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鎖業推薦聯盟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蘇湘 傅寒川)小說全文閱讀

                                                南南小書書2019-07-11 10:56:20

                                                001 她是個啞巴

                                                ?

                                                ?

                                                ?

                                                ?

                                                ? ? 男人坐起身摸到床頭柜上的煙,隨著“叮”的一聲,空氣里除了濃郁的靡麗味道以外,又多了一抹淡淡的煙味。


                                                ? ? 蘇湘木然的掀被下床,彎腰撿起被甩在地上的睡袍裹上,在昏暗的光線中,拖著酸沉的身子進了浴室。


                                                ? ? 她不需要回頭,因為知道身后沒有充滿愛意憐惜的眼神看她,就連一個涼薄的目光都不會有。


                                                ? ? 花灑灑下,開始的水溫是涼的,她就這么站在花灑下,里里外外的將自己清洗干凈。


                                                ? ? 他不愛她,卻一次次的索求,毫無感情的那種。


                                                ? ? 里里外外……因為她吃避.孕藥的不良反應嚴重,而他不喜歡安全措施,她只能用這樣蠢笨的方式。


                                                ? ? 她知道這樣洗是洗不干凈的,但她真怕自己會懷孕,如果懷上了……


                                                ? ? 他不肯再留下的……


                                                ? ? 從浴室出來,那盞散發出昏暗光線的床頭燈已經熄滅了,黑幽幽的看不清,空氣里的煙味更濃了一些。


                                                ? ? 蘇湘早已經習慣,習慣的摸到了門把,開門出去。


                                                ? ? 次臥里,她半坐在床上,看著手中的結婚證。


                                                ? ? 這張紅色的結婚證破破爛爛,被膠帶重新的黏貼了起來,無論是上面的照片,還是兩個人的簽名,都是充滿了裂縫的。


                                                ? ? 她還記得那天她歇斯底里的哭著將證撕碎,他只冷漠的說:粘起來。


                                                ? ? 將結婚證壓在枕頭底下,她躺回了被窩里,閉上眼。


                                                ? ? ……


                                                ? ? 蘇湘需要一早就起床,布置早餐。


                                                ? ? 傅贏軟軟的小身子抱著她的腿,仰著小腦袋對她露出白白的小米牙:“麻麻,早早。”


                                                ? ? 蘇湘彎腰,捏了捏兒子軟萌的小臉,一把將他抱了起來,然后將灶臺上的火調小,抱著兒子回他的嬰兒房。


                                                ? ? 傅贏一歲多,兩歲不到,走路還搖搖晃晃,說話也簡簡單單,但是這孩子機靈調皮,會走路以后就會經常的從自己的床上爬出來。


                                                ? ? 蘇湘給他換了尿不濕,再換上可愛的小王子童裝,抱著他去刷牙洗臉。


                                                ? ? 小家伙洗完臉,趁著蘇湘收拾的時候就又跑了出去。


                                                ? ? 蘇湘手掌上抹了一團嬰兒霜追出去,在走廊的時候追上了他。


                                                ? ? 小家伙被傅寒川抱在懷里,有力的手臂托著他肉肉的小身體。他穿著沒有一絲皺痕的襯衣西褲,手臂上搭著西服,他習慣在上班前才穿上。


                                                ? ? 小家伙玩著他的領帶,又往嘴里塞,蘇湘上前抽出他的小手,對他搖了搖頭,小家伙對她咧嘴一笑,又露出他白白的小米牙。


                                                ? ? 傅寒川把孩子放在地上,小家伙腳一落地又要跑,蘇湘一把抓住他,將嬰兒霜抹在他柔嫩的小臉上。


                                                ? ? 空氣里隱隱的有一股焦糊的味道,蘇湘一驚,連忙站起來往廚房跑,不小心踢到椅子的時候疼的跳腳。


                                                ? ? “啊——”難聽的聲音刺耳,像是未調音的弦琴被強行的拉出的聲音。


                                                ? ? 看到男人皺起的眉,蘇湘立即的將聲音壓下,一顛一顛的急急的跑向廚房。


                                                ? ? 她是個啞巴,不會說話。


                                                002 家教老師

                                                ?

                                                ?

                                                ?

                                                ?

                                                ? ? 吃過早飯,男人穿上西服,拿著車鑰匙跟公文包出門,保姆宋媽媽上前收拾碗筷,說道:“太太,先生上班去了,您也去吧,時間不早了呢。”


                                                ? ? 蘇湘是個啞巴,傅贏學說話是通過宋媽媽、傅寒川,還有幼兒早教機他們這些能說話的。


                                                ? ? 她連最基本的都不能教自己的兒子,只能盡自己的全部能力,給兒子她的愛。


                                                ? ? 孩子洗漱、早晚餐之類的事情,買衣服鞋子等等嬰幼兒用品,都是她親力親為。


                                                ? ? 門鈴響了幾聲,叮叮咚咚的聲音很好聽,傅贏聽到音樂聲就會揮舞著小汽車手舞足蹈。


                                                ? ? 宋媽媽回頭看了蘇湘一眼,就見她烏黑明亮的眼黯了一下,微微的笑容有些凝滯,宋媽媽收拾碗筷的手停頓下來,心中微嘆了口氣,擦了擦手指跑去開門。


                                                ? ? “金小姐,這么早。”宋媽媽笑著打開門,讓金語欣進門。


                                                ? ? 傅贏開口說第一個字的時候,傅家意識到孩子的語言問題,馬上就開始物色合適的語言老師來教導孩子學說話。


                                                ? ? 無疑,金語欣很出色,書香門第,溫柔漂亮,名牌大學碩士畢業,精通中文、英語、法語、西班牙語四國語言,還手執育高級育嬰師證書。


                                                ? ? “宋媽媽早,傅太太早。”金語欣在門口換上柔軟的室內鞋走進來,漂亮的眼睛在客廳跟餐廳之間搜尋了一下,“傅先生這么早就出門了啊?”


