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突然发现老公在外面还有一个家,接下来她的做法,佩服死!

                                                东阳城事2018-12-13 23:04:10


                                                第一章 为你好好治疗一下!

                                                夜,漆黑如魔咒。

                                                皎洁的月光被厚重的窗帘遮蔽,酒店套房卧室里亮如白昼。

                                                伴随着一阵高跟鞋急促的脚步声,黑色的长裙摆动,旖旎的气息涤荡,一双精致白皙纤细的脚踝,沈浅快步在走廊里疾走。

                                                高档的大酒店走廊,金色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更加奢?#19968;?#36149;。

                                                但后面不远处,人声涌动。

                                                “那个女人呢?都打药了,不可能走远!”

                                                “一定要抓到她,不然回去没办法交差!”

                                                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后,沈浅倒吸冷气,却发现自己已经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走廊最里面,无?#25151;?#36208;,情急之下,只好推了推两侧的房门,见一扇门可以推开,?#36824;懿还?#30340;探身进去。

                                                关上了房门,她紧张的气喘吁吁,却仍旧不敢放松警惕。

                                                外面的人找了一圈,还在纳闷,“咿,明明看着她来这边的,怎么可能没有呢?#20426;?/p>

                                                有人建议挨个房间搜查,却被领头的劈头盖脸的捆了一巴掌,“不知道这里都住着些什么人吗?#20426;?/p>

                                                能在皇宫顶层入住的,都是既富?#22812;?#20043;辈,若是惊扰到了,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招惹得起的!

                                                一直听到外面的人声渐渐消退,沈浅一颗紊乱的心,才慢慢的松了口气。

                                                不知道是房间暖气的?#20498;剩?#36824;是被注射的药物作用,她感觉浑身异常燥热,粉嫩的脸颊上,也泛起了异样的潮红。

                                                沈浅不自觉的扯了扯衣领,考虑着,什么时候出去才算保险时,耳后却传来?#36824;?#28201;热的气息,接着,?#34892;缘?#37255;冷冽的声音划来——

                                                “你是谁?#20426;?/p>

                                                她蓦然一惊,突然转身,高跟鞋没有站稳,整个人向前滑去,直接撞入了一个结实的胸膛里。

                                                沈浅一愣,感觉到手指触碰?#25509;?#37030;邦的肌肉,慌忙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一张俊美如斯的脸庞。

                                                男人像是刚刚沐浴完,赤着精壮的上半身,下身只系着一条浴巾,高大的身材将近一米九,绝对标准的堪比?#24515;!?/p>

                                                倏然,气氛变得有些?#29992;粒?#27784;浅别扭的视线从男人身上收回,尴尬的笑了笑,说,“那个,误会啊,误会……”

                                                她说话时,从男人身上启开,并往后退了两步。

                                                陌寒生俊逸的轮廓略显阴沉,清冷的眼眸眯注视着女人,微微眯起,漫步上前,将她正好壁咚在门板上,颀长的身影笼罩而下,远山般的浓眉皱了起来。

                                                修长的大?#27835;?#24230;冰冷的端起沈浅的脸,阴冷的声音如寒风骤起,“我问你是谁?谁让你进这个房间的?#20426;?/p>

                                                “我……”

                                                沈浅不知如何作答,该告诉他自己被?#28982;?#22269;,却无奈刚下飞机就遭遇了他人暗算吗?

                                                犹豫作答时,药物在身体里起了作用,灼热的温度炙烤的她嗓子发紧,脸色也越发的潮红,就连眼眸也跟着迷蒙起来。

                                                看着面前的男人,尤其是那壁垒分明的肌肉,性感的人鱼线,她忍不住的狂噎口水。

                                                难受的身体像有无数的蚂蚁在蔓延攀爬,一瞬间,她控制不住的朝男人伸出手,绵软柔弱的?#30452;?#32544;上男人的脖?#20445;?#25972;个人朝着他贴了过去。

                                                理智让沈浅远离这个男人,但身体却像着了魔,怎么?#30142;皇?#24605;维控制。

                                                诚然,她还未等靠近男人的胸膛,便被他嫌弃的一把狠狠推开。

                                                沈浅丝毫没有?#20174;Γ?#26580;弱的身体重重的被摔到门板上,发出‘砰’的?#23604;臁?/p>

                                                外面徘徊在走廊上的几个人,听到声音也急速的赶了过来。

                                                沈浅惊魂未定,又听到声音,立马吓得屏息凝神。

                                                陌寒生也注意到她的?#20174;Γ?#38544;隐的勾了下唇,“躲人?#20426;?/p>

                                                她快速的点点头,下一秒,纤弱的身体却被男人一把捞起,他骨节修长的大手正要转动门锁时,沈浅突然反手紧抓住他的手,嗓音轻柔。

                                                “求你了!”

