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多年深爱,等来的却是他亲手把她送进人间地狱.

                                                樱桃小?#24213;?#28304;分享2019-01-14 22:54:25

                                                他把烟踩在皮鞋底下,姿态已经放到最低:“我都还给你,你承受过的一切,我都还给你,你重新回来……”

                                                “怎么还?#20426;鼻切?#23113;倏转身,泪水打湿眼睫:“你想怎么还?我说的你会信吗?我说我没给陈可下药,没推她下楼,我说我没有推过陈蓉,你信吗?你不信的!”

                                                顾遇北沉沉看着她:“信!我信!”

                                                他现在只恨自已被醋意恨意蒙弊了眼睛,他原本最信任的人便是她,最在意的人也是她。

                                                这一点,从未改变过。

                                                “现在你?#30340;?#20449;了?现在你才来?#30340;?#20449;了?我在精神病院煎熬三年,我给陈可下跪认罪,我被逼跳江,我的孩子……”她再也控制不住泪水滚落。

                                                “对不起!”他想上前,把她拥抱。

                                                ?#20999;?#23113;却再次退次,她?#35828;?#24456;急,身子撞上墙壁。

                                                他怕她疼,不敢再逼上前,定在原地,痛苦地凝着她:“是我瞎了眼,是我,你受过的苦我通通都还给你,你重新回来,我全部都还给你,可不可以?#20426;?/p>


                                                ——多年深爱,等来的却是他亲手把她送进人间地狱。


                                                ?

                                                第1章 疯人院


                                                从早上8点到中午12点,?#20999;?#23113;被安排做了无数场[测pingyin试],回答了不下千百道题,终于听到冷面护士平板的声音。?


                                                “505号患者,你可以出院了!”?


                                                从医院出来,?#20999;?#23113;缓缓转身,向身后的精神病院看去,忍不住泪水泉涌。?


                                                她收回目光,转身,步伐生硬地往前走去。?


                                                然而,在看到马路边的黑色路虎后,她的步子生生定住了。?


                                                身子一瞬都变得僵?#30149;?


                                                顾遇北一身冷厉的精工纯黑西装,寒着脸直向她大步走来。?


                                                她警惕地看着他:“你来做什么?#20426;?


                                                三年前,就是这个她像白痴一样?#26377;?#29233;到大的男人,亲手把她绑上精神病院的车,送进这座人间地狱!?


                                                “杀个人只?#20040;?#19977;年精神病院来偿还,?#20999;?#23113;,你想得未免太天真!”男人嗓音如冰,一把扯过她纤细的手腕。?


                                                “我没有杀人。”三年前,?#20999;?#23113;无数次歇斯底里地重复过这句话,没人信她,此刻,再说时,她自已竟已经平静下来了。?


                                                果然时间无敌,再大的伤,再大的痛也能抹平吧。?


                                                但似乎能抹平的只有她,而顾遇北对她的不信任和恨,显然并没有被抹掉一分。?


                                                “到了今天,你还狡辩?好,我给你解释的机会,当年我上天台,亲眼看到可可坠楼,而你?#20999;?#23113;刚把手从栏?#36865;?#38754;收回来,而且在上天台前,可可喝过的咖啡里查出含有迷幻药成分,你可别忘了,那天所有秘书办的咖啡都是你买的,你个贱人到是编一个可信的理由来试试,看是不是能给你自已开罪!”顾遇北咬牙切齿,手上的力道似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

                                                骨头碎裂的痛让?#20999;?#23113;泪如泉涌,心里的痛更胜过骨头的痛,她想咽回眼泪却怎么也做不到,嗓音冷得发颤:“顾遇北,你他妈就是个瞎?#27185;?#38472;可明明是自已坠的楼,你看到的时候,我是伸手想救她,而且我也从没有给她下过什么狗屁药,她的?#26639;?#25105;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有!”

                                                ?

                                                嘭,她的身子被他突?#32531;?#29408;摔到?#36947;錚?#22836;撞到?#24471;?#26694;,顿时,她痛得?#28304;?#37117;变迟钝,一个字也再说不出来。?


                                                意识反而跟着清醒过来。?


                                                她对这个男人究竟还抱有什么幻想呢??


                                                他哪怕念她一分好,看在她曾苦苦爱恋他那么多年的份上,他都应该再去把那件事彻查一遍,而不是从始至终只认定她是杀人凶手而恨她入骨。?


                                                她?#20999;?#23113;哪怕再嫉妒陈可得到他的爱,也绝对不屑?#33945;?#25481;她的法?#27185;?#26469;得到他行尸走肉般的躯体!?


                                                看她倒在副驾座上再不吭声。?


                                                他更怒:“不继续狡辩了?没词了?你听好了,这辈?#27185;?#25105;都绝不会让你好过!”?


                                                ?#20999;?#23113;心里悲凉,嘴唇嗡了嗡,终是没再说什么。?


                                                她无凭无据,又能证明什么呢??


                                                ?#24213;?#21457;动,?#20999;?#23113;一咬牙,突然扑过去紧抓住他的方向盘。?


                                                顾遇北?#26438;?#21049;住?#24213;樱?#19968;肘掀翻她,暴吼:“你疯了?#20426;?


                                                ?#20999;?#23113;定定看着男人尽管暴怒依然英俊如斯的面宠,悲凉而笑:“是啊,我是疯?#27185;?#21018;刚还?#36824;?#22312;疯人院呢。”?


                                                不知为何,听到她说出疯人院三个字,顾遇北坚冰般的心脏居然微微抽疼了一下。?


                                                她手搭上?#24471;?#25226;手,看向他的脸,苍白的嘴?#19988;?#28982;在笑:“你认定是我杀死了你的心上人,是不是只要我死了,你就能不恨我了?#20426;?


                                                ?#24471;?#38497;地被她推开,紧接着,她闭着眼睛便往车流不息的大马路上,一脸绝然地冲去。?


                                                顾遇北几乎是同一时间踹门下车,把她从一辆急刹住的?#24213;?#21069;面扯了回来。?


                                                ?#36947;?#30340;司机探出?#25918;?#39554;一通才开走。?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都抵偿不了你对可可犯下的罪!”顾遇北再次把她扔进?#36947;錚得?#38145;死,坐上车,?#24213;?#30142;驰向前。?


                                                看着他黑沉如夜的脸,?#20999;?#23113;心脏都在惊恐地抽搐:“你要带我去哪里?我要下车!”


                                                第2章 从那里跳下去



                                                顾遇北冷笑,?#24213;?#38497;地提速到极致。?


                                                十分钟不到,急刹而停在CBD中心的顾氏大楼前。?


                                                ?#20999;?#23113;脸色变得惨?#20303;?


                                                三年前,就是在这三十六层的顾氏大楼顶上,陈可从顶层像只鸟儿一样坠下,化成一滩惊悚的碎骨和血水。?


                                                她还沉浸在惊惶的回忆里,顾遇北拉开?#24471;牛?#20982;神恶煞便把她扯了出去。?


                                                ?#20999;?#23113;双腿都一片虚软,不知道是怎么跟着他来到的顶楼。?


                                                “想以死抵罪是吗?你现在就从那里跳下去!”顾遇北把她扔在天台的地板上,长臂指向陈可当年坠下楼的方向,冷声命令。?


                                                ?#20999;?#23113;抬起眸,苍凉而笑:“对陈可,我没有罪也没有错,我唯一最大的错,便是当年接受你的?#25163;?#20174;孤儿院里离开跟你走,错爱了一个是非不分的男人。你一心要我死,我没什么话可说,我可以跳,我只希望在我死后,你能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去查查陈可坠楼这件事,我不要真相无所谓,只是不愿意看到你为了一个?#26377;?#20044;有而仇恨一生。”

                                                ?

                                                她双手撑地,手腕骨头和头上被撞过的疼痛都在,让她的动作显得特别迟缓。?


                                                看着她渐渐爬上半人高的围墙,顾遇北眼睛里燃烧着腾腾怒火。?


                                                ?#20999;?#23113;颤颤巍巍站上栏杆,扭过身来,最后一眼看向他。?


                                                高大挺拔的男人浑身都透着?#36824;?#20196;人畏惧的冰寒。?


                                                她眼睛闭上,两行泪再次滚落。?


                                                脚步移动,转向外面。?


                                                “乔姐姐?!”一道女人的娇呼从身后响起。?


                                                紧接着,陈可同?#25954;?#27597;的妹妹陈蓉从楼梯里冲了出来,直接朝天台栏杆上的?#20999;?#23113;冲过去。?


                                                “乔姐姐,那里危险,你快过来!”陈蓉一脸担忧的样?#27185;?#24555;步便走到了?#20999;?#23113;的面前。?


                                                ?#20999;?#23113;还没?#20174;?#36807;来,只觉后腰被?#36824;?#22823;力狠狠一推。?