                                                ? ? 宋媽媽點點頭:“是啊,傅先生一直都很早,他不喜歡路上堵車。”


                                                ? ? 宋媽媽雖然書讀得不多,但常年在上流社會的家庭做保姆,一雙眼閱人無數。


                                                ? ? 這個金小姐,可不是簡單來教小少爺說話的。


                                                ? ? 她又看了蘇湘一眼,剛才提醒她早點出門,也是不想她跟這位金小姐碰面。


                                                ? ? 自己的孩子要別的女人來教說話,多戳心呀。


                                                ? ? 而且……


                                                ? ? 宋媽媽看了眼金小姐端莊大方的打扮,心里跟明鏡似的。


                                                ? ? ——照顧好傅贏,我上班去了。


                                                ? ? 蘇湘對著宋媽媽比劃了一下手語,微笑的對著金語欣點了下頭,最后給坐在嬰兒凳上,玩著玩具車的兒子一個親吻,拿起了包包出門。


                                                ? ? 她在一家聾啞學校教書,是個老師,在傅家聘請了金語欣來做家教以后,就開始出去工作了。


                                                ? ? 傅家是北城的名門望族,名下物業無數,不論是獨棟的別墅,還是整棟的高樓大廈。


                                                ? ? 傅寒川跟蘇湘結婚的時候還在傅家老宅居住,但傅贏出生后,老爺子心疼重孫,怕孫子染上病氣,讓他們一家三口搬出去獨住。


                                                ? ? 傅寒川特意的又買了一層公寓式別墅,面積不大不小,三百多個平方。


                                                ? ? 沒有樓梯,孩子不會在樓梯上摔倒,家具的邊邊角角都是圓弧設計,凡是有棱角的地方也都包上了防磕碰的軟材,地上也鋪了絨毯,孩子就算摔倒也不會太疼。面積不太大,這樣孩子跑來跑去也容易找到。


                                                ? ? 從這些細節來看,不管是傅家的人,還是傅寒川本人,都是很疼傅贏的。


                                                003 她的親哥哥是個混蛋

                                                ?

                                                ?

                                                ?

                                                ?