                                                男人俊朗的身形有着轻微的滞动,却在片刻后,唇角划出更为冷冽的弧度,他打开门,抓着沈浅的?#30452;?#24452;直将她推了出去。

                                                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嫌弃的宛如在丢一个垃圾。

                                                房门未?#35033;?#38381;,沈浅却注意到里面墙壁上挂着的一身军装,顿时灵机一动,当即道了句,“你是军人吧?#20426;?/p>

                                                注意到男人关门的?#30452;?#21457;怔,沈浅知道自己说对了,又接着说,“军人保护弱小?#25512;?#27665;,不是正常的吗?#20426;?/p>

                                                说着,她趁走廊上那几个人不备,直接推开男人,再?#21364;?#20102;回来。

                                                有?#21482;?#21475;脱险的感觉,沈浅不住心脏砰砰狂跳。

                                                男人转过高大的身影,沈浅浑身发热,就连呼吸都是烫人的,她喘息的呢喃道,“就一会儿,求你了……”

                                                说话时,她难耐的舔了舔红唇,声音也在不经意间变得极其软魅。

                                                看着女人斜身依着墙,近在咫尺,陌寒生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不得不说,这女人确实是个尤物。

                                                无论身材还是脸蛋,还有那诱人的身体……

                                                他宛如天袛的俊脸缓缓靠近,忽然执起沈浅尖尖的下巴,轻声冷道,“你被人下药了?#20426;?/p>

                                                此时的沈浅大脑几乎没了神智,混乱的全靠意念支撑,难耐的?#21487;?#30007;人的身体。

                                                微微的扬起红唇,喘息,“你,你怎么知道的?#20426;?/p>

                                                “呵!”他的笑声清冷,声音像是深埋在地窖的一般。

                                                沈浅突然觉得身体一轻,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20174;?#36807;来时,她已经被陌寒生拦腰抱在怀中,穿过走廊,径直走向了套房里侧的房间。

                                                她无骨的小手轻抚着他的?#30452;郟?#35821;调都几乎不稳,“你这是干什么?#20426;?/p>

                                                ?#26263;?#28982;是为了给你治疗一下了!”男人冰冷的声音带着戏谑的味道。

                                                沈浅深呼吸,体内像焚了一团?#19968;穡?#24590;么都得不到平息。

                                                男人将她扔到软软的大床上,不等沈浅有?#20174;Γ?#20182;快速的覆下身朝着她唇吻了上去。

                                                他冰凉的薄唇像一捧清泉,将甘渴的她得到餍足,沈浅控制不住的嘤咛出声,却觉得身体里的躁动更加旺盛。

                                                “知道你现在最需要什么吗?#20426;?#20302;哑的声音,在她耳畔?#23588;疲?#39333;郁着他身上清淡的沐浴露香气。

                                                沈浅神志不清,美眸混沌,“什么?#20426;?/p>

                                                “男人!”

                                                伴随着他声音落下,陌寒生霸道的打开她的身体,突如其来的冲撞?#34987;?#27784;浅心肺,只觉得猛然一瞬,伴随着?#27627;?#30340;痛处,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充盈全身。

                                                “啊,好痛……”

                                                她痛苦的手?#25954;?#38468;着身下的床单,耳旁听到男人更加?#28982;?#30340;嗓音,带着一丝满意的味道。

                                                “竟然是第一次?呵……”

                                                陌寒生勾起邪魅的唇,?#35813;?#30340;一个欺下,快速舔舐着女人精致的锁骨。

                                                一阵?#29992;?#30340;春色,在房间里激荡上演。

                                                第二章 她已经和我睡过了!

                                                转天,阳光明?#27169;?#32474;烂的阳光通过窗帘缝隙照在房间毛茸茸的地毯上。

                                                疼……

                                                全身就像被重车反复碾压,每根骨头都散了架般剧痛。

                                                沈浅揉着睡眼,纤长的睫毛微颤着,转过身,昨晚的那个人已经早已消失不见。

                                                昨晚的一幕幕在脑中回荡,她撑着酸痛的身体挣扎着坐了起来,就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张白纸。

                                                欠身拿了过来,清隽的笔法苍劲有力,行?#23631;?#27700;般留下一行字,‘特种部队10……’后面懒得具体详看,就被沈浅撕碎随手扔进?#27515;?#22334;桶里。

                                                昨晚的男人是混蛋,趁人之危,但究其原因,还是那些仇家可恶,竟然给她注射了那种药!

                                                看来这国内也是个是非之地,她还是尽快办完事离开比较好!

