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前一刻他还抱着她做着恋人之间最亲密的举动,后一刻因为那个女人的出现,他冷酷无情的将她扔了出去

                                                小小小说屋2019-01-16 01:03:00

                                                第1章 跟我,一个月十万

                                                ?

                                                “闭上眼,跟着我的节奏来。”

                                                低沉悦耳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声音,慢慢的窜入了女人的耳中。

                                                那声音是致命的蛊惑,?#33945;?#38519;柔软的大床的她眼角情不自禁染上了情欲,?#36824;?#28907;的人儿压得服服帖帖。

                                                氤氲昏暗的房间里,床尾摇摆,一下跟着一下,粗重的呼吸声似是配乐,奏出了?#20284;?#24444;伏的乐章。

                                                一夜荒唐,林语睁开眼,耳边是那个男人沉稳的呼吸声。

                                                林语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红痕遍布,心中愈发甜蜜。

                                                她怎么敢想象与莫沉有如此亲密的接触,那是恋了多年的人儿啊。

                                                从浴室出来,她?#37027;?#21435;了厨房,帮莫沉准备早餐。

                                                半个小时后,早餐上桌,莫沉出现在了二楼走廊处。

                                                林语抬眼,便看到了男人那双锐利的黑眸,她脸颊微热迅速低下了头,发出了轻柔微弱的声音:“阿沉,早餐做好了。”

                                                男人漂?#24651;?#21767;瓣紧抿着,透着丝丝薄凉:“你……”

                                                这声音同昨日一样好听,不同的却是多了一份冷漠。

                                                林语双手紧握着,心里有一根琴弦紧绷着,他是要提昨日的事情吗?他会说什么呢?让她做他的女朋友?对她负责?或者其他……

                                                “你叫什么名字?#20426;?/span>

                                                林语一怔,脑中是片刻的空白……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我……”因为太紧张,林语说话打了结,“叫林语,你……”

                                                他似乎并不认得她。

                                                “淋雨?#20426;?/span>

                                                “树林的林,语言的语。”林语的头一直低着,望着自己的鞋尖。

                                                “你是做什么的?#20426;?/span>

                                                “我、是老师,音乐老师。”

                                                半响,没了回声,静谧了一刻,让林语觉得很窘迫,她怕自己做错了什么让莫沉不高兴。

                                                “老师月薪多少?#20426;?/span>

                                                “三、三千。”莫沉问,林语便答,又觉得三千这个数字太过于丢人,补充道,“因为刚毕业,还、还在实习期。”

                                                莫沉一直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已然断了性,这是个相当能?#21834;?#33021;矫情、有手段的女人。

                                                一个普通的老师,能够上昨日的宴会,又打听到他的喜好,定然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对他趋之若鹜的女人太多,这一个还算聪明,那便留下吧。

                                                “跟我,一个月十万,可?#26376;穡俊?/span>

                                                林语顿愕,?#27698;?#25260;起了头,反问道:“你说、什么?#20426;?/span>

                                                直至林语抬头,莫沉才看清楚了她的模样,丹凤眼樱桃嘴鼻翼尖尖,算不上大美女,却也得清秀两个字。

                                                “如果价格不合适,你可以自己开价。”

                                                林语自认不算太笨,心中的苦涩悄然而上,却依旧不知?#20040;?#30340;说道:“我、我不要钱……”

                                                那声音很轻,轻的莫沉险些没听到。

                                                “嗯?#20426;?/span>

                                                林语轻吸了一口气,嘴角微微上扬,略带小女生俏皮的姿态,对莫沉眨了眨眼睛,“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不要钱的。”

                                                女人乌黑的秀发散在耳鬓,头发的黑更衬托出了她肌肤的白嫩,一双眼睛闪动着水润的光泽,红唇自然的微翘着,这样打量一番,似乎比方才又漂亮了几分。

                                                林语望着莫沉漆黑的眼,那儿似是有一个巨大的漩涡,会将她彻底吸进去。

                                                耳边,是男人低?#24651;?#35805;语,“我的女朋友,你也配?#20426;?/span>


                                                第2章 他的小情人?


                                                ?

                                                林语禁了呼吸,脸上写满了失落,心头那根紧?#24651;那?#24358;在这一瞬猛地断了。

                                                他是莫氏总裁,她凭什么可以当他的女朋友?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这一刻,她似乎了解到,昨晚与她欢度一夜的男人,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穷小子了。

                                                莫沉走了,留了她一个人在偌大的房子里。

                                                他不打算让她做女朋友,但也没有说让她滚,他应该是想和自己保持床上关系。

                                                传说中的二奶?亦或者是情人?

                                                林语是有自知之明的,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后,离开了这栋房子。

                                                她人穷,但志不穷。

                                                ……

                                                莫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助理递上一份文件后,说道:“她将房间整理好之后离开的,您给的卡,她没要。”

                                                莫沉眉头微蹙,薄唇下敛的弧度表现出了丝丝的疑惑。

                                                不要钱的女人?想做他女朋友。

                                                呵……一声轻嗤,莫沉将那一夜?#21512;字?#33041;后,纤尘不染的手指捻着文件迅速翻阅。

                                                ?#21051;?#19978;百份大大小小的案子等着他做决策,男欢女爱之事太耽误时间,他没空。

                                                ……

                                                别墅的门锁被锁上的一瞬,林语就后悔了。

                                                五年了,她好不容易才?#19994;?#20182;的,难道就这样轻易放弃?