                                                脚下落空,她瞬间便飘到了半空?#23567;?


                                                她睁开眼睛,看到天台上一双隐隐露出笑意的女人眼睛。?


                                                那是陈蓉。?


                                                ?#20999;?#23113;以为自已死定了,但?#36824;?#19968;秒,她的手腕骨被迅雷不?#25226;?#36895;的一只大手狠狠掐住。?


                                                ?#20999;?#23113;对上顾遇北冷厉暴躁的双眸,心脏一瞬怔惘。?


                                                陈蓉也跟着对?#20999;?#23113;伸出手:“顾大哥,我来帮你!”?


                                                “你给我滚!”顾遇北厉声,目光依然死死盯着吊在下面的?#20999;?#23113;,恨恨咬牙,“把另一只手给我,我不会让你死得这么痛快,我要折磨你一辈?#27185;?#35753;你生不如死!把另一只手给我!”

                                                ?

                                                ?#20999;?#23113;凄然一笑,不伸手,被他抓着的手也开始挣扎。?


                                                他对她的恨就这么深?哪怕耗上一生,也要让她生不?#30431;溃?


                                                与其被他折磨一生,不如死了。?


                                                顾遇北俊容上戾意翻涌,手指不指,冷冷威胁:“你若现在痛快死了,我转身便去毁了温曦孤儿院,我让你?#20999;?#24351;弟妹妹一辈子都无处安身!”?


                                                ?#20999;?#23113;骇住了:“你不许动温曦!”?


                                                那是她唯一的家!?


                                                她手刚伸过来,他马上猛力将她纤瘦的身子便腾空提起,而后扔到天台的地面上。?


                                                伴随疼痛而来的是他嗜血的冷语:“你最好乖乖听话,就是折磨你一生都弥补不了你对可可犯下的罪!别装死,站起来,跟我走!”?


                                                看着一前一后离开天台的身影,陈蓉双拳紧握?#27809;?#36523;都在颤抖。?


                                                刚刚她明明都把这个女?#36865;?#20102;下去,顾遇北为什么还去救她??


                                                陈可死了,自已尽心尽力在他身边守了三年,以为迟早会有守得云开的一天,可是,他刚才居然为了那个疯女人对她大吼,让她滚??


                                                她如何甘心!?


                                                ————?


                                                ?#24213;?#39542;到瑚苑,顾遇北单独居住的房子。?


                                                ?#20999;?#23113;跟着他进去,站在门口。?


                                                一眼看到别墅客厅正对着的壁炉顶上,陈可的照片。?


                                                大小和真人一样,占了整整一面墙。?


                                                她僵在原地,心里一片苦涩。



                                                第3章 毛长全了没有




                                                顾遇北像阵风旋进一个房间,从里面拿出一套?#36335;?#25172;她头上:“换上!”?


                                                她默默从头上取下?#36335;?#26159;一套黑色裙子。?


                                                刚刚?#32531;茫?#20182;便站在那幅画像下面命令:“过来,跪下!”?


                                                ?#20999;?#23113;凝眸看着陈可的笑脸,心底一片嘲讽,冷声:“我?#36824;頡!?


                                                死都可以,却绝不会向她陈可下跪认罪。?


                                                ?#20999;?#23113;永远忘不了,第一次与陈可见面,陈可便笑着凑唇到她耳边耳语:“小孤儿,你这样的下等人到底用了什么法子站到顾大哥身边的?爬上他床的时候是?#26438;輳?#27611;长全了没有?#20426;?/p>

                                                ?

                                                ?#20999;?#23113;震惊地看着她,若不是亲耳所听,她真不敢相信这些话会是从陈可那样的名媛千金嘴里所出。?


                                                她坠楼那天,?#20999;?#23113;正在办公室里整理资料。?


                                                陈可打她手机,让她去顶楼,说有事要跟她谈。?


                                                ?#20999;?#23113;不想上去,从第一次见面说过那样一番话后,陈可居然辞掉自?#22812;?#21496;的总监一职,进了公司成为顾遇北的助理。?


                                                而且从她一进总裁办,立马施了一计,转眼把?#20999;?#23113;从原来的首席秘书降为茶水小妹,天天给整个秘书办的人买咖啡。?


                                                她?#30475;?#30475;?#20999;?#23113;的眼神,都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一样。?


                                                ?#20999;?#23113;不想承认,但心里确实有点怕这样的陈可。?


                                                她平?#24330;?#36335;都避开她,又怎么可能同意单独见面。?


                                                接到电话她便以工作正忙拒绝。?


                                                陈可在电话里冷笑:“敢做不?#19994;?#21527;?#20426;?


                                                ?#20999;?#23113;皱眉:“我做什么了?#20426;?


                                                “你上来!”?


                                                天台上,陈可过来便给了她一巴掌,眼神似要吃人:“贱婊?#27185;?#20320;什么身份,也配和我斗?这几天又爬顾大哥床了是不是?不然他今天会提出让你恢复原职?马上给我把顾氏的工作辞了!”

                                                ?

                                                ?#20999;?#23113;怒极反笑,咬着牙抬手还给她一巴掌:“无理取闹!我是顾氏培养出来的人,你要看不顺眼,大可以自已走!”?


                                                ?#20302;輳?#25197;身便走。?


                                                “小贱货,你敢打我?#20426;?#38472;可一把址过她的肩膀,便要撕?#20999;?#23113;的头发。?


                                                然而,她手刚抬到空中,突然身子一个?#24590;摹?


                                                ?#20999;?#23113;还没?#20174;?#36807;来,陈可突然自已两手扶着栏杆便往外坠了出去。?


                                                天台上的风很大。?


                                                ?#20999;?#23113;追过去趴在栏杆上伸出手,只触到一手风凉。?


                                                她听见从陈可破碎的声音从风中传来,让人毛骨悚然……?


                                                “耳朵聋了?叫你跪没听见?#20426;?#39038;遇北如淬着冰渣的嗓音,刺破她的怔惘,她转过头定定地看向他。?


                                                顾遇北深恶痛绝她这种无辜又带着可怜的目光,嗓音再?#29123;?#21385;:“跪下!”?


                                                ?#20999;?#23113;下巴微扬,唇角缓缓儿地勾了:“我说了,我不会跪她!”?


                                                别墅的门被人撞开,陈可的母亲丁芳满面怒容冲进来。?


                                                后面紧跟着别墅的保安,一脸歉意地看向顾遇北:“顾总,陈太太说找您有急事,所以……”?


                                                丁芳已经冲到?#20999;?#23113;面前,扯过她的头发就狠狠地打,一边打一边骂:“你个丧心病狂的小贱人怎么还好意思活着?我女儿死的时候你就应该下地狱!你赔我女儿命来!赔我女儿命来!”

                                                ?

                                                丁芳疯了一样,?#20999;?#23113;躲都无处可躲。?


                                                顾遇北阴着脸,大力把眼泪鼻涕一把抓的妇人拉开,将?#20999;?#23113;推远了些,沉声:“陈阿姨,您先冷静!”?


                                                丁芳在高大挺拔的顾遇北面前打不到?#20999;?#23113;,又嚎又嚷:“顾遇北,你是存了心要护着这个小贱胚子是不是?你要真?#19968;?#36825;个杀人犯,我陈家就是再斗?#36824;?#20320;们顾家,?#35789;辜移迫送觶?#20063;一定跟你顾家不死不休!”

                                                ?

                                                顾遇北面色沉冷:“阿姨您听我说,你现在打死她,是出了一时之气,可却要为此赔上自已的性命,不?#25285; ?


                                                他说不值。?


                                                他不是要护着她,而是说她的命不?#25285;?/p>


                                                第4章 从来没有爱过你



                                                ?#20999;?#23113;感觉肺腑都似被堵了一般,每一次呼吸都似被针扎,密密缝缝扎得她心痛如斯。?


                                                她两手指甲深陷进掌心,硬是不让一滴眼泪在这两个人面前涌出来。?


                                                “?#35789;?#23558;她再次交给警察绳之以法,那也太便宜她了,我弄她过来,为的,是让她生不如死!”顾遇北每一个字都似重捶。?


                                                捶得丁芳心快,却也捶得?#20999;?#23113;心如死灰。?


                                                她低垂着头,立在顾遇北身后,眼神空洞,像一具惨白的雕塑。?


                                                若不是脸上?#24330;?#25163;臂上被丁芳抓出的血痕里流出的鲜血,她就跟一个苍白的死人般毫无活着的象征。?


                                                丁芳念着顾遇北是为自已女儿报仇,用更极端的法子报仇,这才继续骂着咒着走了。?


                                                ?#20999;?#23113;下颌骨被男人的大掌大力掐起。?


                                                她被迫对上他阴戾翻涌的深眸。?


                                                心里一?#27493;?#25910;到了极点。?