                                                念及此,沈浅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爬起来穿衣服,洗漱后离开酒店。

                                                刚踏出酒店旋转门,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驶来,在她近?#24052;?#19979;,一个?#22856;?#21313;岁的男人,周身的西装革履从车上走下。

                                                徐?#24266;?#26469;到她近前,恭敬的道了句,“大小姐。”

                                                接着,绕过去,打开了后?#24471;?#27605;恭毕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沈浅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深吸口气后,还是选择迈步上车。

                                                上车后,徐?#24266;?#24320;始解?#20572;?#25265;歉,大小姐,昨天我就应该去接您的,只是夫人说……”

                                                “够了!”沈浅突然打断,抬手示意?#30431;?#21035;说了。

                                                有关沈家的一切,她?#30142;?#24819;听。

                                                上午十点左右,伴随着车子缓缓的驶入坐落?#35857;兄行姆被?#22320;带的沈家豪宅。

                                                复古的建筑,有着百年的历史传承,藏身高楼林立的?#34892;那?#22495;,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沈浅视线?#20132;?#20919;淡,看得出来,她对沈家的一切都丝毫不?#34892;?#36259;。

                                                下了车,沈浅迈步推门入内。

                                                一客厅融洽的氛围,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众目睽睽之下,沈浅平静自然,从容的迈步往里走,寡淡的脸上毫无表情。

                                                她穿着昨晚的黑色长裙,细高跟的凉鞋,步履间旖旎风情万种,和白皙的肌肤交汇,黑与白,勾勒的女子?#28982;?#26080;双。

                                                她视线?#20132;?#30340;扫了眼众人,除了那个同?#25954;?#29238;的妹妹沈怡然之外,沈家人都在。

                                                略显寂静的客厅,这时,伴随着沈莹的起身,也有了开口的趋势。

                                                她扫了眼女儿,开口对家里保姆道,“李嫂,送大小姐回房休息,再?#24613;?#19979;晚上的宴会。”

                                                “是的!”

                                                接着,保姆来到沈浅近前,低声道,“大小姐,请?#19979;ァ!?/p>

                                                沈浅却避开了保姆,径直走向沈莹。

                                                这个当年生下了她,就和?#30422;?#31163;婚,二十几年对她?#36824;?#19981;问的女人,甚至在?#30422;?#36807;世后,都未曾?#22812;?#22905;的狠心?#30422;祝?#27784;浅满含?#21476;?/p>

                                                但此时,她这次归来,却与这些?#23653;?#26087;事无关,她上前几步,淡道,“我这次回来不是陪着你参加什么宴会的,直说吧!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再不干涉我的生活!”

                                                沈莹转身看向她,凌冽的柳眉中,徒升起几分怒意,“你是我沈莹的女儿,是沈家的大小姐,?#36864;?#20320;不?#25954;?#25215;认,但这也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她讽刺的扯了扯唇,当她小时候需要妈妈的时候,这个狠心的女人怎么不带着这句话来到她身边呢?

                                                将全部的酸涩尽数压在心底,沈浅仰起头,美眸颤动,“所以呢?#20426;?/p>

                                                “促成沈陌联姻,嫁给陌氏的继承人。”轻微一顿,沈莹又补充了句,“具体的晚宴上谈。”

                                                话音未落,就看到沈浅倔强的转过身,径直朝着玄关走去。

                                                一道轻飘飘的女声,在身后方响起——

                                                “你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你有为周边,所有和你有关系的同事朋友想过吗?他们的处境……怕是不太好了吧!”

                                                直接的威胁,明显的警告。

                                                让沈浅不得不脚步停滞,眸色幽沉。

                                                晚上七点,市?#34892;?#37329;碧辉煌大酒店。

                                                包房里,沈家人均已到齐,对方却姗姗来迟。

                                                迟到了近一个?#22024;?#26102;,来的还是上了年纪的女秘书。

                                                穿着正统的女士西装,戴着边框眼镜,一进来就要看看沈氏传闻中的大小姐。

                                                然后,就审视的目光在沈浅身上?#24050;玻?#26368;后,才缓缓的道了句,“要做我们陌氏集团的少夫人,需要先检查一下身子才行。”

                                                话落,沈浅顿时就有种想要起身离席的冲动。

                                                却不曾想,女秘书还单单的解释了句,“听说沈小姐在国外长大,受西方开放教育影响,我们必须先检查,才可安心。”

                                                “检查什么?#20426;?#27784;浅强压怒火反问。

                                                女秘书面不改色心不跳,直说,“是否完璧。”

                                                “具体点?#30340;兀俊?/p>

                                                “是不是处、女。”

                                                沈浅猛地?#37202;?#36523;,没在说什么,但清冷的目光扫向了沈莹。

                                                不得不说,女秘书的话也刺激到了沈莹,她?#19997;?#30340;脸色也十分难看,正要说什么时,包房门却被推开了。

                                                一道颀长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高大挺?#21361;?#19968;身的军装,单手拿着军?#20445;?#29369;如王者般的气?#23631;?#28982;,俊朗的五官在包房柔和的壁灯映衬下,狭长的眼眸略显迷离深邃。

                                                他一进来,沈浅就愣住了。

                                                怎么会是他?昨天晚上那个男人!

