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微笑的死者 《尸案调查科·无间行者》新书连载二

                                                九滴水CSI2018-12-14 17:09:32

                                                ?死者的嘴角竟然挂着一抹微笑。









                                                “司元龙,你换衣服能不能关门!”叶茜一把推开办公室的木门,冲?#39029;?#30528;嗓子喊道。

                                                ?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尖叫,惊得着实不轻。

                                                ?

                                                “知道我在换衣服,你还看!”

                                                ?

                                                “啧啧啧……你最近身材保持得不错嘛!”叶茜一脸坏笑地帮我带上房门。

                                                ?

                                                按理说,今年叶茜就应该转正了,可悲剧的是,她的实习期?#25346;?#24448;后顺延。按照领导的说法,她?#25346;?#20197;实习生的身份在科室再待上一年。

                                                ?

                                                这要归结于去年我们破获的“鲍黑贩毒集团”案。本来这个案件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可叶茜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主动?#19994;?#19978;头把她跟陈雨墨之间的事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

                                                叶茜的行为涉及隐瞒不报、通风报信等嫌疑,虽然案件破获十分成功,主要的口供以及证据也是叶茜拿下的,但功不抵过,而且要不是明哥和徐大队联名担保,追?#31185;?#26469;,这件事可真够她喝一壶的,延期转正一年的处罚已经是轻上加轻。

                                                ?

                                                用叶茜的话说,“我不允许我的从警路上有任何的污点?#34180;?#22905;话说得是漂亮,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毫无疑?#23454;?#25104;了被殃及的那条池鱼,大会小会我们俩没少挨批评。虽然我心里多少?#34892;?#19981;悦,但好在这件事解开?#23435;?#21644;叶茜之间的心结,我俩也重归于好。

                                                ?

                                                砰!我正要提裤子?#20445;?#25151;门突然打开了。“?#19968;姑换?#22909;,你怎?#20174;?#24320;门?”

                                                ?

                                                “什?#20174;?#24320;门?”不是叶茜的声音。

                                                ?

                                                我抬头一看:“磊哥,啥情况?”

                                                ?

                                                ?#26696;?#32039;的,你别想着出门了,发命案了!”

                                                ?

                                                “啥?在哪里?”

                                                ?

                                                “市西郊,张圩村,我在楼下等你们,抓紧时间。”

                                                ?

                                                ?我三下五除二把原本换下来的警裤又重新套上,叶茜也在这个时候穿好制服站在房门前。来不及吃午饭的我们,坐着那辆装满设备的现场勘查?#25285;?#26397;案发现场驶去。

                                                ?

                                                云汐市西郊因多山、资源稀少、道路不便等,导致那里的经济相当落后,周围六个村落的经济来源基本上都是“靠天收?#34180;?#21644;别的市一样,落后地区的青壮年基本都外出务工贴补家用,村中的?#29992;?#22810;是老人和孩子。也正是这个原因,那里的发案率极低,平时有个盗窃案件就算是顶天了,发命案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

                                                前后花了近两个小?#20445;?#25105;们才驶入案发的村落。还没下?#25285;?#36879;过车窗便能看到村南头的一座院子门口被围得严严实实。村民们一个个抻着脖子站在警戒圈外向院子内望去。很显然,那里便是案发现场。

                                                ?

                                                “徐大队。”明哥朝着不远处的一个身影喊了一句。

                                                ?

                                                ?“哎呀,冷主任,你们终于来了。?#22791;?#25165;还挂满愁容的徐大队,一见到我们顿时轻松了不少。

                                                ?

                                                “什么情况?”明哥开门见山。

                                                ?

                                                徐大队翻开笔记本,熟练地介绍道:“死者名叫李芳,女,31岁,就住在那个院子里。”

                                                顺着徐大队手指的方向,我们又一次朝案发现场看了一眼。

                                                ?

                                                ?#26696;?#25454;我们的初步调查,李芳的丈夫张丛宝几年前坠河溺水死亡,李芳和张丛宝的父母也相继去世,家里只剩下李芳和她的独子张庆生。现在的情况是,李芳被人杀害,张庆生下落不明。”

                                                ?

                                                “行,那我们先进去看看现场再说。”

                                                ?

                                                “好。”徐大队亲自领?#32602;?#25226;换上勘查服的我们送进?#21496;?#25106;圈。

                                                ?

                                                现场是一个坐南朝北的院子,院门是两扇锈迹斑斑的铁门,铁门上没有任何的锁具,院墙也就是一圈象征性的土坯墙,力气大的人一脚便可以踹倒。

                                                ?

                                                站在门前的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拿出勘查灯,开始?#35828;?#19968;步的处理。几分钟后,我轻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放下了手中的工具,结果不容乐观。

                                                ?

