触,惹得江盈雪身体一阵阵痉挛。


                                                ? ? 她绷紧手,借着臂上的痛楚,倔强地保持着清醒。


                                                ? ? 黎寒磊清晰地感觉到了江盈雪的?#20174;Γ?#22068;角噙起讽刺的冷笑,勾唇,狠狠地道:“欲迎还拒?你倒挺会调情的,这样我或许会更?#34892;?#36259;。”


                                                ? ? 大手一挥,将床单直接扯掉。


                                                ? ? “不!”江盈雪哪里是黎寒磊的对手,她缩紧了眉,一张小脸皱巴巴地苦着,屈辱?#24615;?#24230;涌上来。


                                                ? ? 她本能地抽刀,胡?#19994;?#21010;向黎寒磊。


                                                ? ? 黎寒磊被手和胸口处,突然涌出的痛感惊醒。


                                                ? ? 他冷眸一沉,伸掌将江盈雪那只?#19968;?#30340;手捏紧,看到了臂和胸口划开的两条血痕,抢过刀用力地甩了出去。


                                                ? ? 马上,江盈雪被他拎起狠狠地甩下了床,所有的情欲,就此退去。


                                                ? ? 江盈雪雪白的身体,颤?#23545;?#31354;气里,大眼盈满泪水,却偏偏以倔强的姿态看着黎寒磊。


                                                ? ? 她咬紧下唇,一张脸上没有半丝血色。


                                                ? ? 黎寒磊大步走来,再次将她拎起,强迫她与?#32422;?#23545;?#21360;?/p>


                                                ? ? 他眼底里的戾气锐利,像无数的刀剑要将她生生刺穿。


                                                ? ? 江盈雪身上一丝不挂,屈辱感惹得她咬唇更深,紧紧地闭上了眼。


                                                ? ? 他会干?#35009;矗?/p>


                                                ? ? 所有恐怖的?#20302;?#28044;上,她的身体?#32538;?#33324;颤抖,却连一声该有的求救都没?#23567;?/p>


                                                ? ? 足足看了江盈雪三分钟,黎寒磊想了各?#32456;?#30952;她的方法,最终在看到那张精致的脸时,泄了气。


                                                ? ? 手一松,她掉了下去,摔在地板上。


                                                ? ? “你该庆?#26131;约?#38271;了张好脸!”他冷哼,简单收?#30333;约海?#36208;了出去。


                                                ? ? 长了张……好脸?


                                                ? ? 江盈雪抚上?#32422;?#28151;了冷汗和眼泪的脸,心里一阵阵地委屈。


                                                ? ? 如果不是因为这张脸,她的身上或许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吧。


                                                ? ? ?#24418;?#36864;却的药物,一阵阵地摧残着她的心身。


                                                ? ? 江盈雪不得不跑进浴室,用最冷的水浇洗身体,一遍一遍地抹着身上的点点印迹。


                                                ? ? 直到身上被搓红,搓?#31069;?#22905;不得不承?#24076;?#36825;?#31258;?#23475;是刻?#25970;?#24515;的,?#36864;?#20877;怎么洗也无法洗掉。


                                                ? ? 一直洗到天色微亮,江盈雪才僵着冰冷的身子出来。


                                                ? ? 屋里,?#24515;?#22899;人不知道?#35009;?#26102;候到来,吓得她反射性地缩了身子,双手抱紧滑着水滴的上身。


                                                ? ? ?#24515;?#22899;人还是面无表情,却突?#32531;?#24680;地划过一眼来,目光比以?#26696;?#21152;狠厉。


                                                ? ? 她没有多说话,甩过一套衣服在她脚下。


                                                ? ? 江盈雪抖着身子,用了好大的劲,才换上了那套衣服。


                                                ? ? 简单而保守,她觉得心安了好多。


                                                ? ? 抬头,滴水的发铺在脸上,她看起?#24202;?#30333;?#20465;?#32780;又狼狈。


                                                ? ? 她的唇抖了几次,才用哑哑的声音问出:“今天……几号?#20426;?/p>


                                                ? ? 本以为?#24515;?#22899;人会如以前一样,对她的问题爱理不理,谁知她竟然开了口:“十二。”


                                                ? ? 十二,她在这里竟然呆了三天?


                                                ? ? 三天!就如一个世纪般,她经受了这辈子最沉重的屈辱和惊吓,一颗心就此破碎。


                                                ? ? 江盈雪再没?#24418;时?#30340;,娇弱脆软的身子晃了?#21361;?#24515;一点点被撕成了碎片。


                                                ? ? 之后,黎寒磊像把她忘记了一般,再不出现。


                                                ? ? 她被带到了一处破旧的小房子里,光线很?#24471;?#26377;窗,白天跟晚上一样。


                                                ? ? ?#21051;?#26377;人准时送来吃的,?#24515;?#22899;人也跟着失了踪。


                                                ? ? 而她,头?#24895;?#22806;昏沉,除了醒来?#36828;?#35199;就是睡,无止境地睡。


                                                ? ? 到底睡了多久?