                                                ? ? 從公寓到聾啞學校,坐二號地鐵,從起點站一直過去到終點站,要一個多小時。


                                                ? ? 蘇湘是北城另一個名門望族蘇家的小女兒,蘇名東中年得女,高興地跟什么似的,直言蘇家有兒有女,別無他求,可惜沒多久,這份喜悅就被憂愁替代。


                                                ? ? 他們發現這個掌上明珠是個啞巴。


                                                ? ? 蘇名東那樣驕傲的一個人,人生第一次受到那么大的打擊。


                                                ? ? 蘇名東沒有大肆的給女兒擺滿月酒,到了學齡的時候,也沒有送她去那些只有權貴子弟才能上的貴族學校,而是悄悄的送去了聾啞學校。


                                                ? ? 他幾乎不讓女兒出門,請了很多老師來單獨授課。除了不能說話以外,舞蹈、書法繪畫、琴藝、茶道,蘇湘無一不精。


                                                ? ? 從這點來看,蘇名東是很糾結的。


                                                ? ? 他疼愛這個女兒,又羞于被外人知曉他的女兒有缺陷,外人只知蘇家有個女兒,蘇名東稀罕的都不愿讓人多看她一眼。


                                                ? ? 蘇名東人生的第二次打擊,是三年前的投資失敗。那是一次很嚴重的失敗,幾乎給整個蘇家帶來滅頂之災,慘到蘇名東邁不過去這個坎,跳樓自盡。


                                                ? ? 蘇太太一直以來就是個賢妻,所以她也從高樓一躍而下,躺在了丈夫的遺體邊上,生死追隨。


                                                ? ? 在這之后沒多久,蘇湘就以蘇家小女兒,并且是個啞巴的身份呈現在世人的面前。


                                                ? ? 以半裸的擁著被子的姿態,出現在傅寒川的床上。


                                                ? ? 從這一點來看,她那唯一的親人,她的親哥哥是個混蛋。


                                                ? ? 啞巴,家族在破產的邊緣,再加上她這下賤不堪的出現方式,從這些來看,蘇湘是注定要被傅家看不起的。


                                                ? ? 哪怕她實實在在的跟傅寒川睡了,哪怕媒體報道的鋪天蓋地,傅家也不肯背了這鍋。


                                                ? ? 蘇潤花盡蘇家每一分錢去煽風點旺這場風暴都不能夠,因為傅家夠強,高不可攀,旁人都難以企及。


                                                ? ? 傅寒川拒婚。


                                                ? ? 就在蘇家一籌莫展,蘇湘都準備去墮胎的時候,傅家老爺子病危一事徹底的改變了她的命運。


                                                ? ? 傅老爺子肝癌復發,臨死之前很想看看傅家的第四代,傅家這才肯接納了她。


                                                ? ? 不管如何,蘇湘進了傅家的門,成了全城女人都想嫁的傅寒川的太太。


                                                ? ? 報站的聲音響起,蘇湘被身后的人推了一下,回過神來走出車廂。


                                                ? ? 學校就在地鐵站的旁邊,幾分鐘的路程,比較方便。


                                                ? ? 一整條地鐵的線路,好像一條長長的分界線,將上流社會跟這無聲的世界劃分開來。


                                                ? ? 上流社會是上流社會的世界,這里沒有人知道她是蘇小姐,傅太太,上流社會里,也早就遺忘了她這個以下賤不堪的姿態登上傅太太寶座的蘇小姐。


                                                ? ? 時間是過的很快的……


                                                ? ? ……


                                                ? ? 蘇湘幾年前就在聾啞學校幫忙,生傅贏的時候在家休養了一年多,到傅贏學說話的時候就來這里正式工作了。


                                                ? ? “蘇老師,辛苦了。”秦舟對著站在臺下拍掌微笑的蘇湘說道。


                                                ? ? 臺上孩子們的表演結束,對著臺下禮貌鞠躬,然后井然有序的從臺側下來。


                                                004 你真的不去現場嗎?

                                                ?

                                                ?

                                                ?

                                                ?

                                                ? ? 表演效果不錯,不過這才只是排練,不知道到時候真正的上臺表演會是什么樣子。


                                                ? ? 市電視臺舉辦中秋晚會,各個學校都報了表演,一輪輪的淘汰挑選,蘇湘帶領的這個“聽見你的聲音”的表演幸運的留到了最后。


                                                ? ? 秦舟是聾啞學校的義工老師,蘇湘回家生孩子之前,他還沒到這個學校,蘇湘返校的時候,他在這里服務了小半年,周末的時候就來。


                                                ? ? 每次他來,就像是個孩子王似的,孩子們都愛圍著他轉。


                                                ? ? 因為學校有節目表演,這幾天下午他都會抽空過來。


                                                ? ? 蘇湘笑著對著他擺了擺手。


                                                ? ? ——孩子們比我更辛苦,他們很緊張。


                                                ? ? 蘇湘用手語告訴他,面容也緊張了起來,眉心微微的皺著,但不敢太明顯,怕孩子們看到更緊張。


                                                ? ? 這是她第一次帶孩子們去登臺表演,她也很緊張。


                                                ? ? 秦舟看著她揮動的手指,笑了下:“不必緊張,我沒有看過比這更精彩的表演了。”


                                                ? ? 幾年前的春晚上,千手觀音的舞蹈表演造成轟動,眼前的雖然還只是一群孩子,但在他看來,她們的表演跟那個不相上下。


                                                ? ? 孩子們剛從臺上下來,蘇湘指揮著手指,又讓孩子們回到臺上去。


                                                ? ? 剛剛走下臺,也是流程的一部分。


                                                ? ? ——這次表演的非常非常好,晚些時候,就有老師來給你們化妝。你們先穿好服飾,早些吃東西,不要餓著,但也不能吃太多,不然形體不好看。


                                                ? ? ——記住,千萬不要亂吃東西。化妝完畢后,就更加不能吃東西了,老師會盯著你們的。


                                                ? ? 秦舟站在一邊,并不看向那些可愛的孩子們,而是專注的看著蘇湘用手語說話。


                                                ? ? 她的手很漂亮,手指纖長,細白如蔥段,十指尖尖,每一個手勢都像舞蹈似的,特別好看。


                                                ? ? ——接下來,請秦老師說話。


                                                ? ? 等蘇湘說完轉過頭來,秦舟微微一笑,自若的轉頭過去,他的長臂修長有力,做起手語來卻溫和。


                                                ? ? ——第一次上臺,大家不要過分緊張,蘇老師是跟你們開玩笑的。想吃什么跟我說,等你們表演結束了,我帶你們去吃。


                                                ? ? 蘇湘看了會兒,轉身過去收拾東西,又交代了一遍另一個老師要注意的事項。


                                                ? ? 身后兩聲拍掌聲傳來,是解散的意思。


                                                ? ? 秦舟走到她身邊道:“蘇老師,你真的不去現場嗎?”


                                                ? ? 晚上,孩子們會坐上他安排的車去電視臺,蘇湘不陪同,由另一個老師帶隊。


                                                ? ? 蘇湘惋惜的搖了搖頭。


                                                ? ? ——不去了,我家里走不開。


                                                ? ? 傅贏還小,而且中秋節,她得帶著孩子回傅家老宅一起過節。


                                                ? ? 秦舟可惜的搖了下頭:“我知道了。不過這是你帶的第一支舞蹈,沒有在現場觀看,很可惜的,孩子們也會不高興。”


                                                ? ? 蘇湘也很為難,她擰著眉糾結了會兒,還是搖頭笑著做起了手語。


                                                ? ? ——沒關系的,我可以在電視上看,反正是現場直播的。


                                                ? ? ……


                                                ? ? 坐地鐵返回市區的公寓,如果在平時,蘇湘會準備晚飯,不過今晚要去傅家,她換了衣服,等司機來接。


                                                005 回傅家老宅

                                                ?

                                                ?

                                                ?

                                                ?