                                                陌寒生神情冰冷,挺拔的鼻梁在眼角内透射阴影一片,简单的往包房里一站,犹如将全部光线集中在他一人身上。

                                                他阴冷的视线环顾四周,最后落到了沈浅身上,深深的睇了她一眼后,转向了女秘书,沉声道,“如果是她的话,就不用检查了!”

                                                女秘书一愣,忙说,“可是陌先生……”

                                                “她已经和我睡过了,具体的我很了解。”

                                                清淡的一句话,说的云淡风轻,却让在座的人大吃一惊。

                                                沈浅更是如?#32929;?#28170;,脸上的表情尴尬到了极限。

                                                第三章 娶不娶我?

                                                回到沈家,沈莹盱衡厉色的瞪着女儿,“沈浅,你是在国外长大的没错,但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放纵自己!”

                                                她怒目切齿,高高的扬起了手腕,“男女关系这么混乱!沈家的脸?#23478;?#34987;你丢尽了!”

                                                巴掌?#31449;?#27809;有落下,却狠狠地攥紧了拳头。

                                                沈浅眸色微眯,冷然的嗤笑出声,“沈家?#30475;?#20160;么时候起,你承认过我是沈家的人了?#20426;?/p>

                                                沈莹气的胸膛起伏,“承不承认你也是我生的,这里就是你的家!”

                                                “哦?是吗?#20426;?#27784;浅淡然?#22987;紓?#30524;中泛起的不屑更显凉薄,“那我?#26377;?#21040;大需要?#30422;?#30340;时候,你在哪里?我爸爸病入膏肓急需?#20204;?#21307;治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所谓的沈家又在哪里?#20426;?/p>

                                                沈浅精致的容颜上荡漾的笑容更显凄凉,“为什么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可以消失不见,当你和你的沈家需要我的时候,我就要舍弃一切呢?#20426;?/p>

                                                看着女儿擦肩而过,沈莹竟被驳的哑口无?#28020;?/p>

                                                这个?#23610;?#21830;场的女强人,却在这一刻,在自己的亲生骨肉面前,饱尝了满满的挫败感。

                                                午夜,沈浅辗转难眠,下楼找水喝。

                                                却不慎在途径书房时,听到了她这辈子?#30142;?#24819;听到的?#23500;啊?/p>

                                                “老爸,沈浅真的会放弃继承权吗?#20426;?/p>

                                                这道娇柔的女声,来自她那个同?#25954;?#29238;的妹妹沈怡然。

                                                接着,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26263;?#28982;了,你没看见陌家的人怎么羞辱她的,依她那种性子,怎么可能接受这?#21482;?#23035;?不接受最终的结果,就是在放弃继承权文件上签字,到时候沈家的一切,就都是你的了!”

                                                沈怡然惬意的笑了笑,“除了沈家,我还想要陌寒生啊!他太帅了,又是军区少将,还是陌氏集团的继承人,这样的人选,最适合做我未来老公了!”

                                                “好,好,都是你的,只是在等几天,等沈浅耐不住性子了,等她签了放弃继承权的时候,不能心急!”

                                                这道女声,来?#26434;?#27784;家的女主人沈莹。

                                                “嗯,为了这一切,我就在等等……”

                                                沈浅就站在门外,?#26434;?#22312;耳。

                                                一瞬间恍然,这并不是所谓的逼婚,而是借着逼婚的幌子,让她放弃继承权。

                                                接下来,?#30431;?#29702;成章的将一切都交给沈怡然。

                                                她扯了?#37117;?#35773;的唇角,仰起头,心中却被?#36824;?#37240;楚的滋味噙满。

                                                这就是她所谓的家,所谓的亲生?#30422;祝?#31455;然联合起来设了个套,等着她往里跳……

                                                沈浅转过身,却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疼到了难以呼吸的地步。

                                                脚步艰难的回了房间,倚着门板的身体滑动,瘫坐在地板上,脑中回荡着这些年的一幕?#24359;?/p>

                                                当初?#30422;撞?#20837;膏肓,急需十几万的手术费,她回到了沈家,沈怡然趾高气扬的对她说了句,‘跪下求我!’

                                                一向心高气傲的沈浅,为了?#30422;祝?#22905;照做了。

                                                屈辱的双膝贴近地板的一刻,她将自己一切的尊严都抛下,只希望这个所谓的家,能略微的施以援手。

                                                但结果,却只得到了沈怡然嘲讽的冷笑。

                                                她说,‘想要从沈家?#20204;?#25937;你爸爸,做梦去吧!’

