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今日小说资源:百合版盗墓文,跨越了一千年的同性之恋.

                                                LES说2019-01-16 06:51:29

                                                《千年醉》

                                                画中人,浅笑倩兮,妩媚妖娆;

                                                画外人,魂牵梦萦,茫然所失。

                                                千年前,她初入宫廷,

                                                拜见已高居妃位家世显赫的她,

                                                她与她日久生情,却相遇恨晚。

                                                宫内步步惊心,

                                                她们为了活下去明争暗斗,

                                                却终究难以长相守,阴阳永隔。

                                                千年后,蓝醉身为盗墓世家长女,

                                                为求财进入一座封闭了千年?#22675;?#22675;,

                                                零落的梦境,诡异的墓穴,

                                                飘忽的白影,千年的恩怨,

                                                她是谁?

                                                她又是谁?

                                                作者:容十



                                                千年醉


                                                  一灯如豆。

                                                  黑暗中一个女孩举着蜡烛仰望几乎是她三倍高的白玉石大门。

                                                  女孩看年纪不过十四五岁,柳眉星眸纤鼻菱唇,眉目之间?#21364;?#20102;几分稚气,却已看出未来必然是个美人坯子。

                                                  不过此刻女孩的唇紧紧抿着,小巧的鹅蛋脸上挂了好几条擦伤,头发凌乱,显得分外狼狈。

                                                  "总算到了。"女孩微吐口气,声音中带着一抹放松。

                                                  历经艰辛,在生死边缘走了好几遭,她总算到了主墓室大门。

                                                  女孩叫蓝醉,?#20013;?#25968;今年不过十五。但她现在做的事情却不是一个平常十五岁女孩会做的事。

                                                  没错,她在倒斗。

                                                  倒斗是圈内的说法,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盗墓。

                                                  蓝醉出身盗墓世家,这是她的家族对她成为下一任继承?#35828;目?#39564;。

                                                  这是第一次蓝醉独自下地。她的目的就是取得墓中最贵重的陪葬品,用以证明她的能力。

                                                  白玉石大门上遍布浅浮雕云纹,触手生凉。蓝醉仔细摸索着两门间的缝隙,一般而言墓主人不会再在主墓室大门设?#27809;?#20851;,这道门也并不如外间层层大门闭合严密。将撬棍探入门缝,蓝醉秀眉紧皱手腕用劲,一声闷响,左侧白玉石门缓?#21512;?#20869;移出一条细缝。

                                                  缝内漆黑一片,那?#27973;?#23490;了千年的亡者长眠之处。

                                                  "咚咚,咚咚。"

                                                  蓝醉既兴奋又有几分忐忑,自己似乎都能听到自己胸腔的急促心跳。等了好一会,将绳索上的麻雀拖出来,见还是活蹦乱跳的,蓝醉一侧身就进入了主墓室,直奔室内东南角。

                                                  进入墓室东南角点灯,这是倒斗这行?#22675;?#30697;,一旦灯熄必须归还原物。虽然蓝醉知道她绝不会就此放弃,但既然是祖宗?#22675;?#30697;,就有一定的道理。

                                                  蜡烛幽幽照亮一?#29301;?#38544;约可见室中央?#22675;?#26881;,沉默的守护着墓主。

                                                  蓝醉此行的目的并不为财,因此直接舍弃了耳室,来到棺椁旁。

                                                  棺椁是木质,保存完?#33579;?#21363;便过了千年表面在灯光下依然倒映出微微?#22675;狻?/p>

                                                  起楔开?#29301;?#26881;内便是同色?#22675;住?#34013;醉待要继续开棺,目光却被放置在椁内下方的一个细长匣子吸引。

                                                  匣子是金丝楠木所制,盒面空雕蝙蝠,单从做工和材质而言就所值不菲。

                                                  蓝醉停下开棺的动作,鬼使神差的探手将匣子从椁内取出。

                                                  匣子无锁,一抠即开,匣内只有一轴绢画。蓝醉侧身借着灯光将绢画抖?#32456;?#24320;。

                                                  并非意料中的名家作品,这不过是一幅宫廷饮宴图,有画无字,看图内人物发髻高耸,广袖长裙,均是宫廷贵妇打扮,想来应是贵族内眷聚会。画?#24615;?#33707;十数人,有?#35828;?#22836;饮酒,有人侧首谈笑。宴中主位端坐女子一人,另有一人背对群芳,挽裙躬身,正举着酒樽向主位女子敬酒。

