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处心积虑嫁给富二代以后......

                                                蜜思喵2019-01-14 02:42:24
                                                点击上方?蜜思喵?
                                                关注一只颜值和情商都随时在线的喵


                                                你来 ?#19968;?#26679;百出的为你服务
                                                你走 我假装毫不留恋的挥手


                                                ? ? ?图| 来自网络 ?

                                                人们拥有的金钱是自由的工具

                                                追逐的金钱则是奴役的工具

                                                ? ———卢梭






                                                岑小麦22岁时嫁给了25岁的黎跃,是奉子成婚。

                                                ?

                                                黎跃是开发商的儿子,帅气俊朗,高中毕业就被送去美国“镀金?#20445;?#35265;过?#19968;?#28921;油的大世面,混到文凭以后空降自家公司成为副总,他压根儿没想过娶这个瘦小黝黑,三流大专毕业,市郊杂货铺老板的女儿。

                                                ?

                                                当时,她跟着他一个发小的女朋友来KTV里玩,穿着廉价的粉红化纤连衣裙,竟然不会用点歌器,不会喝洋酒。坐在一屋时?#24515;?#22899;间,有一眼望穿的怯弱与自卑。

                                                ?

                                                他从没见过这么土气的女孩,像她的名字一般,带?#25490;?#20316;物特有的朴实单?#20426;?#20182;觉得挺有趣,便主动要了她微信,用纯熟的套路撩拨,一个月后就顺利剥光了她的衣服

                                                ?

                                                他覆盖上她单薄的身体时,发现她连牙关都在打颤,他略感扫兴,动作停滞下来,她立?#20174;盟裙?#20303;他的腰,搂紧他脖子,主动挺身向前。

                                                ?

                                                他毫不留情的长驱直入,等察觉到她过份的干涩紧致时,那层薄薄的阻碍已被捣破,他震惊之下,竟然过早倾泻而出。他迅速抽离,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大腿根处蜿?#35759;?#19979;一缕缕血丝,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艳丽如火。

                                                ?

                                                事后,他给她微信转账2万,她始终?#25381;?#28857;接收,他有点紧张,很怕她纠缠。可是三个月过去了,她如?#24605;?#33976;发,他才放下心来,偶尔还会生起一丝愧疚。

                                                ?

                                                直到她家一堆健硕粗糙的?#30422;?#21644;叔伯们拿着验孕单坐在他家别墅的豪华客厅里,虎视眈眈盯着他,宣称小麦保留了沾有他精斑的内裤,可以告他强奸时,这丝愧疚才荡然无存。

                                                ?

                                                她一言不发,一直在哭,他妈妈信佛,不主张堕胎,也不愿?#34385;?#38393;大了难看,?#28872;?#29255;刻后,便拍板答应了小麦家连儿带母进门的要求;他爸爸也没意见,但提出只领证不办婚礼的硬性条件。小麦家众亲眷欢天喜地的离去。

                                                ?

                                                看似圆满的收场,黎跃却心烦意乱,心里满是阴沟里翻船的羞耻,老司机被菜鸟下了套的屈辱。他已?#20174;?#36807;来,上床那天,是她刻意选的危险期,他本打算戴套,也是她轻轻按住他的手:“没事,?#20197;?#23433;全期。”

                                                ?

                                                谁能无欲无求,只是欠缺契机。


                                                小麦的确有私心,明知黎跃对她的新鲜感会一闪而过,依然想利用自己仅有的?#26102;荊?#29992;那具纯洁无暇的身体去赌一赌,看能不能赌上繁花似锦的未来,摆脱灰头土脸的命运。


                                                所以,领证后,黎跃对她冷若冰霜,有时还会当她面赤裸裸的聊骚约炮……可她知道,自己根本?#25381;?#29983;气的资格。

                                                ?

                                                熬到儿子出生后,公婆对她的态度倒是温和许多,还给她封了个大红包;黎跃有时?#19981;?#36887;逗儿子,?#20154;?#20063;尝试着靠近时,他就如触电般离开。

                                                ?

                                                她想尽一切办法和他建立感情,甚至鼓起最大的勇气穿上性感睡衣和各种情趣制服敲开他房门,可他永远嫌恶地?#30431;?#28378;?#34180;?/span>

                                                ?

                                                渐渐地,她也心如死灰。

                                                ?

                                                日子实在无聊,儿子一岁时,她用公婆给的红包当启动资金做起了代购,跟着几个姐妹每月跑韩国人肉?#23500;酢?#35946;门媳妇的?#20449;疲?#36135;真价实的保障,迅速积累了?#24049;?#30340;信誉,生意越做越顺。儿子三岁时,她?#29273;?#20043;前的小团体,又发展了新的合伙人,搞定了欧美和日本线的代购渠道,私房钱越赚越多。

                                                ?

                                                此时,她穿衣打扮已有了审美,会化精致的妆容,土气全然消褪,经济上完全独立。人人都说她是逆袭的传奇,黎跃依然当她透明。

                                                ?

                                                没什么比身体和情感的枯竭更能摧毁一个女人了,金钱只能粉饰外表的光鲜,填不满内心的孤寂。

                                                ?

                                                而且,她悲哀的发现,自己从来?#25381;?#20307;会过性的美妙。和黎跃不愉快的第一?#21361;?#20063;是唯一一?#21361;?#38500;了恐惧就是刺痛。

                                                ?

                                                但她感觉体内随时澎湃着一股难以?#31181;?#30340;热流,像要将她淹没。

                                                ?