                                                那句话,时?#20004;?#22825;,一直刻印在脑海里,无法抹去。

                                                现如今,?#30422;自?#24050;和她天人永隔,沈家人竟然还想利用她,简直做?#21361;?/p>

                                                她不会?#30431;?#20204;得逞的!绝不!

                                                翌日,军区训练场。

                                                清早的操场上,一排排赤着精壮上半身的男人,在奋力的做着俯卧撑,最前面一排,每个人身上坐着一位教官。

                                                而为首的,则是俊美如天袛的男人,冷沉的俊脸上,阴冷的毫无表情,却在视线划过某处时,一抹诧然从他锐利的鹰眸中闪过。

                                                他注视着不远处出现的娇弱身影,唇角不悦的紧了紧。

                                                这个女人怎么进来这里的?

                                                豁地起身,道了句,“休息五分钟!解散!”

                                                伴随着满操场几十人齐刷刷的起身,动作整齐划一,沈浅不禁赞叹,果然是军人,行事作风都这么严谨。

                                                下一秒,一道巨大的力道猛地袭来,拖拽着她进了大楼。

                                                办公室里,他视线清冷的扫着她,阔脸浓眉,眸光熠熠有神,像黑夜下流动的光,近距离的注视,让沈浅还是有些不?#35270;Γ?#19979;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你怎么进来的?#20426;?/p>

                                                他俊脸阴沉,声音也压的极地,满含气势。

                                                沈浅仰着头和他对视,淡淡的回道,“我说是你的未婚妻,他们就让我进来了。”

                                                未婚……

                                                陌寒生明显的黑眸?#20142;松粒?#19981;怒反笑的看着她,倏然,唇角弯出极浅的弧度,一步步走向她,将她逼向墙角,毫无退路时,方才一字一句道,“这么说,你是同意结婚的提议了?#20426;?/p>

                                                沈浅看着他,美眸婉转,“同意谈不上,我只是想听听陌先生的意?#32908;!?/p>

                                                “你指的什么?#20426;?#20182;盯着她,不知不觉间沈浅的脸颊微微泛红,像三月的?#19968;ǎ?#23588;为俏丽。

                                                “你想娶我吗?#20426;?#22905;声音极低。

                                                突然在一个萍水相逢的男人面前问这些,沈浅的心里尤为忐忑,瞬间,脸颊变得更红了。

                                                军靴在地?#19979;?#24930;的敲出声音,时间在一点点流逝,就在沈浅被憋得有些窒息的时候,他忽然唇角划过邪魅的笑容,缓缓开了口,“是你的话,可以考虑。”

                                                睨着眼斜着她,强调里带着罕见的轻柔,让沈浅心脏猛地一紧,脸红的宛如火烧。

                                                她呼吸一紧,又道,“你不是军人吗?#28900;?#20154;不应该干脆一点吗?到?#36164;?#24819;娶还是不娶,痛快一点!”

                                                陌寒生忍不住一笑,抬手撑在了她脑侧,忽然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柔软的唇瓣,快速的俯身吻了上去。

                                                陌生的?#34892;?#27668;息包含着烟草的味道贯穿沈浅的心肺,她错愕的瞠大了眼眸,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脑中轰鸣一片空白。

                                                在放开她的一瞬,他低哑的声音也在她耳畔响起,淡淡的,却带着笃定的味道,“娶!”

                                                沈浅从惊鸿中挣脱,莞尔一笑,“好,那你现在跟我去个地方!”

                                                驱车回了沈家,面对着满屋子的人,沈浅从容挽着陌寒生的?#30452;郟?#20004;人站在客厅里站定,她淡笑道,“我决定了,和寒生结婚!”

                                                第四章 以后叫我姐夫

                                                此话一出,所有人哗然。

                                                包括沈莹,和丈夫欧建雄,神色微愣住了。

                                                乃至正好走下楼的沈怡然也突然一惊,还站在楼梯上,?#31361;?#24537;的走了过来,上前道,“寒生哥哥,你真的要和我姐姐结婚了吗?#20426;?/p>

                                                她那单纯的模样,清丽的脸庞上,若隐若现的一丝失落尤为鲜明。

                                                就连嗓音?#27493;?#28404;滴的,好像嗓子里含了糖,道出的声音忍不住让人身体都酥了。

                                                面对所有人的惊诧和隐隐的哗然,陌寒生对此熟视无睹,他面色沉冷,脚步稳健,一步步来到沈怡然面前,高大的身影,瞬间将她笼罩在挺拔的阴影之下。

                                                伸出的大手轻抚着她的脑袋,动作极轻,满含柔情,但声音却冷冽低沉,只说,“是啊,我要和浅浅结婚了,以后就是你的姐夫了!”