                                                  画中人物不少,景致?#33258;櫻?#34013;醉眼神却立即被这两人吸引。这幅画出自宫廷画师,画?#30473;?#20026;传神。敬酒女?#21448;?#26377;背影,但主位女子凤目轻抬,唇畔含笑,?#29992;?#19978;看来与敬酒女子甚为交好。

                                                  主位女子发挽朝天髻,斜插五凤簪,地位应至妃位。入画时似已微醺,朱唇半启,双颊生霞。虽不过寥寥数笔,却已尽书女子的绝世风华。

                                                  好美……

                                                  蓝醉怔怔的望着那幅画,不知不觉一滴泪滑出眼眶,顺着脸颊缓缓滴落。

                                                  眼泪滴在?#31258;希?#22914;烙火般惊得蓝醉一颤,猛地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了!

                                                  蓝醉敛了敛神,将绢画重新卷起,眼神却仍?#20998;?#30528;主座上的女子,在?#21767;?#25226;画卷彻底合上前,心口竟涌出一阵不舍,泛起抽搐般的酸疼。

                                                  "该不会这个墓室的空气有问题吧!"蓝醉思及此,心中微凛,立刻收敛心神专注她的正事。

                                                  开棺一?#20852;?#21033;,墓主是个女子,历经千年早成了一具干尸。棺中陪葬物最珍贵的一般都在握于棺主手?#23567;?#34013;醉掰开女尸?#32456;疲?#25343;出一块完好的鸡?#21069;?#29577;珏,?#24039;?#26874;盖就欲举烛离开。当她方走了一步,心中就生起一丝犹豫,视线重新落回椁内的那方木匣上。

                                                  "美女,妹子挺?#19981;?#36825;幅画,你要不介意我就拿走了啊?"蓝醉举着蜡烛装模作样跪地问了一句,棺中人自无响应。蓝醉轻笑一声,伸手入椁捞出画匣,一溜烟就窜出白玉石门。

                                                  室内重新恢复了永恒的黑暗和寂静,仿佛不久前的一幕从未发生过,只?#24515;?#24494;启的门缝诉说着蓝醉曾经的到来和离开。

                                                  蓝醉爬出盗洞的时候,外面又是夜晚。

                                                  繁星如洗,银河遍洒天空,蓝醉深吸一口?#24615;?#28165;新草木香味的空气,被墓中浑浊空气闷至萎靡的精神顿时好转不少。

                                                  帐篷还保持着她下地前的样子。地处深山,蓝醉连掩藏行迹都懒,直?#24433;讯?#35199;全大喇喇的甩在地面。

                                                  "被?#19979;?#30693;道了?#38553;?#21448;是一顿骂。"调皮的吐吐舌头,这倒是方便了蓝醉不用重新搭盖帐篷,直接钻进去就能睡。她毕竟还是第一次独自下地,在下面的一天两夜里片刻没敢合过眼,早困得不?#23567;?#27492;刻任务达成,蓝醉在帐篷里横着滚了一圈,真是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辛苦得到的鸡?#21069;?#29577;珏被蓝醉装入?#26790;?#30418;后就随意的丢弃在一边,倒是那个木匣?#27704;?#30340;画蓝醉却?#21069;?#19981;释手,躺在地上借着灯光一再细看。

                                                  终于挨不住袭到眼皮底的睡意,蓝醉握着绢画不知不觉?#33080;了?#21435;。

                                                  这是哪里?

                                                  蓝醉疑惑的查看四周,她似是身处一个花园之中,奇花异草遍地,?#26007;?#21364;?#21069;?#38654;茫茫,混沌不清。

                                                  倏地感到身边有异物,蓝醉一惊看去,竟是一只仙鹤站在草木中偏头望着她,并无惧人之意。

                                                  动物园吗这?#29301;?#36824;是散养的?