                                                ? ? 司機在車里給她打電話:“太太,傅先生應邀去參加中秋晚宴,讓我送您去老宅。”


                                                ? ? 蘇湘敲了敲手機屏幕,表示知道了。


                                                ? ? 她抱起傅贏,沙發上還放著要送去給傅家長輩們的中秋禮,宋媽媽幫她提著下樓。


                                                ? ? 司機站在車邊,看到蘇湘過來也不上去接一下,宋媽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將禮物放進車座。


                                                ? ? 司機是傅家的老人了,很會看風向,知道蘇湘在傅家沒有什么存在感,嘴上叫太太,實際上都不把她當成傅太太。


                                                ? ? 蘇湘又不喜歡惹事,所以這種事情不會去計較。


                                                ? ? 司機開啟車子,二十來分鐘就到了傅家的老宅。


                                                ? ? 蘇湘下車,老宅的傭人出來迎接小少爺,蘇湘拎著禮物進去。


                                                ? ? 傅家家族盛大,逢年過節不乏上門拜訪的,更不用提那些親眷,不過由于傅老爺子重病要靜養,近年來都謝絕了那些來拜訪的客人。


                                                ? ? 而那些跟傅家有往來的名流客商也直接邀約傅家的人去外面吃飯聚會。


                                                ? ? 傅家偌大的別墅顯得空蕩蕩的,院子里花開繽紛,樹葉油綠,卻因為少了些人氣兒而顯得寂寞。


                                                ? ? 穿過花園,進了主屋,客廳里,只有傅正南夫妻在,在豪門望族里,在這樣重要的節日已是冷清的不能再冷清了。


                                                ? ? 卓雅夫人,傅正南的結發太太,傅寒川的母親,坐在沙發上,已抱著小孫子逗弄了起來。


                                                ? ? 平時周末的時候,傅寒川帶著妻子兒子回老宅吃飯,所以傅贏對這位依然還很顯年輕的奶奶并不陌生,奶聲奶氣的喊“奶”,小手抓著卓雅夫人衣服上的配飾把玩。


                                                ? ? 卓雅夫人素來嚴肅端莊,但在這個小孫子面前是很溫柔的。她一點兒也不惱孫子會抓壞她的衣服,反而笑吟吟的道:“你也很喜歡這顆珠子,是不是?”


                                                ? ? “是——”傅贏吐字清晰,笑瞇了眼睛,小嘴湊上去想要嘗嘗珠子的味道。


                                                ? ? 蘇湘買了三七粉,她特意在中藥店盯著他們打磨出來的。時下注重養生,三七粉生粉活血化瘀,熟粉補血養顏,這兩年比靈芝還暢銷。


                                                ? ? 像傅家這樣的人家,什么好東西沒有,別人上趕著送,都被拒之門外。


                                                ? ? 蘇湘沒有父母教導她過節該送什么禮,只是看什么補品效果好就送什么。


                                                ? ? 聽聾啞學校的校長說,她吃了七八個月的三七粉,臉上的色斑都淡了很多,她這次便買了幾盒。


                                                ? ? 蘇湘把禮品盒放在茶幾上,對著卓雅夫人比手語。


                                                ? ? ——媽,我給您買的三七粉,聽說效果很好的,您試試看。


                                                ? ? 卓雅夫人正眼都沒看她一眼,繼續的跟小孫子玩:“看奶奶這次給你買什么了?”


                                                ? ? 卓雅夫人給一邊的下人打了個眼色,那傭人立即去把東西拿了來,是一整套的樂高玩具。


                                                ? ? 以傅贏的年齡段玩這種玩具還太早,但是卓雅夫人疼愛自己的孫子,恨不得全世界都搬到他的面前才好。


                                                ? ? 蘇湘笑笑,又轉頭看了一眼坐在另一側沙發上看報紙的傅正南。


                                                006 還愣著干什么?

                                                ?

                                                ?

                                                ?

                                                ?

                                                ? ? 傅正南也到了要戴著老花鏡才能看字的年紀,看得有些吃力。他一臉威嚴,看得很專注,蘇湘知道,他只是不想看到她而已。


                                                ? ? 蘇湘再次的擠了個笑,將送給傅正南的禮品也放在茶幾上。


                                                ? ? 卓雅夫人跟傅贏玩了一會兒,就抱著孩子往別墅的院子走。


                                                ? ? 在別墅的左側還有一棟稍小一些的建筑,傅老爺子患病后就又修建了一棟樓單住。


                                                ? ? 老爺子常年臥病在床,偶爾天氣好的時候才出來在陽臺上曬曬太陽,見的人很少很少。


                                                ? ? 卓雅夫人抱著孫子去見曾爺爺,蘇湘跟在后面,到了房間門口的時候就停下了腳步。


                                                ? ? 沒有老爺子的允許,她是不能夠進去的。


                                                ? ? 蘇湘把去廟里求的長生牌遞給卓雅夫人,托她送給老爺子。


                                                ? ? 長生牌是銀杏木做的,云來寺門口那株四百多年的銀杏樹今年夏天被雷劈下一段樹枝,有人拿去做成長生牌,又請僧侶開光念經,一牌難求。


                                                ? ? 盡管有四百年的名頭,但畢竟是木質的,跟紫檀木之類的名貴木頭不能比,又比不上玉之類的有分量,可對于一個垂垂老矣,躺著等死的老人來說,長生、開光、佛經、靈驗之類的詞匯,比那些名貴禮物更來得貼合心意。


                                                ? ? 卓雅夫人看了她一眼,抱著傅贏推門進去,蘇湘站在門口等候。


                                                ? ? 過了會兒,門打開,卓雅夫人對她道:“進去吧,老爺子說很久沒見你了。”


