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一华裔女子出国工作,却惨遭绑架?

                                                嗨吧2018-12-27 10:15:10

                                                1

                                                曼醒来时,在一间?#21543;?#30340;房间里,屋子里幽?#38476;?#26263;,昏黄的灯光影影斜斜,面前是什么她看的很是模糊,头晕乎乎的,全身半点力气都没有,就像被抽了骨头。

                                                双手被绑在床头,全身上下只剩贴身衣物,屋里昏暗不清,装饰倒极是豪华。

                                                这是怎么回事?谋杀?奸害?来新西兰一年,找了好几次工作,数次不得意。今天刚走到这条街,碰到了一个人,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身子也不能动弹,她害怕恐惧!屋子里漆黑不见五指,她可听见自己狂?#19994;?#24515;跳,咚咚咚……然而她却也明白不能喊。这屋子很奢华,隔音效果必然佳,留些体力以便逃走。

                                                正在此时,门把有转动的声音。

                                                有人来了!

                                                楼曼立刻闭上眼睛,竖起耳朵……

                                                “人怎么样?#20426;?#19968;男一女走进来,对着床上的人细细打量,用着很流利的英语说。

                                                “放?#27169;?#32769;板!绝对是?#27809;?#33394;,我们的客户必然会很满意。而且她是一个中国人,我搜了她的护照手机,她跑不了!就算被我们设计了,她也没有办法。”

                                                她庆幸她?#19994;?#19981;差,父亲为了面子逼着她学习英法语言,以免让外人知道他的女儿连个英语都不会,岂不丢他的人。

                                                肥肥的女人走上去,在楼曼的腰上摸了一把,眼?#23545;?#21497;之色:“很好,干得漂亮!”

                                                随后又对着楼曼说,“是你倒霉,谁让我们的人手不够时,而你又撞到了枪口上来。我们不会要你的命,只要你在我们的控制下生下齐总的孩子,自然会放你走。谁让你这么符合齐总的条件呢?还是一个东方人……呵!”

                                                楼曼惊骇,他们……在借腹——生子?齐总,他是谁?他们竟做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早听闻这新西兰有一个专门机构,对于那种心理扭曲不想结婚却又想要孩子的男人,提供生子服务。

                                                只是没想到……她们能大胆得,竟朝着一个路人伸手,强迫做这种事情!

                                                想想……全身直冒冷汗,一种惧寒从体内一下子渗透!

                                                “老板,要不要喂点……”男子道。

                                                “不,不要情药!会对小孩不好!”若是婴儿不健全,客户会来?#34915;?#28902;。肥女人走上去,对着楼曼的脸,啪啪,?#38476;?#25484;!

                                                楼曼被打得眼冒金星,肥女人打到她的耳根子了,头晕乎乎的……这下无法再装下去,眼一睁想理论一番,那女人抡起巴掌,啪啪又是两巴掌!

                                                楼曼直接被打晕了过去……

                                                肥女人甩甩手,露出阴狠又胜利的笑来,“去告诉齐总,人已准备好,相貌堪好,身段曼妙,基因甚好,甘愿为齐总生下孩子,?#30431;?#21363;刻来。”

                                                房间里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脸肿烫得厉害,头也晕乎乎的。但她的神智是清楚的,能感觉到身上压着一个人,他的唇舌游走在她的颈肩胸口……

                                                “不……”声音沙哑如脚踩枯叶,喉咙也是干疼得发紧。这声音在男人听起来,全然没有拒绝的意味,反倒是邀请,是?#24895;校?#26159;诱惑。

                                                房间里有檀香点着,幽幽飘来……竟让人如此无力。

                                                楼曼连个胳膊都抬?#40644;?#26469;,眼睁睁的看着身上的男人脱了她身上唯一的遮盖,扯下她的小裤……那略带一丝沁凉的手在皮肤上缓缓游来,手法老练,挑?#27735;?#24785;,对于楼曼来说,却如刀割!

                                                孱弱的肌肤能清楚的感觉的到他的手指带来的丝丝颤栗,手腕上的手表在被单上蹭来蹭去,露出了手表下的皮肤,一条长长的刀疤,丑陋至极!

                                                “害怕吗?不要怕……?#19968;?#36731;点。”男人在她的耳边吐气如兰,流利的英语,缓慢而磁性,如指缝里的细沙,一声声撩着你的神经。

                                                “放开……放开我……”楼曼只得如此请求,?#21543;?#30340;触感?#30431;?#20840;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泪眼朦?#21097;?#24515;底瑟瑟发抖。

                                                “不可能!”男人如此说着,?#25238;?#25130;铁!同时头迅速低下,把她的尖叫声抵在了喉咙。

                                                很疼,好像腰断了一样!直达神经末梢,脚趾都疼得卷缩了起来。男人一刻都没有停,越来越狠,?#19981;?#21040;她的身体里……

                                                她死死的咬着唇,才能不去尖叫!不,事实上,想叫也叫不出来!

                                                只是手腕下的那处疤,却蹙然间疼了起来,随着心跳,随着男人的抽动,一跳一跳的疼。

                                                “唔……”那种声音,?#24189;?#20154;的喉咙里迸发出来!