                                                  重新环顾一遍,就在蓝醉琢磨自己怎么突然从深山跑到动物园的时候,?#26007;?#30340;迷雾中隐约传来一连串的惊呼。

                                                  自幼与普通人不同的经历导致蓝醉胆子出奇的大,她这年龄又是最好奇的时候,此刻初到异地听到声音,蓝醉不但不惧,还立即举步向着发声处快速赶去。

                                                  路是用石板铺设而成,平?#25346;?#34892;,蓝醉循着小路一路前行,庭院中路径弯绕,她也不知走了多远,才从树木缝隙间瞧见人影。

                                                  这一看,却让蓝醉惊呆了。

                                                  大树那头是一片修剪平整的草地,草地中央修有一方小亭。此刻亭前亭后,草地之上,有无数身穿襦裙,头梳半月髻的女子奔驰来往,似是极为惊慌。

                                                  隔?#25490;?#38654;,蓝醉隐约能分辨出这些女子从各方奔来后大多齐聚在三处。只是雾气太浓,人影摇晃,蓝醉想看清那三处究竟有什么不同,却怎么都看不分明。

                                                  背后忽然又有动静,蓝醉?#20174;?#25935;捷,立即侧身?#21448;?#25670;出防备?#32824;啤?#19982;此同?#20445;?#19968;个与那些?#23490;?#30340;女子穿着打扮相同的女人撩着长裙,也是匆匆经过蓝醉身边,循着小?#32321;纪?#20141;子所在。

                                                  "喂等等,请问这是哪啊?"

                                                  蓝醉伸出手去想拉住这个打扮怪异的女人,却是慢了一步。这次离得近了,蓝醉看得分明,觉得这个女?#35828;?#34915;着很是眼熟,凝神一想,忽然恍然。

                                                  这不和她刚才看到的那副画里,侍立在那些贵人身边?#22675;?#22899;打扮差不多吗?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蓝醉的脑子有片刻卡?#29301;?#38590;道睡了一觉,她就穿越到片场了?

                                                  稍一思索,蓝醉就决定跟过去看看。不想刚走几步面前的雾气就像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墙壁,将蓝醉挡在原地,寸步不能再进。

                                                  蓝醉很是郁闷,那个女人可以轻易穿过的路径,她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接近。气闷的向空墙踢了一脚,蓝醉只能咬着唇继续仔细观望,希望能看出点?#22235;摺?/p>

                                                  不知为什么,蓝醉越看这一幕,越觉眼熟,似是曾经见过,?#30431;?#26377;一种落泪的冲动。

                                                  亭中人影?#31168;保?#19968;个遮挡在台阶上?#22675;?#22899;移开身形,露出一点缝隙。蓝醉凝目眺望,也只能看到一把散乱的发髻,以及发髻上插着的一根五凤簪。

                                                  蓝醉胸前突然如遭重击,五凤簪……五凤簪!画中那个主位女人发髻上插着的,不也是五凤簪吗?!

                                                  难道……是她?

                                                  但?#29301;?#22905;是谁?

                                                  究竟是谁?

                                                  蓝醉突然头疼欲裂,双手忍不住抱头,啊的一声蹲下。?#26007;?#30340;白雾迅速向近处涌动蔓延,漫过小亭,湮没了女子与人群,最终将蓝醉裹入其?#23567;?/p>

                                                  "啊!"

                                                  蓝醉一声惊呼,猛地从睡垫上弹坐而起,头碰上帐篷顶的支架,'咚'一下让蓝醉捂住□□出声。

                                                  打开探照灯开关,蓝醉愣愣的坐在帐篷中央,看着被她挥到一边的?#26790;?#30418;和绢画,有片刻怔忪。

                                                  原来是梦。

                                                  脸颊上凉凉的,蓝醉伸手一抹,全是湿意。

                                                  再没了睡意,蓝醉坐了半晌干脆爬出帐篷,点亮篝火望着天空繁星发呆。

                                                  难道是看到那幅画心生迷恋,才会做出这么奇怪的梦来?但刚才的梦真实如斯,而亭中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她?她又是谁?