                                                沈怡然错愕不已,如遭电击般僵在了那里。

                                                她嘴里小声呢喃着,“寒生哥哥……”

                                                他却再也不予理会,阴郁的眼眸中,找不出方才一丝一毫的温柔,亦或者,他的眸子里,就从未有过类似的柔情!

                                                侧身又绕到沈浅身侧,他握住了她绵软的小手,看向了沈莹和欧建雄,?#23433;覆?#27597;若是没有意见,我和浅浅就去拜访我?#30422;?#20102;。”

                                                沈莹急忙从尴尬的情绪中挣脱,连忙微笑,“没意见,当然没意见了!”

                                                从沈宅出来,沈浅总算松了口气。

                                                ?#36824;?#24590;么说,总算扳回一个回合。

                                                想利用这次的逼婚,让她放弃沈氏的继承权,怎么可能,她沈浅可没有那么好欺?#28023;?/p>

                                                她紧了紧拳头,却在这时,一只温热的大手?#21487;?#20102;她的纤腰。

                                                陌寒生似是感知到了她的情绪,俯身薄唇凑到她耳边,低沉的声音满含抚慰的气息。

                                                “和自己家人作对,你和他们关系不好吗?#20426;?/p>

                                                温热的气息在耳畔?#23588;疲?#30636;间平添了几分?#29992;?#30340;味道,沈浅只觉得脖颈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扯唇冷笑的同时,从他怀里闪躲开。

                                                “我没有家人,他?#19988;?#19981;是。”

                                                留下了这句话,就径上了车。

                                                看着她疾步的背影,陌寒生的眼底衍出一?#25351;?#26434;的情绪。

                                                接下来是去拜访陌家。

                                                陌氏是医疗企业,在国内极聚盛名,旗下有几十家私人医?#28023;?#21517;医云集。

                                                而沈?#23244;?#26159;几代从医,有着百年传承的医世家族,这也是为何单单要两家联姻的一大根本原因。

                                                驱?#26723;执?#24066;?#34892;?#30340;安?#23460;?#38498;。

                                                这是陌氏集团下属最大的医?#28023;?#20063;是本市,乃至全国最出名的三甲医院。

                                                顶层的院长办公室里,见到了陌氏集团的董事长,也是安?#23460;?#38498;的院长陌怀文。

                                                五十多岁的模样,气质?#38590;牛?#31070;态威严,一举一动间?#21152;?#23556;着掌控全局的气魄,绝非泛泛之辈。

                                                沈浅初次见面,为表示友好,礼貌的上前行礼,“陌伯伯,您好。”

                                                一侧的陌寒生就显?#30431;?#24847;了很多,轻声介绍说,“爸,她就是沈浅。”

                                                男人审视的目光在沈浅身上盘旋,片刻后,才有了开口的趋势,突然开腔,声音难免有些清冷。

                                                他说,“沈小姐,恕我直言,对未来的儿?#22791;荊?#25105;没有过多的要求,唯一一个,就是要有足够的能力。”

                                                至于这个所谓的能力,到底指的是什么,沈浅很快得到了证实。

                                                陌怀文递给她一份病例,待她打开翻阅时,他也说,“这位?#39050;?#32954;癌晚期,需要做肿瘤切除手术。”

                                                “不仅仅是肿瘤切除,而且还是肺加上胸膜全?#23567;!?#27784;浅查看病例后道。

                                                陌怀文?#32435;?#30340;视线看向她,“沈小姐有把?#31456;穡俊?/p>

                                                “您的意思是……”

                                                “从现在开始,他是你的?#39050;?#20102;!”陌怀文态度鲜明,这就是一道测试题,如果沈浅的手术成功了,也就通过了他的?#24049;恕?/p>

                                                突如其来,让人猝不及防。

                                                陌寒生扫了眼病例,寒眸急速的缩了缩,“爸,这……”

                                                话没等出口,就被沈浅拦下了。

                                                她纤白的柔荑覆?#32420;?#39592;节分明的大手,清淡的美眸里,信心十足,笃定的目光看向陌怀?#27169;?#28129;道,“陌伯伯既然这么决定,必定有您的道理,我们做小辈的,听从就是。”

                                                陌怀文浅然一笑,这个女子,倒是很懂礼数。

                                                择日不如撞日,转瞬安排的手术,让陌寒生的俊脸上染上了几?#30452;?#24594;。

                                                沈浅换了手术服,和同组的手术医生护士打了招呼后,便开始?#24613;?#25163;术。

                                                这是一场开放式观摩手术,除了陌怀文之外,还有数十?#36745;?#26041;资深教授,霎时间,气氛如临大敌,每一位老教授脸色凝重,秉承着替陌氏好好挑选少夫人为己?#21361;险?#36127;责。