                                                人之所以会在接触物体上留下手印,多半还是因为手指汗腺分泌的?#25346;海?#20687;案发现场这种布满锈迹的铁门,人手在接触?#20445;挂?#20250;吸附这些细小的颗粒,颗粒堵塞指纹缝隙,使得指纹无法完全遗留在客体上。人们在生活中都接触过生锈严重的物?#32602;?#36890;常的结果是整个?#32456;?#27838;满铁锈,这正是手指?#25346;何皆?#25104;的。

                                                ?

                                                其他人站在门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一举一动。?#19968;?#27809;来得及转身告知他们结果,明哥已经帮我推开院子大门,示意我开始第二步客体处理——院子地面。几年的磨合,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

                                                这里比我想象中要整洁许多,院子内并没有摆放很多东西。靠近院子的西边,整齐地码放着一排排啤?#30772;浚?#30446;测有上百个之多;院子的东边是一个用红蓝塑料雨布搭建起来的狗窝,一?#25442;?#29399;正趴卧在地上,用惊恐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它或许是这起案件最直接的目击者。

                                                院子地面上的脚印很清晰,不用耗费太长的时间。20分钟后,我深吸一口气,站在了?#34892;?#29616;场,也就是这座院子的堂屋门外。

                                                ?

                                                破旧的木门随着阵阵微风吹过,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我用戴着手套的右手捏了一下木门的边角,稍稍一用力,木屑在我指尖上变成面粉般的碎末。木门早已腐朽不堪,和布满锈迹的铁门一样,这里也留不下指纹。

                                                ?

                                                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但?#19968;?#26159;抱着一丝希望开始了处理工作。随着指纹刷的几次挥动,我心中最后一点?#24515;?#20063;烟消云散。胖磊在我身边架好相机蓄势待发,我俩相视一眼之后,轻轻地推开木门,昏暗的屋内也因为这一米阳光变得亮堂起来。

                                                ?

                                                还没来得及观察屋内的家居摆设,一股?#31508;?#30340;血?#20219;?#32902;意地蹂躏我的鼻子,我很不适应地转过头换了口气,这才定睛朝屋内望去。

                                                ?

                                                一贫如洗,是我?#38498;?#20013;出现的第一个?#35270;鎩?#25972;个堂屋最多30个平方,两个老旧的衣柜,一张布满油污的小方桌外加一张土床,便是全部?#19994;薄?/span>

                                                ?

                                                房屋的墙面上已经出现了一指多宽的裂纹,白色墙皮早就不见踪影,一块块红色方砖裸露在外。屋内地面也是泥土地,和屋外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要稍微平整一些。

                                                ?

                                                “小龙,有没有?#35759;齲俊?#32982;磊站在我身边关心地问道。

                                                ?

                                                闻言,我稍微集中了一下注意力。

                                                ?

                                                虽然胖磊的领域是刑事照相,但他也是身经百战的专家?#37117;?#26415;?#20445;?#20182;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是因为他知道这种泥土地面是最难处理的客体。

                                                ?

                                                我们在一般室内提取的足迹大多是?#39029;?#36275;迹,这种足迹在瓷砖、木地板等光滑的客体上可以形成很好的?#24202;睿们?#20809;一打便清晰可见。可室内泥土地面处理起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因为地面本身就布满了大量同?#19976;?#30340;细小?#39029;荊?#38795;子踩上去形成的鞋印容易模糊,这就好比把一个红色物体扔进红色的?#25512;?#26742;内,然后让你辨?#24076;?#32477;对会让你傻傻分不清楚。

                                                ?

                                                我看着光溜溜的地面,除了一碗打翻在地上的青椒茄丝和两个馒头外,根本看不清一点足迹的影子。

                                                ?

                                                “磊哥,关门,我要在暗室里观察一下。”常年侦查命案的经验告诉我:作为刑事技术?#20445;?#19968;定要有良好的心理素?#23460;?#21450;抽?#22570;?#31499;的执念,屋内那条被残害的生命还在等?#23435;?#20854;申冤,我不能有一丝的懈怠。于是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

                                                将近半个小时过去了,?#21494;?#32982;磊做了一个“OK”的手势,屋内闪光灯几次爆闪后,我把其他三人喊了进来。

                                                ?

                                                明哥习惯性地拉?#27515;?#20083;胶手套,直接来到死者的床前。

                                                ?

                                                这是一张长二?#20303;?#23485;一?#35013;?#22303;床,它与炕的区别在于,炕下面的?#27426;?#21487;以烧火取暖,而这种土床则没有这样的功能,它只是用黄土掺石块垒起来的立方体。因为造价低廉,这种床在我们这边经济极为落后的农村几乎家?#21494;加小?/span>

                                                ?

                                                此时的死者佝偻着身子,头部下垂靠在床头,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挡住了她的面貌,凝固成块状的暗红色血液布满了死者整个左胸,她双腿掩在盖被之中,血肉模糊的双手搭在?#33046;擼?#22443;被破损露出的棉絮吸满了暗红色的鲜血。虽然她已经没了声息,但我总有一种她会随时站起来的错觉。

                                                ?