                                                  胸内闷闷的疼,蓝醉捂着胸,即便是周遭的草木香?#19981;?#35299;不了她的不适。

                                                  这一年,蓝醉十五岁。



                                                千年醉



                                                  江南正是烟雨朦胧季,蓝醉窝在软绵绵的?#20171;?#31859;上,眼睛半睁半闭的盯着窗外的小雨发呆。

                                                  丢在电脑桌上的手机‘叮咚\'响了一下,蓝醉也?#24651;美懟?#26152;夜做了一晚的梦,比通宵不睡更累,正在蓝醉迷迷糊糊就要入眠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声,这一惊顿时把蓝醉的瞌睡虫惊到了十万里之外。

                                                  “谁啊,这么烦人!”嘟嘟囔囔的爬起来,蓝醉不耐的解开屏幕锁。

                                                  发信人:容五。

                                                  蓝醉的神色立刻正经起来,点开短信内容,只?#36763;?#23525;数字:十三有事,望援手,?#20197;?#22806;不便,谢。

                                                  落款,容五。

                                                  第二条是一模一样的内容。

                                                  蓝醉果断按下了拨号键。

                                                  那头响了好一会才有人接听,传来?#34892;?#28129;漠的声音:”小……醉。”

                                                  “五哥,十三哥怎么了?#20426;?#30005;话里传来刺刺拉拉的电流声,难受得蓝醉把手机拿?#32654;显丁?/p>

                                                  “我……信号……不?#33579;?#20320;打电?#21834;?#32473;……十三。”

                                                  容五不知道是在哪儿,信号差得一逼,说话?#38553;?#32493;续,蓝醉问了好几遍才听明白。

                                                  “算了,我打电话给十三哥,就这样,挂了。”蓝醉终于受不了,利索?#22675;伊说緇啊?/p>

                                                  不过一想到要和容十三那个神经病打交道,蓝醉就头疼。

                                                  要论关系,容五和容十三都算是她表亲,三人一块玩到大,后来各自独立后联系虽然少了,但不管有好事坏事,自己搞不定的都会拖另外两个下水。

                                                  蓝醉现在已经是蓝家的当家。说是当家,也不过是掌管了家里下面的铺子。现在上头查的严,大件的东西都不?#20197;?#26126;面上走动,再加上该光?#35828;?#22823;墓都被各方光顾过百八十遭了,就只留下一些土渣子和残破没人要的玩意儿,真没下地的价值。坚持着所谓的盗墓世家那也只是家族中的老人不愿放弃祖宗留下的?#23478;眨?#27515;命的逼迫下一辈学习罢了。蓝醉自己都不知?#26469;?#23567;学的那些到?#23376;?#20010;什么意义,十五岁那次下地是她第一次,也是迄今最后一次。

                                                  拖了好半天,蓝醉还是拨了容十三的电?#21834;?/p>

                                                  ?#25226;?#22836;,想哥了没!”

                                                  电话一接通,就是欢快的叫声。

                                                  ?#21834;?#34013;醉只要一听这笑声,就有?#19994;?#35805;的冲动。忍耐三秒,轻声回道:”五哥说你有事,什么事?#20426;?/p>

                                                  能让容五出面来说的不该是小事,容五也知道老十三支使不动她。

                                                  ?#25226;?#22836;,别这么冷淡嘛,十三哥会伤心的。”

                                                  ?#21834;?#21313;三哥,你忙,我先挂了。”

                                                  “别别。?#36776;移?#31505;脸的容十三听到威胁,终于敛了笑:”我?#19994;?#20010;点儿,好点儿,?#34892;?#36259;没?#20426;?/p>

                                                  点儿是他们的行内话,点儿就是古墓。能称得上好的就是有点规模和年头?#22675;?#22675;。

                                                  “在?#27169;俊?/p>

                                                  “?#34892;?#36259;就过来玩一趟,白云市,明天,机票我负责。”

                                                  蓝醉没搭?#21834;?/p>

                                                  说实话,她并不?#19981;?#19979;地。打小去学也是因为家里长?#36130;?#26395;加强迫,那种黑漆漆阴森森的氛围,任何一个正常的二十二岁?#23194;?#37117;不会?#19981;丁?/p>

                                                  “蓝丫头,听说蓝家铺子在你接手后没上多少新货,每况愈下。你不想去捞一笔充实充实门面?要蓝家铺子栽你?#31258;希?#30475;你家不抽死你。”

                                                  话筒那头容十三的语气吊儿郎?#20445;?#34013;醉越发有抽打他一顿的冲动。

                                                  但是容十三说的是实话,蓝醉正为了这事犯愁。

                                                  蓝家铺子原来南北共有十二家,近年来上头查得严出货少,盛世玩古玩的又蹭蹭往上飙,那点?#37306;?#20986;地轮不到蓝家出价就有人接手了。蓝家铺子近几年没几件能上档次的货色交出来,声誉是直线一样往下掉,蓝醉今年年初才收了两家铺子,再这样下去她妈真?#38376;?#20102;她。