                                                停下来,停下来,不要……她呐喊,撕吼,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纤弱得如风中飘零之花,随着他……摇摆,飘荡。

                                                男人终于睡着时,天已然泛起鱼?#21069;住?/p>

                                                折腾了一夜,终于停下来了……眼也肿了,昨晚好像有种要把这一辈子的泪都流干的劲头,吼不出来泪却默流千行。脸上依旧没消肿。她撑起酸软的身子,每走一步,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双腿间流下来?#38476;?#33039;物。

                                                恨,怒,耻,种种涌上心头!

                                                握紧拳头,唇咬得出血,她才能克制不杀人的冲动!

                                                她回头,薄曦之间,她看到了男人的脸……

                                                楼曼一下子如遭电击!愣愣得站在那儿,一步都动弹不得!

                                                他的容貌印在晨光中,似近似远……却如千里外破势而来的竹尖,?#19981;?#22312;她的胸口……

                                                楼曼脸色苍白,好半响才巍巍颤颤的穿好自己的衣服,夺门而出……

                                                2

                                                四年后。

                                                威尼斯。

                                                “症状明显减轻,心律肺动脉正常,胸部X线片可见肺动脉?#25105;不指矗?#32954;血OK,看来已经自愈。但依旧不能掉以轻?#27169;?#22909;好休息,暂时不要做剧?#20197;?#21160;。”医院里医生拿着医单子,先是对着楼曼说着很流利的英语,然后移向楼曼身边的小女孩,宠溺的摸着她的头。

                                                楼曼大大的松了口气……悬着几年的心终于落下来了……女儿半岁时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幸好逢隙不大,有自愈的可能!但若是三岁以前还没有自愈,就得接受手术!

                                                三岁多的孩子,她实在是不忍?#38476;?#22905;推向冰冷的手术台……于是,等了等。

                                                这一等,很值得!

                                                终于……好了!

                                                “谢谢你!”弯身,鞠躬,楼曼咬着唇,心里有一股情绪在沸涌奔腾,以至于说出来的话有丝颤抖。医生?#21584;?#22905;的肩,以示安慰。

                                                出了医院,阳光明?#37027;?#27922;开来,树梢间似乎能窥视到天空中飘浮着一层五彩?#22836;?#30340;气泡。

                                                大腿被抱住了,她低?#25151;?#21040;了一张扬起的粉嫩的脸,圆滚滚的眼睛,闪动着异样的光采……

                                                “妈咪,?#19994;?#30149;好了么?#20426;?#23567;五的声音很软,一直软到了楼曼的心里头。

                                                她心里一颤,一把抱起她,“是,小五的病好了,但是依旧不能跑,不可以?#39029;?#19996;西哦。”

                                                “好!”小五抬起短胖的手指,拍打着楼曼的肩膀,随后一下子爬上去。唇抵在楼曼的耳上,软似棉花糖的嗓音?#34987;?#27004;曼的心脏:“妈咪你?#20498;业?#30149;好了,你就带我去找粑?#24013;?#20320;不能反悔哦。”

                                                她簿软的唇扫过楼曼的皮肤,那种触感瞬间就如一个硬物抵在了她的胸膛!?#31889;?#28176;缓!

                                                她没有说话,抱着小五续朝前走。

                                                小五?#38476;?#29240;……那一幕又在?#38498;?#37324;回放,她找工作被绑,?#40644;?#36523;,被打,被关,?#40644;然?#19979;小五。逃出来时情绪太过激动,又跑了很长一段路,导致早产。她没有对小五隐藏她的父亲,甚至告诉了小五,她的父?#36164;?#35841;……只是你现在身体不好,不可以长途跋涉。

                                                小丫头,果然一直记得。

                                                或许因为小五觉得病好了才能去见粑粑,所以相?#36856;?#21512;医生的嘱咐,所以才自愈得那么快。

                                                “妈咪……怎么了?不可以么?#20426;?#23567;五见妈咪没吭声,着急得两手紧紧圈住楼曼的脖子,眼里一片期待。

                                                楼曼依然没有答,一直朝前走……

                                                走到门卫室时,她突然停住了脚,身体一僵,目光似被吸住了一样!

                                                门卫室前有一个放报纸的架子,最上层,第一张,英语标题,商氏太子爷于8月8号与女友永结连理,下面的整整一个版块都是他和她。

                                                男人一身宝蓝色西服,意气风发,眉?#32451;?#20837;鬓,一双黑?#36164;?#33324;的眼眸看着镜头似笑非笑,隐隐带着一股邪气的张狂!他的长臂搂着怀里的女人,而那女人一身洁白婚纱,精致的面容,透着不食人间灯火的倾城,美得眩目。

                                                楼曼的目光在照片上移动,最后定在男人的眼睛上!

                                                一双极有魅力的眼睛,如千山皑皑之雪,一览无遗,却又像暗藏千军万马!一不小?#27169;?#20415;被撕扯得尸骨无存!

                                                “妈咪……”小五委屈的喊了声,完了……妈妈?#38553;?#21448;不同意了……怎么办,她真的很想看粑粑嘛。

                                                “好!咱们去找粑?#24013;!?#27004;曼这次没有迟疑,声音干脆利落!

                                                八月?#25749;牛?#37027;不是后天么?

                                                后天!她丰润的唇微微一勾,寒冷,讽刺!

