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锁业推荐联盟

                                                你总会遇到一个人,为你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书香云集2019-01-15 00:09:56

                                                书香云集

                                                阅见好书,心有余香


                                                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

                                                者:拈花惹笑



                                                名可第一步踏入这个包厢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事情不是许邵阳说的那么简单。

                                                包厢里,烟雾袅袅,?#24515;?#22899;女或是碰杯或是在玩着某些儿童不宜的游戏,热闹,热闹中却又透着丝丝寒意。

                                                她很快就知道那丝丝寒意是来?#38405;?#37324;。

                                                角落的昏暗处,那个男人独自一人抽着烟,雪茄在他修长的指间慢慢燃烧着,冒出星星点点的光亮。

                                                借着那点光亮,名可终于看清这个男人的五官。

                                                得天独厚精致绝美到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尖叫的俊脸,在火光一刹那的照耀下,泛开蛊惑人心的潋滟风情。

                                                他一条长臂搁在沙发上,长指夹着雪茄凑近玫瑰色的薄唇,完美的唇线微微动了动,只一瞬,又一圈妖娆雾色熏染开来。

                                                如今,他一双鹰眸正直勾勾盯着自己,这么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眼神,但却知道一定是慎人的。

                                                名?#19978;?#24847;识退了两步,这一退,直接退到许邵阳的跟前。

                                                她吓了一跳,迅速回头看着身后的男人、她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声音里?#27867;?#20102;几分不安和慌乱:“邵阳,我……我不想待在这里,我要回去。”

                                                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一定要带上她谈生意,但,她真的不?#19981;?#36825;种场合,尤其,角落里那个男人的目光?#30431;?#27985;身不自在,如堕冰窟那般。

                                                如今他的深?#38393;?#24102;着几许探索意味的目光正锁在自己身上,?#30431;?#26377;一?#30452;?#25170;光了裸露在他面前的错觉,这?#25351;?#35273;,极度不好受。

                                                “邵阳……”她揪上许邵阳的衣襟,不安地低唤了一声。

                                                许邵阳没有理会她,愣是拉着她走到角落里那男人的跟前,唇角一扬,一副讨好的笑脸:“北冥先生,我已经把我女朋友带来了,先生是不是可以和我好好谈谈了?#20426;?/span>

                                                这话一出来,名可心里顿时一阵更加浓?#19994;?#19981;安,至于包厢里,刚才因为两人的出现微微安静下来的?#24515;?#22899;女们,忽然便又热闹?#19997;?#26469;。

                                                其中一人盯着名可,上上下下打量着:“先生只是随意开个玩笑,你还真把自己女朋友带来了?告诉你,咱们先生可不要别人玩烂的残花。”

                                                “不不不,可可绝对还是干净的,我和她交往一年,连她的嘴都没有亲过。”许邵阳急忙解释着。

                                                “原来还是个无能的。”包厢里顿时爆开一阵耻笑的声音。

                                                “不是!她、她不愿意……”许邵阳急得一脸通红,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交往一年还没有吃下去,说出来确实?#24515;?#20040;点丢人。

                                                “邵阳,你在说什么!”名可终于听明白他的意思了,为了一单生意,他想要把自己卖掉!卖给那个叫“北冥先生”的男人!

                                                她慌了,也是不敢置信,用力想要甩开他的手:“邵阳,你疯了,我是你女朋友!”

                                                “?#28909;?#26159;我女朋友,就?#20882;?#25105;。”许邵阳现在只想把人交出去,好换来一份可以?#30431;?#20204;许氏起死回生的合约,根本不想理会这个女人。

                                                “先生,我保证,可可绝对还是干干净净的,她一定可以让先生满意的。”他用力握着名可的手腕,不允许她挣脱半分,看着角落里的尊贵男子,低声下气地说:“要不……要不先生可以先?#20801;浴!?/span>

                                                名可被留下来了,刚才听到许邵阳无耻的话语之后,因为太震惊,脑袋瓜完全转不过弯来。

                                                然后,她只听到男女嬉笑的声音,仿佛在笑许邵阳的无耻,也在笑她的可悲。

                                                然后,许邵阳走了,直到包厢的房门被关上,她才蓦地反应过来。

                                                一个男人来到她跟前,拽着她就像拽着一件物品一样,力气之大,?#30431;?#36843;不得已跟上他的脚步。

                                                只是走了两步,那人忽然用力一甩,她被甩了出去,在一阵哄笑和自己的尖叫声中,她跌落在一具冰冷的怀抱里。

                                                怀抱,真的是冷的,如同没有?#38706;?#30340;死人一样。

                                                一口烟雾落在她脸上,呛?#30431;?#29467;?#19994;目人?#20102;起来,她想坐直身子迅速离开他,但,他的长臂落在她的腰间,只是随意塔上,已经?#30431;?#23436;全无处可逃。

                                                “不!咳咳……我不要!咳……”她不要被?#36879;?#36825;个姓北冥的男人,许邵阳没有这个资格。

                                                “你男人已经不要你了,?#28909;?#36825;样,还不如跟着先生,先生比你男人厉害多了。”一个男人笑道。

                                                一把娇媚的女声继而响起:“是不是真干净?说不定是补的,先生,不如先找人验一下。”