                                                “你很想霸着我顾遇北一辈子是吗?因为嫉妒,不惜出手杀死可可,如此毒辣的手?#21361;?#20320;到底是爱我有多深?#33510;牛俊?#20182;语气低缓,似故意要凌迟她的神经一样。?


                                                ?#20999;?#23113;忍着下巴痛的生疼,冷冷回答:“我没有,我可能曾经爱过你,毕竟你养我这么多年,我对你所有的恩情心怀?#23633;?#37117;不是假的,可从你不信任我那一刻起,所有的感恩、?#19981;?#32479;统都没有了,顾遇北,我可?#38498;?#32943;定的告诉你,我不爱你,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

                                                她决绝的表情,狠狠刺伤了顾遇北的心脏。?


                                                陈可生?#29100;透?#35785;过他,?#20999;?#23113;对他只有?#23633;ぃ?#27809;有爱,但是?#35789;?#19981;爱,也会一辈子巴着他顾遇北不放。?


                                                因为这世上像他这样有权有势又宠她的男人,可再找不出第二个!?


                                                顾遇北不信,?#20999;?#23113;跟在他身边多年,她怎么可能不爱他??


                                                陈可便说可以帮他试?#35282;切?#23113;的心。?


                                                他尽管并不情愿,可男人的自尊和面?#27185;?#35753;他同意了陈可的建议,进公司来帮忙试?#35282;切?#23113;的心。?


                                                最后,陈可死了。?


                                                就因为一个试探的玩笑,因为他让陈可做了自已的贴身秘书,?#20999;?#23113;这个狠毒的女人,居然在她咖啡里下药还推她坠楼而亡!?


                                                一直温柔如小白花的女人,在自已的欲望要受到威胁时,她竟下得了如此狠手!?


                                                顾遇北肺里都似有把火要喷出来,他不?#20495;?#22905;苍白如纸的脸一眼,拖起她便往外走。?


                                                ?#20999;?#23113;没有一分?#32431;?#30340;能力。?


                                                被他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扔进?#36947;鎩?


                                                没多久,来到一所顾?#25472;?#19979;的整?#25105;?#38498;。?


                                                把她扔在医院院长脚下,他声线冷得如寒冬?#25226;骸?#20320;亲自主刀,把她整成陈可的模样,每一分每一毫都不准有半分差迟,我要绝对的一模一样,包括声音!”?


                                                ?#20999;?#23113;胆寒?#27809;?#36523;都颤抖起来。?


                                                院长面?#24515;?#33394;:“顾总,要绝对的一模一样,还有声音,只怕这个……”?


                                                顾遇北冷厉打断他:“做不了就给我滚,谁做得来我就任谁来当这儿的院长!”?


                                                院长忙求?#27169;骸?#25105;可以,我可以的,顾总,?#36824;?#21487;能时间要长一些。”?


                                                顾遇北深邃如夜的黑眸定定落到颤抖受惊的?#20999;?#23113;脸上,唇角勾起残忍的笑:“多长时间都?#36824;?#31995;,她身体的每一处,做得不像就给我重做,直到做得完全相同为止!”?


                                                ?#20999;?#23113;颤抖着开始摇头,虚弱的低声:“不要,我不要整成陈可的样?#27185;?#19981;要!顾遇北,我不要!”?


                                                她有什么错,为什么要顶着那个心?#23478;?#26263;的女人的脸活??


                                                做不到,她做不到!?


                                                这就是他要赐予她的生不如死吗??


                                                那就让她死好了!?


                                                她宁愿马上去死!



                                                第5章 最烈的毒药


                                                ?

                                                “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手术!”顾遇北的命令像惊雷打破院长室的片刻死寂。?


                                                “是,我现在就开始!”院长?#24213;牛?#39532;?#29616;?#25381;护士把?#20999;?#23113;架起来,往手术室的方向拖去。?


                                                ?#20999;?#23113;突然不知?#26469;?#21738;里来的力气,像是绝处崩发一样。?


                                                她猛地挣脱了两名护士的双手,?#21482;?#32780;狼?#25918;?#21040;顾遇北面前,扑嗵一声便跪在他?#25163;?#20462;长的双腿前,她开始磕头。?


                                                她不停地?#27169;?#32477;望地求:“求求你,不要把我整成陈可,求你,让我跪她是吗?我跪,还要我做什么?要我给她认罪道歉,我做,我都做,我统统都做!只要别把我整成她那样,求求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做什么都可以!”

                                                ?

                                                颤抖的牙齿咬破了舌,苦咸的眼泪合着血一起又往喉咙里咽,她不敢停,生怕停下来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不停地?#27169;?#20687;是机器一般。?


                                                雪白如纸的额上鲜血横流。?


                                                旁边的医生和护士都不忍直?#27185;追?#36716;过脸去。?


                                                男人单膝蹲下,虎口再次似要掐碎她的下巴骨:?#29100;?#36825;么容不下可可?这么恨她挡了你荣华?#36824;?#30340;路?#20426;?


                                                ?#20999;?#23113;脸上血泪成行,哑口无言。?


                                                她还能说什么。?


                                                ?#30431;?#30340;她在三年前都说了。?


                                                可是他信过她吗??


                                                他从来没有,在他心里,她就和她的出身一样,从来都是微不足道。?


                                                “不是要下跪认罪道歉吗?给我起来!”顾遇北冷冷甩开她,迈开长腿,便往院长室外面走去。?


                                                终于,不用再换?#22330;?


                                                ?#20999;?#23113;整个人都似虚脱了般。?


                                                只是,她不知道,现在逃过一次,后面是不是还能?#25317;?#36807;。?


                                                她突然之间竟然痛恨起自已的身体。?


                                                为什么不就这样直接死掉。?


                                                这些年,他把她保护得太好,稍有一点不舒服,马上请最好的医生、专业的营养师来照顾她。?


                                                所以才不容?#23039;?#21435;吗??


                                                这个男人,给了她这个世界上最甜的蜜糖,却也赐了她最烈的毒药。?


                                                以前,她只想生生世世守护在他的身边,哪怕名不正言不顺,默默地守护他一辈子。?


                                                可是此刻,她却只想逃离。?


                                                逃到永远都看不到他的地方……?


                                                ————?


                                                ?#20054;啊?


                                                青?#21049;园兀?#28165;冷寂然。?


                                                ?#20999;?#23113;被带到陈可的墓前,墓碑上,相片里的陈可笑得阳光?#27704;謾?


                                                可?#20999;?#33853;在?#20999;?#23113;眼里,却是如此讽?#26691;?#23506;。?


                                                她曾不只一次这样阴寒地对?#20999;?#23113;笑过,最后没整走?#20999;?#23113;,自已竟一?#30424;?#36827;了黄泉路。?


                                                肩?#19979;?#19979;顾遇北沉重的手掌。?


                                                她几乎是被压迫着跪了下去。?


                                                膝盖直挺挺叩在坚硬的青石地砖上,骨头都似被撞裂了般。?


                                                “道歉!”顾遇北的嗓音不带一丝?#38706;取?


                                                ?#20999;?#23113;在精神病院被折腾了一早上,又被他撕来扯去,几遭惊吓,身子早已无力。?


                                                陈可仿似嘲讽的笑更似利刃一般,划得她心里的无奈都显得无比的沉重。?


                                                头昏脑?#20572;?#26197;晕沉沉,眼皮也越来越沉。?


                                                终于,她再也抵挡不住如死神般的漆黑袭来,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耳际?#36335;?#21448;听到他的暴喝:“别给我装死,老实跪着,不然我拆了孤儿院!”?


                                                两只肩膀像是被石头重击一样疼痛。?


                                                她不敢再倒,哪怕意识涣散也不敢,肩膀好痛,她只有硬挺地跪着,才能减轻肩上的痛。?


                                                她不知道自已这样跪了多久。?


                                                直到几滴水顺着发丝落下。?


                                                她意识才清醒了些。?


                                                抬头,天色阴沉,下雨了。?


                                                而顾遇北人已经不见。?


                                                天色越来越沉,雨也越来越大。?


                                                她想站起来,两只膝?#22681;?#30828;?#30431;?#38025;住了一样。?


                                                用了很大力气才倒在湿漉漉的青石砖上。?


                                                深秋的天,只穿着单薄黑裙的她,冻得发抖,冷意直透骨髓。


                                                第6章 私生女不好听




                                                她看向对面雨里依然在笑的陈可,凉凉而笑:“你以为你赢了吗?你看到我现在这样心里是不是得意极了?可是我不觉得苦,真的,?#36864;?#20320;是名门千金,你是安市第一名媛,你看中的男人没有不爱上你的,可是那又怎样,你用尽心机赢得他的心,最后呢,却躺在这冷冰冰的地底下,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人在做,天在看,害过别人的人,你以为你权势再大,就能?#25317;?#36807;老天的?#22836;?#21527;?不会的——”

                                                ?