                                                抬?#25151;?#21521;天空,树梢上的五彩气泡似乎正在慢慢的变淡……最后变成了一片白,苍苍?#38476;祝?/p>

                                                小五高兴极了,抱着楼曼狂亲几口,激动得在妈咪怀里扭来扭去……

                                                这一扭,小五就看到了架子上的?#35745;?#30475;到了——他。

                                                小五一下子叫起来:“那不是?#38899;?#31889;么?粑粑,粑粑,我是小五,小五哦……”

                                                此时,楼曼却抱着她快速走了出去!

                                                那张脸离小五越来越远,小五短短的小手依旧在空中?#28216;?#30528;,“粑粑,小五马上就来找你?#30149;?#21704;哈,粑?#24013;被?#24555;愉悦的嗓音在街上飘浮,久久不散……

                                                “妈咪,我看到粑粑了哦……咱们快去找他!”

                                                小五已经迫不及待……

                                                中国A?#23567;?/p>

                                                碧水龙城娱?#21482;?#25152;。

                                                强势的DJ音乐之风开始灌入人们的耳膜,领舞台上,只见一女子腰身如灵蛇一般挥洒自如,妸娜多姿,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秀发随着她的肢体在空气里尽情的舞动,流风回雪,轻舞飞扬。

                                                一片纸醉金迷,灯光筹影,尽是灯红酒绿的疯狂。

                                                酒吧的一角,灯光昏暗,男人拿着酒杯有意无意的呷着,余晖映在他的眼睛上,如江?#32420;?#24425;画般的流畅线条,层层渲染,迷人到了极致。纯白色简约款衬衫将他的气?#39135;?#25176;得恰到?#20040;Γ?#23562;贵中透着让人不易亲近的冷漠。他半眯了一下眼睛,放下酒杯,准备离开了。

                                                这时,一个男人猛地爬到他的身边——?#25918;?#30340;声音响来:“老商你这才来一会儿,就想走了?#20426;?#22768;音很随意,如细水长流。

                                                ?#21497;?#34987;他拽得只有重新坐下,扫了他一眼:“?#19968;?#26377;事。”

                                                乔少枫邪气的勾勾唇:“也对,你明天就要结婚了!”他扬了扬好看的浓眉,一掌打在桌子上,“哼!老子连个马子都没有呢,气死人了!”

                                                ?#21497;?#27809;吭声,目光斜斜。却正是在这不经意间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女人,如瀑布般的乌发一泻而下,用了一个发箍,露出了整个饱满的额头,一袭吊带短裙把她身上的优点表现得淋漓尽致!如蝶的锁骨,?#21658;?#30340;胸部,不盈一握的?#25628;手?#20462;长的美腿……

                                                很美,没有刻意的去装束自己,很淡的妆,越发显得五官的出众,踩着优雅的步子……慢慢走来。

                                                然,纵是如此他的目光在她的身上,也仅有一秒!

                                                只是一秒!

                                                “不行了,?#19994;?#21435;方便一下,你不准走!咱俩一起……”乔少枫皱着俊眉,捂着肚子就跑了出去。

                                                ?#21497;?#30473;都没眨一下,因为他不会听乔少枫的话,他要走!

                                                身子还没动,啪!一双纤白的手撑在了他前面的桌子上,弯着腰,一双明?#37027;?#27700;兴意盎然的看着他,里面透着一丝不怀好意。

                                                ?#21497;?#30475;着她,琉璃般的眸子犀利如X光在她的身上扫了一遍,簿唇一勾:?#21543;?#39640;168,胸34B,腰57,臀84,体重约102!小姐,长相身材不错,可在我眼里你——尤其丑!”他的动作没有动,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一双眉宇浓黑桀骜得犹如海边的飞鸟,隐隐透着嚣张与凌厉!

                                                由于对面的女人弯着腰,他的目光能轻而易举的看到她白嫩的胸,他淡淡一扫,后再也没看。

                                                楼曼只是看着他,眼眸未眨,心里早已波涛汹涌!

                                                那一年……黑暗的房间,她全身无力,他威猛如兽……他?#21584;?#23617;股走人一派潇洒,她受制于人受尽辱骂,如今竟是样的方式见面,他竟是这般的平淡,而她,?#22815;?#35201;保持微笑,?#22815;?#35201;波阑不惊。手掌猛地握起来,两秒后,又忽地松开。

                                                她同样学着他,红唇慢慢一勾,一串美妙的字符便溢了出来:?#21543;叹埃?#21830;氏挂名总裁,商家大少爷!29岁,身高186,体重140,胸围93,腰73,臀97,A型阴性血,弟弟商柏荣,未婚妻李颜月……”

                                                ?#21497;?#30520;子一眯!?#38706;?#39039;降!

                                                楼曼继续道:“你还要我继续说么……”她的目光落向了他两腿间,绝美的红唇勾出一个若有似无的?#38706;?#26469;,“你的小弟弟硬时20,软时……”

                                                猛地!

                                                她的身子受到一股?#30475;?#30340;拉力,整个人从桌子直接飞起来,跨座在他的身上!他的大手扣在她的腰上,宽厚的大掌隔着衣服透着一股灼烫!

                                                近在咫尺,他的目光冷如暗夜雪狼,范着幽幽绿光!

                                                “你?#19994;?#26597;我?#20426;?#22768;音嘶哑低沉,那样的眼神,如一只吃人的兽,危?#30504;?#38663;慑!

                                                而楼曼……却是扬着下巴,直直望时他的眼睛里,眨也没眨!靠近他,身子软若无骨的跌向他的怀抱里,手摸上了他的衬衫纽扣……

                                                ?#30333;?#30707;王老五谁不想调查你?再说,你一眼看出了?#19994;模?#25105;就不能一眼看穿你?#20426;?#27004;曼浅笑,声音清脆!