                                                思量再三,她抛掉了那?#30431;?#30340;自尊心,坐在门口等他回来。

                                                ?#36824;?#26159;女朋友、二奶还是情人,只要能够陪在他身边,也是好的呀……

                                                林语这么想,便这么做了。

                                                这一等,?#32874;氲?#23601;是六个时辰。

                                                她穿着昨日宴会上的红裙子,在萧瑟的秋风里冻?#33945;?#29791;发抖。

                                                ……

                                                莫沉应酬结束回到别墅,已近凌晨。

                                                “莫总,您喝多了,我扶您进屋。”一道娇媚的女声从驾驶座上传来。

                                                那是新晋的女明显苏玉,美丽性?#23567;?#22934;娆勾人。

                                                林语?#23545;?#30340;看到有一辆车子开进别墅,?#23545;?#30340;就看到漂?#24651;?#33487;玉抱着那个风度卓越的男人。

                                                只是太远,她不能确定那个男人是莫沉,其实也不是不确定,只是不想确定罢了。

                                                鬼使神差的向前走了许多步。

                                                看着苏玉摸着男人胸前的肌肉,又解开了他的皮带。

                                                是女人投怀送抱不错,但莫沉……也没有拒绝。

                                                就像……就像昨日一样,就像昨日她抱住了他,喊着他的名字,让他不要再离开自己。

                                                甚至于后来衣服怎么脱落的,林语都不大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已经被莫沉迷的疯癫。

                                                她嘴角扬起了一抹自嘲,心头泛起了苦涩,眼睛热热的,有什么东西想要流出来,但她给拼命收回去了。

                                                眼?#27492;?#29577;就要与自己心尖儿上的男人开始?#32610;劍?#26519;语咽了咽喉间的腥甜,温温发出了声:“阿沉,早晨说的话,还算数吗?#20426;?/span>

                                                富人区别墅群里,半夜时分,无人。

                                                突如其来的女声?#30431;?#29577;猛地看向了身后的林语,漂?#24651;?#30524;眸里满是憎恶。

                                                莫沉抬了抬眼皮,同苏玉一般,看向了她。

                                                林语一身火红,长发被风吹的凌乱,有似狐魅。

                                                黑夜里,女人的皮肤白得发亮,那身红裙勾勒的她身形愈发纤细,一双眼睛仿若染了墨,黑黑的闪着光。

                                                莫沉?#33080;?#30340;凤眸眯了眯,这才惊觉这个女人?#30431;?#27604;白日多了一分凄美。

                                                被苏玉撩了许久都没有?#20174;?#30340;他,瞬时来了感觉……


                                                第3章 跟你,做你的女人


                                                ?

                                                “你谁啊?#20426;彼?#29577;很不快,近两年她都在勾搭莫沉,如今好不容易才有了机会,决不能让人捣了?#25671;?/span>

                                                林语的心思全在莫沉身上,眸光也直直的略过了苏玉,她重申了方才的那句话:“阿沉,早晨说的话,还算数吗?#20426;?/span>

                                                莫沉眼神幽幽的凝向她,“早晨,我说什么了?#20426;?/span>

                                                林语抿了抿唇,话里是难以启齿的柔弱:“跟你,做你的女人。”

                                                苏玉的脸铁青,生怕这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坏了自己的好事,拉着莫?#24651;?#33011;?#39184;?#33258;己胸前蹭,“莫总,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推掉了今天的通告,特意陪你的。”

                                                莫?#24651;?#22836;重新将怀里的女人打量了一番,苏玉漂亮是不错,但?#24202;?#26159;他的口味,林语不算漂亮,却让他很来感觉。

                                                莫沉唇角扬了扬:“你走吧,你想要的角色,?#19968;?#32473;你安排。”

                                                ……

                                                苏玉走了,走的时候狠狠的瞪了林语几眼。

                                                林语的眼里没有苏玉,只?#24615;?#20102;莫沉。

                                                高大的男人走向她,在她轻唤了一声“阿沉”后,横抱了她起来。

                                                林语身体失重,自然而然的搂住了男人的脖?#34180;?/span>

                                                莫沉将她带入了主?#28020;?/span>

                                                随之平放在大床上。

                                                男人埋在她的?#27605;?#37324;,诱人的酒香?#24615;?#30528;男人本有的清香萦绕在鼻尖,他总能迷醉她。

                                                “阿沉……”

                                                情动、带着声动,接着是身动。

                                                ?#19979;?#20043;下,是喘息。

                                                急不可耐后的是享受。

                                                又是一夜的情?#28020;?/span>

                                                第二日早晨,莫沉给了她一张卡,林语问:“这个一定要?#31456;穡俊?/span>

                                                莫沉没回话,只眉头蹙了蹙,林语便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卡,“阿沉,吃早饭吗?我给你做。”

                                                莫沉自顾穿衣,然后下楼,就那样走了。

                                                没对她留一句?#21834;?/span>

                                                林语心头是一片落寞,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她成了莫?#24651;那?#20154;,不?#21069;?#20154;。

                                                半个小时后,莫?#24651;?#21161;理秦聪来,向林语交代了几件事情。

                                                1、以后就住在这里

                                                2、有什么需求,尽管向秦助理提

                                                3、要以莫总或莫先生的方式称呼莫沉

                                                4、对外,她是不能见光的

                                                5、人要有自知之明

                                                以上每一条,如果触犯,莫先生都会不高兴。

                                                林语这才明白,原来他不?#19981;?#38463;沉这个称呼,早晨不高兴了,所以才不理她的。

                                                ……

                                                林语将莫沉给的卡放在了收纳盒里。

                                                ?#27698;?#33258;己要在这里住下,便去了一趟超?#26032;?#20102;些日常用品。

                                                在超市逛着逛着,竟有一种置办家用的感觉,?#37027;?#33707;名好了起来,?#36824;?#26159;什么身份,能够陪在莫沉身边,她都是有机会让他?#19981;?#33258;己的。

                                                她买了情侣款的牙刷、杯子、毛巾、拖鞋和睡衣。

                                                在睡衣店里,林语看到了情趣款,红着脸顺?#33268;?#20102;一?#20303;?/span>

                                                她看过很多书,书里说,男人很?#19981;?#36825;种东西。

                                                接着,她又去买了一?#21693;巢模?#31561;着他晚上回来吃饭。

                                                ……

                                                在厨房里忙碌了一下午,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她想打电话给莫沉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吃饭。

                                                这才惊觉,自己没有他的手机?#24597;搿?/span>

                                                思来想去,便联系了他的助理秦聪。

                                                秦聪说:“莫总晚上有应酬,不一定会去你那,如果莫总要去找你,?#19968;?#25552;前给你消息。”

                                                电话收了线,还一腔热血要对莫沉好的林语,顿时同泄了气的皮球般,没了生机。

                                                他可能不来,那饭还做不做呢?