                                                “是吗?#20426;?#36523;后,传来一道女子的轻笑。?


                                                ?#20999;?#23113;蓦然回头。?


                                                陈蓉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如瀑长发?#25226;?#40657;色大衣包裹着窈窕身?#21361;?#38754;容精致而妖娆,她居高临下,神色不屑地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20999;?#23113;笑:“也就你这?#30452;?#24494;低贱的人,才会相信有老天这?#22368;?#35805;吧,那你现在就问问你神圣的老天大人,接下来的你会遭遇些什么?#20426;?/p>

                                                ?

                                                ?#20999;?#23113;死死地看着她。?


                                                没来由的,心里隐隐升起?#36824;?#38452;沉的不祥?#23567;?


                                                那?#25351;?#35273;和三年前,自已被诬陷在陈可咖啡里下药的感觉像极了。?


                                                像有什么东西似要冲破她脑里的禁锢一样,呼啸着要冲向一个出口。?


                                                她眼皮猛烈地跳着,心脏也用力地在胸腔里乱窜,嘴唇动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一道声音:“你?是你对不对?这一切都是你对不对?#20426;?


                                                最后一句,她几乎是?#32531;?#30528;叫出来。?


                                                陈蓉半蹲下身?#27185;?#21644;她面对面,咯咯地娇笑:“你在说什么呀?还这么?#35013;?#24052;的样?#27185;?#19968;点都不像你哦,我印象里,乔姐姐你可一向是温柔乖乖牌呢。”?


                                                ?#20999;?#23113;牙齿咬得咯嘣响:“陈可的死,陷害我下药,这些事的?#32531;?#20027;谋都是你对不对?#20426;?


                                                “说什么笑话呢?你有证据吗?#21487;?#20154;可是大罪,不能随便冤枉人的。”陈蓉语气真是温柔到了极点。?


                                                ?#20999;?#23113;魔怔了一般,两手死死拽住她大衣的一角,疾言厉词:“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为什么?!”?


                                                两人小时候都是温曦孤儿院的孩?#27185;切?#23113;?#36824;?#23478;大少顾遇北一时兴起领走时,院里的人都说她的?#20284;?#30495;好。?


                                                可是,那么多孩子里,真正?#20284;?#22909;的不是被当成小女佣小跟班般的?#20999;?#23113;,而是她陈蓉。?


                                                她被家人?#19994;劍?#22905;是安市第二大财阀陈家的私生女。?


                                                尽管私生女不好听,但她却是最?#20197;?#30340;。?


                                                因为只有她才?#19994;?#20102;自已的亲人,而且还条件好到飞起,听说被接回去后被她?#32844;?#24403;成掌上明珠一样宠着。?


                                                当年,院里所有的孩子没?#24515;?#19968;个不羡慕她。?


                                                陈蓉笑得一脸无辜:“陷害你?你是说以前吗?我真的没有,是你自已嫉妒我姐姐得到顾大哥的爱,你给她咖啡里下药,亲手推她下楼,这些事?#36864;?#20320;忘了,我地底下的姐姐,顾大哥,还有我们陈家人,可全都清清楚楚地?#20146;?#21602;。”

                                                ?

                                                “为什么?为什么?#20426;鼻切?#23113;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她依然死拽着她的大衣,不停地质问。?


                                                “疯?#27185; ?#38472;蓉哼一声,站起身来,撩了下长发,轻叹道:“要说陷害,以前我是真的没有,可现在,我确实是要做一件陷害你的事儿了,乔姐姐,所有人都?#30340;?#26159;院里最善良的天使,你一定不会怪我的,对吗?#20426;?/p>

                                                ?

                                                “乔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深藏在心里十几年了的秘密。”陈蓉凑近了些,一手掩唇,“我爱顾大哥,我爱顾遇北,那年他第一次来院里,我便爱上他了,我发了疯的爱他,一直到现在,始终没变,我比你和陈可都爱得更深,这辈?#27185;?#25105;一定要做顾遇北的新娘,顾家的大少奶奶,所以,只能委屈你了,谁让顾大哥偏生只要你一个女人呢?#20426;?/p>

                                                ?

                                                ?#20999;?#23113;震呆地看着她,像看一个魔鬼。



                                                第7章 好好折磨她



                                                她看到陈蓉脸上的表情像换脸般,瞬间变成苦情悲恨的样?#27185;?#22905;把手中的大伞扬了出去,眼泪从她晶亮的眼睛里流下来,她哭着大吼大叫:“我姐姐人都死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她?你为什么还要用这么恶毒的咒语来诅咒她?你以为你咒她永不超生顾大哥就会回心转意?#19981;?#20320;了吗?乔姐姐,我一直以为你心肠柔软,却没想到你竟这么狠的心!”

                                                ?

                                                ?#20999;?#23113;的手被她拉起,而后只听她一声?#21307;校?#22905;自已飞过去撞上了陈可的墓碑,身子软软地从湿漉漉的墓碑上滑软下去。?


                                                雪色的精致脸庞上,有鲜红的血漫延而下。?


                                                红的惊悚,白的渗人,形成极目的对?#21462;?


                                                几乎是同一时间,?#20999;?#23113;本能转身向后看去。?


                                                果然,西装革履高大颀长的男人撑着一把黑色大伞,正大步而来。?


                                                那张深刻的容颜,铁青戾冷如深海。?


                                                看到他,?#20999;?#23113;唇角缓缓地牵起了一抹嘲讽至极的笑。?


                                                这一幕,和三年前陈可坠楼那一?#32531;?#26366;相似。?


                                                若不是背景的转换,她真以为一瞬间又重新回到了那一天。?


                                                接下来会是怎样一番暴风疾雨,她?#36335;?#37117;无所谓了。?


                                                顾遇北大步过去,他穿着手工皮鞋的脚,踩过?#20999;?#23113;纤细柔弱的脚?#20303;?


                                                疼痛,钻心刺骨。?


                                                他看也没看她一眼,像呵护珍宝一样,把陈蓉轻轻抱起,而后出?#20054;埃?#19978;车,去医院。?


                                                ?#20999;?#23113;独自瘫在冷风寒雨里,浑身如坠冰窖。?


                                                而墓碑上陈可的笑脸,更是讽刺到了极点……?


                                                ?#20999;?#23113;从?#20054;?#20986;来,看着一片茫茫的天地,一?#26412;?#19981;知何去何从。?


                                                回孤儿院只会让人担心。?


                                                脸上?#24330;?#19978;手臂上全是伤,不用看,都知道肯定不忍直视。?


                                                从精神病出来,她除了口袋里连话费都没有了的手机,身上分文无有。?


                                                雨?#24179;?#23567;了些,她撑着陈蓉落下的伞,用手臂抱着自已,微微蜷着身子茫目地前行。?


                                                细雨迷离,她眼前也变?#27809;秀薄?


                                                一样的雨夜,少年?#36924;?#30340;顾遇北白衬黑裤,凌乱的短发?#21487;?#37117;滴着水,撑着伞疾步破雨冲来,扯过小小的她揽在臂弯,恼火地骂:“你没长脑子啊?说了放学在学校等,你把我话都当耳边风呢?今天回去要感冒了看我不揍你!”

                                                ?

                                                ……?


                                                ?#20999;?#23113;虽然?#24895;?#20869;向,但从初中开始,?#19981;?#22905;的男孩便从没断过。?


                                                高中时,一个男生哭着向她告白:“心婉,你在我心里,其实一直是高不可攀的女神,可我实在控制不住?#19981;?#20320;,我每天都想你,想得发疯,你给我一次机会,和我在一起,好吗?#20426;?/p>

                                                ?

                                                前一分钟还在?#21621;?#22330;上打球,引无数女生尖叫的顾遇北不知怎么就过来了,扯过?#20999;?#23113;就狠狠吻了下去,一吻?#24076;趴?#22320;瞪着那男生:“还要继续看我和我女人亲热吗?我是无所谓,就怕你女神接受不了。”

                                                ?

                                                男孩面红耳赤,落荒而?#27185;?#37027;一天,顾遇北整天脸色都臭得滴水。?


                                                ……?


                                                三年里,她都不?#19968;?#24518;这些,可它们却似疯草一样在她?#38498;?#37324;蔓延生长。?


                                                就像是刻在她骨头心脏上的烙印,这辈子都除之不去。?


                                                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像藤蔓一样将她缠紧,而后把她彻底淹没。?


                                                他从没说爱她,可是,却一直不停地撬着她?#26691;?#38145;紧的心门,让她在他面前败得溃不成军,他却另外有了心上人……?


                                                ————?


                                                把陈蓉送到医院,?#30431;?#26426;去诊治时,顾遇北打电话给?#21985;?#26426;,让他去?#20054;?#30475;看。?