                                                ?#21497;?#30475;着她,深若寒潭的眸子什么都看不出来。尔后,他蓦然勾唇一笑,露出森森白牙来,如狼的獠牙,“你一眼看穿我?是么?#20426;?#25552;高的?#24808;簦?#22914;沙子洒在树叶上,沙沙的声音,动听,?#28982;蟆?/p>

                                                楼曼刚想发话,他扣在腰上的手突然伸进了衣服里面去——两手朝着两边一个使力,嘶!

                                                衣服尽数撕碎!

                                                他掐着她的下巴:“既能看穿我,那么……你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20426;?/p>

                                                楼曼挺直身子,没动。

                                                “我不?#19981;?#24102;着目的性的来接近?#19994;?#22899;人,尤其是你这样——下三滥的女人!”?#21497;?#35828;完倏的拽下了她已经解下他三?#25490;?#25187;的手,起身,双手一抛!

                                                楼曼飞了出去,砰!

                                                光源?#34892;模?#19968;个只着贴身小衣裤的女人突然摔了过来,发丝就像一?#25293;?#24067;一样飘下来,而她就倒在那块幕布中………众人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

                                                3

                                                然而这种诧异不过?#20013;?#20102;一秒,女人已然站了起来!

                                                精致的脸上是一派从容得体的笑,在地上捡起同她一起飞过来的衣服,只剩两条布料。她拿了一块大的,把胸围了起来,在胸侧打了一个结,这种没有规矩的穿着,没有狼狈,反倒给她增添一种无法抗拒的风情!

                                                腰以下的部分全都露了出来,肤色白嫩如剥了壳的鸡蛋,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她就那么站着,光照在她一个人的身上,风情万种的撩人姿态,不食人间烟火的娴静,从来不知这?#34903;?#27668;?#20160;?#22312;一起是如此的让人……欲罢不能。

                                                酒吧里的人都停了下来,眼睛同一聚在她的身上……

                                                想靠近时,看到暗处缓缓走出一个男人来,于是想靠近的念头瞬间瓦解!

                                                白色衬衫解开了三颗扣子,?#24895;?#30340;胸膛若隐若现,颀长的身躯缓缓走来,在人群中,在注?#24656;校?#20182;就像是战场上气吞山河的将士,面色如霜,气质冷冽!

                                                走过来连看也没看楼曼一眼,径直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慢着!”楼曼走上前,姿态很从容,丝毫没?#26012;?#33258;身的情况而感到不适。

                                                “咱俩打一个赌如?#21361;俊?#22905;拦住了他。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打?#27169;俊?#30446;光一垂,看向她的胸口,讽刺的道:“?#25512;?#20320;这34B的胸?#20426;?/p>

                                                “呵,你得意什么。你身边的女人胸大只是别的男人替你养大的,这也值得你如此?#26223;粒俊?#22905;立刻回击,目光明亮!她又立刻追击:“只是和你打个赌而已,你怕什么?听昨天你说就要结婚,咱们来一个?#27169;?#23601;赌明日你这婚会……玩完。商大少爷,堂堂七尺男儿,在这种公共场合,应?#27809;?#20026;你撕了一个女人的衣服而做些赔偿!”一气说完,完全不给?#21497;?#35828;话的机会。因为她知道,?#21497;?#24050;经在怒了,若是停了保?#40644;?#20182;又要做出什么事来。

                                                ?#21497;?#30520;子微眯,细细儿儿的眼睛里潋滟锋芒!双手插入兜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纵是穿着高跟鞋,也矮他一个头,姣好的面容,眼睛如水墨江南雨后的风韵和清?#28023;?#40657;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毫无退让!

                                                许久没有见到过这样通透的眼睛了,许久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和他这样肆无忌惮的直视了……心思一动,突然有了丝小小的兴趣……?#24895;?#30340;嘴唇含着似笑非笑:“好,我就陪你赌一把。”

                                                下一秒——他却肠子都悔断了!

                                                “很好!商总果然有魅力!若是有人阻拦了你的婚礼,你可得毫无条件的离开,不得娶李颜月为妻!但是现在——”楼曼说着突然把手伸向了?#21497;?#30340;胸前,两手快?#24049;?#30340;一下撕开了?#21497;?#30340;衬衫!

                                                “?#19994;?#35201;一样东西做为条件。”撕下他的衣服,披在身上,拨腿就跑了出去,动作流畅,行云如流水!

                                                ?#21497;吧?#36523;光了,看着门口,牙咯得直响,深沉的眸子有一种被挑起的征服,跃跃欲试……

                                                **************

                                                商氏太子爷的结婚宴,那可谓是空前绝后!一瞬间,新闻媒体尽是商氏的各种报道,把?#21497;?#22840;得神乎其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年少多金,帅气俊?#21097;?#24863;叹——新娘李颜月不知走了什么?#32933;?#36816;才嫁给了钻石王老五!