                                                “阿娇吃醋了,哈哈哈……”

                                                大家又笑开了,放肆,纵情,没有一点拘束和保留,唯?#24515;?#20010;被称为先生的一直不说话,只是默不作声抽着烟,但,那条如同钢铁一般的长臂却一直落在名可腰间。

                                                “我不,放开,放开!你们没有资格,你没……咳咳,我要告你……咳咳……?#20426;?#21683;咳咳……”一阵烟雾又落在她的小脸上,呛?#30431;?#36830;话都说不清楚。

                                                “整个东陵都是?#19994;?#22825;下,你告我?#20426;北?#20901;夜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低沉,可以说得上磁性到令人失魂,但,话语却是狂傲而冰冷的。

                                                告他,这算不算是今年?#20154;?#21548;过最可笑的笑话?

                                                他的长指在她脸上划过,指尖冷冷的,透彻心扉的寒意。

                                                名可被吓到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邪魅寒冷的男人,从来没听过这种傲视整个天地的狂言,这男人……是什么人?

                                                “你能走出这家夜总会,今晚我保证不碰你。”玫瑰色的薄唇微微扬起,扬开一抹风华绝世的浅笑,笑意里头,满是不屑。

                                                然后,他放了她,她自由了!

                                                名可在片刻的呆愣后,迅速从他身上爬起来,惊慌失措地奔到门边,把房门打开。

                                                真的没有人拦她,大家只是盯着她纤细的背影,看着她落荒而逃。

                                                名可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任由她轻易离开,但她现在只想找到许邵阳,只想向他问个清楚明白。

                                                一年多的感情,是不是真的比不上一桩生意!

                                                长廊里,到处都是醉生梦死的年轻男女,她忍住满眼的泪,好不容易一路摸索到电梯楼,正要进去,却听到里头一把熟悉的女声传来:“邵阳,就这样把她留下来,怕不怕她在里头反抗,惹北冥先生不高兴,把事情搞砸?#20426;?/span>

                                                说话的人是许邵阳的秘书戚?#38754;茫?#21517;可?#30475;?#21435;许氏找许邵阳都可以见到她。

                                                她只是没想到,原来自己一直以为正?#36947;?#23454;的许邵阳,?#23588;?#26089;就已经和他的秘书勾搭上了!

                                                “没事,就她那点能耐。”许邵阳满含不屑的声音传来,每一?#32622;?#19968;句都直刺入名可的心底:“?#20945;?#25105;已经把人带到,北冥先生虽然脾气不好捉摸,但向来说话算数,我把女朋友交给他,他就一定会和我签约。”

                                                “你就不怕你的小白兔在里头被人欺负?#20426;?#25114;?#38754;梦?#22075;笑着。

                                                “?#20945;?#22905;也不愿意给我,就给他们玩玩吧,叫她装圣女,到头来还不是个被人轮的货!”

                                                “你这个没良心的男人,真叫人心寒……”很快,里头便传来一阵吧唧亲吻的声音,每一声,都让人彻底绝望……

                                                “狗男女!”看着眼前抱在一起吻得忘乎所以的两人,做着极其放肆的事情,名可忍无可忍,怒骂了一声。

                                                她忍着眼角的泪,用力盯着视线里这对联手想要把自己卖出去的男女,心里在撕扯着,在淌着血。

                                                这一刻,她不再是他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宝贝,只是一份被他出卖以换取一份合约的筹码,一件可以利用的物品!

                                                “?#30431;潰 ?#35768;邵阳低咒了一声,盯着名可时,眼里哪里还有过去半分温柔和深情?

                                                “谁允许你跑出来的?#20426;?#20182;斥骂道。

                                                “为什么?#20426;?#20026;什么就这样把她丢下来,丢给那个冰冷的男人?他甚至?#25512;萱面盟担?#26399;待她在里头被那些男人轮着上!

                                                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阴狠时,名可忽然有点后悔了,她应该先离开了这里再说,根本不该去惊动他们。

                                                现在的许邵阳已经?#30431;?#24443;底绝望,她不会再指望他了。

                                                见她这副气愤与防备的模样,许邵阳总算把眼底的戾气收起,改而换上一副温柔的笑脸。

                                                “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可可,算了,我们回去,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他朝戚?#38754;么?#20102;个眼色,戚?#38754;?#20250;意,不动声色地往电梯楼门口堵去。

                                                “你以为?#19968;?#20250;相信你么?#20426;?#20986;卖,背叛,等着看她被里头那些男人轮着欺负,这样的男人,她?#32972;?#30495;的是瞎了狗眼才会接受他的追求!

                                                眼角的泪在打转,心里不是不痛的,只是一直佯装不屑:“许邵阳,这辈子别让?#20197;?#35265;到你!”

                                                转身打算从这里离开,才发现戚?#38754;?#24050;经堵在门口,完全堵住了去路。

                                                名可一怔,顿时低吼:“滚开!”