                                                ? ? 她?#32422;?#37117;不知道,却早已习惯了黑暗?#31361;?#27785;。


                                                ? ? ?#21051;?#37325;复着相同的事情,连?#32422;?#26159;谁都快忘记。


                                                ? ? 这样,最好,至少不用在清醒中煎熬和焦灼。


                                                ? ? 梦想,?#35044;剑?#26410;来,这一切的一切渐渐暗淡,在眼前?#31283;?#25104;无尽的黑暗,她已经?#24202;?#21040;光明。


                                                ? ? 终于有一天,她再度看到了?#24515;?#22899;人熟悉的冷脸。


                                                ? ? 女人一挥手,她被两个黑衣人架着上了车。


                                                ? ? 这次没有蒙眼睛,直接被送到了一处私立高档医院。


                                                ? ? 只有一名医生,在?#24515;?#22899;人的监控下,细心地为她做了一?#30423;?#30340;检查,而后对着?#24515;?#22899;人摇头。


                                                正文 第11章卖身钱


                                                ? ? ?#21485;?#23450;?#20426;敝心?#22899;人狐疑的目光打在她身上,问的却是医生。


                                                ? ? 江盈雪抬头看到了巨大挂历上画到二十五号上的勾,舔了舔唇。


                                                ? ? 半个?#25314;?#36807;得真快!


                                                ? ? 医生很用心地点头:“是的,张管家,没?#23567;!?/p>


                                                ? ? 张管家撇嘴点头,穿了一身灰色工作服,大步踏过来,在江盈雪面前停了一阵子,挥手:“把她送走!”


                                                ? ? 黑衣人将她甩下后,头也不回地上车绝尘而去。


                                                ? ? 江盈雪孱弱的身体,在风里瑟瑟发抖。


                                                ? ? 她转身,看到了熟悉的小巷,往里再走一百?#31069;?#23601;是跟父亲一直租居的房子。


                                                ? ? 小小的,二十来?#30699;祝环?#19968;厅。


                                                ? ? 还要回去吗?


                                                ? ? 她抹抹泪花,这才发现手里还握着一张纸,细看,却是一张支?#34180;?/p>


                                                ? ? 她这才记起,一个长相俊美的黑衣人,离去?#20658;?#24751;地看看她后,递上来一张纸:“这是你的尾款。”


                                                ? ? 尾款。


                                                ? ? 50万。


                                                ? ? 她心里一阵阵地泛酸。


                                                ? ? 清白的身子,最终被一张支票买走,多么讽刺!


                                                ? ? 江盈雪对于未来和爱情,有过无数的幻想。


                                                ? ? 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是以这种方?#21073;?#20132;出?#32422;?#30340;第一次。


                                                ? ? 黎寒磊的五官愈加模糊,她抹掉脸上的泪花,发誓要将这个可恶的男人,彻底地忘记。


                                                ? ? ?#29100;?#27454;,捐款,大家伸手救救我?#24378;?#24604;的尿毒症患者小欢欢吧,她才八岁……”


                                                ? ? 移动游行车上,一伙大学生模样的人站在上面,面前放了个捐款箱,一个人拿着话筒动情地?#21834;?/p>


                                                ? ? 车上拉开的一个大横幅里,有一张放大的照片,里面一个女孩睁着一双大眼睛?#28174;是螅?#19968;时间望进了江盈雪的心里。


                                                ? ? 车子来到了面前,?#27809;巴?#30340;人对着她道:“小姐,帮帮忙吧,才八岁的小?#23194;鎩!?/p>


                                                ? ? 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孩,一双眼睛望过来,刚好落天支票上。


                                                ? ? 江盈雪像被火烫了般,迅速一甩,将支票甩进了捐款项。


                                                ? ? “?#24653;弧!背?#23376;远去,女孩消失,那双企盼的大眼也消失,她的心却因为支票的离失,而轻松了起来。


                                                ? ? 也好。


                                                ? ? 转身,她跳上一?#23601;?#24448;?#26143;?#30340;公交车,在东江第一人民医院外跳了下来。


                                                ? ? 她的心无?#35828;?#32039;张,东江第一人民医院如以往般?#35009;?#37117;没变。


                                                ? ? ?#24202;?#30340;仍那么多,医生仍那么匆忙,医院前停着的车子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永远填满。


                                                ? ? 江盈雪抽着心,快步走到医院的公示?#30422;啊?/p>


                                                ? ? 她迅速搜寻,在?#19994;?#37027;张医院招聘人员公示表后,脸色一白,心急剧撕?#36873;?/p>


                                                ? ? 公示栏里贴着三张陌生的面?#31069;?#23545;他们加以介绍,都是?#25964;?#36890;过?#38469;?#36827;入医院的新人。


                                                ? ? 没有她!


                                                ? ? 她原本是第一名的,却因为这一场事故……


                                                ? ? 她眼里再次滚下了泪水,抖着肩膀哭个不停,心里委屈得不得了。


                                                正文 第12章寻死


                                                ? ? 工作丢了,清白丢了,前程丢了……


                                                ? ? 她无精打采地走出去,茫然地站在路边,车来?#20302;?#22312;眼?#25226;?#36895;闪过。


                                                ? ? ?#35009;?#37117;没有了,活着……还有?#35009;?#24847;思呢?