                                                还是做吧,万一他来了呢?


                                                第4章 他要来了


                                                ?

                                                可到了凌晨,林语也?#33618;?#35265;到莫沉。

                                                每当门外有汽车经过,林语都会打开门去迎接……但每每都是失望。

                                                她连续做了一个月的晚饭,莫沉一次没来吃过。

                                                她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将食物倒掉的时候,良心备受谴责,浪费粮食是要遭天打?#30528;?#30340;。

                                                后来,她就不做了,自己的吃食也变得很随便,网购了一堆方便面,饿了就吃一点。

                                                大概三个月后,秦聪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消息:莫总晚上到。

                                                昏昏沉?#24651;?#26519;语看到消息后,立即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要来了!

                                                现在是早晨七点,离晚上还有十多个小时,她迅速换了衣服去了市场买食?#27169;?#22238;来后将本?#36879;?#20928;的屋子打扫得更是一尘不染。

                                                晚饭准备的差不多,她又给自己?#33945;?#25171;扮了一番,七点左右饭菜上桌,为了不让饭菜冷掉,她用上了小锅子,给饭菜煨着。

                                                最后,满心?#26029;?#30340;等他来。

                                                七点没来。

                                                ?#35828;?#27809;来。

                                                十点没来。

                                                十二点还没来。

                                                她守在窗前,看着窗外……终于在一?#33080;?#28783;下,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了别墅门前。

                                                林语的?#30007;?#40575;?#26131;?#24320;来,连鞋子都忘了穿,一步做三步走,跑了出去。

                                                那道颀长身形的男人从车里走出来的一刻,林语奋?#36824;?#36523;的抱住了他。

                                                阔别三月,思恋已然如菌落般在疯长。

                                                柔软娇嫩的女人冲进了怀里,在入冬的夜里,给了他丝丝暖意。

                                                莫沉俊眉微扬,稍显疲累的眼眸骤然亮了。

                                                他低头,看到女人一双未着鞋袜的足,娇嫩白皙的俏脚踩在硬邦邦的石子路上,沾了灰黑的?#21988;痢?/span>

                                                “怎么没穿鞋?#22242;?#20986;来了?#20426;?/span>

                                                林语紧紧拥着他,嘴中喃呢着:“?#19968;?#20197;为你不要我了。”

                                                她情不自禁红了眼眶,心里仍旧是止不住的兴奋。

                                                三个月的寂寞和寥落,太难受,但?#36824;?#24590;么说,他都回来了。

                                                她穿着漂?#24651;男?#35033;子,脸上是精致的淡?#20445;?#31881;润的唇瓣,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莫沉心动,便行动了。

                                                搂着女人的腰身,吻了下去。

                                                她?#30431;?#27809;有骨头一般,全身柔软的不像?#21834;?/span>

                                                男人抱着女人,走向了屋内,略过了那一桌子的饭菜,上楼落床,做起了他已?#33618;?#20102;三个月的事情。

                                                “阿沉,我好想你,你想我吗?#20426;?#26519;语问,眼角挂着泪,那泪滚烫,柔软了男人的心。

                                                莫沉回答:“想,所?#26376;?#19981;停蹄来看你了。”

                                                ?#32610;?#30340;嘛?#20426;?#26519;语破涕为笑,心里似是灌了蜜糖。

                                                男人的吻还在继续,温柔之余好些霸道,接着拉起女人?#25163;?#20462;长的腿,猛地没入……

                                                翌日一早,未等林语醒来,莫沉便走了。

                                                一夜三次,她被折腾的太厉害,?#33618;?#26089;起帮他做早饭。

                                                上午十点左右,秦聪来了一趟,给林语送来了一些东西。

                                                漂?#24651;?#34915;服、包包和?#36164;巍?/span>

                                                林语开心的问:“这个?#21069;⒊了透?#25105;的吗?#20426;?/span>

                                                秦聪看到林语一脸的?#32769;玻?#30524;里多了一丝鄙?#27169;?#20294;很快将这一丝轻蔑收了回去,点头道:“莫总对?#20013;?#22992;很满意,这是奖励。”

                                                奖励?林语愣了下,反问:“这是奖励,并不是礼物吗?#20426;?/span>

                                                秦聪没有?#27698;?#26519;语会这么问,?#20658;中?#22992;?#19981;叮?#24403;作礼物也无妨。”

                                                礼物,是带有感情送的。

                                                奖励,是做好本职工作附加的。

                                                两者的区别很大,起码林语是这么认为,脸上的?#32769;?#22240;为这一来一去的对话消失了。

                                                晚上,莫沉又来了。

                                                林语准备好的晚饭也浪费了。

                                                两个人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多数时间都在床上活动。

                                                林语其实很想和莫沉多说说话,增进下感情,但他总是不给她这个机会。

                                                ?#30475;?#27963;动完,她总会累的没有力气。

                                                有的时候她会撑着疲累,说:“我给你当女朋友好不好,我不要你的衣服?#36164;?#21253;包,也不要你给我卡,我可?#24742;刻?#32473;你做饭、打扫屋子、暖床,但是我?#27698;?#20320;的女朋友。”

                                                莫沉觉得好笑,“不要钱,只要当我的女朋友,为什么?#20426;?/span>

                                                林语脱口而出:“因为?#19981;?#20320;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第5章 吃了三颗避孕药


                                                ?

                                                莫沉眉头皱了皱,耳边是她说的那句?#19981;丁?/span>

                                                她?#19981;?#20182;?

