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陪床难戒》第6章(风流渣攻,小配角吃货受)

                                                男小说2018-12-13 21:00:55

                                                点击上面蓝字“男小说”关注

                                                每天“一对”帅哥+几篇小说(更多,关注此公众号,见历史消息)

                                                【引用网友庚二是心头肉评】

                                                受是演员,被攻包养,但他以陪床为正职,且兢兢业业,


                                                时刻提醒自己要让金主满意XDD 内心其实很喜欢攻


                                                攻除了受在外面还有很多情人,但对受感情很深很特别,且逐渐意识到自己离不开受


                                                受?#30007;?#26684;超级讨人喜欢……

                                                郑明华更加焦躁:“你拿个酒瓶做什么?!啊?!什么东西能比性命值钱?!”

                                                  伍小可仍旧不说?#21834;?/p>

                                                  郑明华气得手?#32423;叮?#32034;性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

                                                  管家他们很久不见郑明华这样大发?#20570;?#22823;气也不?#39029;觥?/p>

                                                  伍小可头一次看到郑明华这样失控。郑明华的脾气虽然不好,但他很少丢了风度修养大吼大叫,毕竟出身名门望族,就是再生气,他顶多就是话说的难听些,气极了也就直接动真格了,绝不会跳脚。?#36824;?#30495;要他动真格,那事情往往都已经是过他的底线了。

                                                  郑明华这一记耳光甩的响亮,甩的几个下人面色褪尽。管家是了解他的,此刻也不免震动。郑明华七岁丧父,孤儿寡母在族里被人看轻,倘若郑喻氏彪悍些护着儿子,郑明华或许不会长成这样,可郑喻氏偏偏无能到只想找个男人依靠,一度想把郑明华抛弃了跟情人远走高飞,于是郑明华的生活过的?#19978;?#32780;知。他受欺负,反抗,更被欺负,反抗的愈加激烈,明明是富家少爷,却长成了野性子。管家至今记得有一次他被他的大堂兄骑在跨下骂孬?#37073;?#20004;个人差了十?#27492;輳?#37073;明华根本不是对?#37073;?#31561;人走后瘦小的他抹着鼻血爬起来呆站了一会儿,突然发狠以脑袋撞墙。管家吓坏了,连忙从暗处出来拦他:“您爱惜自己!”

                                                  十岁的郑明华铁青着脸没有一句话,那眼神,念大二的管家形容不出来,只觉?#27599;?#30528;浑身都冰冷。

                                                  管家?#24202;?#24471;郑明华对自己动?#37073;?#24076;望他能过?#27599;?#26391;些,能有个人疼他,合他?#30007;?#26684;。他以为伍小可就是这个人,他以为有了伍小可,至少郑明华不会走的太极端。

                                                  伍小可也被郑明华那一耳光吓了一跳,他对郑明华的了解没有管家那么知根知底,这五年的相处他都是凭的直觉,郑明华有时候脆弱到不可?#23478;椋?#24182;不是每一次都能用床事来安慰,当他沉默坐着的时候,伍小可会先试探他到底是不是要做,如果不是,郑明华会阻止他,那么伍小可就只要安静在他身边坐着就可以,连?#24403;?#37117;不必给。

                                                  他刚受了刺激,他的感应天线失灵了,感受不到郑明华此刻?#30007;?#22659;,他很难受,并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难受,他想这可能是心疼。对。他心疼郑明华。

                                                  这是最好的金主,他心疼他,这可能是陪床这活儿的后遗症。

                                                  伍小可只能这样对自己解释,然后他伸出了?#37073;?#36719;软搭在郑明华的手背上。

                                                  厨娘煮了两碗压惊茶汤,大小主子爷一人一碗,喝完了收了茶盏,管家便让其他人都回避了。

                                                  伍小可跟郑明华说:“你去睡吧。”

                                                  郑明华说:“我陪你。”

                                                  伍小可说:“我下次不会随便让别人叫走了。你去睡吧。”

                                                  郑明华把他揽进怀里。

                                                  过了一会儿,伍小可听见郑明华说:“可可,回来好吗?”

                                                  什么是回来,伍小可很明白。

                                                  “不好。”他说。

                                                  郑明华在他头顶轻轻叹息,送开了怀抱说:“不好意思。”

                                                  伍小可说:“你想做的话,今天我跟你做。”

                                                  “为什么回?#24202;?#22909;?”

                                                  伍小可看着郑明华,心里说,因为我?#35805;?#27861;?#19978;傘?/p>

                                                  树大招风。这一晚的事儿很快便不是秘密。

                                                  郑明华跟人动?#37073;?#36824;是平时一块儿寻欢作乐的朋友,据说为了一个司机,差点把“未央宫”?#20960;?#25286;了,这消息足够劲爆,这位爷还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这样?#36824;?#20307;面过。

                                                  ?#36824;?#20154;们更好奇的是那司机。很快有知情人向媒体爆?#24076;?#35828;郑明华的司机就是那个万年配角伍小可,失败呀,潜规则都没能给他潜红了!

                                                  郑明华跟闭关似的谁也不见什么约会都拒绝,有相熟的生意伙伴来电调笑求和,说你平时玩人?#19994;?#25402;好,就一个司机,你把人老张往死里磕,?#20540;?#36825;点交情没有了?

                                                  郑明华说谁他妈跟他是?#20540;埽?#21496;机怎么了,?#19968;?#25601;这儿,我郑明华的司机,谁他妈都别惦记!

                                                  挂?#35828;?#35805;就?#24471;?#20070;,乱七八糟电话都接进来,我要你干什么用的?!

