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那些报复前男友的方法你都用对了吗!

                                                逸云书院2019-01-15 05:55:48


                                                偌大的卧房里,只亮着一盏床头灯,昏暗的灯光仿佛是为景煜城量身定制。刚刚洗过澡的他穿着一件白色浴袍,湿漉漉的头发半贴在额上。余光洒落在他身上,身体完美的线条透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

                                                闭上眼,浓黑的剑眉微皱,薄唇间漾起丝丝喘息声。

                                                ?

                                                橡木门被推开,吱声之后是女人光裸的脚掌和地板近距离接吻的声音。当她整个人都闪入这间卧室之后,修长的手臂倚着墙壁,任由性感的蕾丝睡衣以三点一线的格局遮住料点,顺便将后背,腰窝,双腿,甚至是腋下推至诱惑的最高境界。十八岁的身体,除了涉世未深,羞涩敏感之外,该凸的凸该翘?#37027;獺?/span>

                                                ?

                                                “景煜城……”

                                                ?

                                                女人舔了舔嘴?#21073;?#33292;尖像是涂抹了蜜糖一般,唤着男人的名字,一步步逼近床沿,殷红的唇瓣如水一般滑嫩,尤其是跟电眼齐发,着实将勾引发挥的淋漓尽致。

                                                ?

                                                景煜城被撩?#30007;?#30162;痒,他直勾勾的盯着她,想象蕾丝睡衣下的柔软,身子一怔,仿佛闯入异类。

                                                ?

                                                是时候了!女人的手从他修长的双腿一直?#30001;?#33267;腰间,在有意跨过坚硬的隆起部分后,又倏的后退,用手掌一把握住。

                                                ?

                                                “哥,我帮你按摩解乏。”

                                                ?

                                                女人天籁般的声音再次灌入景煜城的耳孔,一寸一寸吞噬他的理智。他全身火热的很,任由女人的手指饶过他的脖颈,扯开他包裹在身上的浴袍。舒适有刺激的感觉仿若一股电流穿过景煜城的七经八脉,他情不自禁的低吟。

                                                ?

                                                女人看见身下男人销魂的表情,心里很是得意。她俯身,嘴唇从他的肩膀一路沿下,留下涩涩湿滑。

                                                ?

                                                若是水乳相交?#24515;?#28165;醒,但是唇齿间的抚摸却足以将一个男人带至欲望的巅峰。景煜城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他健硕的臂膀肆无忌惮的暴?#23545;?#22905;眼眸中。

                                                ?

                                                女人为了引诱他快点行动,手指在自己嘴巴里沾湿,才前往他胸膛处画上圆圈。

                                                ?

                                                “林伊,是你逼我的。”男人俯身吻上眷恋已久的美好,?#19997;?#22905;的?#38383;藎?#21550;吸她的舌尖,不安分的双手在半透明的睡衣上摩擦。

                                                ?

                                                许久,吻得无法喘息,他离开那抹柔软:“你好香。”

                                                ?

                                                女人带着魅惑?#30007;?#22768;绕梁甩尾,捧着景煜城的面颊:“只是这样就满足了,?#19968;?#26377;别的招没用呢。”

                                                ?

                                                “什么招?”景煜城胸口起伏,粗喘中带着些许悸动。

                                                ?

                                                “这里……”女人握着景煜城的手慢慢向双腿间探入。

                                                ?

                                                景煜城惊觉,原来迫不?#25353;?#34987;爱的人?#21796;?#20165;是他。

                                                ?

                                                ?#25226;?#31934;。”他说。

                                                ?

                                                “洁身?#38498;?#30340;唐僧,你愿意为了本妖精,放弃西天取经吗?”她问。

                                                ?

                                                “那要看你用什么绑住我。”

                                                ?

                                                “浑身解数。”

                                                ?

                                                四目相对,焦灼间,他咬住她的耳垂,她扭动着身体,唇齿间只回荡着一个音准。

                                                ?

                                                “要……”

                                                ?

                                                他搂着娇躯,奋力一挺,将那层阻碍?#36924;啤?/span>

                                                ?

                                                荷尔蒙涌动的年纪,身体的给予往往比爱情更让人心神向往。紧绷,灼烧,胀痛,他们是恶魔,正肆意侵占景煜城身体的每一寸,耐不住寂寞,性感浑厚的声音从他唇齿间溢出。

                                                ?