                                                呵……

                                                ?#19981;?#20182;的女人多了去,她连号都排不上。

                                                莫?#24651;?#20108;日很早走了。

                                                助理秦聪送来了一盒药。

                                                林语看着药盒上写的字,清淡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当着秦聪的面儿给药喝了。

                                                她第一次吃这个,不懂,所以多吃了几粒。

                                                秦聪等她吃了三颗避孕药后,说:“一颗就够了,紧急避孕药多吃了伤身。”

                                                林语愣了下,然后对着秦聪说了一句谢?#24359;?/span>

                                                她吐了?#24459;?#22836;,脸颊上是一片绯红,“我以为这个?#21069;湊沾问?#26469;吃的。”

                                                昨晚,莫沉与她做了三次。

                                                她便以为要吃三颗。

                                                其?#21040;?#24613;避孕药不是这?#27492;?#30340;。

                                                一次一颗就够了,一年里吃两颗以上对身体很有害。

                                                “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林语很认真的向秦聪道歉。

                                                秦?#29616;?#20102;皱眉,对于这个道?#36127;?#19981;适……毕竟他是可以提前告诉她的。

                                                秦聪发觉自己?#33618;?#30475;透林语,说她有手段?#34892;?#26426;……但许多行为里看起来又不像。

                                                临走时,秦聪还留下了?#36127;?#38271;期避孕药,且嘱咐:“莫总的意思,希望?#20013;?#22992;明白。”

                                                林语微笑的接过了,很顺从的说:“好的,我知道,辛苦你了秦助理。”

                                                秦聪走后,林语在沙发上痴痴的看着电视。

                                                电视里面是近期很有名的喜剧,林语边看边乐呵呵的笑着,可笑着笑着,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

                                                ……

                                                秦聪完成任务,回到莫氏总裁办公室复命。

                                                ?#20658;中?#22992;已经吃过药了。”

                                                莫?#24651;?#20302;的“嗯“了一声,反问了一句:”她没有说什么?#20426;?/span>

                                                秦聪摇头:”没?#23567;!啊?#27809;哭闹?#20426;啊?#27809;?#23567;!?/span>

                                                莫?#24651;?#30524;底是一片肃然。

                                                秦聪补了一句:?#32503;中?#22992;,或许和一般女人不一样。“

                                                莫沉轻哼了一声,"是不一样,她的野心更大。"

                                                一个妄图做他女朋友的女人,野心能不大吗?

                                                ……

                                                小别墅里,吃了三颗紧急避孕药的林语,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小脸苍白,额上是细碎的汗珠。

                                                她下腹难受的紧,向来准时的大姨妈这?#25105;?#36234;过了时间提前到了。

                                                喝了?#20154;?#22905;躺在被子里脑袋昏昏沉?#24651;摹?/span>

                                                下午秦聪给她发了消息:莫总晚上到。

                                                林语回了一个:好。

                                                但?#27698;?#33707;沉来这里只是为了那个事情,又连忙回了消息,告诉秦聪自?#33655;?#20307;不舒服,今晚就不要莫沉来了。

                                                秦聪如实回复莫沉。

                                                莫?#24651;?#20919;眉拧了拧,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晚上,莫沉果然没来。

                                                但第二天秦聪又说:莫总晚上到。

                                                林语回消息说?#33655;?#20307;没?#25351;矗?#19981;要让莫总来了。

                                                林语不知道怎么告诉秦聪自己来了月事,所以只提了身体不适。

                                                秦聪如此回了莫沉。

                                                莫沉眉头深皱:“她怎么了?"

                                                秦聪没谈过恋爱,与女性接触很少,脑中并没有月事这个词,只猜测:“可能是紧急避孕药吃多了,有副?#20174;Α!?/span>

                                                “吃多了?吃了多少?#20426;?/span>

                                                “三颗。”

                                                莫?#24651;?#33080;顿时黑了。

                                                将手上的文件甩在了秦聪的身上,连外套都没?#24515;茫?#23601;走了出去。


                                                第6章 不是男朋友是什么

                                                ?

                                                “高烧39度8,再来晚一点,可以去看脑科了,这男朋友怎么当的,让她一次性吃三颗紧急避孕药,不要命了吗?#20426;?/span>

                                                医生对着莫沉教训,林语在一旁看着有点儿心疼。

                                                “对不起,是我太笨,所以吃多了,您别骂他,是我的错。”林语排解道。

                                                医生又瞪了林语两眼,“男朋?#35759;?#26159;被你这样的?#23194;?#32473;宠坏的,对男人哪能这么好的。”

                                                听到医生说的“男朋友”三个字,林语抬?#25151;?#20102;看身侧的男人一脸铁青,便尴尬的笑了笑:“对不起医生,他……他不是我男朋友。”

                                                医生愣了下,多嘴说了一句:”不是男朋友是什么?#20426;?/span>

                                                林语顿了下,敷衍说:“过路的,碰巧救了我的好人。”

                                                好人?

                                                莫沉拧起了?#32908;?/span>

                                                医生听林语这么说,对莫沉也没了脾气,转身走了。

                                                林语轻叹了一口气,再抬眼却是对上了那双如墨般的眸子,里面是一片清冷,“?#19994;?#24819;知道,我是如?#28201;?#36807;我的家,从我的床上将你捞起来送了医院?#20426;?/span>

                                                林语怔了怔,随?#24202;?#30333;的小脸上涌上了兴奋:“你不?#19981;?#25105;方才那样说,?#26376;穡?#25105;原以为我见不得光,但其?#30340;?#26089;就把?#19994;?#20316;女朋友了,是吗?#20426;?/span>

                                                莫沉顿了顿,眉宇凝住。

                                                林语笑着,嘴角下是淡淡的梨窝,她拉起了他的手,“以后我可以?#24515;?#38463;沉吗?我以后中午给你送便当好不好?#20426;?/span>

                                                她清浅的笑容很美,闪着光芒的眼眸里是情动的表现。

                                                莫沉承认,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很有诱惑力。

                                                但……这个女人想做他的女朋友,简直是异想天开。

                                                林语的手被无情的甩开,耳边是莫沉留下的冷言:“不好!”