                                                  叶迦的电话自然也是通报之后才被接到董事长办公室,他带过那么多艺人,此类危机公关他是有经验的,便想叫郑明华让伍小可别开车了,待在家里避一避风头。

                                                  他开玩笑说自己果然是王牌经纪人,哪怕是带一个只演过小配角跟龙套的三流演员,也能把绯闻?#20540;?#28385;城风雨。

                                                  郑明华一杯咖啡?#32423;?#20937;了,?#37202;?#35828;,?#19994;?#38169;。

                                                  叶迦说:?#23433;?#26159;藏不住的。”

                                                  他知道郑明华?#30007;?#24605;,以前也一直敬佩伍小可,能把势头压得这么低,为了爬郑明华这张床,居然可以什么都不要了。

                                                  伍小可吃了晚饭在院子里洗车。初冬日头?#20504;?#22812;早,管家里外巡逻了一圈准备关大门,便?#27425;?#20182;郑明华有没有说要回来过夜。伍小可拿着滴水的海绵想了想说,应该不回来。

                                                  管家怂恿他:“您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伍小可说:“他会不高兴吧。”

                                                  管家说:“您打打看么。”

                                                  这可不是司机的活儿。伍小可说:“还是你打吧。”

                                                  管家无奈看着他勤奋?#33080;?#30340;背影,心说我打那算怎么回事儿啊,人家要的也不是我这份心啊。

                                                  管?#19968;?#23627;子里去了。伍小可把?#24213;?#25830;的鋥锃发亮,很满意的绕着走了一圈,把车放回了车库。回到院子里的时候起风了,他站了一会儿,抬头?#27492;闹?#19968;片摇晃着枝桠的高大树林。这座山每年都会有专业的园林师来做养护,山上有大量的圆柏树,高达三四十米,整个冬天都不落叶。院子外面是通往山脚唯一的一条甬道,两边种着雪松,树龄看起来都?#27426;?#20102;,伍小可是看着它们一棵一棵由工人们抬上来栽上去的。如果不是院子里管家种的那些花草,光从窗户往外看,会马虎的?#24202;?#20986;季节。

                                                  山后面那座寺庙叫遏云寺,一座古寺,?#24202;?#31639;什么名刹,里头有一对和尚师徒,有时候师父云游去了,便只有一个小徒弟看家,伍小可一个人也去过几次,跟郑明华一道也去过几次,坐在大雄宝殿门口的石阶上听飞檐铜铃被山风吹得叮?#27605;歟?#39047;有嵇?#30340;?#21477;“竦肃肃以静謐,密微微其清閒”的意境,倘若是起雾的天气,光是走在山径上便觉得十分静畅,脚步都轻盈了,跟走在梦里似的。

                                                  管家说的?#35828;?#39118;水好,也许真不是骗他的。

                                                  伍小可看了有一会儿,一直到小女佣出来给他加外套,他才回屋。

                                                  郑明华已经有几晚没回?#27492;?#20102;,这个现象在伍小可陪床的后期是很常见的,郑明华在城?#20804;醒胗小?#34892;宫?#20445;?#20237;小可没有去过,想必在那里陪床的另有其人,就像今天,他把郑明华送到那家装潢华丽的餐厅,迎上来的娇艳女子色如春花,看那亲密?#38590;?#23376;便知道两人不仅仅只是吃顿饭而已。

                                                  郑明华打发他回?#24202;?#25918;了他几天假,他不是只有这一个司机一?#22659;怠?/p>

                                                  伍小可干什么都挺敬业,放假?#22836;?#20551;,不用上班更幸福。

                                                  郑明华回来的时候是后半夜了,自己开车回来的,大概是管家先听到了大门电子锁打开的声音便起来了,他负责这座房子的保全工作,对这声音非常敏?#23567;?#30561;在他隔壁床的伍小可就完全没反应,睡?#30431;?#27785;,做梦还在哈根达斯吃冰激凌,一直到雇主进了屋子,他才被吵醒。

                                                  吵醒了翻了个身,也不起来,反正没他什么事。

                                                  郑明华在门外打了个喷嚏,进门?#34987;?#22312;吸鼻水,管家连忙给他端了杯熱茶:“既然要回来,为什?#24202;?#35753;伍少等您一道呢。”

                                                  郑明华没好气:“就是不能跟他一道!”

                                                  管家立刻便明白了,特虚假的来了一句:“难为您一片苦心……”

                                                  郑明华捏眉心,问:“睡了?”

                                                  管?#19994;?#22836;:“伍少一向睡得早,您知道的。”

                                                  郑明华骂:“没心没?#21361; ?/p>

                                                  管?#39029;?#40664;一旁。?#20040;?#35805;就搭话,不?#20040;?#35805;就沉默,况且他这会儿说的已经够多了,他得有职业操守。他大学念的是管理学,毕业后在英国最有名气的管家学院受过专业培训,他是职业管家,本来以为自己会像父亲一样在人际关系复杂的郑家祖宅工作一辈子呢。

                                                  郑明华很快上楼了,并没有去管家房看一眼伍小可。

                                                  管家进房来时,伍小可假装自己睡着了,然后果然很快就真的睡着了。

                                                ??(北体攻)

                                                长按二维码 识别后关注 ? ? 《北体攻的基情日记》连载中...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重庆时时中奖助手 哪里能看到北上资金动态 时时全包号盈利打法 黑龙江时时平台 长春市福利彩票管理中心 有没有新时时赔率高的平台 75秒赛车官方 安徽时时直播结果 3分赛车全天计划 闲来宁夏麻将2018 福建福彩快三预测推荐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 香港时时彩走势图 时时彩免费软件 吉林时时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