                                                手臂情不自禁的回拢,想要抓住什么,却扑了空。忽然腾空的失落感硬生生将他逼出梦境,落入现实的无垠空洞。

                                                ?

                                                黑白色调刺痛眼眸,他皱眉,双眸殷红,眸孔迸发出炙热厉色,一阵低吼,就像发疯的猛兽,赤手空拳爆破玻璃杯。

                                                ?

                                                “林伊,贱人!”

                                                ?

                                                可恶,自从五年前被林伊强上之后,他每晚的梦里几乎都是她妩媚多姿的身体。

                                                ?

                                                景煜城单手撑着床沿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点燃一根烟。

                                                ?

                                                烟雾缭绕,将他五官晕?#23613;?/span>

                                                ?

                                                林伊,这个让景煜城魂牵梦萦的女人,在她?#23460;?#25509;近景煜城的时候就已将自己定位为罂粟,用她自己青涩的身体和似水的柔情让景煜城情迷意乱,欲罢不能,?#20174;?#22312;景煜城中毒最深的时候,突然消失,?#30431;?#22312;毒瘾的折磨中浑浑噩噩?#28909;鍘?/span>

                                                ?

                                                林伊所做的这一切,只因为一段?#30431;?#20805;满悲愤与屈辱的过去,在林伊看来,这屈辱的一切,全都拜景煜城所赐……

                                                ?

                                                三岁的时候,本该享受人生中最快乐童年时光的林伊,却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噩梦。

                                                ?

                                                母亲在和情人幽会的现场被父亲抓了个现行。而父亲,在愤怒的抛弃了母亲的同时,?#25165;?#24323;了无辜她。

                                                ?

                                                为了生存,母亲充分利用人美身材辣的特点,将风骚进行到?#20303;?#27599;天伺候着那些大爷们,用她的身体和嘴唇赚取足够养活她的钞?#34180;?/span>

                                                ?

                                                直?#25509;?#21040;那个叫景严的男人。

                                                ?

                                                他是黄安市有名的商业大亨,林伊母?#23376;行业盟?#38738;睐,成了最昂价?#37027;?#20154;,林伊的日子,才是稍微好过起来。可是建立在风花雪月中的爱情注定以失败告终,年仅四十岁就化为一缕青烟。

                                                ?

                                                “有钱男人花天酒地,甩出来的是钱,射出来的是寂寞,最吝啬的就?#21069;?#24773;。?#38381;?#35805;是林伊母亲对林伊的谆?#21796;?#23548;。

                                                ?

                                                而林伊?也不负母亲的教诲,周旋于各?#25509;?#38065;男人之间,游刃有余。

                                                ?

                                                除了……景煜城。

                                                ?

                                                景煜城是景严唯一的儿子。他出身名门,含着金汤匙长大,自然无法容忍父亲和这样低贱的女人在一起。

                                                ?

                                                他用各种言语和行动讽刺林母是淫荡的妓女,卑鄙?#37027;?#20154;,为了钱可以出卖身体,甚至破?#24403;?#20154;的家庭。

                                                ?

                                                事实证明,他的努力是有用的,直到林伊的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也没能踏上景家一?#21073;?#27809;能与景?#39029;?#19978;任何关系。

                                                ?

                                                而在景煜城看来,那只是情妇应该有的下场,不足为奇。

                                                ?

                                                景煜城不是自视尊贵,高冷又自大吗?那她就要?#30431;?#26085;日为自己这样的贱人,魂牵梦萦,?#24202;挥?#29983;,?#30431;本?#23376;的面目在自己面前,一寸寸的剥离。

                                                ?

                                                勾引景煜城是林伊亲自为自己设计的十八岁成人礼,当所有人都在为高考的胜利欢呼庆祝之时,她却在床上尽情挥洒汗水,让自己从女孩变成女人,床单上留下的姹紫嫣红就是她对景家的讽刺。

                                                ?

                                                当然,也是对她人生的讽刺……

                                                ?

                                                伤害是相互的,在教训景煜城的同时,她也?#36164;?#33900;送了自己的第一次,切切实实将自己推入卑贱?#30007;?#21015;。

                                                ?