                                                ? ? 江盈雪两眼一闭,朝着车道,直直地走了进去……


                                                ? ? 叭叭的喇叭声响起,她充耳?#27425;牛却?#30528;即将到来的痛苦。


                                                ? ? “小姐,小心!”清亮的声音传来,她的臂被人一抓,由人搂着?#39034;?#20102;车道。


                                                ? ? 她睁开眼,看到头顶上一张年轻白皙的脸庞,正对着?#32422;海?#30524;?#30528;?#27987;的是关?#23567;?/p>


                                                ? ? 江盈雪看着对方,觉得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 ? 在看到她睁眼,对方眸子直了直,迅速闪过一抹奇异,马上?#25351;?#20102;正常,“小姐有?#35009;?#24819;不通的也不用拿命去拼,人活一次不容易,光学走路说话就要好几年,用寻死的心做点?#35009;床?#34892;呢?#20426;?/p>


                                                ? ? 他的声音清?#35797;踩螅?#24102;了淡淡的玩世不恭。


                                                ? ? 江盈雪感觉一股春风,?#21040;?#20102;?#32422;?#27515;水一般的身体,?#23601;此?#35010;的心,一点点?#27492;鍘?/p>


                                                ? ? 不再那般痛,也不再那般绝望。


                                                ? ? 猛?#29615;?#29616;?#32422;?#27491;躺在他的怀间,江盈雪尴尬地抽回身体,拉了拉衣服,轻声道:“?#24653;弧!?/p>


                                                ? ? ?#21834;?#24819;清楚了?#20426;?#20182;歪着头笑,双臂自然垂下,手指干净?#39034;ぃ?#36523;体每一处都显露着干?#24359;?/p>


                                                ? ? 江盈雪点点头,面对这个有着和煦笑容的男人,她哪里还有勇气说出不想活的话来。


                                                ? ? 更何况,他说的话真的好有道理。


                                                ? ? 长大本来就不容易,有必要为了一次的伤害去寻死吗?


                                                ? ? 男人放开她,露出两排雪白牙齿的同时,眯上了那双狭长的眸,多少显出点纨绔子弟的痞态,总让人轻易想到花心的公子哥。


                                                ? ? “没事就好,回去吧。”


                                                ? ? 他拍拍她的肩,像个用心的大哥哥,江盈雪的心头暖了暖。


                                                ? ? 身后一名护士模样的人,喘着气跑来,将男人拉了一把:“余医生,黎太太已经来了,她的状态不是很好,院长正在找您呢。”


                                                ? ? 男人的脸色微微一变,眼底分明盛了焦急,不再和她多说,头也不回地跑向医院。


                                                ? ? 他是这里的医生?


                                                ? ? 江盈雪眨眨眼,无比地羡?#20581;?/p>


                                                ? ? 江盈雪在街头胡乱走了一圈,不断地?#25300;孔约骸?/p>


                                                ? ? 她不知不觉中走到了?#34915;?#19979;,却在看到楼?#23653;?#22242;身影时顿下步子。


                                                ? ? 江盈雪眼底划过复杂的情愫,最后,平静成一潭无波的冷淡。


                                                ? ? 蹲在那里歪嘴抽烟的江?#21361;?#20063;发现了江盈雪。


                                                ? ? 他站起来脸上拉开粗落的笑,瘸腿快步走来:“回来啦?#20426;?/p>


                                                正文 第13章无情的父亲,冷酷的家


                                                ? ? 江盈雪没有吭声,用力绞着指头。


                                                ? ? 面对江?#21361;?#22905;真的找不到一句可以说的话。


                                                ? ? 如果,不是已经习惯了这个家,她还真的不想?#20556;?#21040;他。


                                                ? ? 江涛完全无所谓的样子,将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阵子:“去哪儿了,那头早就给我打电话?#30340;?#22238;来了,怎么这么晚才到?#20426;?/p>


                                                ? ? 她不想回答,错身而过,直接?#21606;?#20986;租屋。


                                                ? ? “江盈雪,你反啦!”江涛怒吼着跑过来,身体一歪一歪,嘴巴歪得更明显,“老子把你养了这么大,现在就不待见啦?#20426;?/p>


                                                ? ? 江盈雪直接停下身子,瞪着?#32422;?#30340;养父,心里说不出来?#35009;?#28363;味,咬着唇一声不?#28020;?/p>


                                                ? ? 江?#25105;?#19981;再多说,毛乎乎的手一伸,摊在她面前:“拿来。”


                                                ? ? “拿……?#35009;矗俊?#30473;头轻锁,反射性地问。


                                                ? ? 江涛不满地?#32531;?#30524;:“钱呀!你平白给人玩了,这么大半月的一个蛋都没下,人家只给了一百万的尾款五十万,不是交到你手上了吗?#31354;?#26159;的,人家说了,要是怀了孩子给两百万,要是生下来是个儿子给五百万……”


                                                ? ? 他的话?#21364;致?#21448;?#28895;?#27743;盈雪?#21387;?#22320;直想捂耳朵。


                                                ? ? 把?#32422;?#30340;女儿卖了,连声问候都没有,反倒在钱上斤斤计较。


                                                ? ? 她忍不住眼泪就流了下来,心?#32531;?#25250;道:“没有!”


                                                ? ? 说完,迈脚朝楼道里走。


                                                ? ? 江?#25105;?#25226;拽过来,把江盈雪拉得在原地连打两个趔趄。


                                                ? ? 他睁着两只铜铃眼,就吼了起来:“你***忘本啦?老子把你养这么大就得了这么个下场?老子花女儿的钱天经地义的事,怎么你是给还是不给?#20426;?/p>


                                                ? ? 江盈雪只顾着哗哗地流泪,哽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 这些年里他说?#35009;矗?#20570;?#35009;矗?#22914;何对她冷淡都能接受。


                                                ? ? 唯独这一次,真的把她的心生生刺穿,冷到了冰点。


                                                ? ? 委屈无处发泄,她顾不得别的,也跟着吼了起来:“爸,我可以工作挣钱给你花,你现在这么对我不是太过份了吗?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


                                                ? ? “痛个屁!”江涛完全不理会江盈雪的控诉,一心扎在了钱眼里,“老实说,钱藏哪儿了,快给老子拿出来!”