                                                  “要?#24613;?#20160;么?#20426;?/p>

                                                  “什么都不用备,我这有,你人来就?#23567;!?/p>

                                                  ?#21834;茫?#26126;天见。”蓝醉挂?#35828;?#35805;,望着窗外屋檐下成串的水珠,胸中忽觉无比空虚。

                                                  叹了口气,蓝醉打开?#35828;?#19979;室的防盗门。

                                                  她现在住的房子是一栋?#34013;?#21035;墅,?#28304;?#21313;五岁接管蓝家的生意后,蓝醉她妈带了她两年?#22836;?#25163;回了老家,留下蓝醉自己打理,这栋别墅也就只有蓝醉一个人住。

                                                  地下室里温暖如春,空间不大只有二十平,是蓝醉接下别墅后自己改的。二十平的房间空空荡荡,只在中间隔?#35828;?#29627;璃,又把地下室隔成两半,这头放置空调和除湿机,玻璃里头更空旷,仅在墙壁上悬了幅画。

                                                  那幅她十五岁从勤公夫人墓里带出来的那幅绢画。

                                                  绢画被裱过静静?#20197;?#22681;上,蓝醉隔着空气伸出手?#35813;?#25721;着画中?#35828;?#36718;廓。每个人、每个?#32824;啤?#27599;个细节她闭?#32420;?#30524;都能历历在目,尤其是她。

                                                  “你究竟是谁呢?#20426;?#34013;醉轻声问道,望着画中主座后的女子。

                                                  女?#23588;?#26159;一贯盈盈的笑,妩媚妖娆。

                                                  第二天不到十一点,蓝醉就下了飞机。

                                                  站在机场大厅左顾右盼好半天,终于看到接她的人靠在墙上玩手机,蓝醉没带行李,挎着包?#30041;?#23068;娜的迈过去,喊了声:”十三哥。”

                                                  被称为十三哥的男人个头挺拔,容貌俊逸,颇夺人注目。听到蓝醉的喊声,本来漫不经心的神情演戏般一转,瞬间一脸?#32769;擦?#30524;放光,对着蓝醉直接?#25512;?#20102;上去。

                                                  ?#25226;?#22836;,十三哥这几年?#19978;?#20320;了!”

                                                  蓝醉满头黑线挪步闪开,站在边上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嫌弃。

                                                  “别把你对付外人那套朝我身上罩,越热情坑人越厉害。”

                                                  一大盆冷水朝容十三兜头浇下去,容十三摸摸鼻子,懒洋洋道:”牙尖嘴利的臭丫头,对着外人温柔软语,?#20197;?#20040;着也是你哥。车在外头,?#21364;?#20320;去吃饭。具体事路上说。”

                                                  随便在机场旁边解决了午?#20572;?#34013;醉才跟着容十三来到车边。刚上车她就?#32426;?#24494;皱,整个车体萦绕了一层极淡极淡的寒意,令她不适的紧了紧外?#20303;?/p>

                                                  “这车打?#22675;?#26469;的?#20426;闭?#26159;辆越野,容十三一个人?#21767;?#22905;没带司机。等容十三坐上驾驶位,蓝醉就盘问开了。

                                                  “怎么了?#20426;?/p>

                                                  “爱说不说,不说拉倒。”蓝醉双?#30452;?#33016;,把视线转到窗外的街景。

                                                  蓝醉的八字弱,常常能察觉到一些普通人察觉不?#35828;?#19996;西,比如说--厉鬼。

                                                  ?#23548;?#19978;蓝醉的状况并不适合学家传的那一套,墓室建造再精致,那也是给死人住的,加之古代墓葬?#20843;?#29305;异,自然不会很干净。只是蓝家子孙日渐凋零,蓝家又是传女不传男,到了蓝醉这一辈就出了两女孩。她?#27973;?#22899;,她表妹对先辈的这些东西又嗤之以鼻一心向学,只得由她这个长女担了下来蓝家的重担。

                                                  萦绕在这?#22659;?#22806;围的寒意太淡,不会?#27973;?#19978;直接出的事,那只有车停留的地方出了问题。

                                                  “你察觉到什么?#20426;?/p>

                                                  容十三直接发动车,景物迅速从窗外往后飘。

                                                  蓝醉扬起一抹温温柔柔的笑:”十三哥,要不我直接?#19979;?#23450;回程?#20445;俊?/p>

                                                  ?#26263;玫茫?#34013;大小姐,我怕你成了吧!?#20063;?#25105;?#19994;?#20010;好点儿,不过感觉不干净,这车在那地方停了几个小时。

                                                  猜?