                                                “阿沉……”

                                                “秦聪难道没有跟你说过,对我该怎么称呼?#20426;?/span>

                                                秦聪说过,但她总是不?#19981;?#21796;他莫总或者莫先生。

                                                她的手紧紧抓着白色的被单,指尖泛白,脸上却还挂着笑,声音软软的问:“如果?#19968;?#20102;你的孩子,你会怎么做?#20426;?/span>

                                                她其实在明知故问。

                                                “我绝不会有让孩子出生的机会!”

                                                林语轻抿了唇,垂下了眸,开玩笑似的语气又道:“如果我?#20302;?#29983;下了呢?#20426;?/span>

                                                莫沉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厉,让人不自觉的感到了疏离,即将脱口而出的言语更让人了解到这个男人的冷漠。

                                                “?#19968;?#26432;了他!林语,可能之前我说的还?#36824;?#28165;楚,我莫?#24651;?#22899;朋友、未婚妻甚至是莫太太绝不是你这种平凡的女人可以觊觎的,懂吗?#20426;?/span>

                                                林语怔怔的看着他,嘴巴半张,想说什么又不知道?#30431;?#28857;什么。

                                                莫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给人以无形的?#34506;雀小?/span>

                                                “今天因为你生病,耽误我半日,我?#33618;?#29992;后半夜休息的时间去弥补,如果你不想留在我身边,随时可以离开,我不至于?#24708;?#19968;个女人不可,但……林语,如果你还想在我身边拿到?#20040;Γ?#23601;乖乖听话,不要给我惹麻?#22330;!?/span>

                                                ?#20302;輳?#33707;沉便走了。

                                                林语呆呆的望着门口,也不知心疼是什么滋味儿了,嘴角拉扯出了一抹苦笑。

                                                她原只想安安静静陪在他身边的,没有?#27698;?#36824;是给他添麻烦了。

                                                是她不好。

                                                以后不会了。

                                                ……

                                                林语病过一场后,更明白了自己与莫沉之间的关系是不可能见光的。

                                                那之后,她没?#24615;?#25552;及任何有关“女朋友”的话题。

                                                她给他做饭,?#36824;?#20182;会不会?#28020;?/span>

                                                她给他整理房间,?#36824;?#20182;回不回来。

                                                她打扮好自己,?#36824;?#20182;?#24202;?#30475;得到。

                                                作为一个情妇,她也要做的优秀才行。

                                                莫沉出手很大方,?#36879;?#22905;的衣服鞋子数都数不清楚,但她一般不穿……穿那些?#27735;?#30340;衣服去学校会被人说?#35874;啊?/span>

                                                她不知道莫沉给的那张卡里面有多少钱,她没用过,只守着自己每个月的工资过日子。

                                                半年的实习期过后,她转了正,工资多了一千块,她很知足。

                                                在知道莫沉并不可能?#20146;约荷?#27963;中的全部后,林语开始认识了新的朋友。

                                                当人问起她是否单身的时候,她通常会回答“是?#20445;?#25152;以很多人?#20960;?#24537;给她介绍对象。

                                                等到她意?#26029;?#20146;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后,她否认掉了之前的说法,对外宣称自己不是单身。

                                                但大家都当她是在找不愿相亲的借口,毕竟只有单身女士才会将日子过的那?#27492;?#24847;,同事们纷纷热情的给她介绍男孩子。

                                                林语为此很头疼。

                                                ?#36824;?#24403;某一天,她从电视里面了解到莫氏集团总裁订婚的消息后,整个人都变了性,?#39184;?#20102;那些个?#34924;鍘?/span>

                                                那些天,莫沉没?#24615;?#25214;她。

                                                秦?#24358;?#27809;?#24615;?#32852;系她。

                                                她一个人在屋子里,很多时候都望着电视机发呆。

                                                各大门户网?#23613;?#21508;大报刊?#21448;尽?#21508;电视台上,漫天播放着莫氏集团总裁莫沉与海归高干沈流年订婚的消息。


                                                第7章 沈流年

                                                ?

                                                沈流年,好好听的名字。

                                                林语看着沈流年的照片,打心底觉得她好漂亮。

                                                翻过沈流年的个人履历后,林语心头涌起了一股浓浓的自?#26696;小?/span>

                                                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家境殷实、海归学历,最厉害的莫过于她是国内排名第一的女律师,一场官司酬金至少千万级别。

                                                对比起沈流年,林语是个什么东西。

                                                她……什么都不是。

                                                不吃不喝了两天,林语将编辑了无数次的短信发了出去:今晚,莫总来吗?

                                                这个短信依旧发去给了秦聪。

                                                约莫一个小时后后,秦聪回复:莫总这段时间很忙,不会过去。

                                                得到的答案,没有太失望,反而是意料之中。

                                                闲来无事,她的脚步会不自觉的走向莫氏集团。

                                                来来回回经过很多次。

                                                有两次林语见到了沈流年和莫沉。

                                                男人一身黑色的流装西服,女人搭配着深蓝色的连衣裙。

                                                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用?#40540;?#29577;女?#31283;?#20063;再合?#20160;还?#20102;。