                                                ? ? “真的没?#23567;!?#27743;盈雪把?#32422;?#36523;上的衣服,抖了几抖。


                                                ? ? 她身上没有口袋,不可能藏得住一张支?#20445;?#25674;开手,冷淡地道,“我把它捐了。”


                                                ? ? “你***……”江涛气得嘴巴歪到了耳朵边,恶狠狠地瞪着江盈雪,举高手就要打下来。


                                                ? ? 江盈雪索性?#32531;?#24515;,闭紧了眼,冷笑道:?#25353;?#21543;,打完了我们就再?#35009;?#26377;关系了。”


                                                ? ? 手最终没有落下来,江涛咂咂嘴,哼哼起来:“想跟我扯清关系?想得美!老子花心思养了你这么多年,正图回报的时候呢!”


                                                ? ? 他转身,扭着身子朝外走去,边走边拨电话。


                                                ? ? 江盈雪抚着胸口,不是为躲过一劫而庆?#36965;?#21364;为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心酸。


                                                ? ? 回到家,刚打开门,一阵阵酸腐味传来。


                                                ? ? 她忍不住捂上嘴,却见桌上十几天前摆的那桌庆功宴,还在那里。


                                                正文 第14章不可以


                                                ? ? 江盈雪强忍着作恶的感觉,一点点将垃圾倒进垃圾筒。


                                                ? ? 心里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又一阵阵泛酸,她的眼泪扑簌簌落个不停。


                                                ? ? 她以为长大了就可以自由掌控命运。


                                                ? ? 然而,现在却被父亲无情地出卖。


                                                ? ? 江盈雪抽抽噎噎收拾完房间,突然听到了唔唔的响声。


                                                ? ? 她找了一圈,才发现?#32422;?#30340;小手机?#22278;?#30528;电,摆在小房间里陈旧的书桌上。


                                                ? ? 看到熟悉的?#24597;耄?#22905;调整了好久的呼吸,才有勇气接下来。


                                                ? ? ?#25300;梗?#30408;雪,你怎么回事,电话也不接,人也不见,这大半个月都干?#35009;?#21435;啦?竟然连东江医院的工作都不要了,是不是傍上大款做阔太太啦?#20426;?#22909;友?#32622;?#25935;这番话里带着关切,带着揶揄。


                                                ? ? 她完全不知道江盈雪发生了?#35009;?#20107;,说起话来自然没心?#29615;巍?/p>


                                                ? ? 听到傍大款做阔太太这样的话,江盈雪好不容?#36164;?#25342;好的心情再度崩溃,哗哗地流着眼泪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 ? “盈雪……”


                                                ? ? ……


                                                ? ? 公园,小椅上。


                                                ? ? ?#32622;?#25935;睁大眼睛,听着眼泪汪汪的江盈雪说完?#32422;?#30340;遭遇,一张嘴张得老大。


                                                ? ? 她直接弹跳走?#24202;?#21487;置信地吼:“竟然会有这种事,他还是你爸吗?盈雪,他们这是非法拘禁,得报警!”


                                                ? ? ?#32622;?#25935;向来行事风风火火,拉起江盈雪就真要去报警。


                                                ? ? 江盈雪死命地把手往回抽,眼泪?#32728;?#25273;了一脸,虽然狼狈却越发楚楚可怜,娇?#26469;?#24369;,看得人心里一阵阵不忍。


                                                ? ? 她摇头?#21387;?#22320;闭紧了眼:“不可以,会连累我爸……”


                                                ? ? “你呀!?#32503;置?#25935;挫败地放了手,却与她?#24403;?#25104;一团,眼里闪着泪花。


                                                ? ? 江盈雪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 ?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20426;绷置?#25935;问。


                                                ? ? 江盈雪深呼一口气,眼睛又红又?#31069;?#25380;出一抹笑,“医院的工作没了,我需要再找?#29615;?#24037;作。”


                                                ? ? ?#32622;?#25935;的眼睛一亮,“我之前听我舅舅说,他上班的私人会所在招服务?#20445;?#25105;帮你?#39280;?#20182;!”


                                                ? ? 江盈雪有点犹豫,?#20843;?#20154;会所?会不会不太好……”


                                                ? ? ?#32622;?#25935;挽住她的手臂,“我舅舅说过了,那儿很正规的,你放心啦。”


                                                ? ? “?#24653;?#20320;,敏敏。”江盈雪感动的说。


                                                ? ? 会所就会所吧。


                                                ? ? 她现在还有更多的选择吗?