                                                不过即便是卑贱又怎么样?正所?#21073;?/span>“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不贱,男人不恋。”若不是她在这般如花的年纪,在床上绽放着自己?#37027;?#28073;,她又怎?#20174;?#26426;会与景煜城同眠共枕。

                                                ?

                                                就在这个闷热的夏天,她厚颜无耻的取悦景煜城。景煜城从对她的身体上瘾变成对她这个人上瘾,甚至于,只要有人提起林伊这两个字,他都会疯狂。

                                                ?

                                                她笑他,在他?#25769;?#24615;格的深处拥有着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渴望被?#19981;?/span>

                                                ?

                                                他?#21767;?#22905;揽入怀中,在她耳边温柔的说:“林伊,我爱你。”

                                                ?

                                                “你爱我吗?”

                                                ?

                                                “你?#30340;亍?#26519;伊笑而不答,内心?#38383;?#28385;了报复的快感……

                                                ?

                                                飞往纽约的?#31361;?#19978;,林伊透过窗户看着这片养育自己的土地,灿烂?#30007;?#23481;荡漾在唇角。她无法想想,当景煜城看见那张字条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

                                                “美丽的女人,都是有毒的……”

                                                ?

                                                ……

                                                ?

                                                转眼间,五年过去了……


                                                林伊早已重返黄安,并成为黄安市最大娱?#21482;?#25152;的老板。五年的时光,?#21796;?/span>当初略显青涩的成长为千娇百媚?#30007;?#24863;?#20219;?/span>,还赋予了她另外一个身份

                                                ?

                                                凤凰市名门?#37117;遙都?#22823;小姐叶辰因错信未婚夫?#23383;略叮?#33853;得公司破产,父母双亡,自己也落得个一场大火中被活活烧死的凄惨下场。许是上天垂帘她命不该绝,允她重生,带着前世记忆的魂落在林伊身上。

                                                ?

                                                好好的一副躯?#29301;?#24573;然闯进来另一个人的灵魂,林伊本人自然是抗拒的。可是渐渐的,当叶辰的仇恨一寸寸占据她的大脑,她?#21796;?#34987;感?#23613;?#21516;是天涯沦落人,林伊不再抗拒叶?#21073;?#23613;可能的把叶辰?#37027;?#19990;和自己的今生完美融合在一起,?#32610;?#22865;机,报仇雪恨。

                                                ?

                                                机会来了!

                                                ?

                                                黄安市古玩收藏大师黄先生和黄太太将在凯撒宫宴请商业名流,这对她来说是绝好的机会。她查?#21073;?#22825;娱会所常客吴总被邀出席宴会,便主动搭讪。但对方竟然推托自己早有女伴,无缘同行。

                                                ?

                                                什么早有女伴,无非是觉?#30431;?#36523;份低贱,怕薄了自己的面子而已,?#28909;?#25964;酒不吃,林伊自有罚?#25169;?#20505;。

                                                ?

                                                坊间早有传闻,吴太太不孕,常年服用中药调理。但是据林?#20102;?#19979;调查所获,是吴总耍空枪,拿太太当挡箭牌。如果这件事情属实,那以娘家背景起家的吴氏百货就要?#30007;?#20102;。吴总不仁,林伊不义,为得到宴会入场券,她决定掐一掐吴总的精兄精弟们。

                                                ?

                                                吴总在天娱会所有一相好的,名叫媚娘,人虽年轻,却是连骨子里都透着妩媚的妖精女人。没日没夜将吴总伺候的服服帖帖的。

                                                ?

                                                好在媚娘是她的人,?#30431;?#22312;伺候吴总的同时,?#21387;?#20123;他的精液,再顺手也不过了。

                                                ?

                                                ROL酒店

                                                ?

                                                隔壁房间时不时传来男人呻吟的声音,外面的磅礴大雨好像未曾影响他享受与女人之间的鱼水之欢。

                                                ?

                                                “应该结束了吧?”听到屋子里似有淋浴的声音,林伊起身,径直走了过去。

                                                ?

                                                虚掩的房门被慢慢推开,她朱红色的嘴唇轻扯一条弧线,乌黑的眼眸也漾开得意的波?#20581;?#21482;要她林伊出马,就?#25381;?#21150;不成的事情。

                                                ?