                                                沈浅手法娴熟,快速的为?#39050;?#24320;胸后,开始肺部全切,加上胸膜恶性肿瘤,每一步都需要异常小心。

                                                但她技术?#28212;歟?#29087;练的操刀,让楼上观摩的每一位教授看的目瞪口呆。

                                                接下来,大半个胸腔必须全?#21051;?#24178;净,还要术侧填充,防止?#34022;?#31227;位,这对每一位胸外科的医生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但对沈浅来说,却?#36824;?#26159;稀疏平常的小手术。

                                                异常费时的手术,她只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就做完了,而且手术圆满成功。

                                                刷新整个?#31382;?#30028;的新高。

                                                令陌怀文忍不住起身,为她鼓掌,并对其他人说,“这就是我陌氏的儿?#22791;荊?#20063;是未来陌家的少夫人!”

                                                得到了陌怀文的认可,也算是不虚此行,沈浅微微叹息,礼貌的行礼过后,转身去换衣服。

                                                陌怀文却?#36828;?#23376;说,?#24052;?#19978;,带她一起去晚宴吧!”

                                                陌寒生看了看?#30422;祝?#28165;冷的神情没有多少变化,只是漆黑的眼眸注视着沈浅离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五章 别打她主意!

                                                晚上?#35828;悖?#30343;宫大酒店门前。

                                                一辆银色的路虎?#28212;?#22312;一道近乎完美的飘逸后,缓缓的驶入了停车?#24359;?/p>

                                                一身手裁西装的陌寒生?#27663;?#19979;车,绕过来,打开?#22868;?#39542;的?#24471;牛?#20280;出左手将?#30452;车?#21040;?#27515;?#38754;女人的面前。

                                                这是沈浅第一次见他不穿军?#21834;?/p>

                                                短短的相识,只见了差不多四次面,除了第一次的身无寸缕,到现在的西装革?#27169;?#24688;到好处的?#35857;?#20102;这个人无所不在的锐利,反衬的越发温润如玉,犹如谦谦君子一般。

                                                “下来。”

                                                见她微微发愣,他轻声的提醒了句,微笑清隽,立刻引起了四周记者的一阵骚动。

                                                众所周知,陌氏继承人是某军区少将,身份显赫,?#28825;?#27668;的堪比天人,是本市第一的黄金单身?#28023;?/p>

                                                向来低调冷漠的他,今天出席晚宴竟然还带了女伴?必定引来媒体一阵不小的骚动!

                                                记者们的镜头纷纷对准?#24471;?#37324;的沈浅,兴奋的难以言表。

                                                沈浅无奈的深吸口气,将?#21482;?#32531;的交给他,神色冷淡的下了车。

                                                两人在人前站定,微笑的配合着大众拍照的需求。

                                                她长发披肩,身上穿着红色的及踝长裙,?#32426;?#26377;致的将曼妙的身?#39034;?#29616;,因为下车的?#20498;剩?#35033;摆摆动,旖旎的气息尽显,宛如妖精的轮廓上,美的逆天。

                                                记者们狂按快门,一时间,两人成了当晚的主角。

                                                喧闹的酒店大厅里,璀璨的水晶吊灯浮华夺人眼,清脆的碰杯声不绝于耳,和着?#24515;?#22899;女的欢笑声,隔绝了外面夜幕的低沉和萧冷。

                                                “看的出来,你的医术很不错!”陌寒生侧身看着她,语气温和沉静,?#36335;?#21018;刚的阴郁略微的淡去了些。

                                                沈浅迎着他的目光,淡然一笑,“?#22024;?#38476;先生夸?#20445;还?#26159;?#36828;?#30382;毛而已。”

                                                陌寒生隐隐勾唇,随手从侍者手里?#26031;?#19968;杯酒,修长的手?#30422;?#36731;的把玩着,“能把那么高?#35759;?#30340;手术做到出神入化的,想必国内也没有几人。”

                                                他虽然不懂医术,但是,能让?#30422;?#22914;此心悦诚服的,势必不简单。

                                                沈浅无谓的扯唇,“如果之前,那是一份你们陌家审核儿?#22791;?#30340;试卷话,我还想说一句,人命不是儿戏,妄陌先生和陌董以后三?#32908;!?/p>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道清澈的男声——

                                                “寒生!”