                                                李颜月,商?#32454;?#31649;的女儿,名牌大学毕业,通情达理,?#24179;?#20154;意。无论是放在家里,或者带出去都长脸面,娶她……对于?#21497;?#26469;说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儿。

                                                因为,李颜月是他的女朋友。

                                                因为,他到了结婚的年纪。

                                                因为,爷爷想?#30431;?#32467;婚。

                                                仅此而已。

                                                当然,?#21497;?#33258;认为他会是一个?#32454;?#30340;丈夫。

                                                二小时后,仪式开?#32908;?/p>

                                                两人如美如神作。一?#24184;?#20934;备就蓄。

                                                牧师发?#21097;?#26032;人作答。按照一切的结婚礼仪一样,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男女主站在神父前,光是背影便足够如诗如画。

                                                正在神父致?#21097;?#23130;礼高潮时,酒店大门突然被推开来!

                                                哐啷一声,回声激荡!

                                                一个女人牵着孩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21497;?#30475;到她的第一眼,眸色一怔!

                                                她果真是来了……

                                                楼曼穿着桃红色针织衫,蓝色牛仔,休?#34892;?#39640;挑靓丽被她这一身活力的打扮彰显得滴水不露,一头?#21992;?#20840;部绑在脑后,面容干净,如雨后的?#19968;ǎ?#32474;丽却又迷人。

                                                而她身边的小女孩,?#26197;?#26174;胖,粉?#27905;?#30340;漂亮极了,圆滚滚的大眼睛瞄来瞄去,尽是新奇及兴奋。

                                                ?#21543;?#23569;爷,我——来了。”她站在离?#21497;?#20108;?#33258;?#30340;地方,看着他,露出胜利的微笑。

                                                李颜月?#34892;?#30097;惑,看看?#21497;?#21448;看看楼曼,却没有发问。

                                                ?#21497;?#31449;在台上,一袭白色西服,俊美如斯,发丝随意蓬松,张狂着他的意气风发!眸,淡淡一勾,并不言语。

                                                楼曼走近几步,“我只是给你送个礼物,大礼!”把小五朝前推了一步,“你的礼物,来了。”

                                                小五被母亲这样一推,从观赏中一下子回过神来……

                                                看着?#21497;埃?#30504;巴了几下眼睛……

                                                哇!那不是她的粑粑么?妈妈给她看粑粑好多好多的照片……

                                                不知怎么的,小五突然大哭起来,扑到?#21497;?#30340;腿上,张着手臂要求抱抱:“粑粑,呜呜……粑粑,小五可?#19994;?#20320;了……我我……呜呜……”委屈,酸楚。

                                                为什么别人的孩子都有爸?#30452;В?#26377;爸爸宠,有爸爸陪,而她却没有。

                                                小五哭个不停,抽抽咽?#21097;?#35805;不成句。

                                                全场哗然!

                                                李颜月,商?#19994;?#20154;,宾客们……

                                                ?#21497;?#20426;脸一沉,蔑视的扫着她:“这就是你?#38476;?#25103;?下三滥?#38476;?#25103;?#20426;?/p>

                                                楼曼冷笑:“把戏?你果真?#21069;?#20160;么都忘了。四年前你去过哪儿还记得么?你做过什么你还知道知道么?是不?#21069;?#25103;你应该清楚!”

                                                李颜月一听这话,有?#30475;?#28382;。

                                                ?#21497;?#21364;推开了小五,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让小五愣了一下……毕竟是小孩子,是极其敏感的,知道谁?#19981;?#22905;谁不?#19981;丁?/p>

                                                他朝着牧师宾客及父母们鞠躬,在众人诧异之中拉着楼曼拐到楼?#26469;Α?/p>

                                                阴暗的目光显示出他的极度不愉快,双臂一撑把她锁在墙壁与自己之间,语气阴凉无比:“记着,我过往的女人中没有你这么一号女人!看来你还真是……”

                                                “我?#26032;?#26364;。”楼曼截住了他,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显然?#21497;啊?#23545;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无论是五年前还是四年前……她慢慢握紧了拳头,眼睛却没有在?#21497;?#30340;脸上移开,紧紧的,不放过一丝一毫……

                                                ?#21497;?#22312;听到这个名字时,明显一怔,接着是不可?#23478;欏?/p>

                                                楼曼想起那些往事来,心里一痛。一刻都不想多呆,抽出一张纸甩给了他,“你若是想找我问个清楚,?#19968;?#36814;你来,我想凭你的能力,必然能很快的?#19994;轎业?#19979;榻处!小五是你的孩子,欢迎你来调查!但是,这婚你怕是结不成了。”楼曼从玻璃处看着前方大堂……

                                                台上好几个穿着华贵的人围着小五,宾客们也是骚动不堪,新娘倒在父亲的怀里,泪流个不停。

                                                呵……真好。

                                                商家是出了名?#38476;?#38754;子,今日她没做什么效果,只?#21069;?#23401;子带来而已……你们竟已然大乱,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楼曼狠狠一笑推开?#21497;埃?#20986;了酒店。

                                                ?#21497;?#30475;着那张纸上的字,久久无法回神:DNA亲子检验报告!