                                                床上的女人?#24202;?#21450;将内衣扣好,就脚步疾飞的来到门口……

                                                ?

                                                “东西呢?”

                                                ?

                                                “在这里。”

                                                ?

                                                女人将杯子递给林伊,白皙的面颊上似乎还有热情之后的余温?#25381;?#35114;去。

                                                ?

                                                林?#37327;?#30528;杯子里面装着的液体,鼻翼刚动了动,就被一股酸味呛得难受。她闲下来的一只手捏着鼻子,小声嘀咕道:“没想到男人的液体是这种味道。”

                                                ?

                                                女人笑的有些放荡“其实每一个男人的味道都不一样。”

                                                ?

                                                说完,便伸出手来“我的报酬?”

                                                ?

                                                “放心,少不了你的。”林?#20102;?#24555;的从包里拿出一叠百元大钞。

                                                ?

                                                女人开心的数着钱“?#38498;?#26377;这好?#25314;?#21035;忘记找我哦。”

                                                ?

                                                林?#26009;?#30473;微皱,?#38498;?/span>……她恐怕不会再做这么恶心的举动了。

                                                ?

                                                “液体最好在半小时之内送到检验科。”

                                                ?

                                                想到医生说的话,林伊马不停蹄的向电梯口走去。哒哒哒,脚上的那双恨天高跟地面发生摩擦,?#30473;?#38745;的夜?#25945;?#20102;几分悸动。

                                                ?

                                                刚在电梯门口站稳脚跟,电梯门打开了。只是她还?#25381;?#26469;?#30473;?#36328;入,里面的那位已经迫不?#25353;?#30340;按下关门键。

                                                ?

                                                ?#26263;?#19968;?#21462;!?/span>

                                                ?

                                                好在林伊身子偏瘦,借用仅剩下的?#29020;?#30828;?#26041;?#21435;,只是力道过猛以至于脚步?#24202;?#21450;刹住,整个人扑向男人怀里。一阵火?#20146;?#22320;球的舒爽之后,她低眸看了一眼手中的杯子,确定杯子里面的液体?#25381;?#23569;,?#25490;?#27668;冲冲的说,?#26263;?#26799;又不是你家的,明明知道有人,还关门。”

                                                ?

                                                像这种每?#29020;?#30528;跟他邂逅的女人,景煜城见过太多了,本不想搭理她的,可是在看清楚女人的容貌时,怔住。

                                                ?

                                                存于他世界五年,印于他心门五年的女人不是消失了吗?怎么会忽然出现在黄安市,他面前?

                                                ?

                                                “没礼貌。”

                                                ?

                                                察觉到对方过于炙热的眸光,林伊小声嘀咕着抬眸。

                                                ?

                                                只是一眼的光?#32781;?#22905;立刻又低下了眸子,不?#20495;?#23545;方。

                                                ?

                                                景煜城,煜城,?#25214;?#22478;市之意。如今的景煜城,?#21796;?#36523;份高贵,就连长相容貌也是堪称极品。用古语来形容就是,“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精致的五官,精雕细琢也不过如此。

                                                ?

                                                尴尬?#30007;?#22768;之后,林伊拧?#25772;担?/span>“对不起,我好像?#27927;?#30005;梯了。”

                                                ?

                                                转身,准备按下最近的楼层,不想却在手指落下的那一刻硬生生被身后的男人抓住手腕。

                                                ?

                                                “林伊,好久不见。”

                                                ?

                                                景煜城冷若?#22402;?#30340;声音穿过林伊的双肩,?#34987;?#22905;的五脏六腑,?#30431;?#29273;齿?#21796;?#25171;颤。

                                                ?

                                                ?#20843;?#26159;林伊?帅哥,你是不是?#27927;?#20154;了?”

                                                ?

                                                错?又是错,景煜城皱眉:“林伊,你活着就是一个错,怎?#24202;?#35265;你把自己解决了?”

                                                ?

                                                此时?#19997;?#30340;林伊已经不是当初的林伊,她的肾上激素已经完全被身体里埋藏的另一个灵魂激发,双手不想触摸异性,只想握住冰冷的?#24230;校?#29408;狠的?#32972;?#20154;千刀万刀。她活着是老天爷最公正的待遇,怎么会是错误。

                                                ?