                                                  蓝醉瞪了眼容十三,容?#24050;?#40857;点穴家传百代,容家排第二,就没人?#19994;?#31532;一。有没有居然都定不下来,这容十三是越混越倒转了。

                                                  容十三顾着开?#24471;?#27880;意到蓝醉的鄙视眼神,继续说道:?#38381;?#19968;时半会的也说不清,过去还有挺长一段路,你?#20154;?#20250;。到?#35828;?#25105;?#24515;恪!?/p>

                                                  “什么都不?#24613;福?#30452;接上?#20426;?#34013;醉一听直奔现场,吓了一跳。一般来说下地之前需要做很多?#24613;福?#22905;以为先过来只是探?#33459;?#38382;问情况,毕竟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在电话里?#28014;?#27809;想到容十三竟然是拖着她直奔目标。

                                                  “时间紧,没办法。其实这次下地不只是为了东西,主要是去找个……大概是人吧。”

                                                  古墓里……找个……大概是人……

                                                  蓝醉越听越糊涂,开始有点后悔上这趟贼船了。早知道她电话里?#26159;?#26970;找个借口推了就?#29301;?#29616;在过来了,想跑都没?#38376;堋?/p>

                                                  “反正你?#20154;?#21040;地方你就明白了。”容十三开着?#24471;?#20852;趣讲故事,干脆把烫?#31258;接?#24448;外?#20303;?/p>



                                                千年醉


                                                  问半天没个结果,蓝醉一气之下干脆倒头就睡。她也不知是睡了多?#33579;?#31361;然一股子寒意传来,?#36710;盟?#19968;哆嗦,蓝醉打个颤立刻睁开了眼睛。

                                                  天竟然已经黑了,容十三?#34920;?#22905;一眼:“醒了?#31354;?#33021;睡。醒醒神,快到了。”

                                                  蓝醉掀开盖在身上的?#36335;?#25171;量车外侧。他们应该是在一?#34013;豆?#36335;上,这路有?#25991;?#22836;了,路灯隔?#26174;?#25165;有一?#25285;?#36824;时亮时熄。左边是山壁,右边黑漆漆的,蓝醉按下窗户,鼻?#27704;?#31388;进?#31508;?#21619;道,经过有灯光的地方?#29384;?#23556;出?#36156;?#27874;光,是条河。

                                                  “你说的点儿在这?#20426;?#34013;醉诧异,这年头是墓都?#36824;夤说?#24046;不多了,还有?#30007;?#24184;存的几乎都在深山旮旯?#26790;?#20154;迹的地方。这条公路虽说目测来往的车不多,好歹人来人往的,就没同行过路的时候看出道道先下手为强?

                                                  “大概还有个五六分钟的路程。”

                                                  蓝醉摇下?#25377;?#29827;,把?#31258;?#20986;车。现在是四月天,天不热也不算冷,风吹在?#31258;?#29978;是舒爽,这让蓝醉没明白刚才把她?#25215;?#30340;寒意究竟从何而来。

                                                  随意打量了下左右,坐山面水,?#29992;?#19981;绝,点高俯?#20572;?#31119;禄双归。夜里蓝醉看不清山势,不过目前所在四占其二,若是墓在山头上确实是个不错的位置。

                                                  一个大弯道拐过,前方突然传来一闪一闪的红光,引起蓝醉注意。容十三把方向盘往旁边一甩,开始靠边:”到了。”

                                                  附近没路灯,蓝醉推开车门跳下车,容十三也同时下来了,两人摸着黑朝闪红光的那边靠近。走了一半,和两个过?#21767;?#20182;们的撞了面。来人对容十三点点头?#26263;潰骸?#21313;三爷,蓝小姐。”态?#32469;?#20026;恭敬。

                                                  “东西都备好了吗?#20426;?/p>

                                                  “?#32426;?#24403;了,白小姐已经下去过一趟了。”

                                                  蓝醉嗤一声笑出声,容家是大家,这两个人一看就是容家的伙计,还保着容家传统的称呼。爷小姐什么的,蓝醉?#30475;?#21548;都觉得搞笑,有种穿越时空的凌乱?#23567;?/p>

                                                  只是——那个白小姐是什么人?容十三貌似没跟她提过除了她还有其他人要一起下去吧?