                                                两人同时寻声看去,就看到一道修长高大的身影朝着他们快步走了过来。

                                                男人在两人面?#24052;?#19979;,看到沈浅,璀璨的眼眸流光划过。

                                                他惊呼道,“我没有看错吧!寒生竟然在和女人聊天?#20426;?/p>

                                                旋即,男人?#26377;?#20102;下,“这位小姐好面生,寒生,不介绍一下吗?#20426;?/p>

                                                陌寒生看了他一眼,才慢条斯理的开了口,介绍说,“这是我朋友,濮阳浩。”

                                                “这是……”他顿了下,意味深长的睇了沈浅一眼,清了下嗓子,才继续,“这?#30343;?#27784;浅,沈家的大小姐。”

                                                沈浅莞尔淡笑,却?#35857;?#19981;住的心跳加快了几分,她刚刚差点以为他会脱口而出说成是‘这是我太太’了。

                                                “你好,濮先生。”

                                                “你好,沈小姐。”

                                                两人相互问候,濮阳浩却别有深意的看着沈浅,眸色带着复杂的情绪。

                                                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沈家大小姐,想必?#27973;?#36523;名门,而且面向可人,颜如渥丹肤塞凝雪,气质出众,绝对难得的?#24266;耍?#20063;难怪一向拒人千里之外的陌寒生会如此上心了。

                                                濮阳浩又说,“不知道沈小姐从事什么工作?#20426;?/p>

                                                沈浅动了动唇,还没?#20154;?#35805;,又被濮阳浩拦下,“先别说,让?#20063;?#29468;……”

                                                他视线在沈浅身?#29616;?#26059;,最后,扫向了她的手,似是注意到了什么,不禁温和一笑,道,“沈小姐也是一位医生吧?#20426;?/p>

                                                沈浅倒是不意外,只是平和的点点头,?#26495;?#20808;生好眼力。”

                                                “不知道沈小姐在哪所医院就职?#20426;?#20182;继续问。

                                                这一次,却被陌寒生拦下,他的嗓音温厚沉实,只说,“普通医生而已,有什么好打听的。”

                                                说话时,?#32435;?#30340;眼眸紧紧注视?#20329;?#38451;浩,言外之意,要猎艳,去一边,别打她注意。

                                                濮阳浩唇角轻微一?#24120;?#20919;哼了下,用眼神递了他一个鄙夷的神色,随之和沈浅微笑告别。

                                                ?#20154;?#36208;了以后,陌寒生才淡淡的解释了句,“他是一位军医,医术也是极好的。”

                                                沈浅低了低头,轻回了句,“嗯。”

                                                之后的时间里,两个人简单的聊了几句,就有其他借此想攀关系的人,过来和陌寒生寒暄聊天。

                                                沈浅也尽快抽身,去了一侧角落,安静的一个人喝着香?#27169;路?#22235;周的喧嚣,和她再无?#32454;稹?/p>

                                                晚宴的举办方是陌氏集团,陌怀文在大屏幕中,播放了下午沈浅的手术视频。

                                                在众人为执刀医生出神入化的医术叹为观?#25925;保?#38476;怀文?#20945;?#33258;喜的介绍道,?#29240;?#20301;,实不相瞒,这位主刀医生,正式寒生的未婚妻沈浅小姐。”

                                                此时的沈浅徘徊在宴会一角,无心其他,没有注意到人群中的惊呼和雀?#23613;?/p>

                                                但濮阳浩却忍不住吃惊,过来询问,“寒生,这手术就是刚刚那位沈浅小姐做的?#20426;?/p>

                                                陌寒生神色淡漠的端着酒杯,微抿了一口,放在口中细细品味,喉结滚动,才悉数吞下。

                                                看着他不动声色的样子,俨然是默认了。

                                                濮阳浩继续问,“你未婚妻?#20426;?/p>

                                                “是。”这一次,他回答了。

                                                “我的天啊!这医术,太神了!而且看手法,好像是那位大师的徒弟呢!”濮阳浩兴冲冲的,不难看出,沈浅的医术引起了他浓厚兴趣。

                                                陌寒生侧身将杯子放进路过侍者的托盘里,微微眼眸低垂,衍生出的冷冽浑然天成,扫着身侧的男人,淡道了句,“别打她的主意。”

                                                濮阳浩朝着他嗤鼻,“知道了!你未婚妻吗?不会抢的!”

                                                看?#20329;?#38451;浩仍旧痴迷大屏幕中的手术视频,陌寒生转过身,深邃的视线在大厅内?#24050;病?/p>

                                                却没有?#19994;?#37027;道熟悉的身?#21834;?/p>

                                                而此时,一道娇柔的女声,却在他耳畔响起——

                                                “寒生哥哥……”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安卓十大赛车游戏 玩飞艇输光了钱 重庆时时如何取款 腾讯麻将有没有七对 大乐透杀号定胆2元网 幸运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pk10职业刷流水玩法 一分赛平台结果 今晚出什么平码和生肖 app专用密码是什么 重庆时时算法公式 江苏快3一定牛 福彩3D2019年图迷总汇牛彩网 3d试机号历史开奖相同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 空气质量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