                                                林伊忍无可忍,转身怒目迎上景煜城的眼睛。

                                                ?

                                                “景煜城,我的人生不需要你评头论足。”

                                                ?

                                                景煜城嘴角漾起一抹邪笑:“终于承认自己是林伊了?”

                                                ?

                                                “你!”

                                                ?

                                                林伊咬牙切齿,不想与面前的男人有过多的交集,索性放松姿态说:?#24052;?#20107;如烟,风一来,就没了,景大少爷何必介怀,?#36864;?#26159;?#19978;?#35782;,也应当把?#19994;逼ā?#32473;放了。”

                                                ?

                                                她挣动被景煜城握住的手腕,但是对方握的太紧,根本就挣不开。

                                                ?

                                                “景煜城,你放手。”林伊一只手要护着杯子,另一只手又要?#27425;?#23562;严,自顾不暇间,一张白皙的脸涨的通红。

                                                ?

                                                景煜城冷不丁的扫一眼她手中的东西,鼻翼再次动了动。

                                                ?

                                                林伊注意到景煜城的目光,拿着杯子的手往身后一背。

                                                ?

                                                景煜城是男人,男人的宝贝液体他当然认识,只是林伊怎么会……

                                                ?

                                                ?#35757;?/span>……

                                                ?

                                                这里是酒店,来这里开房的人大多数都是目的不单纯。想到唐如湘做过的事情,再联想到林?#37327;?#33021;做过的事情,景煜城脸色忽然阴?#26009;?#26469;,就像晴空霹雳,光明被乌云掩?#21069;悖掌撩?#30340;有些稀薄。

                                                ?

                                                他手臂一甩,就将林伊逼至电梯壁面上,伟岸的身体俯身压上。

                                                ?

                                                “五年不见,你怎么能允许自己下贱堕落到这种地步。”景煜城眼睛直直盯着林伊,眸光充满寒意,冷的瘆人。

                                                ?

                                                林伊喉咙动了动,美眸也充斥着不悦。

                                                ?

                                                ?#25300;以?#20040;下贱了?”

                                                ?

                                                “你不下贱,这些怎?#21767;饈停俊?#26223;煜城强行将林伊握住杯子的手举起。

                                                ?

                                                “别告诉我,你有?#21344;?#30007;人精液的嗜好。”

                                                ?

                                                这男人真是眼尖,扫一眼就知道她拿的是什么。林伊当然?#25381;惺占?#30007;人液体的嗜好,她只是想要证明一件事情。再说了,她做什么根本不用向景煜城解释。

                                                ?

                                                “那是我的东西,你别碰。”她目光紧张的跟随着景煜城起伏的手臂,担?#26408;?#28082;洒出来,忍不住提醒说。

                                                ?

                                                林伊这样着急?#30007;局魅ǎ?#21313;足惹恼了景煜城。他用力夺过被她?#20219;任?#20303;的杯子,作势要扔了它。

                                                ?

                                                “不要。”林伊?#30007;?#37117;要跳出嗓子口了,她惊呼,整个人都挡在景煜城面前。两只瞳仁里都迸发出请求的光芒,似乎那东西?#20154;?#30340;尊严更可贵。

                                                ?

                                                究竟是哪个男人,这么得林伊厚爱,连他的精液也如此珍惜。景煜城手?#22478;?#31563;?#22238;#?#21359;足劲准备扔了的杯子被迫紧紧扣在掌心。

                                                ?

                                                他在想,如果自己真的扔了它,林伊会有多难受。

                                                ?

                                                难受?景煜城心口隐隐作痛,再痛也抵不过他此时?#19997;?#30340;?#38383;?/span>

                                                ?

                                                他阴冷般的声音响起:“扔了又何妨,大不了你诱惑我,?#33099;?#20320;酿点。”反正她以前就是这么做的。

                                                ?

                                                林伊一怔,“景煜城,你疯了。”

                                                ?

                                                景煜城不由分说,再次用自己健硕的臂膀抵住林伊曼妙的身体。五年不见,这个女人从青春灵动变的妩媚动人,看来时光真是格外眷顾她。只是不知道她的吻是不是也像五年前那般生涩。

                                                ?