                                                ? ? 蘇湘垂著的頭一抬,微微愣了下。


                                                ? ? “還愣著干什么?怕?”卓雅夫人皺眉睨她。


                                                ? ? 傅老爺子病史長,一年多前又做過肝臟腫瘤切除手術,整個人虛弱的已經脫了形,通常第一次見到他的人確實會被嚇到。


                                                ? ? 蘇湘并非第一次見到,自然不是害怕,只是有些驚愕。


                                                ? ? 老爺子極少見她,上一次見她還是半年前,傅贏過一周歲生日那天。


                                                ? ? 蘇湘連忙搖了搖頭,跟著卓雅夫人進去。


                                                ? ? 老爺子的房間極為寬敞,里面并排著兩張床,一張大的,一張小一些的。大的自然是老爺子躺著的,小一點的床是二十四小時監護他的專業醫護人員睡的,中間隔開一道花墻。


                                                ? ? 老爺子很少出去透氣,但又必須保持他的心境,房間內就弄了這么一個格子花墻,凈化空氣,又能當隔斷。


                                                ? ? 這個時候,醫護的那張床自然是空著的,醫護人員就站在老爺子的床頭邊,給他注射營養針。


                                                ? ? 傅贏被傅正南抱在手里,小家伙不害怕老爺子,卻是害怕的看著醫護人員打針。


                                                ? ? “針針,痛痛——”


                                                ? ? 小家伙打過疫苗懂得了痛,小手捂著手臂呼痛:“摸摸……”


                                                ? ? 傅老爺子舍不得曾孫,只在節假日的時候看一回,發紫的唇笑開來:“太爺的乖孫孫,太爺不疼。”


                                                ? ? 上一秒還是滿臉慈愛,但是看向蘇湘的時候就恢復了嚴肅。


                                                ? ? “寒川沒跟你一起回來?”


                                                ? ? 蘇湘連忙打手語,眼見老爺子皺眉,她又連忙低頭掏出寫字的紙筆,在本子上寫了很大的“晚宴”兩字。


                                                007 這怎么能全是金語欣的功勞呢?

                                                ?

                                                ?

                                                ?

                                                ?

                                                ? ? 只說了一句,傅老爺子疲憊了,便揮揮手說要休息,讓人都出去了。


                                                ? ? 走到花園的時候,下人來說可以吃晚餐了,幾個人便直接到了餐廳。


                                                ? ? 桌上擺滿了佳肴,蘇湘等傅正南夫妻落座,自己再在寶寶椅的旁邊位置坐下。


                                                ? ? 通常蘇湘先要喂飽傅贏,他一口,她再在自己的碗里吃一口,一大一小倒也有些樂趣。


                                                ? ? 不過在家里是這樣,在傅家老宅,要先把傅贏喂飽了,然后她再吃。


                                                ? ? 傅家的規矩不可能允許她跟孩子吃飯的時候這么隨意,傅寒川在的時候還好一些,他會抱過孩子自己喂,他這樣沒人說他,蘇湘不行。


                                                ? ? 傅家的規矩,飯桌上少說話,哪怕過節也都是沉悶的,蘇湘反正啞巴一個,早已經習慣,傅贏小孩子還不懂事,加上家里也沒有人特意去約束他,所以只有孩子在家的時候,屋子里才多了些聲音。


                                                ? ? “麻麻,吃肉肉——”小家伙還不會拿筷子,卻伸手抓著碗邊,猴急的要自己吃。


                                                ? ? 肉糜燉的酥爛,他喜歡吃就貪上了嘴,蘇湘不緊不慢的挖了一勺給他,小家伙卻不要,抓著她的手要她吃。


                                                ? ? 蘇湘便順了他的意,自己吃了一口,小家伙立即眉開眼笑。


                                                ? ? 這個時候,傅正南夫妻是不會多說什么的。


                                                ? ? 卓雅夫人看了一眼孫子,對著傅正南道:“看起來,那位金小姐教得挺好的。瞧,把我們的傅贏教的多好啊。”


                                                ? ? 蘇湘的手一頓,差點打翻了勺子,而心里的五味瓶早已打翻,又苦又澀。


                                                ? ? 這怎么能全是金語欣的功勞呢?


                                                ? ? 不過她也知道,對整個傅家來說,除了她,誰都覺得滿意,尤其金語欣還是卓雅夫人親自挑選的。


                                                ? ? 而卓雅夫人挑選金語欣的用意,蘇湘不是一點都不明白。


                                                ? ? 可她什么都不能說,忍著難受把飯喂完了。


                                                ? ? 接下來她自己吃飯,因為卓雅夫人的那句話都沒了胃口,草草的吃了就算完了。


                                                ? ? 老兩口想要多留孫子一會兒,一家人在客廳看電視。


                                                ? ? 電視正在直播中秋晚會,今年電視臺邀請了幾個重量級的明星表演,市區跟省內一些退休的老領導,官兵、勞模等等各基層的人同聚一堂,一起共度佳節,當然,北城的那些名流也邀請了不少。


                                                ? ? 臺上表演蘇湘編導的那支“聽見你的聲音”的舞蹈,水靈靈的孩子們,用優美的手語舞出了精彩的節目,比中午排練時候的還要好。


                                                ? ? 蘇湘抱著傅贏,抓著他的小手跟著一起跳起來,一時太高興,她對著傅正南夫妻用手比劃。


                                                ? ? ——爸媽,這個節目是我排練的,怎么樣,是不是很好看?