                                                ? ? ……


                                                正文 第15章最爱的女人(1)


                                                ? ? 云顶澜?#21073;?#40654;家祖宅所在地。


                                                ? ? 玛莎拉蒂高速冲进大门,车子刚一停下,他就?#32422;?#24320;门下车,快步向里面走去。


                                                ? ? 此时,?#21534;?#37324;一片?#22681;濉?/p>


                                                ? ? 佣人们低头不语,其中一个面露惧意,正瑟瑟发抖。


                                                ? ? 一个面色苍白,却十分娇美的女子跑过去,扑进了黎寒磊怀里:“磊,你终于回来了。”


                                                ? ? 黎寒磊原本冰冷的脸,一时间温柔起来。


                                                ? ? 他抚着女子瘦削的肩头,柔声问道:“晴晴,这是怎么了?#20426;?/p>


                                                ? ? 韩晴儿从他的臂弯间抬头,看一眼那个可怜的佣人,“磊,我可不可以不喝药了,好苦。”


                                                ? ? 黎寒磊想起余少为的话,“晴晴,听话,喝了药病才能控制得住。”


                                                ? ? ”我喝了好多年了,不要喝了。磊,我不要喝了。“韩晴儿窝在黎寒磊怀间又哭又求。


                                                ? ? 黎寒磊点了点韩晴儿的鼻梁,道:”宝贝,余少为正尽力寻?#22812;?#39635;,只要?#19994;?#23601;可以不用喝药了。“


                                                ? ? ?#34987;?#27809;?#19994;?#21527;?#20426;?#38889;晴儿皱下了眉头。


                                                ? ? 黎寒磊温柔的目光看入她的眸底,保证道:”晴晴,相信我,一定会?#19994;?#30340;,我,一定会救你!“


                                                ? ? 我,一定会救你!


                                                ? ? 他的心突然一颤,想起这句话,正是韩晴儿曾经说给他听过的。


                                                ? ? 那时他们都小,他却无缘无故地相信,她真的会救?#32422;骸?/p>


                                                ? ? 尽管,后来反倒是他救了她。


                                                ? ? 黎寒磊一边示意佣人再端一碗来,一边将韩晴儿扶在沙发上,捋着她的发。


                                                正文 第16章最爱的女人(?#29627;?/p>


                                                ? ? 想到以前,黎寒磊的嘴角微微上扬,“晴晴,还记得山后的那道涯吗?有一天我掉下去了,你竟然说要去救我,呵呵……”


                                                ? ? 韩晴儿的身子微微一僵,极不?#22836;?#22320;道:”以前的事情有?#35009;?#22909;提的,我都忘记了。“


                                                ? ? 黎寒磊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异样,心微微失落。


                                                ? ? 他发现韩晴儿极不?#19981;?#25552;两人小时候的事情,那些美好的回忆,似乎并没有给她留下多少印象。


                                                ? ? 韩晴儿意识到黎寒磊的沉默,抬头,?#34892;?#24515;慌的握上了他的大手:“磊,对不起,我心里有事,所以……”


                                                ? ? “没?#38534;!?/p>


                                                ? ? 韩晴儿大半个身子落在他的怀里,眼底染了浓浓的情意,转而,阴了阴,微微?#39034;?#36523;来,“磊,结果出来了,那个女人没有怀孕。”


                                                ? ? 黎寒磊原本柔和的俊脸一时间沉下,像在隐忍着极大的怒火,?#24202;?#19981;爆发,只是捏紧拳一声不?#28020;?/p>


                                                ? ? 韩晴儿并未注意他的表情,继续道:“要不这样,我们重新找人,相信一定可以在爷爷八十大寿之前生下孩子。”


                                                ? ? 黎寒磊盯上了韩晴儿的脸,沉声道,“是不是?#34915;?#21448;给你施压了?她说了些?#35009;矗俊?/p>


                                                ? ? “没……没?#23567;!?#38889;晴儿神色紧张,连连摇头,眼泪滚了出来。


                                                ? ? 虽?#29615;袢希?#21364;轻易让人窥出了她的委屈。


                                                ? ? 果然是她!


                                                ? ? 黎寒磊抽手取出电话,按下一个?#24597;搿?/p>


                                                ? ? 韩晴儿紧张地伸手过来夺,嘴里叫着:“磊,不要这样!妈真的?#35009;匆裁?#35828;,真的!是我?#32422;海?#26159;我?#32422;?#35273;得好没用,竟然不能给你们黎家生孩子,占着妻子的位置却?#35009;?#20063;做不了!”


                                                ? ? 她的眼泪滴滴打在黎寒磊的手上, 黎寒磊抱住她的身子, “晴晴,你为?#35009;?#24635;是那么善?#36857;?#24635;是那么在意别人却从不关心?#32422;海俊?/p>


                                                ? ? 韩晴儿理着黎寒磊的黑发,任由他抱着?#32422;?#30340;腰。


                                                ? ? 她嘴角撇开娇美的笑颜:“磊,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其它的我都不在乎。”


                                                ? ? 都不在乎,他的晴晴从小就是这样,只要别人好,她?#35009;?#37117;不在乎。


                                                正文 第17章风流余少为


                                                ? ? “舒心”私人会所。


                                                ? ? 江雪盈身穿制服,端着几瓶高档红酒走进长?#21462;?/p>


                                                ? ? 这是她现在的工作,会所的一名服务生。


                                                ? ? 清白丢了,生活总要继续,?#32622;?#25935;的表舅在这里当保安,才将她引荐了进来。


                                                ? ? 江盈雪走到132号房前,认真辨认清楚门号,才推门?#24613;?#36208;入。


                                                ? ? “等一下,我?#31383;傘!?#22823;堂经理在背后出现,一把从她手里将酒水抢过,满脸堆笑的推开门。


                                                ? ? 江盈雪还没来得及退开,就听到经理捏着嗓子,用讨好的语气说,“黎总,我给您送酒来啦。”


                                                ? ? 她下意思的往里看……


                                                ? ? 瞳孔迅速放大,差点尖叫出声。


                                                ? ? 她及时掩住嘴,身子不由的发麻……


                                                ? ? 那张熟悉的脸!那个男人!