                                                “吻我!”他薄唇?#30415;?#22905;耳边,对准她的耳垂轻轻吐出一抹热气。

                                                ?

                                                林伊的身体瞬间有了?#20174;Γ?#24046;一点滑落。

                                                ?

                                                “能服侍别人,自然也能服侍我,而且我的滋味一定比那些男人强。”

                                                ?

                                                “不。”迷茫中,她?#19968;?#20919;?#29627;?#26197;唇说。

                                                ?

                                                景煜城不悦:“你嫌弃我?#23380;?#20320;们这一行的,不是从不挑客人,只要有钱就行吗?”

                                                ?

                                                他当她是什么人!鸡吗?原来几年不见,她在他景大少爷心中就是这样?#30007;?#35937;。

                                                ?

                                                林伊咬?#21073;?#24868;恨不平的看着景煜城:“没错,我不挑客人,但是如果你想点我的单,请?#28909;?#32769;板那里。”

                                                ?

                                                果然是?#25381;腥盟?#22833;望,跟她妈妈一样,只会靠身体挣钱。景煜城?#25769;?#30340;低吼之后,揽着林伊肩膀的手倏的用力。林伊被按住的肩膀瞬间降低,下一秒,他直接堵住了她的嘴?#21073;?#28385;腔的怒火从心窝的位置一直往?#27927;埽?#30452;逼喉腔,再至唇齿间。就是这一股怨气?#30431;?#27627;无理性?#37027;丝?#22905;的?#38383;藎?#24109;卷她的柔软。

                                                ?

                                                “唔……”

                                                ?

                                                林伊根?#20037;挥?#24819;到景煜城会这么做,惊慌失措之余,用力咬破自己的舌头,瞬间,他们唇齿相依中便有了血?#20219;?#30340;乱入。

                                                ?

                                                景煜城皱眉,终于主动离开那一抹柔软。

                                                ?

                                                大骂一声,“Shit!”

                                                ?

                                                他从?#24202;?#29992;强迫任何女人,因为她们会搔?#30528;?#23039;,献上那缠绵悱恻的吻。只是他不稀罕,他只稀罕林伊的温顺。可是她宁愿咬破自己的舌头,也不愿意被他沾染分毫。

                                                ?

                                                怒目相迎中,景煜城那双凤眸迸发出无穷无尽的戾气。他就像一头猛兽,面对可口?#30007;?#28857;心,他听着她?#30007;?#36339;声,舍不得干扰半分,亦由不?#30431;?#33258;由活动,那份占有欲只有他心里最清楚是何等的份量。

                                                ?

                                                林伊十分嫌弃的用手腕擦拭嘴?#21073;?#24403;着景煜城的面,将他在她唇上留下的烙印一寸寸清除。

                                                ?

                                                她不?#19981;?#26223;煜城,但是某人压根不会跟她讲道理,无论她喜不?#19981;叮?#20182;都会逼着她,将她仅剩下的尊严一点点的?#27627;眩?#38754;对这?#26234;?#20917;,逃走是唯一的办法。

                                                ?

                                                一楼,电梯门打开的那一?#29627;?#26519;伊拔腿向外跑去。但是女人的速度永远不及男人猎豹般的速?#21462;?#26223;煜城越过林伊身边之时,直接把她扛起来,大步向酒店门口走去。

                                                ?

                                                已经很晚了,酒店大堂穿梭的路人也少了些,即便有人看见,也都不敢多?#38534;?/span>

                                                ?

                                                林伊被景煜城丢上?#25285;?#30768;的一声,车门关上,并且锁死。林伊抓着门把手,用力扣,就是打不开。无奈,她捶着?#33633;安?#29827;大骂:“景煜城,你快放我下去。”

                                                ?

                                                景煜城才不管林伊的恳求,他一?#25172;?#38376;,车子驶入正道,在下一秒,便提速至一百多码。各大?#25151;?#30340;交警,看见挂着88888牌子的车子,连个屁也不敢放,直接让行。他们这般的助纣为虐令林伊心灰意冷。

                                                ?

                                                豪车穿过商业街,越过林荫道,在景园以完美弧线驶入车库。景煜城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饶过车头,抢在林?#25769;挥?#36867;脱之前再一次扛起她。

                                                ?