                                                她寻了莫沉五年,终于?#19994;?#20182;,和他发展近一年的地下关系,也该够了。

                                                他如今有了未婚妻,她的存在也不应该了。

                                                她很贱,贱到去做别人的情人,但还没有贱到去做别人的小三。

                                                可她总还想再挣扎一下,她总是不能舍下他。

                                                直到沈流年找上了她,她才知道自己在莫?#24651;男?#37324;只是那样的一个存在。

                                                ?#27604;?#31934;致的沈流年出现在小别墅门口的时候,她还在木讷的看着电视机。

                                                面对沈流年的到来,林语很无措。

                                                相比较沈流年豪门千金的骄傲与自信,林语就像是村妇,言辞说不清,举止也显得笨?#23613;?/span>

                                                沈流年眼神微冷,打量着林语,嘴角含的笑里隐藏着骄傲和轻蔑。

                                                沈流年是不屑于与林语这样的女人打交道的。

                                                她是名门大?#22812;?#31168;,没有多的时间去刁难她。

                                                进门后,给了林语一?#26159;?#21516;时留了一支录音笔。

                                                林语没有去碰钱,所有的注意力都是那支录音笔。

                                                她的手不自觉的在颤,打开录音笔之前,已然想象了其中的内容。

                                                但绝?#24742;?#26377;?#27698;?#37324;面是沈流年和莫?#24651;?#23545;?#21834;?/span>

                                                沈流年问莫沉:“那个女人,你准备怎么解决?我们已经订婚,难道你还准备养着她?#20426;?/span>

                                                林语的心高高的悬着,脑子里是整片空白。

                                                沈流年的问话,?#36824;?#33707;沉如何回答,林语该是都不好受的。

                                                莫沉总不能在自己未婚妻面前还说要养情人。

                                                林语细细听着,听着那个如帝王般的男人发出的声音。

                                                ?#25226;?#30528;她?我从来没有这样认为,我只是给的嫖资更多一点,算不上养。”

                                                录音笔里只有两句话,再没多的内容了。

                                                她以为自己还占得上情人的身份,殊不知……

                                                渐冬的天气,夜凉如冰,地上寒栗透过薄薄的衣衫侵入心脾。

                                                冷了人,也伤了心。

                                                第二天天亮,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小别墅的。

                                                录音笔中的两句话让林语在地上坐了一宿。

                                                以至于白日整个人浑浑噩噩、没有精神。

                                                同事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子,又重新提及起相亲的事。

                                                林语想了想,?#27698;?#33258;己永远不可能和莫沉在一起了,便点头答应了。

                                                当天晚上,她见了一个叫柯岩的男人,林语知道这个男人,是大学部的教授。

                                                柯岩形象气质很好,吃饭看电影的过程中对林语很照顾,但因为陪自己吃饭看电影的不是那个人,林语全程表现?#24049;?#24179;淡。

                                                送林语回家的时候,林语怕招摇惹事,让柯岩将车子靠在了远处的路边,剩下两公里,她准备自己走回去。

                                                柯岩看到与自己保持距离的林语,心中多感到了失落。

                                                林语不知道,那些给她赶着介绍对象的同事都是柯?#37326;?#25490;的。

                                                柯岩已经注意她很久了,一见钟情这个词恐怕说的就是他如今的?#37027;欏?/span>

                                                林语不是那种第一眼让人惊艳的,但却是越看越有味道的,在长期的关注下,他没有办法不对这个平静如水的女人起心?#32908;?/span>

                                                他?#19981;?#22905;,但林语对他好像并没有什么兴趣。

                                                柯岩握了握拳,打算与林语换一种相处方式。

                                                “小语,我可以这么?#24515;?#21527;?#20426;?/span>

                                                林语将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愣了愣,然后温柔一笑,点了点头。

                                                今天的她很不在状态,也不知道有没有让人觉得笑?#21834;?/span>

                                                柯岩正了正脸色,表情变得认真?#32420;?#36215;来,“小语,我想我?#21069;?#19978;你了,?#36824;?#20170;日见面你对我的感觉如何,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明天开始我送你上班,可?#26376;穡俊?/span>

                                                还在游离状态的女人,半睁的眸子慢慢变大,黑色瞳孔里充斥了讶异。


                                                第8章 突如其来的表白

                                                ?

                                                不远处,一辆劳斯莱斯停靠着。

                                                坐在驾驶座上的秦聪透过后视镜去看后座的莫沉,他唇角抿着,腮处紧绷,眼里是一片沉寂。

                                                莫沉在听?#35282;?#32874;说林语想见自己后,连夜将事情?#23601;輳?#39532;不停蹄的往小别墅赶。

                                                如若不是刚才?#24067;?#20182;恐怕都不知道林语在外已经有了别的男人。

                                                让那个男人的?#20302;?#22312;这么远的地方,林语是想瞒天过海,一脚踏两只船?

                                                ……

                                                这边的林语面对柯岩突如其来的表白,显得?#34892;?#23616;促。

                                                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表白。

                                                林语的脸颊莫名红了。

                                                风中,女人的发丝被风撩的高高,她穿着打底的黑色裙子、外面披了一件米色的风衣,穿的不多,但白皙的?#33268;?#38706;在外很凉。

                                                柯岩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帮林语披上,礼貌且不失风度,“小语,我知道这个很突然,你不用着?#34987;?#31572;我,你可以回去考虑下,如果我对你还不算讨厌,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柯岩?#20302;輳那?#20134;是很激动,?#30431;?#30340;话他都说了,也不想让林语有逼迫感,随即开车走了。

                                                林语望着柯?#20381;?#24320;,心里?#34915;?#30340;。

                                                被人表白的感觉,怎?#27492;的亍?#20250;有点小高兴,毕竟就在方才,她还活在莫?#24651;?#37027;句“嫖资”里。

                                                甚至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柯岩是个好人,或者可以通过他,忘掉那个他。

                                                治愈自己最好的办法,不就是将所有的心思放在别人身上吗?

                                                可……她这种身份,能够值得柯岩那么好的人吗?

                                                林语深吸了一口气,低头往小别墅的方向走。

                                                她心思满满,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那辆劳斯莱斯。

                                                莫沉就那么看着那个女人,看着她披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外套走进了小别墅。

                                                秦聪跟在莫沉身边很多年了,知道莫总现在很生气。

                                                “莫总,沈小姐那边还在等你的回复。”

                                                沈流年想见莫沉,莫沉拒绝了,但沈流年说会等他。

                                                ?#26696;?#35785;她,?#19994;?#20250;儿到。”

                                                ……

                                                林语将柯岩的外?#36164;?#36215;来,只着了黑色的背心裙子,在沙发上静坐了一刻。

                                                她想整理下雨莫沉之间的关系。

                                                莫沉订婚了,他的未婚妻沈流年并不?#19981;?#33258;己。

                                                莫沉也不?#19981;?#33258;己,留她存在,?#36824;?#26159;为了男人那点儿生理需求。

                                                现在有一个柯?#20197;敢庀不?#22905;,她应该好好把握下。

                                                那么,她再赖下去也没有多的意义了。

                                                所以,离开吧!