                                                ? ? “行了,我看不懂你在說什么,安靜看電視吧。”卓雅夫人不耐煩的冷聲道。


                                                ? ? ……


                                                ? ? 好像一盆涼水潑下,蘇湘悻悻的松開傅贏的小手,拿起茶幾上的水果削起來。


                                                ? ? 這時,攝像機在臺下的人群里掃了下,其中一臺正好掃到了前排桌。傅寒川那張不遜于任何明星的俊臉一眼就被人認出來了。


                                                ? ? 傅贏看到爸爸,拍著電視機屏幕喊:“粑粑?”


                                                008 傅家兒媳婦的標準

                                                ?

                                                ?

                                                ?

                                                ?

                                                ? ? 卓雅夫人很高興,抱著孫子坐在腿上:“小贏兒眼睛真尖,一眼就看到爸爸了。”


                                                ? ? 卓雅夫人看了一眼蘇湘,她在剝蘋果,看到屏幕的那一刻,手指一滑,水果刀不小心劃在了手指上,好在只是輕輕的劃了一道,沒什么事,就是有些刺痛,就跟她此時的心一樣。


                                                ? ? 傅寒川旁邊的座椅上,坐著的是金語欣。


                                                ? ? 也就是說,今晚傅寒川身邊的女伴是她。


                                                ? ? 結婚兩年多,當初的那些轟動早就過去,夫妻倆幾乎沒有一起同框過。


                                                ? ? 有一個啞巴妻子,還是那樣的方式被各大媒體刊登,之后又是逼婚,這一場勉強到極致的婚姻,也只是在懸崖邊上,岌岌可危。


                                                ? ? 誰都知道傅寒川已婚,誰也都知道,傅家表面上認了這個婚,實際上都不想承認,只差沒有直接說出來。


                                                ? ? 傅寒川出席任何宴會,身邊的女伴從名媛到明星,從來沒有她這個名義上的傅太太。


                                                ? ? 對蘇湘來說已經習慣了,只是那顆麻木了的心,還是會作一下。


                                                ? ? 卓雅夫人道:“聽說今晚的晚宴也邀請了西班牙大使館的領事,金小姐正好能做翻譯,真不錯。”


                                                ? ? 蘇湘嘴唇不著痕跡的微勾了下,沒有什么感情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 ? 今晚卓雅夫人已經特意的在她面前提到了金語欣兩次,不管是作為妻子育兒的分內事,還是作為丈夫身邊陪伴的外事,金語欣都是卓雅夫人心目中合適的兒媳婦人選。


                                                ? ? 家世、學歷、樣貌、性情,卓雅夫人當初挑選家教老師的時候,就是按照兒媳婦的標準來找的。


                                                ? ? 其實按照傅家的地位,還能找條件更好一些的,但是傅家重視傅贏,要找就要找一個喜愛孩子的,所以這個人就選定了是她。


                                                ? ? 傅正南看著熒幕里角落的一對人,也露出滿意的神情。他喝了一口茶道:“聽說這孩子還在攻讀俄語?”


                                                ? ? “哦?那可是一門很難學的語言。”


                                                ? ? 夫妻倆討論起了金語欣,蘇湘完全的成了一個局外人。


                                                ? ? 她安靜的將蘋果削完,長長的果皮沒有一點斷裂,只是在最后的時候,傅贏看著好玩,輕輕的揪著果皮一扯,斷了。


                                                ? ? 卓雅夫人抱起孫子,指著又切換過來的一瞬鏡頭道:“小贏兒,喜歡不喜歡語欣老師?”


                                                ? ? 蘇湘咬緊了唇,平靜的臉龐露出忍耐不住的裂紋,果肉被她掐出了汁液。


                                                ? ? 蘇湘沒等中秋晚會結束就告辭說要回去,理由很簡單,孩子需要早睡。


                                                ? ? 司機等候在門外,下人們將卓雅夫人買了送給孩子的禮物搬上汽車,蘇湘抱著孩子要上車的時候,卓雅夫人叫住了她。


                                                ? ? “蘇湘,你等等,我有話跟你說。”她的語氣很平靜,還很冷清。


                                                ? ? 蘇湘早已習慣了她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可今天她心中咯噔了一下。


                                                ? ? 她把孩子放在車內,給他一只玩具熊讓他乖乖的等著,然后跟著卓雅夫人走到花圃一角。


                                                ? ? “蘇湘,你跟寒川結婚第三年了吧?”


                                                ? ? 蘇湘抿著唇點點頭。


                                                009 讓她離開傅家

                                                ?

                                                ?

                                                ?

                                                ?

                                                ? ? “傅贏一歲多了,你知道,孩子在四歲之前是沒有什么記憶的。你這個時候離開,以后他對你的記憶不會很深。”


                                                ? ? 蘇湘只緊緊的掐著手心,沒有任何回應。


                                                ? ? 卓雅夫人看了一眼她捏緊的拳,以高貴姿態睥睨蘇湘的表情松了下,嘆了口氣道:“你這樣堅持又有什么用呢?你跟寒川之間沒有感情,你對傅家沒有什么感情,傅家對你,更沒有什么感情。”


                                                ? ? “當初你千方百計的嫁入傅家,也是為了救你們蘇家。現在蘇氏集團雖然說不上恢復到從前,但總算安然渡過了危機。”


                                                ? ? “你也看到了,以寒川的身份地位,他的身邊要的是一個在外可以輔佐他,在內能夠關心照顧他的妻子。這兩點,你都不可能做到。”


                                                ? ? “至于傅贏……我知道你舍不得的是他,可是孩子長大……當然,沒有嫌棄自己母親的孩子,但是,你真的希望傅贏以后長大了,別人看他的媽媽,是個啞巴不能說話嗎?”