                                                “如果不想暴尸荒野,?#36879;?#25105;老实一点。”

                                                ?

                                                他冷的瘆人的语气让林伊不由得心颤颤。她抓紧他的衣服,居高临下又被迫横跨的肢体硬是与门槛摩擦,闪入奢华府邸。

                                                ?

                                                景园一?#25830;?#23618;,内部设有电梯,上下楼自由而且方便。一楼和二楼属于休闲区,三楼和四楼是休息区,五楼和六楼是娱?#26234;?#20116;年前,借她母亲的光,林伊?#34892;?#22312;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所?#38498;?#28165;楚它的整体布局。

                                                ?

                                                景煜城扛着林伊直接来到三楼,在最大的一间卧室门口停下。

                                                ?

                                                一路的跌跌撞?#29627;?#26519;伊只觉得晚饭都要蹦出嗓?#21451;?#20102;。这边还没缓过来,那边便被直接扔在了床上……

                                                ?

                                                “好?#37048;!?#22833;重?#24615;?#30528;腾空的恐惧,林?#25769;?#30528;脑袋,纠结愤怒?#37027;?#32490;在姣好的面容上并现。

                                                ?

                                                她自?#39029;?#34928;的间?#37117;洌?#30475;见景煜城脱衣服,西装拢着衬衫,西裤穿着皮带,复杂的着装硬是被他以暴躁动作一一解开。

                                                ?

                                                “你要干什么?”林?#20102;?#30524;瞪的倏大。

                                                ?

                                                景煜?#21069;?#25950;着怀,结实?#30007;?#32908;?#36879;辜?#27867;着诱人光泽,他俯身向林伊逼近。

                                                ?

                                                ?#30333;?#20116;年前你对我做的事情。”他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唇齿间涌动的气息尽数喷洒在林伊的面上。

                                                ?

                                                林伊出于自卫,双脚不留余力的踢向景煜城的双腿间。

                                                ?

                                                景煜城?#21796;?#30385;眉痛吟。

                                                ?

                                                ?#26114;?#24515;的女人。”

                                                ?

                                                林伊趁着景煜城自顾不暇的时候,从床上爬起来,准备逃离狼窝。可是她双脚刚落地,上本身就被景煜城圈住,用力一带,再次弹回床上。这一次,顺势迎来的是男人不可抵抗?#37027;?#20307;。

                                                ?

                                                林?#20142;?#29649;有致的身体和景煜城健硕?#37027;?#20307;相互迎合,即便是静态,触觉?#27927;?#26469;的舒爽也将他们拉入荷尔蒙勃起?#30007;?#22859;之中。

                                                ?

                                                景煜城盯着林伊,她那殷红的嘴唇和五年前一样犹如充血一般,让人看一眼便着了魔。至于嘴唇往下,起伏跳动?#30007;?#21475;,?#25945;溝男?#33145;,修长的双腿……

                                                ?

                                                谁说岁月?#21069;?#26432;猪刀,五年的磨?#32602;?#31455;让这女人生长的亭亭玉立。先不论床上技术,就是她这惹火的身材,躺着不动,任由抚摸,已经足够男人疯狂。

                                                ?

                                                林伊?#30007;?#21475;倏的一凉,随之即来的便是麻麻?#28825;鄭?#22905;低眸,原来景煜城的魔爪已经探入她的衬衫内。

                                                ?

                                                “景煜城,你敢……?#22791;?#27450;负她的话还?#25381;?#35828;出口,嘴巴就被封住。

                                                ?

                                                景煜城?#19997;?#22905;的?#38383;藎?#35753;自己粗重的喘息声近距离传?#36879;?#22905;。林?#20102;?#19981;出话,只能借用双手和双脚来反抗。

                                                ?

                                                只是,她的反抗在这?#26234;?#20917;下是引诱男人犯罪的利器,景煜城被强?#19994;那?#30693;欲掌?#20800;?#19981;着痕迹的扯下她的内裤。


                                                不是?#23460;?#21345;在这里,实在是微信篇幅有限制,?#26009;?#26041;【阅读原文】就能接着看啦↓↓↓↓↓↓↓↓↓↓

                                                您在阅读原文中产生的阅读记录将保存在本微信首页右下角“最近阅读里,您可通过点击“最近阅读”按钮随时续读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