                                                A市人民医院医学检验?#34892;模?#22522;因鉴定所 DNA 检验报告书……检验结果:父系可能?#26197;?99.9999%。市人民医院医学检验?#34892;摹?/p>

                                                这不是假的,因为上面有他医师舅舅的签名。

                                                丽宛酒店。

                                                楼曼盯着前面的电脑,她投出去的股票刚刚?#24352;蹋?#36235;势?#29238;?#30340;股指?#30431;?#36186;了200万美金,然后点击进到自己的交易平台,?#36164;郟?#21457;布,钱已进帐。

                                                又浏览了一下股市,貌似最近期指不怎么稳,买升买跌都不安全,还是收手为好,她不贪?#27169;?#21018;刚的200万美金够她和女儿生活好一段日子。

                                                打开电视关于今日?#21497;?#32467;婚的消息音讯全无,一点风声都不见!这是她预料到的,商家怎么着也不会允许把这样的消息给报出去。儿子大婚,却有女儿前来?#32454;福?#21621;呵……多好笑的戏码。

                                                看了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二个小时已过……

                                                丰润的唇,勾出一个胜利的笑来!

                                                看来……她该好好收拾收拾一下,迎接劲?#23567;?/p>

                                                关掉电脑,刚起身外面已响敲门声。

                                                速度够快,她挑眉,算是对?#21497;?#30340;赞?#20572;?/p>

                                                刚打开门,一个小小的身影一下子扑过来,“妈咪……我把粑粑带来了,宝贝棒不棒?#20426;?#25196;起一张?#27704;?#30340;笑脸,声音柔柔腻腻,把人心都要融化了。

                                                “宝贝最棒了!乖,看电视去!”

                                                小五一听此话,立刻撒开腿丫子就跑,看电视去啦!

                                                “原来是你!”?#21497;?#30520;眼微眯,走在路上便想起了这个女人,脑子里已把这个女人的资?#32454;?#36807;滤了出来。楼曼,楼氏千金,五年前一个胆小如鼠的女人,和他说一句话脸都会红透,唯唯喏喏,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

                                                因为?#19981;?#19968;个纨绔子弟,而遭拒绝后割腕自杀,后来再没有了踪影。

                                                若不是听说她自杀那事,?#21497;?#24590;么着也不会记得住她。楼氏在商场也算是?#34892;?#20221;量,当年这事儿闹得可欢了,一度成为大众的闲话余?#28014;?/p>

                                                楼曼笑得艳丽,一双层次分明的大眼,直视着他:?#21543;?#24635;,我真荣幸你还记得?#19994;?#21517;字。”

                                                ?#26263;?#28982;!并不是每个女人求爱不成反而求死!”对于讨厌的人,?#21497;?#21521;来不留口德!

                                                楼曼搓搓手掌,忍?#25490;?#27668;:“几年不见,商总还是这般犀利!”

                                                妈的,真想赏他几脚!

                                                ?#21497;?#30340;簿唇勾出一个讽刺的笑来,“一只胆怯的小老鼠,如今倒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他大刺的落坐,毫不?#24515;唷?#37027;岭峻的样子给这房间增添了一种无形的压迫!眼眸如?#24120;?#38160;利如夜狼:“我和你五年没见,却有一个三岁的女儿,谁的种?#20426;?/p>

                                                ?#32942;?#25720;着是禽兽的吧……”楼曼淡淡一句,拳头却在身侧握成拳!?#30431;?#30340;,他竟然什么也不记得了……忘得一干二净!

                                                此时一个软软的嗓音飘过来:“?#34915;?#21674;说,?#38899;?#31889;早下了十八层地狱……”

                                                “女儿你说错了,现在是十九层。乖,看你的电?#21360;!?/p>

                                                小屁孩的脑袋终于从海绵宝宝的脸上移过来,疑惑的看着?#21497;埃骸?#21670;??#38899;?#31889;从地狱下面爬出来了?#20426;?/p>

                                                “宝贝,他迟早还会下去的。”

                                                “哦……好吧,我看电视去了。”小?#19968;?#30504;巴了几下眼睛,天真无邪。

                                                ?#21497;埃骸啊?/p>

                                                4

                                                楼曼自顾自的坐到沙发上,双腿交叠,朝着桌子上一撩,靠在沙发上随意找了一个舒服的角度靠着。?#26538;?#23376;随性,?#26538;?#23376;洒脱……

                                                让?#21497;耙晕?#30475;错了人!

                                                在他印象里,唯唯诺诺,小声小语,知规知礼,端庄贤淑的楼大小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动作来!哦,不。?#25512;?#26152;晚,那也不是五年前的楼曼会做出来的事。

                                                她的眸子睥睨着他,眼神里的无所谓及倨傲,更是?#21543;?/p>

                                                此时的?#21497;?#27809;有太多的心思与她玩,他知道人终究会?#35851;?#30340;,只是时间问题。

                                                “既然不是?#19994;?#31181;,那么今日之事想必楼大小姐,有一个让我们大家非常满意的解答!”他握紧拳头,直视着她,深眸如潭,尖利如刀!若是楼曼不说出一个?#30431;?#28385;意的回答来,他准会掐死她!

                                                “能有什么解答,就是不想让我讨厌的人过得舒服而已。”楼曼扬了扬下巴,潋滟光芒毫不保留!

                                                ?#21497;?#30520;色一凛,寒气渗出!

                                                一双如在玛瑙中浸泡过的眸子,如盯着?#26197;?#33324;盯着她,锋芒阴?#28023;?/p>

                                                ?#21543;?#24635;裁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生气啦?你紧绷的表情让我感到……很荣幸。”

                                                如她预料的——他火了!

                                                星眸中,丝丝火光窜起!

                                                他迈着长腿走到她的对面,犀利的眸子似能?#24202;?#19968;切!