                                                ?#21985;?#26426;马上驱车前往。?


                                                半个小时后打电话汇报:“顾总,人已经不在。”?


                                                顾遇北握着手机的手指都收紧,沉声命令:“附近都找找!”?


                                                “是,顾总!”?


                                                挂了手机,顾遇北心里没来由的焦躁如焚。?


                                                她刚从精神病院出来,身上一分钱没有。?


                                                现在还下着雨,她穿那么少……?


                                                想到自已居然又情不自禁担心她,不由低咒了一句?#30431;饋?


                                                一边继续焦灼地担心着,一边劝自已,那个心思狠毒的女人,他一点都?#36824;?#24515;她,只是不想看她躲到一边好过,才会想赶紧?#19994;?#22905;,抓回来好好折磨她!?


                                                ?#21985;?#26426;电话再次打来:“顾总,附近找遍了,都没有?#19994;角切?#22992;。”


                                                第8章 把人给我



                                                顾遇北脸色更加阴沉下来,又拨通助手许征的?#24597;耄骸?#39532;上安排,给我找?#20999;?#23113;,翻遍全?#29301;?#20063;把她给我挖出来!”?


                                                顾遇北拿出车钥匙,手臂被一只纤白的手给拉住:“顾大哥,你去哪里?#20426;?


                                                陈蓉面色苍白,额头上缠着?#24202;跡?#21487;怜兮兮地望着他。?


                                                顾遇北语气缓和下来:“医生怎么说?没事了吧?#20426;?


                                                “医生说出了不少血,过三天再按时过来换药,顾大哥,你可以送我回去吗?#20426;?


                                                顾遇北顿了顿,点头。?


                                                ?#24471;?#21018;解锁,陈蓉便自已坐进副驾座。?


                                                顾遇北下意识皱了皱眉,上车,脸色不好。?


                                                “顾大哥,刚才你在跟谁打电话发那么大脾气呀?#20426;?#38472;蓉柔柔地问。?


                                                顾遇北睨了她一眼,重新专注开车,不答。?


                                                手机响起。?


                                                顾遇北立马接听,听了?#35813;?#27785;声:“继续找!”?


                                                陈蓉听到他焦躁愤怒的声音,她小心翼翼地问:“顾大哥找谁?需要我们家帮忙吗?#20426;?


                                                她深知自已说要帮忙,肯定会引起他反感,但加上陈家,就显得名正言?#27785;恕?


                                                毕竟陈家的势力,帮忙搜个人是?#36164;隆?


                                                顾遇北冷声:“不用!”?


                                                陈蓉脸色微微变了变,?#36824;?#35782;趣地没有再问。?


                                                但她已经料出来,肯定是?#20999;?#23113;。?


                                                她拿出手机,?#26438;?#21457;了条微信出去。?


                                                而后重新看向顾遇北,像是很无意地提醒道:“要不,去顾二哥那里看看?#20426;?


                                                “你说什么?#20426;?#39038;遇北脸色一厉,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手指都握出青白来。?


                                                陈蓉小脸微白了白:“顾大哥,你别生气,我只是听乔姐姐以前回院里说过,说……说……”?


                                                顾遇北磁沉嗓音拔高:“她说什么了?!”?


                                                “说顾家的顾二哥比顾大哥对她还好,说她挺?#19981;?#21644;……顾二哥在一起的……”?


                                                ?#24213;?#36718;胎顿时刺耳地擦地而过,最后停在路后。?


                                                顾遇北脸色寒戾:“下车!”?


                                                陈蓉马上乖乖地下车。?


                                                看着?#24213;?#22312;细雨里疾驰而去,她嘴角缓缓勾起阴冷的笑,拿手机拨司机的?#24597;?#36807;来接她。?


                                                ……?


                                                顾遇南用?#20999;?#23113;的手机定位?#19994;?#22905;人时,她已经晕倒在?#25918;浴?


                                                人送到他个?#36865;?#36164;的医院,已经奄奄一息。?


                                                医院院长亲自进?#26412;?#23460;诊?#24013;?


                                                顾遇北的电话打过来。?


                                                顾遇?#29616;?#25509;掐断。?


                                                ?#36824;?#22810;久,顾遇北怒容满面冲来。?


                                                顾遇南站起身,冷冷迎视他。?


                                                “把人交出来!”顾遇北言语简明利落。?


                                                顾遇?#32454;?#22823;的身躯拦到急诊室门外:“我不会再让你把她带走!”?


                                                “顾遇?#24076;?#20320;想死吗?#20426;?


                                                “人都快被你折磨死了,你还想怎样?她现在自已也不愿意再跟你走!”?


                                                “她欠我一条人命,你要替她偿不成?#20426;?


                                                “三年前,她不只一次辩白过,她没有害过陈可,你们不信,可是,我信。”顾遇南一字一句,语气郑重。?


                                                “我亲眼所见,你?#30340;?#20449;?#20426;?


                                                “你非执着于此,为什么不自已去仔细查一查?还是说,你从来就认定了她是杀人凶手?#20426;?#39038;遇南冷声嗤笑,“好吧,既然你如?#26031;?#25191;,我会去查的,我会?#20982;?#32454;细查一遍,到时候,你可别后悔自已今时今地的所作所为!”

                                                ?

                                                顾遇北表情僵了一下,脸色沉若漆黑天际:“我再说一遍,把人给我!”?


                                                “在我查出结果来之前,我绝不给——”?


                                                嘭,顾遇北一拳挥过来。?


                                                顾遇南被打得?#24590;?#24448;后退去,一手扶墙站住身?#27185;?#30520;里也升起戾意腾腾的怒火。?


                                                在顾遇北另一拳再来时,他直接反击过去。?


                                                两人厮打成团。?


                                                ?#20999;?#23113;醒来便听到外面打斗的声音。?


                                                再听清是顾遇北和顾遇南两兄弟。?


                                                她撑着虚弱的身子便从病床上爬下去。?


                                                这三个人院长谁也不?#19994;?#32618;。?


                                                刚才检查除了身体虚弱也没有大的症状,便也没有和护士一起拦住她。?


                                                开门,?#20999;?#23113;看到那两个男人脸上?#36861;?#37117;挂了彩,不由心里一疼,用尽了力气大叫:“别打了!”?


                                                顾遇南最先停下来。?


                                                顾遇北又是一拳揍在已经停手的顾遇南脸上。?


                                                顿时,血珠都溅出来。?


                                                ?#20999;?#23113;心急得飞扑到顾遇南身上,护住他,怒目看向顾遇北哑声吼:“住手,别再打了!”


                                                第9章 真脏



                                                看她护着另一个男人,顾遇北更加觉得肺腑都似炸裂,猩红了双眼,抬起脚就又向她身后的顾遇南狠狠踹去。?


                                                顾遇南看到,本能去护?#20999;?#23113;,却还是没来得?#21834;?


                                                那一脚踹在?#20999;?#23113;的背上,她闷哼一声,顿时吐出一口血,软软倒向他的怀里。?


                                                顾遇?#21523;?#21742;:“你他妈疯了?#20426;?


                                                那一口血,让顾遇北心脏都似骤停,整个人都僵在当场。?


                                                顾遇南?#26438;?#21644;院长、护士一起,再次把?#20999;?#23113;送进急诊室。?


                                                他狠狠瞪了顾遇北一眼,把急诊室的门关上了。?


                                                顾遇北独自立在走廊,目光缓缓落到那抹殷红上,心脏仿似被鞭苔一般剧烈疼痛。?


                                                天渐亮,?#20999;?#23113;才醒了。?


                                                从急诊室被推出来,便看到顾遇北一个人立在走廊上。?


                                                她只看了一眼,便把目光移开。?


                                                顾遇北本是沉静无波的眸?#27185;?#22312;她移开目光后,瞬间又升起暗涌。?


                                                他几个大步上前,伸手便从推车上把轻如羽毛般的她抱起来。?


                                                顾遇南伸手就要抢。?


                                                顾遇北目光沉沉看着?#20999;?#23113;:“你选,是愿意继续留在他身边,还是跟我走?#20426;?


                                                ?#20999;?#23113;不想跟他走,一点也不想。?


                                                可是他眸里的威胁意思如此明显,她不敢,他手里还握到她?#21448;?#33509;命的筹码。?


                                                眼泪从眼眶里滚出来,她颤声:“我跟你走。”?


                                                顾遇南不甘大吼:“?#20999;?#23113;,你看清楚,他是顾遇北,要置你于死地的顾遇北!”?


                                                ?#20999;?#23113;眼泪越涌?#21483;冢?#26681;本不敢看失望透顶的顾遇南一眼。?


                                                她将?#38472;?#36827;男人坚硬的胸膛。?


                                                隔着单薄的衬衣,她的眼泪似熔浆,一直烫进了顾遇北的五脏六腑,疼得他呼吸都似变得困难。?