                                                “双手锐器伤?”明哥?#34892;?#30097;问。

                                                ?

                                                “死者有过抵抗?”叶茜在一旁插了一句。

                                                ?

                                                根据刑警队的调查,李芳因病常年?#28304;?#19981;起,从她左胸口的血液分布来看,嫌疑人的杀人方式应该是用锐器刺入其心脏,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会有本能的反抗行为,最直接的就是?#30431;?#25163;抓住?#24230;校?#25152;以形成这种抵?#32929;?#20063;属正常情况。

                                                ?

                                                明哥没有说话,而是仔细地观察着死者的双手,从他紧锁的眉头来看,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几分钟后,明哥掀开了死者单薄的上衣,一个“I”形状的锐器伤口出现在?#23435;?#20204;的面前。

                                                “心脏锐器穿刺伤,一刀毙命。”

                                                ?

                                                “屋内有明显的翻动痕迹,嫌疑人会?#25442;?#26159;入室抢劫杀人?”我结合我勘查的情况给出了一个结论。

                                                ?

                                                明哥并没有回答我,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

                                                ?

                                                “难道不是?”我没?#35828;?#27668;。

                                                ?

                                                “不是这个问题,我发现了一些疑点。”

                                                ?

                                                “疑点?”

                                                ?

                                                “对,从致命伤上分析,嫌疑人应该是一刀致命,而且速度相当快。你们再看看死者的双手。”说着,明哥用力掰开了那双挂着血痕的青紫色双手。一条条划入肌肉的线条状锐器?#32902;杪业?#24067;满了死者两只?#32456;啤?/span>

                                                ?

                                                ?#26696;?#25165;叶茜推测得没错,死者双手上的伤口是抵?#32929;耍?#32780;通过致命伤创口我可以?#38553;ǎ?#23244;疑人是一刀致命,就算死者双手曾握住?#24230;校?#22312;她双手上应该也?#25442;?#24418;成一?#20142;?#26465;抵?#32929;?#25165;是,根本?#25442;?#24418;成这种错综?#19995;?#30340;伤口。”

                                                ?

                                                “会?#25442;?#27515;者跟嫌疑人之间发生了激烈的?#34013;幔俊?#25105;脑补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

                                                明哥很不确信地摇了摇头,接着他拿出直尺示意我抓住,?#30431;?#26469;还原当时的情景。

                                                ?

                                                “死者被害前端坐于床前,也就是说她很清醒,从死者双手锐器伤口的深度来看,死者当时握住?#24230;?#25152;用的力量很大。”

                                                ?

                                                “嗯。”我们都认同地点?#35828;?#22836;。

                                                ?

                                                “如果是这种情况,那每一次抓握形成的伤口,最多只有一?#20142;?#26465;,且方向一致,这才符合常理。但你们看看死者的双手,不同方向的锐器伤口有三条以上,也就是说,死者和嫌疑人之间有过多次争夺,如果嫌疑人速度够快,死者?#25442;?#26377;这么多次的机会接触?#24230;小!?/span>

                                                ?

                                                “你是说嫌疑人在杀人前曾经犹豫过,所以才放慢了速度?”我好像明白了明哥想要表达的意?#32908;?/span>

                                                ?

                                                “小龙,你在勘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室内有财物损失?”

                                                ?

                                                “不确定,但是屋内的抽屉被翻动过。”

                                                ?

                                                “被翻动过?”

                                                ?

                                                “对。”接着我翻开?#23435;?#30340;勘验?#20107;?#26412;,“屋子西边墙角的衣柜内有浮?#21494;喜?#30340;现象,并且我在柜子抽屉上提取到了三根并联的指节印记,如果这手印是嫌疑人的,那他可能从抽屉中拿走了某样东西。”

                                                ?

                                                “如果真是入室抢劫,死者李芳常年?#28304;?#19981;起,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那他为什么要杀人灭口?”叶茜?#34892;?#19981;解。

                                                ?

                                                “会?#25442;?#26159;熟人作案,死者跟嫌疑人熟识,嫌疑人在侵财的过程?#34892;?#36857;败露,他才杀人灭口?”我提出了另外一种假设。

                                                ?

                                                “你觉得死者家里这种状况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胖磊补了一句。

                                                ?

                                                “那只有一种可能。他要的是命,不是财!”

                                                ?

                                                “目前只有这个可能。”明哥很?#38553;?#22320;点?#35828;?#22836;。

                                                ?

                                                “仇?#20445;?#24773;?#20445;?#36824;是……”叶茜开始漫无边?#23454;?#25512;测。

                                                ?

                                                “暂时无法确定,先把现场勘查完再说。”明哥说完用手抬起了死者的头颅。

                                                ?

                                                “啊!”这一举动,把叶茜惊吓得喊出声来。

                                                ?

                                                ?死者的嘴角竟然挂着一抹微笑。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