                                                ? ? “他的身份,是未來傅家的繼承人。”


                                                ? ? 蘇湘垂著頭,指甲已經掐入了掌心,繃緊了的身體微微發抖。


                                                ? ? “蘇湘,時間過得很快的,你好好考慮考慮,現在離開孩子,只是痛一下,他很快就會忘了你。金語欣對傅贏很好,她以后,也會視傅贏為己出的,你不用——”


                                                ? ? “擔心”兩個字還沒有說出口,蘇湘忍不下去,轉身走了。


                                                ? ? ……


                                                ? ? 蘇湘每次去傅家老宅,回來后的心情都不會好,宋媽媽早就見怪不怪了。


                                                ? ? 蘇湘問宋媽媽,今天金語欣是自己回去的,還是有人來接她,宋媽媽猶豫了下說道:“是喬深助理開車來接的。”


                                                ? ? 喬深是傅寒川身邊的特助,金語欣出現在今晚的晚宴上,不言而喻。


                                                ? ? 蘇湘沒再問什么,陪傅贏睡下后就回次臥睡了,客廳只留了一盞壁燈,宋媽媽收拾完就回了下人房休息。


                                                ? ? 半夜的時候,蘇湘睡得朦朦朧朧,聽到門口有聲響,她翻了個身繼續睡了過去,沒有下床去看。


                                                ? ? 肯定是傅寒川回來了。


                                                ? ? 她睡得沉,沒有聽到房門開鎖的聲音,直到身上承受的重壓,逼得她不得不醒來。


                                                ? ? 傅寒川滾燙的唇,帶著酒氣的氣息散落在她的脖頸間,大手從她的睡衣底下鉆了進去,熟練的剝下了她的衣物……


                                                ? ? 完事后,傅寒川摟著她直接睡了過去,他的手臂很有力量,每當這種時候,蘇湘是推不開他去洗澡的。


                                                ? ? 粘膩的感覺讓她很不舒服,他的懷抱讓她更不舒服。


                                                ? ? 堅硬的胸膛,兩人疊在一起的體溫,心臟的跳動比平時的速度要快很多,這樣的狀態下,她是很難入睡的。


                                                ? ? 蘇湘睜著眼,看窗簾縫隙中透進來的月光。


                                                ? ? 今晚中秋,月色真好看。他送金語欣回家的路上,可有一起共賞月色?


                                                ? ? 卓雅夫人的那一番話又在耳邊響了起來。她口不能言,但她的記性好,夫人的每一句話,當時的場景,都在她的腦子里特別的清晰。


                                                010 又如何舍得丟下自己的孩子?

                                                ?

                                                ?

                                                ?

                                                ?

                                                ? ? 她回頭看了看傅寒川睡得沉沉的俊臉,自嘲的勾了下嘴角,又獨自對著月光,一夜到天明。


                                                ? ? 到凌晨的時候,蘇湘才又有了睡意睡了過去,只是沒有多久她又醒了過來。


                                                ? ? 太陽已經出來了,第一道晨光照在地板上,灰塵粒子在光線里飛舞。


                                                ? ? 蘇湘緩了會兒,從混沌中清醒過來。她還是不習慣與他同床共枕,每次一起睡的時候,她都是很晚睡著,早早醒來。


                                                ? ? 傅寒川還睡著,摟著她的手臂放松了一些。


                                                ? ? 蘇湘看了眼他的睡顏。


                                                ? ? 傅寒川長相無可挑剔,濃眉挺鼻,五官輪廓深邃。傅家的人長相都好看,但卓雅女士當年是北城第一美人,所以傅寒川的樣貌生的更好。


                                                ? ? 無論是睡時,還是醒時,他都是真正的男神。


                                                ? ? 蘇湘的視線落在他的喉結。


                                                ? ? 他的喉結性感,聲音也富有磁性,很好聽。


                                                ? ? 這,就更加的拉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 ? 每次蘇湘從他懷里醒來的時候,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 ? 可能就是這種不真實的感覺,所以每次兩人睡在一起的時候,蘇湘都會覺得不踏實,會早早醒來。


                                                ? ? 她輕手輕腳的拉開傅寒川的手臂,輕手輕腳的下床,撿起地上的睡衣裹在身上進了浴室。


                                                ? ? 每當這種時候,她怕懷孕的心就會更緊一些。


                                                ? ? 她是真的很怕又懷孕啊,不過從以往的概率來看,夫妻同房那么多次,這將近三年的時間里,她都沒有生二胎的消息,應該沒事吧……


                                                ? ? 她低頭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肚子,上面沒有妊娠紋,也沒有刀疤之類的痕跡,像是沒有生過孩子一樣。


                                                ? ? 她生傅贏的時候是順產。


                                                ? ? 那天,傅老爺子病危送手術室急救,傅家所有的人都等候在手術室外面,整個傅家老宅就只有她一個人。


                                                ? ? 也不知怎的,明明距離預產期還有半個月,那個時候孩子卻急著出來了。


                                                ? ? 她的肚子很大,走路都看不到自己的腳,踩到地上的滴水時腳下一滑,疼得再也站不起來,當下只能自產。


                                                ? ? 回來拿東西的宋媽媽看到躺在地上艱難產子的蘇湘躺在血泊里,差點沒有嚇暈過去,急忙打電話通知醫院。


                                                ? ? 可是那時已經來不及,孩子的腳先出來,醫護人員只能在傅家的客廳臨時搭建了產房。


                                                ? ? 不能做剖腹產,蘇湘九死一生,生了整整一夜,天亮的時候才把孩子生下來,而那個時候,傅老爺子手術結束,平安從手術室出來。


                                                ? ? 所以,傅家人對傅贏的感情很特殊,哪怕以后傅家還會有別的子嗣,傅贏從出生就已經被指定了是傅家下一任的繼承人。


                                                ? ? 傅家對孩子的感情特殊,蘇湘又何嘗不是?