                                                ? ? 他竟在这里!


                                                ? ? 几乎是一瞬间,江盈雪慌乱的转身就?#21360;?/p>


                                                ? ? 而包间里的黎寒磊被突然打扰,厉眸一抬,正要开口骂人。


                                                ? ? 眼角余光,却突然扫到门外一抹匆忙闪开的背影……


                                                ? ? 黎寒磊微微拧眉,心里突?#29615;?#38391;了起来。


                                                正文 第18章想女人了?


                                                ? ? 江盈雪慌不择路的逃开后,靠在走道转角处,深呼了一口气。


                                                ? ? 手覆上胸口,可?#24895;?#21463;到心脏异常的跳动。


                                                ? ? “江盈雪,你在这里啊,有人找你。”同事在身后突然出声。


                                                ? ? 江盈雪吓了一跳,惊慌的转过身。


                                                ? ? 同事眼神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20426;?/p>


                                                ? ? “没事没?#38534;!?#27743;盈雪急忙摆手,转移话题,“谁找我?#20426;?/p>


                                                ? ? “说是你爸爸,在休息?#19994;?#20320;呢。”


                                                ? ? 父亲?


                                                ? ? 他来干嘛?


                                                ? ? “?#24653;?#20320;。”江盈雪和同事道?#32531;螅?#24613;忙赶向休息室。


                                                ? ? 推开休息室的门,江盈雪看到父亲正翘着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揣着一瓶水。


                                                ? ? 看到她,父亲热情的凑过来:“雪儿,工作累不累呀?吃饭了没?#20426;?/p>


                                                ? ? 江盈雪有点受宠若惊,因为养父一直不赞成她上班挣死钱,现在却突然对她这么关心。


                                                ? ? 是的,他是她的养父。


                                                ? ? 十岁时,她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的家里。


                                                ? ? 而之前十年的所有,她一点点印象都没?#23567;?/p>


                                                ? ? 而养父一早就将养她的目的说得清清楚楚,长大挣大钱,养他!


                                                ? ? “爸,你……”


                                                ? ? 江盈雪话还说完,就被父亲笑呵呵的打断,“雪儿啊,之前的事我很后悔,所以我托人请了东江医院的院长过来。”


                                                ? ? 江盈雪惊讶,“真的吗?#20426;?/p>


                                                ? ? “真的真的,待会你给人院长好好解释解?#20572;?#20105;取能被原?#25314;?#37325;新被医院收入。?#22791;?#20146;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水递给江盈雪。


                                                ? ? 江盈雪激动的接住过瓶子,打开,把水全喝了。


                                                ? ? 江盈雪喝完水,正想问父?#33258;?#38271;?#35009;?#26102;候来,突然,一阵眩晕。


                                                ? ? “爸,我头好晕……?#34987;?#36824;没说完,江盈雪就昏倒在地。


                                                ? ? 江涛奸诈的笑着,打了个电话,不到?#29615;?#38047;,两个保镖进来了。


                                                ? ? “嘿嘿。”江?#26410;?#30528;手,“人我给你们弄好了,钱是不是……”


                                                ? ? 一个保镖递给他一张支?#20445;?#27743;涛双眼冒光,赶忙接住。


                                                ? ? 保镖二话不多说,直接?#33268;?#30340;把昏睡中的江盈雪扛出了休息室。


                                                正文 第19章人尽可夫?


                                                ? ? 江盈雪睁开眼的时候,入眼的是一张放大的男人的脸。


                                                ? ? 她惊得想往后缩,但身体疲软得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 ?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男人。


                                                ? ? 昏迷前的记忆一下子涌上来。


                                                ? ? 她,又被父亲卖了。


                                                ? ? 江盈雪又惊又怕又心碎,眼泪唰唰的掉。


                                                ? ? 男人并不估计她的眼泪,整个人扑了上来,?#33268;?#30340;撕扯着她的衣服。


                                                ? ? 江盈雪极力挣扎着喊出声,“啊……放开我!别碰我!唔……”


                                                ? ? “小妞,老子让你享受享受,哈哈……”


                                                ? ? 江盈雪眼睁睁的看着?#32422;?#30340;衣服一件件没了……


                                                ? ? “不要,求你,不要……”


                                                ? ? 就在江盈雪彻底绝望的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碰”的一声,门被撞开。


                                                ? ? 来人把看门的男人几脚踹飞,并且在他?#32728;?#26538;之前,他已一个快步飞身入屋,将床上的男人扭下了床。


                                                ? ? “不要动!”黑色的手枪对准了手中的男人,外面的手下如定了穴般不敢再踏进一步。


                                                ? ? 竟是他!


                                                ? ? 江盈雪泪眼汪汪地躺在床上,看着突然出现的黎寒磊。


                                                ? ? 她身体根本无法动弹,美艳如雪般的皮肤吹弹可破,极致的诱惑极致的柔弱。


                                                ? ? 黎寒磊目光愤恨地朝她射过一眼,江盈雪无辜到了极点。


                                                ? ? 他直接扯过被单甩出去,罩的不是她的身子,而是门口几个男人的眼睛:“不要拉开被单,否则你们的老板必死无疑!”