                                                ————?


                                                卧室里静得出奇,男人的喘息声便更加显得可怕。?


                                                ?#20999;?#23113;正睡得噩梦连连时,被他的呼吸声吓醒。?


                                                她倏地从床上坐起来,惊惶地看着顾遇北近在眼前的脸,警惕地后退:“你怎么在这里?#20426;?


                                                顾遇北一只大手扣在她?#38498;螅?#19968;手徐缓摸上她睡衣的扣?#27185;骸?#26432;了可可,又推陈蓉,不就是想的这个吗?我让你如?#25954;?#20607;,就看你这个罪恶的女人承不承受得起!”?


                                                暖色的灯光里,男人赤着上身,肌肉结?#25285;?#20581;硕?#24895;小?


                                                ?#20999;?#23113;吓得几乎尖叫:“你别过来!”?


                                                “口是心非的贱人!”男人冷笑,一把扯过她便压下。?


                                                没有任何前?#32602;?#22905;痛得几近晕厥。?


                                                他一边凶猛地动作,一边还奚落不停:“果真是想得很了,看你的莹水,能把男人都淹没了……”?


                                                ?#20999;?#23113;羞耻得满面泪水,却?#25169;?#20063;动不了。?


                                                天渐清明时,她彻底昏死过去。?


                                                水流堵住呼吸,她才醒了。?


                                                顾遇北拿着毛巾在擦着她好?#22797;?#30340;肌肤,动作?#30452;?


                                                男人阴戾着一张寒脸,狠狠地擦?#33579;?#35821;气凶恶:“除了抱过你,他还动过你哪里?#20426;?


                                                皮肤都像要被他揭下来,?#20999;?#23113;疼得冷汗直冒,她紧紧地咬着牙,一声不吭。?


                                                他一把掐起她的下?#20572;?#24594;声:?#25226;?#20102;?我让你说话!”?


                                                水珠从她雪白的小脸上滑下来。?


                                                看着她平静无波却又空?#27425;?#31070;的大大眼睛,他怒火更旺:“还是有了别的男人给你撑腰,不把我放在?#24050;?#37324;了?#33510;牛俊?


                                                ?#20999;?#23113;冷冷凝着他,哑哑出声:“都碰了,我身体的每一处,他都碰过,你杀了我吧。”?


                                                他大手倏地往下,紧掐上她纤细?#30431;?#19968;握即断的?#24330;印?


                                                她苍白的唇角缓缓儿勾起一抹异样的光彩,她嗓音几乎快被他掐到发不出音来:“我全身……他都碰过了……都碰过了……”?


                                                她渐渐开始翻起白眼,口鼻间的呼吸也变得若有似无。?


                                                顾遇北却倏地松手,任她顺着湿漉漉的墙软滑下去,瘫到地上。?


                                                他冷冷吐字:“真脏!”?


                                                摔门而出。?


                                                在卧室,顾遇北狂躁地把所有窗户都打开,点起一支烟,狠狠抽着。?


                                                其实知道她在说?#36873;?


                                                他赶去顾遇南的医院时,她还在急诊室抢救。?


                                                可是只是听到她?#30340;?#26679;的话,他便感觉自已似要疯了一般。?


                                                他不容许任何有关其他男人的哪怕一个字和她沾上关系。?


                                                这个罪恶的女人,她?#30431;溃?#21487;也只能死在他顾遇北的手上!



                                                第10章 把她的孩子打掉




                                                一连数天,初尝云雨滋味的顾遇北,像无休无止的野兽。?


                                                ?#20999;?#23113;被他折磨?#30431;?#21435;活来。?


                                                她感觉自已就像是他床上的一只性奴。?


                                                ?#36824;?#22905;醒着昏着,只要他想要了,便会压过来。?


                                                全然?#36824;?#22905;是否承受得起,也更不会怜香惜玉在意她的身子。?


                                                是啊,一个杀人犯,又怎能奢求他的在意??


                                                她全身的青紫吻痕咬痕都没断过。?


                                                原本的才消下去一点,马上又有新一波印上。?


                                                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暗无天日。?


                                                未来?#36393;?#40657;暗的深渊。?


                                                她一天一天地往下掉,却找不到解脱的出口。?


                                                冬天来临时,她开始发起高烧。?


                                                成天成天的下来,一句话都不说。?


                                                像个苍白毫无生气的娃娃。?


                                                家庭医生给她退烧。?


                                                烧刚退下,她又开始吐。?


                                                吃什么吐什么。?


                                                而且顾遇北一碰她,她也开始吐,吐得翻心翻?#24013;?


                                                顾遇北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她,?#36824;?#29992;什么法?#27185;?#22905;依然如此,吃不进一口,也不说一个字。?


                                                她身子更见消瘦,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几乎只剩下大而无神的双眼。?


                                                他怒极,用孤儿院威胁她,也没用。?


                                                她照样吐得厉害,瘦得厉害。?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明明就在眼前,就在他身边,晚上还同睡在一张床上,可他却又惊恐地感觉她似乎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他怕极了,也不敢再动她。?


                                                请了无数专业的医生来?#24013;?


                                                医生建议他,把她送去医生祥查。?


                                                顾遇北?#20180;?#20146;?#28304;?#22905;出别墅,去医院。?


                                                终于查出结果,她?#21507;?#20102;,因为身体太过虚弱,精神更差,导致孕相不明显,不靠精端医疗仪器都查不出来。?


                                                顾遇北?#30634;?#22320;轻拍她的脸颊:“你?#21507;?#20102;,?#27785;?#25105;的孩?#27185;?#24555;点好起来,好好把他生下来听到没有?#20426;?


                                                ?#20999;?#23113;眼珠终于动了动,她缓缓看着他,依然不语,但眼角却滴出一行清泪……?


                                                ————?


                                                “什么?你说她?#21507;?#20102;?她一个杀人犯还怀上了顾大哥的孩?#27185;?#39038;大哥疯了吗?凭什么让她怀上他的孩?#27185;俊?#20174;听到这个消息,陈蓉便失了控。?


                                                从顾遇北把?#20999;?#23113;关进别墅起,陈蓉便拿捏了别墅里家庭医生的把柄,控制他随时打听别墅里的情况。?


                                                “他答应我们陈家,会让那个贱人生不如死,这就是他折磨她的结果吗?#20426;?#38472;蓉一把扯过医生的衣领,“你是不是检查错了?她怎么可能?#20426;?


                                                “陈小姐,千真万确!我孩子还在你手上,我怎么敢乱说!”家庭医生急促地道。?


                                                “谅你也不敢!”陈蓉冷声,“把她的孩子打掉!”?


                                                医生吓得惊叫出声:“不行!顾总会要了我的命!”?


                                                “这么说,你儿子的命不要了?#20426;?


                                                “陈小姐,求你,饶过我们一家吧。”?


                                                陈蓉想了想,觉得在别墅里动手,迟早会让顾遇北发现破?#28291;?#29616;在看来,这个男人还是对那个贱人要手下留情,不?#24613;?#36861;究陈可被杀的事了。?


                                                她沉吟?#35813;耄?#30475;向医生:“你找个机会提前通知我,我带人去别墅把她弄出来。”?


                                                “现在别墅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好多保安把守。”?


                                                “这是你的事,要是让那个贱货把孩子生下来,你也别见你儿子了!”?


                                                ————?


                                                五层的出租屋,顶楼昏暗的阁楼里。?


                                                ?#20999;?#23113;眼睛上的黑布被遮开。?


                                                房间里摆着一张简陋的铺着无尘纸的手术台。?


                                                还有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似乎正在?#24613;?#30528;什么术前工作。?


                                                角落一张椅子上,坐着面色阴暗的陈蓉,她直直看着?#20999;?#23113;,温柔低声:“乔姐姐,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弄到这里来吗?因为你背弃了我,所以我要?#22836;?#20320;。”?


                                                “还记得吗?我上次就跟你说过,我爱顾大哥,可是,你为什么还爬上他的床,怀上他的孩子呢?你杀了我姐姐,居然还有脸怀上我姐姐男人的孩?#27185;?#20320;说,你是不是?#30431;溃?#26159;不是该千刀万?#26657;?#21487;我没你心狠,我不会杀死你,我只会杀了你?#20146;?#37324;的孩?#27185;?#39038;大哥的孩子妈妈,你这个杀人犯不配当。”

                                                ?

                                                “唔唔……?#40763;切?#23113;嘴巴被捂着,发不出声音。?


                                                “陈小姐,?#24613;?#22909;了!?#21329;着?#21307;生上前道。?


                                                “动手吧。”陈蓉翘起二?#37322;齲?#30475;着医生和护?#21487;?#21069;去抓不停挣扎的?#20999;?#23113;,她嘴角勾得阴森的笑,“老实点,不然,虽然我不想要你的命,可你逼急了他们,让他们手术进行得不顺利,说不定他们一个手抖,你可就要去冰冷的地下陪我那惨死的姐姐去了,哦,还有你那个可怜的连形都未成的孩子。”

                                                ?