                                                如今想解决这种?#36335;?#24120;简单,有各式各样的app,可她一?#25381;?#27668;面对?#31895;?#30340;隐患。二?#25381;?#27668;面对自己。

                                                ?

                                                她偷偷买了个跳蛋,使用几次后也索然无味。她到底还是渴望一具鲜活温热的肉体,渴望皮肤被抚摸时的火花四溅。她不想再深夜难眠,如行尸走肉,苍?#23376;?#31354;洞。?


                                                一年后,终于等到要?#19994;?#20154;,同样在KTV?#40092;叮?#21516;样散场后送她回家,路上加了微信。他有迷人的腹肌,会用深情的眼神对她凝视,探撩拨?#23500;睪现?#21518;,两人就心照不宣的在车上发生了关系。

                                                ?

                                                狭小的空间里,他?#30431;?#22352;到他身上,捧起她的脸,和她唇舌纠缠,然后沿着脖子慢慢往下吻,她感觉自己一寸寸地被点?#32908;?/span>

                                                ?

                                                他一步?#38477;?#32784;心引导着她,扶着她的腰调整位置和角度,撞击的动作由缓至疾,她忍着最初的疼痛和不适,配合他的节奏,竟慢慢?#19994;?#20102;感觉。

                                                ?

                                                激情褪去后,她忍不住流下了欣慰的泪水。他舔掉她脸上的眼泪,对她说:“你是我从今以后,唯一想睡的人。”她将他的?#26041;?#36148;于自己赤裸的胸口,然后放声大哭。

                                                ?

                                                后来,他们痴缠的地点从车里变幻到公园深处,酒?#19978;?#25163;间,还有邻市的星级酒店……在他越来?#37066;ち业?#36827;攻下,她解锁了许多新姿势,也终于体会到抵达巅峰的快乐。

                                                ?

                                                她感激他,是他?#30431;?#25104;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她对他的依恋越来越深,她动摇了,她准备离开黎跃,与他厮守终生。

                                                ?

                                                他得知后,?#35753;挥?#24778;喜,也?#25381;谢怕遙?#21482;委婉的表示,自?#21644;?#36164;失败,欠了20万外债,不能负担两人将来的生活。

                                                ?

                                                她纠结良久,终于从客户预付款里转走20万到他账户,向他表明了破釜沉舟的决心。

                                                ?

                                                可他就此渺无音信,无人能联络,无人知去向。那边厢客户和供货方又催得紧,她只好硬着头皮跟婆婆借了20万周转。

                                                ?

                                                焦头烂额的处理完生意之事,终于静下来整理思绪时,她才明白这是一场彻?#28902;?#23614;的骗局。可她惊觉自己竟然还在回味他曾给予过她的,她从未在黎跃那里获取到的浪漫与激情。她恨不起来。?


                                                她只是恹恹地回到家中,双目空洞地躺在床上,一觉睡到天昏地暗。

                                                ?

                                                睁眼时窗外一片漆黑,有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黎跃鬼魅般走进来,这是四年来他第一次踏足她的卧?#25671;?/span>

                                                ?

                                                他开灯,把一叠照片扔在她面前,她挣扎着坐起来,看到照片上,是她和那个骗了20万的男人在车里拥吻,她香肩半露,神情迷醉。

                                                ?

                                                画质很好,两人眉目清晰可辨,显然出自专业器材。

                                                ?

                                                她强撑的尊?#32420;?#38388;全面溃败,嘶哑着吐出三个字:“离婚吧!”

                                                ?

                                                黎跃像被点了痒穴般大笑:“离婚?你?#21040;?#23601;结,说离就离?你以为你是谁?#20426;?/span>

                                                ?

                                                继而又是狰狞的冷笑:“我这辈子最恨被人当傻子愚弄,尤其被你这样一个乡巴佬下套!从你设计嫁给我那天起,我就发誓不会让你好过!什么时候离婚我说了算,你就慢慢熬吧!”

                                                ?

                                                说完扬长而去,走到门边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了,你以后最好别再干什么让我家名誉受损的事,你那点演技简直丢人现眼!不妨告诉你,你的破事,是你以前一起跑韩国的一个姐?#30431;?#19979;找我说的,我和她已经上过床了,她活儿是真不错,哈哈哈!”


                                                小麦颓然的往后倒去,她只觉身处山崩地裂,霹雳连绵的旷野上,末日已至,再无力回天。

                                                ?

                                                她贪恋的那一点点温暖,沉沦过的一?#26410;?#20132;欢……?#19997;蹋?#37117;变成血淋淋的嘲讽。

                                                ?

                                                众生如棋,谁能?#27833;?#23487;命的因果?

                                                ?

                                                骗人者,人恒骗之。


                                                用心机和处女之身换来的形式婚姻,早在她脱掉第一件衣服起,就注定是一场噩梦。



                                                往期热文

                                                婚礼上的危险邂逅

                                                任你炮火连天,我自刀口舔血

                                                我们的身体,终究在空洞的交合

                                                我对你,只剩失控的冲动

                                                欲望无法驾驭,迷情却能撤销


                                                【约稿.转载.合作请联系:snowwhite328】

                                                你喵等你赞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虚拟货币钱包标识是什么意思 水果老虎机小游戏 纽伦堡必买 戴高乐机场蒙彼利埃 河南11选5app 20选5偶数走势图 广西11选5遗漏 莱特币行情 增加提醒 香港期货交易技巧 独行侠vs太阳赛事分析 狂野亚马逊援彩金 澳门威呢斯幸运龙宝贝 欢乐球吃球怎么快速涨粉 三国杀霸业 川崎前锋对名古屋鲸八分析预测 七乐彩走势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