                                                ? ? 那種撕心裂肺,在痛得恨不能死去的那一刻,在生命垂危之際聽到孩子哭聲的那一刻,她才又重新活了過來。


                                                ? ? 如此,她又如何舍得丟下自己的孩子?


                                                ? ? 蘇湘心里隱隱的有一種感覺,可能那個時候生壞了身子不能再懷孕,所以傅寒川要她的時候才那么肆無忌憚。


                                                011 他捏著破碎的結婚證

                                                ?

                                                ?

                                                ?

                                                ?

                                                ? ? 清洗的時間更長了一些,蘇湘走出浴室的時候,傅寒川已經醒了。


                                                ? ? 半裸的胸膛,結實的肌肉泛著蜜色,很健康的膚色,也顯示了男人的身材極為出挑。


                                                ? ? 晨起的男人有著別樣的魅力,以慵懶的姿勢半坐望著她,只是那眼神格外凌厲冷冽,好像冰似的冷,刀似的鋒利。


                                                ? ? 蘇湘一怔,視線落在他指尖夾著的結婚證上。


                                                ? ? 殘破的本子丑陋無比,再鮮艷的紅色包裹在膠帶里也失去了本色,跟他修長的骨節分明的手指非常的不搭。


                                                ? ? 好像那一雙堪稱完美的手破壞了那鮮艷的紅本,顯得殘忍無比。


                                                ? ? 他冷眼望著她,冷冷的道:“你就把它收在枕頭底下?”


                                                ? ? 蘇湘沒有否認,既然被他翻了出來,很顯而易見的事情,不是嗎?


                                                ? ? “每天晚上早晨的都拿出來看一遍?”他晃了下手指,露出幾分嘲弄的意味,“是后悔撕爛了它,還是想再撕扯一遍?”


                                                ? ? 珍惜與毀滅,他漫不經心的眼眸深處,看不出他想要的是哪一種答案。


                                                ? ? 蘇湘輕輕的吸了口氣,抿了下嘴唇,抬起雙手比劃了起來。


                                                ? ? ——昨天,你母親跟我說,她希望我能夠離開,她說……


                                                ? ? 她還沒有比劃完,傅寒川直接很不耐煩的打斷了她:“看不懂你在說什么,行了。”


                                                ? ? 他掀開被子站了起來,直接經過她的身側走向浴室。


                                                ? ? 他經過時帶起來的勁風刮在臉上,涼涼的。


                                                ? ? “砰”的一聲很響的聲音,屋子都好像顫抖了下。


                                                ? ? 蘇湘習以為常,但是還是忍不住的捂了下耳朵。


                                                ? ? 她望了一眼緊閉的門,還真是卓雅女士的親兒子,都不怎么有耐性。


                                                ? ? 不過,他雖沒有學過手語,但一起生活了將近三年了,就算看不明白,有些手語總該猜到一些的,他是真的看不明白,還是真的從來沒有一點耐心去猜?


                                                ? ? 隔壁隱約的傳來孩子哭鬧的聲音,大概是被剛才的關門聲嚇到了,蘇湘沒有多停留,馬上去了隔壁嬰兒房。


                                                ? ? 給孩子洗漱完出來,傅寒川也整理完畢從房間出來。今天周末,他在家休息,只穿了舒適的家居服。


                                                ? ? 兩人面面相覷了一下,都沒有說話的欲望。


                                                ? ? 傅贏小朋友見到爸爸很開心,一點都不知道剛才嚇到他的就是他的親爹。他揮著小手要抱抱:“粑粑……”


                                                ? ? 傅寒川抱過孩子往客廳走,卓雅夫人送的東西隨意的擱在沙發上,傅贏看到了,吵著要他拆開來。


                                                ? ? “粑粑,拆……要看,拆……”


                                                ? ? 蘇湘本來想說不要拆了,孩子根本還不會玩,玩具碎片弄灑了收拾起來很麻煩,想了想還是作罷。


                                                ? ? 傅寒川什么時候聽她的了。


                                                ? ? 她把早飯做好的時候,傅寒川已經跟兒子做了個小汽車的模型。


                                                ? ? 傅寒川很喜歡車,車庫的豪車都可以開車展了,早些年的時候,他還去參加過車賽,但自從那次事情以后,他再也不參賽了,連那些豪車都放在車庫里積灰。


                                                ? ? 但從他給兒子做的模型來看,他還是很愛車的。


                                                歡迎您與我們聯系獲取全文,有償分享,不免費 ?連載中的8.88包到完結

                                                微信nan170207?(伸手黨和秒刪黨 勿擾 勿擾 勿擾)

                                                聲明:本文源于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掃描下方↓↓二維碼,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三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飞鱼开奖查询 乐8官网登录 快乐十分开奖纪录 新疆福彩35选7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结果查询 上海时时和值 时时开奖软件 kk彩票下载 六合图库跑狗报 p62开奖结果走势 qq游戏南昌麻将外挂 福彩18选七的中奖号 好运南京麻将app 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 广乐快乐十分走势图彩乐乐