                                                挣扎中,?#20999;?#23113;嘴里被塞的棉布脱落,她一撇头,张口咬上最近的医生的手臂。?


                                                她用尽全力。?


                                                医生疼?#30431;?#22768;大?#23567;?


                                                陈蓉大怒:“给我住声,不许大声,让别人听见你们全死定了!”?


                                                护士和医生都吓住。?


                                                就是这一个瞬间,只绑了手,却没被绑脚的?#20999;?#23113;从仅仅一人大小的小?#30333;樱?#22859;力钻了出去。?


                                                陈蓉骂了声一群蠢货,马上追去窗口。?


                                                只听砰的巨响。?


                                                五层出租屋底下的环城滨江里,激起一通巨大的水花。?


                                                五楼,数十米的高度,?#20999;?#23113;掉进江里,身影顷刻便被翻涌的江水淹没……?


                                                陈蓉一?#26412;?#38745;地看着那团黑影彻底沉入江底。?


                                                因为是?#35760;?#20154;烟稀少,包括这栋出租屋,都只有顶层阁楼陈蓉他们一群人,便再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医生吓白了脸,马上就要下楼去救人。?


                                                陈蓉却一把扯住了他,厉声:“你去干什么?#20426;?


                                                “陈小姐,她还绑着手,会死的!”?


                                                “今天,你们谁也没来过这里,也没看见过什么,更没听到什么,记见没有?#20426;?#38472;蓉环顾他们几人,狠声命令。?


                                                几人都被她脸上的狠绝吓到了,最后都颤抖着点头……?



                                                第11章 那具尸体


                                                ?#24213;?#22312;马路上狂?#32908;?/p>

                                                ?#21985;?#26426;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都有些发抖。他小心翼翼从后视镜打量了顾遇北一眼。男人冷静的面容上根本看不出任何表情。

                                                从上车起,他便一?#21271;?#25345;着一个姿势,?#36335;?#36830;眼睛都没眨过。他坐得?#25163;保?#19968;手垂在膝上,一只手握着手机。?#21985;?#26426;只看了一眼,便不敢?#20495;礎?/p>

                                                如此寒冷的天气,从五楼坠江,还刚刚怀上孕的身?#27185;?#31245;有常识的人,大致都能猜测得到,?#20999;?#22992;百分之九十多凶多吉少了。

                                                别人都以为顾遇北?#19981;?#19978;陈可,因陈可死而恨?#20999;?#23113;入骨,可一直跟在顾遇北身边的?#21985;?#26426;却隐隐感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反倒是?#26377;?#34987;他呵养着长大的?#20999;?#23113;,才是顾总心里的至宝吧。?#36824;?#36825;些事,他一个司机可不敢多问,主子命令做什么他便做什么。

                                                他此刻真的不敢想象顾遇北的心情,只敢在心里惋惜。

                                                ?#24213;?#24456;快到了?#20146;?#37066;外的出租楼下。

                                                ?#20999;?#23113;落水处已经都拉上了警戒线。黑压压一群穿着警服戴着警帽的警?#20445;?#20197;及搜江队的人。?#24213;邮还?#21435;,顾遇北下车。

                                                ?

                                                ?海事局长迎过来:“顾先生,您别着急,我们正在全力搜救,相信很快会有消息传来……”相对于海事局长的惊惶不安,顾遇北反倒显得冷静极了,他深邃的双眸平静地看着江面,只应了一个字:“嗯。”

                                                一夜,搜?#20219;?#26524;。

                                                ?

                                                ?在江边站了一夜,顾遇北没有任何失控行为。

                                                第二天,顾遇北打了个电话,没多久,他的心腹助理许征过来:“顾总,按您的?#24895;溃?#24050;经弄了五百条船出发,另外还派了人顺滨江的城镇分散去查了。” “嗯。”顾遇北凝眸再次看向平静的江面,又要了条船,亲自上船去找。

                                                ?

                                                ?许征指向不远处的码头:“顾总,江上风大,要不还是等消息吧……”

                                                ?

                                                ?顾遇北已经上船。

                                                ?

                                                ?船开出一百米左右,顾遇北的手机响起。

                                                ?

                                                ?是警局局长打来的电话。

                                                ?

                                                ??#19994;角切?#23113;了。

                                                ?

                                                ?————

                                                ?

                                                ?天色渐阴,?#36824;?#22810;久,骤然下起倾盆大雨。

                                                ?

                                                ?两名穿着雨衣戴着盔帽的警员把担架抬了过来,上面?#20146;?#27905;白如新却被?#27492;?#24471;分外惨白的湿布。

                                                ?

                                                ?里面显出一道纤细的人?#21834;?/p>

                                                ?

                                                ?阴沉的天,清一色的深色雨衣和深色伞海里,那一片白,如此的刺目显眼。

                                                ?

                                                ?顾遇北高大轩昂的身躯大步走过去,?#21985;?#26426;撑了伞,跑过去,给他遮着头顶的滂沱大雨。

                                                ?

                                                ?他脸上的五官依然深刻,表情淡漠。

                                                ?

                                                ?没?#20449;?#27809;有忧,也看不出喜与悲。

                                                ?

                                                ?相对于在场所有人的沉痛表情,顾遇北反而?#35748;?#24471;分外冷静,他大步上前,伸手之际,终还是顿了?#35813;搿?/p>

                                                ?

                                                ?而后,果断揭开了那块惨色的?#25758;肌?/p>

                                                ?

                                                ?布下的脸,正是?#20999;?#23113;无异。

                                                ?

                                                ?雪白无色的肌肤,轻阖着的双眸,长而再也不动的睫毛,秀挺的鼻,苍白无色的小小嘴唇,还有右颈间前天夜里才被他吸吻过无数次的小痣……

                                                ?

                                                ?顾遇北脸上的淡冷依然看不出变化,他沉默地看着那具尸体,仿似要把她看穿。

                                                ?

                                                ?警局局长忍不住叹气:“顾先生……”

                                                ?

                                                ?顾遇北突然出声,嗓音也很平静:“许征!”

                                                ?

                                                ?“是,顾总!”许征快步向前,看了惨白的?#20999;?#23113;一眼,心头也跟着沉重。

                                                ?

                                                ?顾遇北双眸依然死死盯着?#20999;?#23113;死去的脸,嗓音骤然冰冷:“把温曦孤儿院拆了!”

                                                ?

                                                ?警局局长和旁边的人都皆是一?#19969;?/p>

                                                ?

                                                ?顾遇北唇?#20052;?#30528;残忍的弧度:“?#20999;?#23113;,你听见没有,要再不睁开眼睛,我立刻把温曦孤儿院拆了,片瓦不留!”

                                                ?

                                                ?他嗓音威慑震天。

                                                ?

                                                ?担架上的?#20999;?#23113;却依然死气沉沉。

                                                ?

                                                ?旁边众人都是心头一酸。


                                                第12章 一片冰凉?

                                                ? ? ?

                                                ? ? ?许征上前:“顾总,?#20999;?#22992;她已经……死了,您拆了孤儿院也没用的……”

                                                ?

                                                ?“谁说她死了?你他妈敢咒她死?谁敢说她死了老子灭他全家!”顾遇北双眸似着了火,紧揪起许征的衣襟声嘶力竭,“你没听见老子的命令?去,马上给我把孤儿院拆了!不!是烧了,给老子去放火,把孤儿院烧得片甲不留,我看这个女人还敢给老子装死!”

                                                ?

                                                ?“顾总,您冷静!”许征大声。

                                                ?

                                                ?顾遇北甩开了他,转身两只大掌倏地掐上了?#20999;?#23113;的?#24330;樱?#20182;表情狰狞,青筋直跳:“我还没让你死,你现在欠了我两条人命,你给我醒来!醒来听见没有!我没准你死,你就不能死听见没有!你给我醒来!醒来啊!”

                                                ?

                                                ?警局局长一把扯过疯狂的他,拉起他一只手,伸到?#20999;?#23113;?#20146;?#19979;面。

                                                ?

                                                ?一片冰凉。

                                                ?

                                                ?“啊——啊——?#29384;?#20284;嗓子都破哑了一样,他干竭地吐出两个音节,?#21046;?#19978;?#20999;?#23113;的?#24330;樱?#20182;再张口,却喷出一口血。

                                                ?

                                                ?血落在?#20999;?#23113;惨白的雪脸上,红白相?#24120;?#24778;悚渗人。

                                                ?

                                                ?顾遇北眼皮沉重地打着架,高大健硕的身躯也摇摇欲坠。

                                                ?

                                                ?许征和?#21985;?#26426;齐齐上前,搀住了他。

                                                ?