                                                  前头那?#22659;?#20572;得不远,蓝醉边走边琢磨,在?#28304;?#37324;过了一圈也没想起来?#24515;?#20010;盗墓世家是姓白的。

                                                  到了车跟前,?#36947;?#20154;看到他们也?#26144;道?#38075;出来。先出来的是个男人,长像斯文,戴着一副金丝框眼睛,文质彬彬的模样,怎么都不像个会下地的人。

                                                  紧跟在男人之后的,是个个头高挑的女人。

                                                  容十三个头一?#35013;耍?#37027;女人站在容十三旁边只矮了半个头的样子,瓜子脸,高鼻梁,丹凤眼,神情带了三分倨傲。此刻女?#35828;?#22836;发盘在脑后,湿?#32773;?#30340;还在往下滴水,全身罩在一件黑色的潜水衣里,潜水衣?#24651;?#32039;,那身?#21619;说氖前纪?#26377;致曲线玲珑。

                                                  “容阡陌,白素荷。”容十三手指了指两人,算是介绍,手指还没来?#30473;?#25351;蓝醉,名叫白素荷的女人先开了口。

                                                  “她招鬼,不能下地。”

                                                  措辞直接,语气利落,一点婉转的意思都不带。

                                                  容十三张口结舌,蓝醉杏眼微眯,火气腾得上来了。

                                                  点是容十三踩的,她人是容十三叫的,这姓白的凭什么开口就说她不能下地?不能下地,她蓝家的?#20449;?#26159;?#31350;?#25670;来看的?

                                                  唇角微扬,手捋长发,蓝醉一笑:”姐姐请问是哪家的?妹子我孤陋寡闻,怎么没听过道上混出名望的人里?#34892;?#30333;的一位?#20426;?/p>

                                                  容十三干咳两声,赶紧出面?#25302;?#27877;:”丫头,西南川地白家。”

                                                  蓝醉一怔,川地白家她听过,名声不小,却不是他们这行当里的。白家自成一派,尊神敬鬼,而盗墓者盗死人惊鬼魂,两派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白家鄙视盗墓者扰死者清净,自命清高,这会怎么搀和进来了。

                                                  眼珠一转,蓝醉?#20013;Γ骸?#38590;道是现在的人都不信鬼神,白家家大业大撑不住了,想和我们这些地老鼠沾沾边混点好处?#20426;?/p>

                                                  蓝醉这话说?#23194;?#21548;,白素荷脸色立马变了。容十三一声呻吟,赶紧把人朝旁边拉。

                                                  ?#25226;?#22836;,说?#30333;?#24847;点儿!”

                                                  ?#25300;一?#27809;找你算账,电话里你可没说还有别家。有就算了,还?#21069;?#23478;,她一开口就说我招鬼不能下地,想独吞还是怎么的,几个意思?#20426;?/p>

                                                  蓝醉八字弱,但这也只?#26143;?#36817;的几个人知道。他们这行虽不畏死者但都信玄学鬼神,八字绝不外传。白素荷上来就揭她短,哪里不痛不戳哪里,她不怒才怪了。

                                                  “白素荷是来帮忙的,阡陌她妈姓白。”

                                                  蓝醉瞥了瞥容阡?#21834;?#23481;家本家有正名,容五容思渊,容十三容思默,只是熟悉的人只会称呼他们排?#23567;?#36825;男人没排本家?#30452;玻?#22995;?#33830;?#21644;容十三貌似熟稔,必然是支系?#20540;?#20102;。

                                                  只是容家支系历来和本家感情甚淡,到?#36164;?#24590;么回事?

                                                  蓝醉此刻真觉得容十三挖了个沼泽,就?#20154;?#36807;来往里陷。

                                                  “容十三,麻烦你好好的、完整的、给我说说,到?#36164;?#24590;么回事!”