                                                ? ? 被单下安静下来,而刚被扭下床的男人这时转过头。


                                                ? ? 他马上认出了黎寒磊,吼了起来,“姓黎的,你欺人太甚,竟?#36824;?#21040;老子的床上来了!”


                                                ? ? 黎寒磊?#27604;?#20063;认识这个被?#32422;?#25511;制叫嚣的男人,他是本市的小企业家?#34923;?#31036;,面子上的事业不大,底下的事情却搞得风风火火,开赌场,走私?#37202;貳⑶怪?#24377;药?#32422;?#25152;有高利润的东西,无所不能。


                                                ? ? 在东江这块地上,暗下的势力和黎寒磊几乎不相上下。


                                                ? ? 两人虽然是竞争关系,却从来没?#24515;?#32763;过。


                                                ? ? 不想,终于还是撞到了一块。


                                                ? ? 黎寒磊生气地一脚将他踹开,他巨大的身体直接撞在床脚。


                                                ? ? 他脱下西装铺在了江盈雪的身上,这才冷冷出声,“不好意思,这个女人是我的!”


                                                ? ? ?#36454;?**……“?#34923;?#31036;眼巴巴地看着床上如玉般清纯冰滑的女人,发狠的话只吼到一半就终止。


                                                ? ? 对面,黎寒磊已经毫不容情地推弹上膛,冷冷掀唇,”枭总想跟我?#20154;?#30340;枪快吗?#20426;?/p>


                                                ? ? 一代枭雄栽在对手身上,?#34923;?#31036;哪里服气,随手操起一根粗大的落地衣帽架甩过来,砸向黎寒磊。


                                                ? ? 显然,他比那帮没用的手下要大胆得多。


                                                ? ? 只是,随着呯呯几声,在衣帽架被踢回去打向?#34923;?#31036;的同时,一枚指弹准确地打在了衣帽架上,一个反弹……


                                                ? ? ”啊—“


                                                ? ? 倒下的是被单里的一个手下,他捂紧的腿上滚出汩汩的血液。


                                                ? ? 这无疑于最强劲的挑?#30130;?#40654;寒磊的这一动作,比直接将?#34923;?#31036;打趴下还要让人丢脸。


                                                ? ? 以一敌二,一心二用,当他是?#35009;?#20154;!


                                                ? ? ?#34923;?#31036;完全疯狂,闪着红眼寻找更有力的武器。


                                                ? ? 外面,匆匆跑来了手下,”老大,大事不好,大事不好,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 ?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被人看到动枪动刀可不是一件好事,?#34923;?#31036;不得为?#32422;?#30340;前程事业和面子作想。


                                                ? ? ”哼!“扭嘴射过来愤恨的一眼,他最终被一帮手下拉走。


                                                ? ? 黎寒磊拾起床上的江盈雪?#35009;?#26377;多待。


                                                ? ? 打打?#37145;保?#23545;于黎寒磊?#27492;?#19981;是?#35009;?#24618;事,早就习以为常。


                                                ? ? 而江盈雪却是初次碰见,身?#29992;?#28872;痉?#21361;?#25238;个不停。


                                                ? ? 她眼睛闭紧,根本不敢看黎寒磊半眼。


                                                ? ? 他……竟然是……


                                                ? ? 一想到他握着黑漆的手枪,噬血无情的模样,她连心尖都在抖,抖得全世界都在破碎。


                                                ? ? 如果身体可以动,她一定会挣扎着跑掉的。


                                                ? ? 黎寒磊并没有离开,却反身回了原来的那间?#22836;浚?#23558;她丢在了床上。


                                                ? ? 丢,是的,他极不屑地将她丢在了床上,像对待?#20054;?#30340;垃圾。


                                                ? ? 江盈雪狂抖着唇,她知道?#32422;呵?#20182;一句?#34892;唬?#21364;因为经历了刚刚的?#32043;眨?#24590;么也无法成语。


                                                ? ? ”人尽可夫?#31354;?#22815;贱的!“


                                                ? ? 黑宝石般的眸子陡然一睁,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黎寒磊:“什……么……”


                                                ? ? ?#36454;?#36947;不是吗?#20426;?#40654;寒磊从鼻头里哼哼出这样一句话,鄙夷得直接将她视为粪土,?#23433;?#19979;了我的床,就等不及要投到别人的怀里去了?#20426;?/p>


                                                ? ? 他分明记得别墅的床上,有一滩处子之血。


                                                ? ? 他也分明地感受到了,她身体的那张薄膜的破?#36873;?/p>


                                                ? ? 现在的女人,都是怎么了?


                                                ? ? 真如现下流行的那样,破罐子破摔,跟一个男人做和跟一百个男人做,没有区别了吗?