                                                ?殡仪馆的车开车,两名警员把?#20999;?#23113;的尸体送上去。

                                                ?

                                                ?顾遇北想去拦,被许征和?#21985;?#26426;大力拦住,担心他看到火化那一幕会出事。

                                                ?

                                                ?————

                                                ?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栽在这个?#23601;?#25163;上的?

                                                ?

                                                ?顾遇北一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

                                                ?大约就是从孤儿院里第一眼看到她开始吧。

                                                ?

                                                ?大大的一双眼睛,清清澄?#21361;?#24178;干净净,像是一对儿水晶珠子。

                                                ?

                                                ?纯洁得令人心醉。

                                                ?

                                                ?他一时冲动把她领养了,原本他一个少年是没有资格。

                                                ?

                                                ?但他是顾遇北,是顾家人,便有了特例,他想要的人没有得不到的。

                                                ?

                                                ?更何况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

                                                ?可是接她回来第一天,他便后悔了。

                                                ?

                                                ?他不?#19981;?#33258;已被一个人所牵制住心的感觉。

                                                ?

                                                ?一向都是他掌控别人。

                                                ?

                                                ?所以把她带回来后,他对她并不好。

                                                ?

                                                ?他给她?#37197;?#29983;活,给她什么都用全世界最好的,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但却从来没有一句温言软语。

                                                ?

                                                ?他讨厌因为她一个笑而心甜的感觉,讨厌因为她一滴眼泪心痛到无法呼吸的感觉,更讨厌她跟任?#25105;?#20010;异性说话或接触时那种疯狂了似的嫉妒。

                                                ?

                                                ?他是顾遇北,一向?#26223;?#39640;高在上的顾家大少爷,他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孤女而乱了心扉,没了主心骨。

                                                ?

                                                ?更何况,还是一个从未对他言爱的小孤女。

                                                ?

                                                ?别的女人,无论豪门千金,世家之女,影?#23576;扌牵?#21738;个女子对他不是顾哥哥顾哥哥我爱你地把整颗心都奉上?

                                                ?

                                                ?唯有她,自始至终温温婉婉,无论他怎么逼,她可以按他所有的要求去做,甚至她的人生?#23114;?#37117;照他命令的来走,可是,她却从未对他言过一个爱字。

                                                ?

                                                ?他不知道她爱不爱自已。

                                                ?

                                                ?这份?#29616;?#35753;他感觉失了尊?#24076;?#26356;丢了身为顾家男人的脸面。

                                                ?

                                                ?这样一个连心都不敢托付于他的女人,他又怎么甘心任她仗着他的宠爱,玩弄他于?#28903;?#20043;上?

                                                ?

                                                ?所以他要利用陈可来逼她,来深探她的内尽。

                                                ?

                                                ?可是,这个女人,却告诉陈可,为了巴住他赐予她的荣华?#36824;螅?#35201;掌控他一辈?#27185;?#22905;不爱他,却要巴住他一辈子。

                                                ?

                                                ?他恨死了她。

                                                ?

                                                ?阿可死,明明她一再说不是她所杀,可他从没想过要再查一查,他认定了她是凶手,他要她这一辈子都不好过。

                                                ?

                                                ?正如她赐予他的心痛一样,他也要她冷硬的心也跟着痛。

                                                ?

                                                ?他以为,她进了精神病院,他再也看不见她了,那他就清净了,再也没有?#22570;?#20102;。


                                                第13章 他?#32456;?#30952;她?

                                                ? ? ?

                                                ? ? ?可是,他依然放不下她,派了人在那里密切监视。

                                                ?

                                                ?三年一到,他迫切地巴巴跑去见她。

                                                ?

                                                ?可看到她冷清的脸,他又不想让她好过了,他?#32456;?#30952;她。

                                                ?

                                                ?她说她想死,他不准,他说要折磨她一辈子。

                                                ?

                                                ?可是现在她却死了,他所有的?#20013;?#21475;似乎都堵住,他找不到出气的方向,他憋得难受,感觉自已快要被憋死了。

                                                ?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告诉她,其实他是看上她了,这辈子都逃不掉她了。

                                                ?

                                                ?他说要折磨她一辈?#27185;?#21482;是不想她离开,想要她爱他。

                                                ?

                                                ?但这些话他还没说出口,她却再也回不来了。

                                                ?

                                                ?她那样干净的眼睛,那样温温婉婉的笑,他永远都再找不到了,找不到了。

                                                ?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睁开眼便是一片茫然,一片死水。

                                                ?

                                                ?……

                                                ?

                                                ?春水居是他专?#25506;?#26469;给?#20999;?#23113;住的地方。

                                                ?

                                                ?从他把她从孤儿院接出来起,她便一?#24330;?#22312;这里,直到陈可死,她住进精神病院。

                                                ?

                                                ?顾遇北不知道为什么就来了这里。

                                                ?

                                                ?他已经三年不曾再来过这里。

                                                ?

                                                ?她的房间是二楼右手第二间。

                                                ?

                                                ?第一间是给他的备用。

                                                ?

                                                ?他推开她的房间门进去。

                                                ?

                                                ?三年了,里面依然井井有条。

                                                ?

                                                ?所有她用过的东西都好?#33945;?#29983;地摆在原地原位。

                                                ?

                                                ?他目光落到桌上一个?#22987;?#26412;电脑。

                                                ?

                                                ?她大学毕业,他安排她进公司当他的私人秘书,他送她的就职礼物。

                                                ?

                                                ?他在桌前的电脑椅坐下,插上电,打开。

                                                ?

                                                ?密码页面出来时,他下意识输入当初他设置的密码。

                                                ?

                                                ?居然正确。

                                                ?

                                                ?当初买的时候,是他故意设的自已的生日,没曾想这么多年她竟从未改过。

                                                ?

                                                ?开机右下角便弹出?#27663;洹?/p>

                                                ?

                                                ?看样子是她以前常用,他心念微动,在密码处再次输入自已的密码。

                                                ?

                                                ?他瞳仁不由都收了一收,密码显示正确。

                                                ?

                                                ?打开,整版的页面上竟全是她自已发给自已的邮件!

                                                ?

                                                ?他从最前面的?#25484;?#28857;开一封。

                                                ?

                                                ?X月X日 ? ?阴

                                                ?

                                                ?收到他送的就职礼物,最贵的牌?#27185;?#22825;一样昂贵的价格。

                                                ?

                                                ?于他来说没什么,他从出生便习惯这样的消费。

                                                ?

                                                ?可是看着那张收据,我不由自主又想到了自已的卑微。

                                                ?

                                                ?这样的我,如何配站在?#21069;?#39640;高在上的他身旁?#20426;?/p>

                                                ?

                                                ??#36824;?#33021;站在他的身边,永远看到他,已是莫大的幸福了,?#20999;?#23113;,你要知足!

                                                ?

                                                ?X月X日 ? ?阴转晴

                                                ?

                                                ?以前总觉得记?#21344;?#36825;种东西很?#20204;椋?#21487;是昨天收到?#22987;?#26412;,便忍不住想写了。

                                                ?

                                                ?我想把有关我和他的一切都记下来。

                                                ?

                                                ??#38498;?#32769;了,没有任何理由再留在他身边看着他了,可以拿出来翻翻,至少,应该能减轻点思念吧……

                                                ?

                                                ?打开文档页面,脑子却一片空?#20303;?/p>

                                                ?

                                                ?我?#36335;?#21448;回到那一天。

                                                ?

                                                ?他的自行车掉进我们院对面的?#36947;錚?#36710;上全是?#21999;ⅰ?/p>

                                                ?

                                                ?可是他竟看着,不知道去捞起来。

                                                ?

                                                ??#19994;?#26102;可嫌弃他了,?#36824;?#36824;是跑过去帮他捞起,还推到小河边给他洗干?#24359;?/p>

                                                ?

                                                ?第二天,他又来了,板着脸:“我给你好吃的好玩的,供你读书,跟我走答不答应?#20426;?/p>

                                                ?

                                                ?好吃的好玩的,他以为我是一只小狗吗?

                                                ?

                                                ?可是,我还是跟他走了。

                                                ?

                                                ?我想着,一个连?#24213;拥?#36827;?#36947;?#37117;不知道捞起洗净的人,如果我不跟着他,他该怎么活啊。

                                                ?

                                                ?后来证明,?#36393;肥等?#27492;。

                                                ?

                                                ?从初中到他大学毕业,我自已都不记得帮他顶过多少次锅,抄过多少次作业……

                                                ?

                                                ?可尽管他一?#36924;?#36127;人,恶声恶气。

                                                ?

                                                ?可是,我还是?#19981;?#19978;了他,我甚至想乞求上天,下辈?#27185;?#32437;然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雨淋,也希望再次亲眼看到他从我身上踏过……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