                                                她想好了,拿出手机,准备告诉秦聪自己明天搬走的事情,她却看到了秦聪发来的短信。

                                                那条短信来自几个小时之前。

                                                内容是:莫总晚上到。

                                                她因为和柯岩的约会,没有注意到手机。

                                                她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小腿撞到了前面的茶几上,白皙的肌肤上立即青紫了一块儿。

                                                她?#36824;?#19978;疼痛,跛着脚走向窗边,看到了窗外的那辆熟悉的车子。

                                                可那辆?#24471;?#26174;是要离开的节奏。

                                                她顾不上脚上没穿鞋,迅速跑了出去。

                                                可车子还是开走了。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跟着后面一直追。

                                                嘴里还喊着:“阿沉,阿沉……”

                                                她觉得,这?#31283;?#26524;见不到他,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第9章 我明天就走

                                                ?

                                                秦聪通过后视镜看到了追车的林语,顿了下,提醒莫?#24651;潰骸?#33707;总,?#20013;?#22992;好像在……”

                                                “开你的车。”

                                                一声冷凌入耳,秦?#21916;?#19979;了油门。

                                                秦聪很清楚,林语和莫沉之间注定会很短暂,那?#36824;?#26159;一个男人对漂亮女人身体上的一丝迷恋,莫沉不会对林语再有多的情?#23567;?/span>

                                                林语赤着脚,奔跑在坚硬的柏油路面上,不觉得疼也不觉得冷。

                                                小脸被吹的通红,额上渗了汗,孤零零的一个人,像是发了疯一般。

                                                柔弱的身躯奋力?#29359;希?#21364;见车子离自己越来越远,脚下一崴,整个人因为惯性撞到了地面上。

                                                她疼、胳膊膝盖都被擦破了皮,但身疼怎么也抵不上心里的伤,“阿沉、阿沉……”

                                                秦聪一直在打量着后座的莫沉,莫沉从来都是沉着冷静的,像如今这般怒意凸显的模样,很少见。

                                                当林语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后视镜中的时候,莫沉骤然喊了一声:“停车。”

                                                一道急刹车窜过了夜空,披着长风衣的男人从豪车上走了下来,径直走向了二十米外摔倒在地上的女人,将人抱了起来,往小别墅方向去。

                                                “阿沉……”林语靠在男人的怀里,泪止不住的掉,抬头之余,?#33618;?#30475;到男人坚毅的下颌。

                                                距离小别墅百来米,莫沉带着林语一步跟着一步走着,女人自身的清香萦绕在男人的鼻尖,如同圣洁的百合花。

                                                她的身上四处破皮的擦伤,红艳艳的血色衬托她整个人越发的白皙。

                                                莫沉对林语很来感觉,娇俏的、小小的、温顺的,在遇到林语之前,他都不清楚自己对女人的嗜好。

                                                只是这个女人,得了他的宠爱偏不自知,对外仍勾三搭四。

                                                莫沉带着林语进了别墅,他倒是要问问,那个男人是谁。

                                                进门,他将人放在了沙发上,刚准备开口时,林语抢了话先。

                                                “我明天就走了。”

                                                莫沉眉头一皱,低?#25151;聪?#20102;狼狈不堪的女人,她发丝散?#25671;?#34915;衫不整、小脸红?#20284;恕?#21767;瓣粉嫩嫩,这个人是林语没错。

                                                可是她刚才说什么?

                                                “你要去哪儿?#20426;?/span>

                                                莫沉问。

                                                林语依旧低着头:“我想离开这里了。”

                                                “因为别的男人?#20426;?#33707;沉嘴角下敛着。

                                                林语愣了下,也没有否认,点了点头,嘴角拉扯了一个很轻的笑,“嗯,你知道的,我想做你的女朋友,不想像现在这样。”

                                                莫沉问:“所以你?#19994;?#20102;那个?#25954;?#25509;受你的男朋友。”

                                                林语点了点头,不知怎的泪腺肿胀的生疼。

                                                “你刚才追着车跑,就是想跟我说这个?#20426;?/span>

                                                林语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自己要追着车跑,但提出要离开的话是想了很久很久的。

                                                "嗯。"

                                                莫沉听到这声之后,嘴角微微扬了起来,带着嘲弄:“如果只是这种事情,你告诉秦聪即可,?#19968;?#20197;为是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让你追着车跑。”

                                                林语轻咬着唇,努力让自己保持正常,“没有,我只是觉得这种事情当面对你说会好一点,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以后她不会再给他添麻烦了。

                                                莫?#24651;?#30524;神不曾从林语的身上移开,心头有一股火气在?#32487;凇?/span>

                                                “对不起,又耽误了你几分?#27185;?#35874;?#33618;?#36865;?#19968;?#26469;,你有什么事情就去忙吧,我没事了。”

                                                直到现在,林语也在用乖巧懂事讨好这莫沉。

                                                可空气竟在这一瞬陷入了僵硬。

                                                当莫沉压向林语时,她的心突突在跳。

                                                耳边还留有了莫?#20102;?#30340;话:“那个男人有什么好,让你宁愿跟他?继续跟着我,我给你更多,你想要多少尽管开口。”

                                                林语没有反抗,脑袋里面混沌的很。

                                                当莫?#20102;?#21033;剥去了她身上的衣服,在男人占有她的时候,林语想起了录音笔里的那句?#21834;?/span>

                                                ?#25226;?#30528;她?我从来没有这样认为,我只是给的嫖资更多一点,算不上养。”

                                                所以现在她的身价又高了一点儿吗?