                                                “你?#26197;?#26469;一个孩子就能破?#28404;业?#23130;礼么?自作聪明!”他直视着她,眸光冷冽?#30431;?#33021;撕了她一样!说着直接打开了手机,拨?#24597;耄胺愿?#19979;去,半小时后,婚礼照常举行。?#19968;?#21435;?#27493;?#28165;楚,让宾客们勿?#34180;!?/p>

                                                楼曼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清丽的容貌上有着如莲般清寒的笑,?#21543;?#24635;别在自欺欺人了。你能从婚礼上离开,这足以?#24471;?#22330;婚礼你根本不想结!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孩子叫了你爸爸。你可没有出声否认。再者,我们有赌在先!再者,商总?#26197;?#20320;进了我这间房,你能出得去么?”

                                                ?#21497;?#24494;眯着眼睛,“你说什么?#20426;?#28982;而他不得不承认,楼曼的这番话在在他的心里起了一丝震荡!

                                                他的心?#21450;?#36716;,脸上依旧是冷若冰霜!

                                                楼曼还没有回答,?#21497;?#30340;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

                                                “说。?#36744;?#21767;内吐出一字。

                                                ?#21543;?#29239;不好了,李小姐伤心过度晕倒……老爷大发?#20570;?#35753;你即刻回来。”

                                                ?#21497;?#19968;怔,随后一阵?#23194;眨?/p>

                                                “我立刻回来!”?#21497;?#20877;没看楼曼一眼,转身离开。

                                                而楼曼却没有阻止……白皙的脸上反倒有一抹得意的微笑!

                                                ?#21497;?#31449;在门边,怒气已?#40644;?#28107;边缘,一触即发!

                                                不知是开空调的原故还是什么,只觉?#30431;?#30340;周身寒气逼人!

                                                “把门打开!”从牙缝里崩出这几个字来,彰显着他的忍耐力已到极限!

                                                “别开玩笑了,这酒店是林氏产业,?#19994;们?#24184;我那冷血的父亲没有把这间房当成客房。智能电子锁,没有?#19994;?#25351;纹,它开不了!”是的,她的父亲……冷血的父亲,五年前她在医院里危在旦夕,父亲没有来看她一眼!唯一的一次来看她,就是来赏她一巴掌,然后?#30431;?#28378;出林家,并扬言与她断绝父女关系!

                                                她能住进这房间……?#24471;鰨?#22905;父亲还有一丝人性不是么?

                                                ?#21497;?#20960;步窜上来,语气冷如急风,“我不介意把你的手跺下来!”

                                                说着一把拽过楼曼,五指如钳,拖着她朝着房门处走去!力道之大,楼曼根本就抵抗不了,更不说是一个怒气膨胀的男人!

                                                “开!”

                                                “你觉得可能吗?#21487;?#20808;生!”楼曼毫不示弱,手握成拳大拇指藏在手心中!

                                                “有何不可能!”?#21497;?#25520;开她的手指,这个女人力气倒也不小,?#21497;?#30528;实费了一些力。手掌拉开,朝着仪器上按去!

                                                却在手指要碰到仪器时,楼曼突然把手一偏……

                                                兹——

                                                手刮到了仪器的棱角,指肉刮破,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我不会让你走的,我?#20498;?#20415;能做到!”她眉目凌利,满是绝决!十指连?#27169;?#30140;痛钻?#27169;?#28982;而对她来说这真的——算不了什么。?#21497;?#32473;她的痛,?#23545;?#27604;这一个手提头要强得多!

                                                ?#21497;?#21482;迟疑了一秒,砰地甩开了她。

                                                “你真恶?#27169; ?/p>

                                                楼曼被推得?#24590;?#20960;步,后腰撞上了桌角。她忍着疼,挺直腰杆,“恶心吗?不过刚刚开始而已。”她与他……这只是一个插曲而已,更‘恶心’的还在后面。

                                                “妈咪,你怎么流血了?#20426;?#23567;五听到声音跑过来。

                                                “妈咪没事,小五到屋里去,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可以出来。”楼曼缩了缩手指,躲着女儿。

                                                “哦……”毕竟是小孩子,听妈妈这样一说就信了。走前不忘‘警告’,“我告诉你哦,不许欺?#20309;衣?#21674;!否则,你就……就……下十五层地狱!?#36793;祝?#21313;九过了是十五吗?

                                                小脑袋晃了?#21361;?#22909;像不?#21069; ?#22920;妈上次教她数数时,好像不是这样的。

                                                她看了眼妈妈……表情好凝重哦。最重要的是,妈妈没有纠正她,?#29275;?#21313;九后面是十五,看来是对的!可以放心大胆的去玩了!

                                                ?#21497;?#20940;利的眸子直视着她,簿唇勾动:“孩子是谁的,?#19968;?#20877;做考证!而你——纵是?#35851;洌?#20294;骨子里的下贱也没有降?#22836;趾粒 ?#20182;说着突然伸手揪下楼曼的一根头发来,拿着头发直接插入指纹识别哭?#38476;?#27133;中,轻轻旋转。传感哭发出滴滴的回响,紧接着智能应急钥?#28796;?#21160;,一块小小的液晶展亮了,提示输入密码。

                                                ?#21497;?#23601;在上面输了八个八,门一下子弹开!

                                                楼曼很是意外,?#21497;?#30340;动人做得太快,?#19994;?#24515;应手行云如流水,干脆利落!