                                                ? ? 江盈雪无法接受这样的话,她摇摇头无助地想要解?#20572;?#32780;黎寒磊已经?#31361;?#19968;般“?#19969;?#19968;声。


                                                ? ? 她以为他明白了?#32422;?#30340;处?#24120;?#20250;听到体贴的话语,不想说出来的?#26696;?#21152;伤人:“我想起来了,我们上床的时间已经快过去一个月了,?#21387;幀!?/p>


                                                ? ? ?#21387;?#22905;会耐不住寂寞急着出来卖了,说?#27492;?#21435;都是钱忍的祸。


                                                ? ? ”他给了你多少钱?#20426;?/p>


                                                ? ? 一连串的污辱加追问,江盈雪觉得?#32422;?#34987;无数的粪水淋过,全身上下又臭又脏,已经无法入眼。


                                                ? ? 眼前这个男人,不仅夺走了她的身子,还极尽所能地污辱她,真是太过份了。


                                                ? ? 她一闭眼,火气噌地蹿了上来,赌气道:”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还有?#35009;?#22909;说的!“


                                                ? ? ?#28909;唬?#26089;被他认定是这样的女人,真的没有?#35009;?#21487;说的。


                                                ? ? “***!”黎寒磊咬牙骂起了脏话,看到眼前的江盈雪连话都不屑跟?#32422;?#35828;,更泛起威信被人触犯的怒火。


                                                ? ? 他长指一?#30130;?#30452;接扯掉那件盖着江盈雪身上的西装,以一个优美的抛物线甩出去。


                                                ? ? 马上,他高大的身子覆了上来,嘴角斜出一抹邪肆:“那我们就来做。”


                                                ? ?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


                                                ? ? 江盈雪觉得?#32422;?#26681;本就是从?#24378;?#36827;入了虎窝,眼前这个男人比刚刚那个花衫男人还要横蛮,还要霸道。


                                                ? ? 身体一丝不挂,唇马上被男人的唇?#33268;?#22320;封住、吮吸。


                                                ? ? 他的唇压得好紧,牙探出来在她的唇上无尽啃咬。


                                                ? ? 这个吻一点都不美好,带着?#22836;?#30340;痛楚。


                                                ? ? 她着力挣扎,他的唇却像上了?#21898;悖?#36148;着她就是?#29615;拧?/p>


                                                ? ? 血腥味浓重,江盈雪知道?#32422;?#30340;唇,被他咬破了。


                                                ? ? 变态!还有?#20154;?#26356;变态的吗?


                                                ? ? 为?#35009;从?#36828;都会遇到这些可恶的男人!


                                                ? ? 黎寒磊丝毫不关心她心里的想法,那股清淡干净的香味,再度从檀口中传入他的舌尖,就像舔到了香甜的蜜汁,他欲罢不能。


                                                ? ? 原本只想给她一个警告,此时却已完全收不住势。


                                                ? ? 他身体里那股未退尽的情欲涌上来,急切地渴望着她的身子。


                                                ? ? 她的身体无法动弹,却可?#24895;?#35273;到痛楚。


                                                ? ? 江盈雪眼睁睁地看着他在?#32422;?#36523;上,做下这些可耻的事情,却无能为力。


                                                ? ? 她只能徒劳无力地骂着:?#32503;?#27667;,畜牲,给我滚开!“


                                                ? ? 黎寒磊占据了她,享受着她的美好。


                                                ? ? 他心情大好,?#28783;?#27668;也荡然无存,?#31095;?#22320;拉开唇角:“我不叫流氓,也不?#34892;?#29298;,更不叫给我滚开,以后,记住,叫我黎寒磊。”


                                                ? ? 叫他个鬼!


                                                ? ? 江盈雪痛苦地缩紧了眉头,咬牙只能在心里骂。


                                                ? ? 这样的酷刑,不如直接给她一?#29420;?#24471;痛快。


                                                ? ? 她到底前世欠了这个男人?#35009;矗?#20026;?#35009;?#35201;跟他?#21862;?#19981;清。


                                                ? ? 疯狂的?#21152;校?#24182;没有因为她的不愿意而停止。


                                                ? ? 这晚,身上的男人像一头饿狼,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究竟多少次,她也不知道。


                                                ? ? 最终,因为受不了这无止境的索取,她软软地晕了过去。


                                                ? ? 再度醒来,江盈雪仍是?#21990;?#35064;的躺在床上。


                                                ? ? 阳光射来,应该是早上,她反射性地伸手一?#29627;?#19968;张纸条从指间滑落。


                                                ? ? 伸手,拾起。


                                                ? ? 支?#32503;?#20010;字将她的脑子迅?#20556;?#27963;,刷地坐起,这才看到?#32422;?#19968;丝不挂的身体。


                                                ? ? 她……昨晚……


                                                ? ? 昨晚的画面一幕一幕地回放,她的满脑子闪着男人乖戾的俊脸,鄙夷的目光,摇动的身体。


                                                ? ? 她……怎?#20174;?#33853;进了那个男人的手里?


                                                ? ? 男人,那个男人说他叫黎寒磊。


                                                ? ? 她抱紧身子,像秋风中的落叶,瑟瑟地抖了起来。


                                                ? ? 咬着唇,泪水却怎么?#19981;?#19981;下来。




                                                看全本请联系微信

                                                更多小说请关注公众号:xiaoxiangjiashuwu

                                                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温州麻将的基本规则 快3今天的开奖号码 福彩刮刮乐在线刮 pk计划全天2期 有没有破解足球比分的软件 pk10人工计划下载 时时规律口诀 北京10pk赛车手机版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破解 双色球大小 体育彩票11选5助手 六开彩开奖现场772773 重庆时时五星公式 山东时时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时时彩超级计划王 飞艇4码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