                                                “走这么快,谁去陪北冥先生?#20426;?#36523;后的许邵阳阴恻恻一笑,一步步向她走来。

                                                “我让你滚开!”名可不想理会那个渣男,只用力盯着倚在门口的戚?#38754;茫骸?#20877;不滚开,别怪我不?#25512; ?/span>

                                                “是么?#20426;?#25114;?#38754;么?#35282;含笑,视线越过她,落在向两人靠近的许邵阳身上。

                                                许邵阳忽然大步上前,一把将名可圈在怀里。

                                                名可极力挣扎,却还是挣不脱半分,她惊恐地大喊着:“放开,放开我!我要报警,放开……”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重重落在她脸上,这个巴掌有多重,光是看她顿时失去所有反抗的能力就知道。

                                                戚?#38754;?#23545;着自己的右手吹了一口气,笑吟吟道:“快把她送过去吧,人?#19968;?#31561;着玩呢。”

                                                “这就去。”许邵阳把几乎昏过去的人儿抱了起来,大步往原来他们出来的那间包厢走去……

                                                名可被打得头昏眼花的,注意力根本集中不起来,直到自己又落回到那具冰冷的怀抱里,她才彻底绝望。

                                                他?#21040;?#22812;她能走出这里,他就放过她,是因为他很清楚,许邵阳根本不允许她走出去。

                                                一个在生意上认识的人都?#20154;?#30475;得清楚,过去那一年,她究竟都是如何看人的!

                                                “怎么不走了?#20426;北?#20901;夜冰冷的长指依然在她脸上滑过,冷笑。

                                                这世上,?#19968;?#30097;他的话的人不多,这?#23601;?#31639;是一个。

                                                看清血淋淋的事实,被刺得?#25749;?#32047;累,就是她的下场。

                                                长指滑到她细嫩的脖子上,沿着?#36744;?#19968;路往下,大掌忽然一把闯入……

                                                “啊!”名可低叫了一声,恐惧,颤抖,但却?#23305;?#22320;没有反抗。

                                                相反地,一直在轻颤的女孩攀上男人的衣襟,抬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眸看着他,声音有不安的颤动,也有绝望的沙哑:“你说,东陵是你的天下?#20426;?/span>

                                                “怀疑?#20426;?#20182;星眸半眯,一瞬不瞬盯着她染上绯红的脸。

                                                这身子,?#25351;斜人?#24819;象的还要美好……

                                                “?#23452;?#20505;你,先生,我主动伺候你。”她咬着唇,死死忍着眼角的泪,?#21683;?#37027;一巴掌带给她的晕眩,一字一句地说:“我要他们身败名?#30505;?#25105;要……他一无所有。”

                                                唇角那一缕猩红缓缓滑落,她头一侧,再也支撑不住,彻底昏死了过去。

                                                ……

                                                深色的被褥里,名可揉了揉沉重的脑袋,慢慢清醒过来。

                                                一旁的酒柜前,北冥夜手里捏着高脚杯,晃荡着杯中猩红的酒液,尔后,昂首,满满一杯酒灌进口中。

                                                橘黄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在酒柜前拉出一道长长的身影。

                                                他很高大,颀长,西装裤下两条黄金比例的腿好看性感得叫人眩?#20426;?/span>

                                                名可知道他绝对是个很厉害的人,就像他自己说的,整个东陵都是他的天下,所以,她想要做的事,只要他愿意帮忙,就一定可以做到。

                                                她要许氏倒闭,她要许邵阳?#25512;萱面?#36523;败名?#30505;?/span>

                                                “先生……”

                                                ?#26114;染啤!?#20182;的声音过分的好听,低沉磁性,如磬石相撞,迷人,却冰冷。

                                                他转身面对着她,手里捏着一杯酒水,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这是名可第一次?#20808;?#30495;真清清楚楚看见他的五官,那一张只能用绝色来形容的脸,美,美得如妖孽一般,美得连女人都忍不住要心生妒忌。

                                                但,却是男人味十足的,没有一点女人的阴柔。

                                                猩红的酒液被推到她面前,在她正要抗拒的时候,男人的大掌忽然扣上她的下巴,强?#20154;?#25226;满满一杯酒咽进去。

                                                “唔……”好几次她都想逃开,可他不允许,直到几乎每一滴酒水都落入她腹中,他才终于放开了她。

                                                “伺候。?#26412;?#26479;被随手扔在一角,他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她。

                                                往下滑,点击?阅读原文,后续更精彩


                                                贴心提示


                                                点击?#35828;?#26639;「个人中心」

                                                ??登录?#25749;?#21363;可充值

                                                同步你的云书架 ? ?阅读更方便哦

                                                书香云集

                                                (ID:ireadercity

                                                长按扫码关注 阅见更多网文

                                                读书丨听书丨漫画丨书评


                                                ??点击“阅读原文?#20445;?#38405;读后续章节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36选7怎么算中奖 山东时时抓获 福建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麻将2017新版 极速赛车让我输了90万 北京赛 赛车皇家采世界 彩票注册送29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重庆时时彩走势软件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 五分彩定位胆计算公式 下载吉林麻将单机版 幸运蛋蛋28开奖查询官网 哈灵2元杭州麻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