                                                  “咳,阡陌过来,给蓝丫头解释解释。”一看蓝醉要发飙,容十三抓个替死鬼转身就跑。

                                                  容阡?#21543;?#20986;手:”蓝妹子?#21069;桑?#40635;烦你那么?#35910;?#26469;,是我有事请你?#21069;?#24537;。”

                                                  蓝醉不答话,?#20154;?#32487;续往下说。

                                                  “是这样,我朋友的发小在这出了场车祸,这地方不太干净,我朋友他发小中了?#23567;?#25105;找十三和白姐帮忙想救人,结果被引回这里,不仅人没?#28982;?#26469;,我朋友也?#36824;?#36208;一魂。我们怀疑夺舍的怨灵巢穴就在这里,它畏惧白?#24867;?#22238;老巢了。”

                                                  “中了什么招?#20426;?/p>

                                                  “夺舍。”

                                                  蓝醉扶额。

                                                  能夺舍的皆是怨气极重的怨灵。人类横死者若执念过重不上?#36843;?#36335;,便会魂魄不散沦入鬼道,鬼属阴人界属阳,日久大多被阳界阳气吸尽阴气魂飞?#24039;ⅰ?#20294;只是大多,总有例外。有鬼执念太深,又机缘巧合栖身阴地吸阴抗阳,久之成怨灵,就?#27973;?#35328;的厉鬼。

                                                  蓝醉很想朝天咆哮三声:容十三你个死坑货!热情成这样果然是挖好坑等人跳,我这个月就该关机装失踪!能夺舍的厉鬼啊!下地没问题,但是这是下地吗?是吗?

                                                  “都夺舍了,你们还想怎么样?#20426;?/p>

                                                  “我朋友的一魂被锁在一块古玉里,它把古玉带走了。而且我朋友他发小还有自己的意?#21486;?#21482;是被夺舍中,还有?#21462;!?/p>

                                                  说?#20204;?#24039;!

                                                  蓝醉此刻的心情用波涛汹涌来形容都不为过,温柔淑女也不装了,对躲在车边的容十三吼道:“容十三,你给我过来!”

                                                  容十三蹭过来,一脸?#28783;?#30340;笑:?#25670;?#38476;解释清楚了?#20426;?/p>

                                                  解释你个XX!

                                                  蓝醉腹诽,好不容易?#25346;?#20303;怒火:“你只是给我说有个好点儿,哪来这么多内幕?#20426;?/p>

                                                  ?#25226;?#22836;,一码归一码。找人是一回事,下地是一回事,这是个好点儿,我没骗你啊。”容十三满是无辜。

                                                  “你!这明明是下地去抓鬼好吗!”

                                                  “夺舍怨灵上了身就难下,哪算抓鬼了。”容十三完全没?#23588;说?#33258;觉,笑嘻嘻道:“再说有白家在,抓鬼哪轮得到你出手。咱们两下地摸点东西发财,其他的交给白素荷完了。”

                                                  蓝醉不说话,直磨牙。

                                                  “再说不还?#24515;?#21313;三哥在嘛!”

                                                  ?#24515;?#22312;才死得快——

                                                  蓝醉想骂卧槽,又觉得?#20852;?#27668;质。思及蓝家的近况,一狠心:”怎么分?#20426;?/p>

                                                  “三四三。”

                                                  “三三四。”

                                                  “死丫头,东西我备的,地方我找的,你开口这么狠!”

                                                  “干不干,不干我马上走人。你自己和姓白的那女人去。” 蓝醉扬着精致的下?#20572;?#19968;脸没得商?#20426;?/p>

                                                  “死要钱。点儿在水里,活动活动,我?#21069;?#20010;小时后先下去探探。”

                                                  蓝醉哼一声,总算知道容十三之前为什么开口说是猜。

                                                  若是坐山面水,确实是好穴。但穴落水中,水属阴,下葬最忌讳水重。入水?#25104;?#38452;气灌顶,永无出头之日,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选在邻水边葬人。何况能修大墓的都是古时候的名门望族?#26159;?#22269;戚,专有风水师查?#29384;?#27700;,怎么可能会点了这么个穴?

                                                  所以容十三不确定,只怕不喊外人也是因为怕点错了穴传出去丢容家的脸,干脆喊她这个青?#20998;?#39532;充人头。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入小说群

                                                (如果提示已满?#20445;?#21487;以加我的微信号 jzlqcq 拉你进去就可以了


                                                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