                                                待她想上前阻止时,刚走一步,门乍然间弹来,她整个人蹙然倒地!头重重的磕在地上,晕眩袭来!她发怔间,?#21497;?#23621;高临下的看着她,神色厌恶至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愚蠢!”随后大跨步离开!

                                                楼曼?#31889;?#26377;急,他怎么会如此简单就解开了这锁……

                                                躺在地上的角度,刚好看到门锁的拐角处,一个扭曲的S贴在锁侧。

                                                S……这是商?#20063;?#20986;来的东西,怪不得。他用一根头发干扰了拒真?#21097;?#36755;入的是出产原始密码。

                                                她握了一下拳头,忍着拳头站起来,唇?#26538;?#20986;一个清冷的?#38706;取?#25910;拾收拾,下楼,准备继续作?#20581;?/p>

                                                ?#21497;白?#30005;梯直达一楼大厅,半途打了一个电话。

                                                ?#25226;?#26376;怎么样?#20426;?/p>

                                                “李小姐刚刚醒来,夫人在劝解,一直喊着要见您。”结婚礼上,自己的新郎突然冒出来一个三岁的女儿,新?#26432;?#30528;女人儿独自史上了,一般人哪受得了。

                                                ?#21497;?#30473;头微皱了一下,随即收线。

                                                此时,电梯门已开。

                                                一团阴影照过来,?#21497;?#32531;缓抬头……电梯门口,一排保全堵在了电梯口处!

                                                他浓眉一挑,不想……那个女人竟然还有这一?#23567;?/p>

                                                “让开!”他双手插入口袋里,斜斜的道。

                                                酒店里人来人往的,尤其是统一服装的保全聚在一块,更是引人注目。

                                                也幸好,几个保全挡住了?#21497;啊?/p>

                                                “怎么,要动手么?#20426;鄙叹?#24494;眯着眼睛,深邃的眼睛迸发出危险的光芒!

                                                “对?#40644;?#20808;生。您闯入楼小姐的房间,我们有权怀疑你图谋不轨!”

                                                ?#21497;?#20919;冷一笑,跨出长腿,直逼那说话之人!

                                                气势难?#29627;?#37027;保全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21497;?#36225;着这空?#29627;?#30452;直走了出去!?#25163;变?#27922;的背?#21543;?#29983;给人一种凌利感!

                                                “先生……”保全继续上前。

                                                却突然间,从另一边冲出来一个女人,猛的扑到?#21497;?#30340;怀里,纤白的手臂圈着他的脖子,就那么吻了上去……

                                                这一幕,发生的很快!

                                                包括,?#21497;?#20063;是毫无防意!她扑来,她吻来……

                                                软软的唇贴上他的,那一刹那,?#21497;?#22914;遭电击一般!?#26197;?#20016;润的唇,没有涂任何唇膏,软得不可?#23478;欏?/p>

                                                怔忡的那么瞬间,楼曼已然?#19997;?#26469;。

                                                而手臂依然挂在他的脖子上,媚眼如丝,“?#35013;?#30340;,早去早回哦。”

                                                声音不大不小,却足够让身边的人听到……

                                                两人相貌出众,男俊女?#21361;?#23588;其这男人还是商氏大少爷,而他此刻本该在结婚礼上……结婚当天会情人?还众目睽睽之下依依不舍?围观的人不小,不禁一阵唏嘘,这男人……啧啧。

                                                然而却又不得不说,这两人抱在一起的画面,如江南?#31361;?#33324;的赏心?#23194;俊?/p>

                                                ?#21497;?#30340;怔忡在她的眼角的笑里,一点一点的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蹭蹭窜起的火苗,?#25509;?#27442;来!

                                                “楼曼,我发现你不仅恶?#27169;?#31455;然还——下贱!?#36744;?#21767;一张一合,话语讽刺至极!说完大力的一把拉下楼曼的胳膊,就这么大力一甩,转身走了出去!

                                                ?#21497;?#26159;真的生气了,所以力气不小。以至于,楼曼脚一崴砰地一下被推倒在地上,高眼鞋在地上刮出一条长长的痕迹来。

                                                来往行人指指点点,有错愕的,有同情的,大多的却是畅快的!

                                                一个破小三,人家都结婚了还要缠着他,自作孽,不可活!

                                                然而?#30431;?#20204;惊奇的是,这个女人……竟然完然没有任?#25105;?#26679;的起来了,不忘对着保全说,“?#37327;?#20102;。”言?#22987;?#39559;,眉宇间却又有一种领导的即视感!

                                                随后她昂着头,大摇大摆的进了电梯……

                                                ?#24597;?#29305;疼,一靠近电梯她那只脚就无法着地,?#30431;?#30340;,?#21497;?#19979;手真狠!

                                                兀自沉痛了会儿,她放下脚,双腿挺直,没有靠向电梯壁,对着前面的镜子扯出一个无所谓的笑来。

                                                她有家,她的家在这个城市是名门望族,然而她又没有家,因为——她回不去,进不了。

                                                她是个没有依靠的人。

                                                疼,也给我忍着!

                                                泪,也得咽回去!

                                                出了电梯,一眼就看到房间的大门开着,她当下有丝不好的预?#23567;?#20026;了女儿?#38476;?#20840;,她在?#39134;叹?#26102;,确定关了门!

                                                脚疼也没有任何趔趄的冲进屋里,电视还开着,海绵宝宝还在欢乐的蹦着,唯独没有人。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