                                                腐朽的堤?#27185;?#22312;此刻被洪水冲破了,她的泪簌簌在掉,喉间的哽咽让她不敢出声,生怕男人听出异样。

                                                他曾说过,最不?#19981;?#22899;人哭哭啼啼的模样,她尽量不惹他生厌。

                                                林语很是听话,一晚上任由莫沉不断的冲刺加速,两人竟是折腾到了后半夜。

                                                林语瞥向墙上的挂?#27185;?#26089;?#21387;?#20102;?#24853;恪?/span>

                                                男人搂着她那杨柳细腰,大手握着她胸前的丰盈,抱着无骨的女人在怀里,身体每个细胞都觉得舒适。

                                                他对林语的身体还是?#19981;?#30340;,起码现在还不想让那个她离开。

                                                于是重新提及了先前的问题:“要多少,考虑好了吗?#20426;?/span>


                                                第10章 我想找个男朋友

                                                ?

                                                林语的眼睛一?#38381;?#30528;,眼角是一片湿亮,“我……我想找个男朋友好好谈恋爱,我们可以去餐厅吃饭、去电?#38712;?#30475;电影,然后约见双方父母、简单办个婚礼,成为他的妻子,再为他生个孩子……”

                                                莫?#24651;?#30473;敛了起来。

                                                “还记得第一次和你发生关系的那天吗??#19994;?#26102;就说了,想做你的女朋友。”

                                                莫沉记得,每每想起来,都觉得这个女人是异想天开。

                                                林语轻笑出了声音,爽?#26159;?#28201;柔的,还带着点儿不在意。

                                                “你说我这样的不可能成为你的女朋友,我只以为你需要点儿时间接受我……”

                                                明明五年前,这个男人对她说过,让她做他的女朋友。

                                                林语顿了顿,喉间是一股哽咽,她心里其实知道,莫沉这样的人,需要的是门?#34987;Ф浴?/span>

                                                她强压下了那股难受,继续道:“现在你?#28909;?#24050;经订婚了,我也不好继续呆在这里。”

                                                莫沉眼睛布满了阴骛,言辞责难,“至今,你仍?#19978;氲?#33707;太太?#20426;?/span>

                                                林语愣了愣,开怀一笑,“嘻嘻,你才知道呀。”

                                                莫沉抽出了放在林语腰间的手,从床榻上坐立了起来,“你究竟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林语低下了头,在酝酿好情绪后,再抬头,对上了莫?#24651;?#30524;,“你别看我这样,还是有人?#19981;?#25105;的,今天……?#36879;?#25165;还有人向我表白呢,我准备接受他……”

                                                “他是谁?干什么的?他能给你什么?你跟着他能有什么前途!”

                                                莫沉丢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林语握紧了?#20013;模?#24456;认真的回答了莫?#24651;?#38382;题。

                                                “你是莫沉,莫氏总裁,你能给我钱,我跟着你会有很多钱!对于那个人,我尚且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他对我很好,我平?#34987;?#38144;不大,我和他在一起的话,只要光明正大,日子应该好过的,重要的是……重要的是,我很?#19981;?#20182;……”

                                                她对柯岩不讨厌。

                                                ?#19981;?#30340;话,也有一点吧,毕竟人家?#19981;?#22905;,她也应该?#28020;跋不丁被?#25253;一下。

                                                莫沉冷笑,“几个月前,你也对我说过?#19981;丁!?/span>

                                                “那是在讨好你,怕你生气,怕你会不要我了。”

                                                林语抬起头,眼睛里闪起了光,“还是说……你其实是有一?#24853;閬不?#25105;?如果你说不希望我离开,我就不走……”

                                                她至始?#26519;眨?#21482;想得他一句认可!

                                                当深爱一个人到卑微尘埃的地步时,她已然全无自尊可言了。

                                                莫沉凝眸,望着床上赤身的女人,她的美好娇嫩确让他爱不释手,他确实想留下她,他薄?#35282;?#21551;时,门外却是响起了一声啜泣。

                                                这个声音惊动了屋内的两个人。

                                                房门打开,门外站着泪眼盈盈的沈流年。

                                                她脸色苍白如纸,嘴?#35282;?#39076;着,瞳孔里竟是染着凄楚和悲凉。

                                                林语见到沈流年面部的变化,?#36127;?#26029;定了沈流年同她一般爱着这个男人,否则又怎么会如此痛苦。

                                                除沈流年外,林语在这漆黑的夜中,似乎还感受到了门外站着另一个人,那人黑?#24651;?#30520;子犀利无常,不似是秦聪。

                                                沈流年说了一句“抱歉,我来的不是时候?#20445;?#25509;着欲退出门外,莫沉却拉住了她,“你别走,今晚的事情?#19968;?#32473;你一个交代。”

                                                下一瞬,莫沉将床上的林语拽了下来,柔弱的她因为这猛烈的?#19981;?#30140;的牙关紧咬,耳边的声音似是地狱传来的?#21069;?#20919;冽,“现在就滚,如果再出现,?#19968;?#35753;你死一万次!”

                                                她的心沉了下去,想爬起来却发现脚?#36164;?#20102;伤,她用最细微的声音道:“我、我站不起来……”

                                                莫沉紧蹙着眉,用床单将她包裹起来,扛在肩上往外走,前后?#36824;?#21313;几秒?#27185;?#22905;被无情的扔在了满是尘?#24651;?#33609;地上,脚踝被彻底?#35828;劍?#30140;的她额上布起了汗。

                                                前一刻他还抱着她做着恋人之间最亲密的举动,后一刻因为沈流年的出现,他冷酷无情的将她扔了出去。

                                                冷月下,她的脸颊褪去了所有的血色,若僵尸般。


                                                ?#19981;?#30475;的朋友联系小寒看全文吧!

                                                小寒微信号:muxiaohan2017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